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奶奶对我妈说,“带着你的一窝子滚,我老了也不喝你一口凉水。”

subtitle
情感私话

2022-01-23 10:39

关注

那年我八岁,弟弟六岁,妹妹三岁,奶奶把我们一家子赶出了老屋。

奶奶是个强势的人,生了六个娃,四男两女,我爸是老大。两个姑姑出嫁的早,二叔结婚,三叔和四叔还没结婚,四叔比我大四岁。一大家子都生活在一起,只有我爸一个人在外工作,当时一个月工资四十块,家里的开销我爸一个人负担。当时农业社按工分分口粮,我家只有我妈一个人挣工分,眼看着我们姊妹一个个长大,饭量大了,再加上我妈妈身体不好,不能出全勤,挣得工分少,奶奶叔叔婶婶就有意见了,就寻思着分家,他们丝毫没有想到一大家子需要花钱的时候都跟我爸要,四叔上学的费用还是我爸给的。于是在一个初夏的晚饭后,我奶奶就对我妈说,“带着你的一窝子滚。我老了也不会喝你一口凉水。”我妈生性懦弱,只知道干活,生下我们几个没坐好月子,落下一身病。当时我爸在外地上班还没回来,我妈托人带信给我爸。我爸请假回来,就在庄头要了块宅基地,修了一间房子,泥块还没干透,我妈带着我们姊妹几个就搬到新房子来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弟弟说,“妈,我们天天就喝这样的玉米糊糊好吗?”

我们搬家的时候,我奶奶把放粮食的屋子门锁上,回娘家了,我妈只端了一脸盆玉米面。我爷爷在家没有丝毫话语权,只是闷头死干活。搬到新家后,可以说是家徒四壁,要什么没什么。白天我和弟弟妹妹就去挖野菜,晚上妈妈把挖来的野菜煮上,一部分拌成凉菜,一部分做成酸菜。那些年口粮短缺,一天能吃口菜饼子,喝一碗酸菜面糊糊就不错了。记得初秋时节,我们家的自留地里洋芋挖了,晚上妈妈锅里多切了几个洋芋疙瘩,搅上玉米面,调上酸菜,稠墩墩的,一口吹不动,弟弟边吃边说:“妈,以后我们就天天喝这样的面糊糊好吗?”妈妈听后偷偷的抹泪。

奶奶要到我家来养老,妈妈同意了,把主卧让给奶奶住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姊妹几个都考上大学,先后在城里安了家。爸爸退休后和妈妈也搬到城里住,条件好了,周末我们一大家子围在妈妈家,欢声笑语,幸福满满。

爷爷去世的早,奶奶一直和四叔一家子住,帮着四叔带孩子,做家务。八十多岁后,奶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活干不动了,矛盾也就多了。一天我爸说,奶奶想到城里养老来。我妈竟然同意了!我就想不通了,当初奶奶是怎样对我们一家子的,把我们赶出去时说的话忘了吗?我们姊妹几个反对,我妈为了我们姊妹几个,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现在也快七十岁的人了,自己都要人服侍呢,我们困难的时候奶奶怎么不帮我们呢?现在要来养老,算什么。可是妈妈说,“人老了,可怜了,以前的事不提了,接上来我服侍。”就这样,奶奶到我家生活了五六年,直到去世,洗洗涮涮,吃吃喝喝,我妈尽心尽力服侍,毫无怨言。

也许,妈妈不计前嫌,是给我们姊妹几个做榜样吧。

#2021生机大会##2021加油带头人##冬日生活打卡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