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有赞裁员节流“赔了夫人又折兵”,白鸦三年来“白忙活”

subtitle
盈观察

2022-01-23 14:31

关注

近日,媒体报道称,有赞启动了第一轮裁员,涉及超1500人,从产品和技术研发。对此,有赞对媒体回应称,正式开启事业部化调整,将前台业务拆分成社交电商、新零售、美业、教育、Allvalue五大事业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公开披露消息,受到疫情影响,有赞线上业务持续增长,员工人数持续增加。2019年员工总数才2941人,而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末,其员工总数达到4358人,净增1400多人,而这一次传闻正好要裁掉这么多人,是“精兵简政”还是“开倒车”?有赞究竟遇到什么问题?

白鸦“裁员节流”有口皆赞

谈到有赞,业内就会情不自禁联想到争议人物:有赞CEO白鸦(寓意:宁可饿死,也要自由)。

根据百度人物收录:白鸦原名朱宁,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2000年开始与互联网结缘,先后任 UCDChina发起人、Guang.com联合创始人、贝塔.朋友发起人;2012年创办口袋通,现更名有赞,担任有赞CEO。

并不富裕家庭的孩子一般都比较勤俭,白鸦也是如此。根据媒体的描述,在有赞的入职培训中,白鸦被说成是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譬如说,有赞在办公室内悬挂很多横幅,上面写着“不拿客户一针一线”等励志标语。在日常管理中,也非常崇尚中国传统节俭文化,譬如对于在日常工作中不关灯、不关门的浪费公共资源员工通报批评,对于累教不改,还把通告贴到厕所,长期展示。

虽然不富裕,但是白鸦重情重义、执着有为。根据百度描述“2003年,21岁的白鸦,因为一场失恋,撕掉自己所有的存折,跑到北京“北漂”并誓言“六年只做互联网设计”。

当然,白鸦运气也不错,很快就遇到了伯乐。2006年,在一次行业会议上,只有大专学历白鸦结识了百度设计总监郭宇,受到对方赏识并被破格录用进入百度。加入百度用户体验部,参与大搜索、社区、竞价、即时通讯、联盟等产品的设计(资料源于百度)。

作为一个互联网网红CEO,白鸦有很多个人观点:单客经济、私域流量、三浪叠加……等。但是最能引起争议,甚至后面被媒体屡次放大观点是:

在2019年公司年会宣布实行“996工作制”,面对公众的质疑,白鸦回应:“这绝对是好事,有些小伙伴实在没法做到跟我们一样enjoy,他其实需要的是换个更适合他的环境,而不是被强留在有赞。”

后面有媒体报道称,中国有赞并没有实行“996工作制”,但是反对这种制度的人却给有赞打上了不尊重员工的烙印。

据有赞内部人士透露,有赞的离职率比较高,能在有赞工作超过1年的,大约只有50%,不少从互联网大厂去到有赞的人,也无法适应这样的企业文化。

三年亏损19亿,中国有赞先扬后抑

中国有赞的开局是完美的。

2018年,中国有赞通过出售51%股权借壳在港上市,曾被称为“微信电商第一股”,风光无限。随后有赞在2019年先后获得9.1亿港元及3000万美元两笔融资,可见还是非常受到资本青睐。

进入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直播带货、在线直播课的需求日益旺盛,受此影响,微盟、有赞等SaaS服务商深受资本追捧。

2021年2月份,有赞股价冲到4.52元(如图)而到了2022年1月20日股价0.37港元,跌幅超过90%。尤其是2021年10月中旬开始,在短短三个月时间,股价下跌了67%。市值不足高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股价下跌的背后,是中国有赞尴尬的财报。

虽然2020年出现了小高潮,全年收入18.2亿元,同比增长56%。但是,三年来,有赞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合计超过19亿元。从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有赞净亏损分别为7.14亿元、5.04亿元、3.30亿元、2.97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有遇打头风”,有赞刚刚发起针对职能部门和产品、技术等中台性质的部门裁员计划,就遭到了多方质疑。开源节流、减少成本,是未来互联网科技公司轻资产、可持续发展必由之路,但如果行动过于激进,可能失去劳动管理部门和投资人的双向支持,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因此,对于风雨飘摇的有赞来说,白鸦是到了该反思一下三年来有赞公司管理是否人性化,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21世纪最缺的是什么?是人才,人才的大量流失和青黄不接,会对中国有赞长期造成一定的困扰。当然,还有更重要的是投资人对这种管理下的业绩的失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