打开

张洋洋认亲现场:“妈妈呢?妈妈呢?”这一声呼喊等待了24年

红星新闻

2022-01-23 16:40

关注

距离漯河353公里,距离海口1514公里,谁也没有想到,冬雨中的武汉天河机场,会成为分别24年的母子重逢的地方。

1月22日,河南漯河母亲李芳迎来好消息,根据DNA比对结果,她找到了被拐24年的儿子张洋洋。此前,李芳曾跟随孙海洋到山东阳谷寻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月23日,武汉天河机场,李芳等待儿子的出现。摄影 王震华

23日,从海口抵达武汉的航班在下午1点45分准时降落,几乎同时,在家人和志愿者的簇拥下,漯河妈妈李芳到达T3航站楼B出口,等待儿子到来。

就像一场持续了24年的异常艰辛的长跑,终于抵达终点的李芳异常疲惫,又异常平静。手捧鲜花,微闭双眼,在喧嚣的人群中,53岁的李芳一直沉默着,眼角有泪水渗出。这一次,她知道,没人能再夺走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1月23日,武汉天河机场,张洋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妈妈。摄影 王震华

重逢前的一刻似乎比等待的24年更漫长,志愿者不断跟张洋洋通电话,嘱咐他不要拿错行李,记得穿外套,又告诉他妈妈穿黑色羽绒服,手捧鲜花,很好认。

2点32分,身高一米七五,着红色冲锋衣外套,28岁的张洋洋终于出现在了李芳面前,像所有等待已久的重逢,又不同于任何一次重逢,母子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月23日,武汉天河机场,分离24年后,母子两人深情拥抱。摄影 王震华

虽然还没有拿到最终的DNA鉴定结果,昨晚的视频通话中,张洋洋确信那正是自己的妈妈,他记得童年的那辆摩托车,记得邻居的小姑娘,记得妈妈批评她不要乱吃别人的东西。

李芳同样确信张洋洋就是自己寻找了24年的儿子,儿子脖子上的那颗痣,眉眼,神态,她比谁都确信。

四年前,得知妹妹是抱养的之后,张洋洋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并最终从养父母那里确认自己也是抱养的。此后,他开始寻找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但一直无果,直到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李芳出现。

从接机口出来的路上,和妈妈短暂分开的张洋洋不停回头喊:妈妈呢,妈妈呢。一晚没睡的他,不忘感谢志愿者和媒体的帮助。在海南生活,从事餐饮行业的他看上去活泼、开朗,不断地跟身边人开着玩笑。

短暂分开数分钟后,机场地下停车场里,李芳和儿子再一次拥抱在一起,这一次没有泪水,李芳深情地注视着面前的儿子,不停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再大的雨雪也阻挡不了归家的迫切,李芳和儿子决定立即踏上了返回河南漯河的路程,一直在南方生活的张洋洋,期待见到大雪,期待见到在雪中等待他归家的奶奶。

张洋洋说,这个春节他会在出生地漯河,和妈妈一起度过。

延伸阅读:

李芳母子团聚背后:跨龄儿童人像比对,上千照片中找到“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瞬间泪目!被拐24年后张洋洋与母亲相认

2022年1月23日下午,河南漯河寻子24年的母亲李芳与儿子张洋洋在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认亲。

1998年6月6日中午,时年4岁的张洋洋在自家理发店被人拐走。次年,李芳与丈夫离婚,此后独自一人寻找儿子,跑遍了全国各地。如今,终于如愿。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从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获悉,重庆警方接到李芳等人的求助后立即开展工作,在刑侦总队打拐支队和视频侦查支队民警的分析比对中,发现一名广东籍男子很可能是李芳要找的儿子张洋洋。后经DNA比对,最终确认该男子为张洋洋。

1月23日,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频侦查支队案侦大队副大队长赵书杰介绍了张洋洋的找到经过。

以下是澎湃新闻与赵书杰的对话。

澎湃新闻:你们是怎么参与到“打拐”工作中的?

赵书杰:公安部开展“团圆行动”和“我为群众办实事”活动以来,该支队按照刑侦总队要求,结合自身工作内容与优势,参与了走失或被拐孩子的寻找工作。

澎湃新闻:你们是如何开展具体工作的?

赵书杰:接到群众求助后,我们首先会会同打拐支队等兄弟部门了解基本情况,并进行分析研判。对于我们视频侦查支队来说,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根据求助群众能提供的素材,进行人像比对工作。找到疑似对象后,我们再将线索转至疑似对象户籍地公安机关,由他们进一步核实并对疑似对象进行采血。如果DNA比对成功,即可确定该疑似对象为我们要寻找的人。如果证明不是,我们就调整侦查方向继续筛选,筛选出来后再重复之前的流程,直到完成任务为止。

澎湃新闻:请介绍下你们找到张洋洋的经过。

赵书杰:今年1月3日,几名寻找孩子多年的群众来到重庆,向公安机关求助。张洋洋的母亲委托他人向我们介绍了张洋洋的基本情况和走失的过程,也提供了张洋洋小时候的照片,民警根据这些线索进行大数据分析研判和跨龄儿童人像比对。

具体到人像比对,我们要根据张洋洋父母的长相、兄弟姐妹(如果有)的长相,以及李芳提供的张洋洋的小时候的照片进行人像刻画。我们在比对过程中,如果有比较明显的面部特征,如哪里有颗痣、哪里有个疤,这种就比较容易寻找。但像张洋洋这样没有明显面部特征的,工作量就会比较大。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些孩子走失了十几年二十几年,他们小时候的照片不一定能够很好的保存下来,我们得到的照片也很可能是修复的。比如,李芳提供的一张照片,张洋洋小时候坐在摩托车上的照片,那张照片就是经过修复的。这也会增加我们的比对的难度,因为修复了之后,其面部的一些细节特征就会发生改变,我们在刻画人像时就很可能存在偏差,最终会带来“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结果。

我们所进行的人像刻画并不是外界普遍会认为的画一张画像,然后把画像输入到系统里,系统给出百分之多少相似的结果。我们虽然借助了科技的力量,但比对往往还是采用“笨办法”——在成百上千的照片中,一张张去看、一张张去分析,从而选出疑似对象。这个过程也是考验我们工作能力、耐心和水平的过程,比对的经验都是从平常的案件中一点一点积累的。

为了找到张洋洋,我们先后对比分析了一千多张照片,这一千多张照片也是结合之前的研判分析筛选出来的。最后我们发现一名广东籍的男子跟我们人像刻画的结果高度符合,经过研判后,我们决定将线索转到广东公安机关,由他们开展下一步的确认工作。从结果上看,很幸运,我们的第一次尝试就是对的,这名男子就是李芳的儿子孙洋洋。

澎湃新闻:找到疑似张洋洋的人花了多长时间?

赵书杰:加上分析案情、研判和比对,前前后后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我们视频支队的工作并不仅仅帮助群众寻亲,还有其他案件需要处理,很多同事都是加班加点进行分析比对。当然,寻亲这项工作不是某一地公安机关就能完成的,要得到其他公安机关的大力支持和配合。

澎湃新闻:视频支队通过跨龄儿童人像比对、最终找到走失或被拐儿童的有多少?

赵书杰:从视频支队参与这项工作以来,我们前前后后共比中了53名走失或被拐的儿童。这还要感谢群众对我们的信任,很多人都是从外省专门来到重庆来找我们,我们也会一如既往地开展跨龄儿童人像比对工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