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八年后,我还是一名电影人,各位好友,再见。”痛别资深电影人赵军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1-23 12:59

关注

农历虎年来临前夕,一位电影人永远倒在了寒冬中。

1月22日下午四时许,资深电影人赵军因病逝世,享年63岁。

他的家人用赵军的个人微信发了一条朋友圈:“十八年后,我还是一名电影人,各位好友,再见。”朋友圈下一片电影人们的哀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赵军朋友圈

对大众而言,赵军这个名字或许很陌生,但他在电影界举足轻重。本世纪初,他带领年轻电影人推动了中国电影的发行,是中国电影最艰难时期的坚守者,也是中国电影市场化改革一步步走向繁荣的开拓者。

如今,中国有着丰富的电影制作资源、完善的电影发行放映体系、多元的电影创作市场,这都是一批批像赵军这样的先行者前赴后继的结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与赵军相识相交数十年的老友、与赵军共称为“中国电影发行三剑客”的资深电影人吴鹤沪、高军。他们共同回忆,赵军对自己的病情从来都是幽默以对、乐观坚强,他将毕生心血洒向他挚爱的事业,就在一周前,还在推进电影《龙女孩》的发行工作。“他那露珠一样晶莹剔透的心和滋润禾苗的献身精神,令人敬佩。”

谨以此文,缅怀这位为中国电影发展作出了贡献的耕耘人。

这是宿命
“为电影而生,为电影而死”

“我比你们热爱电影都要早,早在娘肚子里我就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赵军曾告诉吴鹤沪,自己的母亲是电影院放映员,母亲怀他时就常出入电影院。“我出生52天后,母亲休完产假,就把我放在摇篮里带进电影放映间。”

在做了“知青”返回城市后,自幼受电影熏陶的赵军如愿走进了电影行业,从此便将毕生心血投入在这份事业里。

“他基本上没干别的事儿,跟我的口头语是一样的,说‘我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电影。’”高军表示,“这是宿命。他为电影而生,也为电影而死。”

图片来源:赵军微博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电影市场十分艰难困苦。作为一起奋斗了几十年的“战友”,高军聊起与赵军过往的点滴,开头便是“我们相识时,也是电影最难时”。

高军回忆,他与赵军相识于1986年11月底的一场主持会,当时他俩既是影评人,也是电影宣发人员。1986年,全国三分之一左右的电影发行企业都处于亏损中,许多放映单位改营他业,又反过来导致了电影制片企业的严重亏损。

那时,中国电影年票房8亿多,而《广州日报》一年的广告营收就接近10亿。有一次,赵军和高军在一位记者的陪同下参观了《广州日报》的广告部,他们感慨道:“他们40个人,一年就创造了9个多亿的广告收入,我们24万电影人,一年的票房收入才8个多亿。心理落差太大了。”

赵军与高军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把中国电影的宣发做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剑客”旧照,从左至右:赵军、高军、吴鹤沪 图片来源:吴鹤沪供图

赵军在广州、高军在北京,两位好友一南一北,却做着同一件事。高军回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电影宣传费少得可怜,一个月可以支配的宣传费用只有1.5万元,一年总共18万。“这点钱只够在报纸上做些小火柴盒大小的广告宣传。”

思索很久,他们决定打破既定束缚,从社会上寻找附加的广告费用。
有一次,高军在策划电影《满汉全席》的宣传时,想到了“看《满汉全席》品京华茶叶”的广告语,为此他找到北京市茶业总公司的“一把手”。正巧赵军打来电话,觉得这样的营销方式非常有意思,要到北京看看。

茶叶总公司提供了4万元的广告费,赵军到北京时正赶上茶叶总公司送来两卡车茶叶。高军表示,茶叶总公司除了提供广告费外,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每卖出一张电影票,给观众送一袋新茶叶。双方虽然都是为了广告,但实打实地解决了当时电影宣传费用不足的窘境。

“我们做了太多类似的工作,一直并肩携手打拼,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在电影市场的起起落落中,结下了这份患难与共的友谊。”高军感叹。

把冷板凳坐热
“电影人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赵军喜欢《霸王别姬》里的一句台词,“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那么,电影人也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电影产业必须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为了让电影院的“冷板凳”热起来,赵军想了很多办法。“我们有个口号叫做‘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也就是每一部影片都要想一个别人没有的招数来进行策划和宣传,这也是过去我做电影宣发的重要理念之一。”赵军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2002年,《天脉传奇》首映,赵军策划了全国零点同步上映的方案,不仅创下中国史上首映票房30万的纪录,“零点上映”的推广方式也延续至今。

《天脉传奇》 图片来源:豆瓣

2006年,《疯狂的石头》上映,赵军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名为《请给中国电影一次机会》的报道后,马上联系片方,组织同事连夜看片。赵军看完后,觉得很有笑点,同时得知影片是刘德华投资的。于是,广东省电影公司和《南方都市报》联合主办了一场论坛,邀请吴思远、陈可辛、文隽等12位著名香港地区电影人出席,并观看电影《疯狂的石头》。第二天,报纸上整版都是关于12位电影人以及他们对影片评价的报道,如此大的阵势引起了市场轰动。这部采用重庆方言的影片原本重点针对的是重庆市场,然而最终在广东的票房却比重庆还高。

在赵军一次次思维活络的努力下,广东一度是全国第一大票仓。

如今,中国电影产业要素齐全,发展势头良好。可曾经这个“产业”根本无从谈起。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中国电影产业经历了两次具有转折意义的改革,赵军既是见证人也是操盘手。

吴鹤沪介绍,1993年,中国电影行业机制改革,打破了中国电影发行放映输出输入公司对所有影片的统购统销。“在此之前,制片厂拍的电影和市场不挂钩,都卖给这个公司,再和电影院签约,上下游是脱节的。1993年改革后,制片厂生产的影片可以自产自销,变得更灵活。2003年,院线制改革,民营资本可以进入电影院,使得下游市场更加繁荣。”

“2003年,国内具有实力的19家国有电影单位参股投资成立了华夏电影发行公司,打破了‘中影’对进口影片的垄断发行,而赵军是‘华夏’的第一任常务副总。他改革的思路很活,既要和制片方接触,又要和电影院接触,起到了纽带作用。”吴鹤沪说。

赵军 图片来源:唐德影视微信公众号

事实上,仅十年前,院线经理想在大档期到来前对新片提前集中了解都还是办不到的。“赵军和我们讨论出了一个方案,由院线出面,搜集片方们各季度新片,让院线和影城得以集中几天时间看到许多新片,有的是全片,有的是推介。现在这种形式已经搞了二十多届了,2012年开始的,半年一次,远到新疆天山,近到北京、上海都搞过。这使得影片在进入市场前,能有比较对口的渠道让院线、影管公司提前作出预判和对比,提升发行效率。”

青山依旧在,涛声仍拍岸
真正的热爱可以永恒

每经记者从赵军生前好友处得知,赵军因脑溢血逝世。

高军与吴鹤沪均对每经记者表示,赵军生前曾患有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但在他们面前,赵军从未表露出病人的模样。

“他做过一次大型心脏手术,听他说把一半心脏拿出来放在冷冻室里,我们听着都害怕,可赵军用那种自嘲的口吻,像是在讲什么轻松趣闻。第二次大病是脑梗,也很严重,住到了危重病房,他甚至都考虑了自己的告别仪式怎么弄。”吴鹤沪说,“赵军是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看着他热火朝天地工作,根本不敢相信他生过大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赵军朋友圈

赵军的一面,是文化人的风度儒雅,另一面是实干派的勇敢正气。高军回忆道:“他的基调是沉稳、有修养的,但他人生的主旋律是敢于冒险,他敢把一部三小时的文艺片接下来,力出奇招,发行出好成绩。”

不同面的赵军也展示在吴鹤沪的面前。“他肚子里有墨水,对文学诗歌熟悉,很能写。他曾说睡前必须写篇东西,这变成了一种必修课。但工作时,对行业利益分配的讨论,对影片宣传策划的商量,他都是活跃分子,有想法,敢提意见。他也有正气,2016年就曾为了《生门》这部聚焦产妇与生育问题的纪录片到处奔走路演。”

《生门》 图片来源:豆瓣

过了60岁,赵军依旧保持着写作的习惯,也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他能跟上形势、引领潮流,写的东西有质量,对互联网很敏感,学以致用后灵活地用在电影市场的运作中。”吴鹤沪总结道。

尽管“发行三剑客”都已经从过去的工作岗位退了下来,但好友间默契的是,他们依旧在为电影的发行事业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吴鹤沪回忆,赵军从没说过自己身体不行、需要休息的话。

“我们一周前都还在微信工作群里为电影海报提修改意见。我们对电影都是从骨子里热爱,有了真正的热爱,就不会计较报酬和时间的付出,因为这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工作越多,我们觉得越高兴。”吴鹤沪坦言。

“三剑客”最后一次聚首,从左至右:赵军、高军、吴鹤沪 图片来源:吴鹤沪供图

“发行三剑客”的最后一次聚首是在2021年底,赵军、吴鹤沪、高军作为影片发行顾问齐聚深圳。“工作之余我们漫步在海边,我拉着赵军拍张照,没想到,竟成诀别……”吴鹤沪声音哽咽,“畅聊时,他曾说自己最爱的歌曲是《我心永恒》,隐喻着对电影永恒的爱。”

“三剑客”从此少一人,但青山依旧在,涛声仍拍岸!

赵军

曾任广东省电影公司总经理、珠江电影集团董事副总经理,中影南方电影新干线总经理、大地院线首任董事长、华夏电影发行公司创始常务副总经理、唐德影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生前担任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和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荣誉会长。

赵军曾先后出版学术专著《文化与时空——中西文化差异比较的一次求解》《道德心镜——老子明义》《混沌与苍茫——萧尔斯电影评论集》。2005年起,持续在《中国电影报》《当代电影》《电影艺术》《光明日报》等报刊及互联网上发表产业评论,在业界内外有重大影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