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登急啊:这个领域,中国排第二,美国才排第九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2-01-23 07:50

关注
原标题:拜登急啊:这个领域,中国排第二,美国才排第九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

当地时间2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电视讲话,一边与中国在研发投入上争高下,一边盛赞英特尔公司在本土兴建芯片厂,因此敦促国会尽快通过“美国创新和竞争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在全球芯片供应短缺的情况下,该法案将为美国芯片研究制造注入520亿美元。

据彭博社22日报道,同拜登一同出席电视讲话的,还有英特尔首席执行官盖尔辛格(Pat Gelsinger)。就在拜登发表讲话数小时前,英特尔公司表示,计划斥资20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哥伦布郊区建设一个芯片制造中心,该中心预计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硅制造基地。工厂计划于2025年投入运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拜登21日发表讲话时,英特尔CEO就站在他的身后

拜登特别拿中国举例,他称数十年前,美国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用于研发,而如今却少于1%;美国曾经在全球研发投入排行榜上名列第一,眼下却跌至第九;反观中国,三十年前,他们只排到第八位,现在就高居第二;“中国正尽其所能占领全球市场,以便超越我们其他人。”

“每当世界上一个地方的工厂关闭,世界各地商店、家庭和企业的生产和货物运输就会受到干扰。疫情加剧了这一问题,尤其是这些计算机芯片。”拜登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看到国会立即通过这项法案,并把它送到我的办公桌上......为了我们的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全,让我们这么做吧。”

英特尔CEO盖尔辛格也发表讲话称,美国不能仅仅进口这种关键技术,解决这一经济和安全风险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国内的半导体制造能力。

白宫就拜登讲话补充发表的新闻稿

拜登发表讲话后不久,白宫官网便发布新闻稿,吹嘘拜登政府在“把半导体制造业带回美国”方面取得的进展。白宫称,根据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数据,自2021年初以来,半导体行业已宣布到2025年在美国新增投资近800亿美元。这些投资将为美国创造数万个高薪工作岗位,支持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并促进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安全和韧性。

除了英特尔最新宣布的投资计划,白宫称三星准备在得州投资170亿美元建造工厂,得州仪器公司也准备在当地投资300亿美元,韩国SK集团在美国投资新研发中心......

去年6月,美国国会参议院以68比30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旨在提高美国对中国的竞争力以及为急需的半导体生产提供资金的法案——“美国创新和竞争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法案授权拨款约1900亿美元(约合1.2万亿元人民币)加强美国技术研究,同中国竞争;另有约520亿美元则会用于加强美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利用这笔资金,美国希望把全球最先进的芯片工厂带到本国,比如台积电和三星电子的技术。

去年4月的一场半导体会议上,拜登手持芯片强调,“这也是基建”(图自ABC)

这项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力推的跨党派立法,被认为是“罕见的产业政策立法”,也是两党难得能够达成共识的议程。舒默希望提供资金支持美国制造业和供应链,以在经济和地缘政治领域与中国对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也指出,该法案旨在应对来自中国的技术挑战,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

不过在参议院通过法案后的数月里,“创新竞争法”在众议院陷入停滞。究其原因,众议院希望制定自己类似内容的涉华法案(即“鹰法案”,Eagle Act),而非考虑参议院通过的“创新竞争法”。与“创新竞争法”相比,众议院的方案主要集中在外交政策层面,而不是促进工业发展。

除了参议院,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等商业团体也是法案面临的阻力。他们反对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部分修正案内容,即要求确保资金不会流向中国或其他美国的竞争对手。

不过从最近的消息看,这份拖延已久的法案“即将完成”。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莱恩·迪斯(Brian Deese)21日晚些时候表示,拜登政府呼吁国会通过该法案,并“有信心在短期内完成这项工作”。

彭博社报道:全球供应短缺之际,拜登敦促国会尽快通过芯片法案

另据路透社21日消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当天表示,众议院一揽子立法方案“已经非常接近准备就绪”,众议院即将完成这项旨在加强美国半导体行业应对海外竞争的立法,该法案可以与参议院通过的一项类似法案合并,以在国会获得通过。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该法案发起人约翰·科宁 (John Cornyn) 表示,有动力将该法案纳入更广泛的政府支出计划,议员们正在努力最快下个月完成该计划。

他对彭博社表示,该法案在参众两院和白宫都获得了广泛支持。拜登本人正在联系议长佩洛西,以确保她同意将这一议案纳入更广泛的立法项目当中,这将是最可能通过立法的手段。

“众议院将很快推出竞争力法案,”佩洛西在给民主党同僚的信中写道,众议院的立法将“加强美国在芯片方面的投资,加强我们的供应链,转变我们的研究能力,以及其他许多关键条款。”

针对美国这项直指中国的“创新竞争法”,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表示,美国怎么发展,怎么提升美国的“竞争力”,这是美国自己的事,但我们坚决反对美国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假想敌”。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把自己的事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延伸阅读:

补壹刀:美国释放“强烈信号”,想缓和对华关系?

美国总统拜登刚表态“不准备取消对华关税”,一天后两党百名议员就“造反”了。

这140多名跨党派国会议员强烈呼吁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立即恢复并扩大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排除程序,以帮助美国制造商。

其中,“立即”和“扩大”这两个用词,十分真切地反映出他们对拜登政府的不满,而且能看出他们急迫的心情。

他们释放了“强烈的”希望与中国缓和经贸关系的信号。

而且,这种信号还不只是在经贸领域。

1

21日美国媒体报道称,140多名美国国会议员在致戴琪的一封信中表示,“需要尽快扩大对中国商品关税豁免,因为这些关税正在损害美国公司和工人”。

这个跨党派组织表示,做出这样的呼吁是基于对外国竞争和美国国内持续高通胀的担忧。所以,只有立即恢复并扩大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排除程序,才能帮助美国的制造企业。

领导这个国会跨党派组织是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人金德(Ron Kind)和华盛顿州德尔贝尼(Suzan DelBene),以及伊利诺斯州共和党人拉胡德(Darin LaHood)和印第安纳州的沃罗斯基(Jackie Walorski)。

他们发出了这封呼吁信。

这封写给戴琪的信称,她目前提出的重新对有限数量的中国进口商品实施“301条款”豁免的建议过于狭隘,而且自一年前更广泛的豁免项目失效以来,美国支付的关税损害了美国企业和工人的利益。

在这封信中,这140多名美国国会议员说出了一些实话:这些成本的增加正在削弱美国制造业工人的竞争力,增加的关税令他们现在的产品比外国竞争对手的产品更昂贵。

而且,“可悲的是,301条款关税广泛影响了美国制造业、农业、渔业、零售、能源、技术和服务行业的企业。”

为什么说是“造反”呢?

因为就在一天前,拜登在发表讲话时称,取消对中国商品的附加关税为时过早,戴琦正在就这个议题进行努力。而且拜登还老生常谈地指责中国没有兑现承诺。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拜登的讲话作出回应时说,取消加征关税有利于中国、美国和世界,“特别是在目前通胀形势下,取消加征关税符合中美两国消费者和生产者的根本利益,有利于世界经济恢复。”

现在,拜登其实也很尴尬。

首先,自己的政府在上任后,疫情防控工作做得并不比特朗普政府好多少,这让很多在2020年将选票投给他的普通美国民众有些后悔。

其次,在经贸方面,虽然从数字上看美国经济有了一些恢复,但是代价是通胀水平维持在创纪录的水平,这对美国来说是很危险的,而且美国民众很难长时间承受。这也给拜登政府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

第三,一旦此时取消对中国商品的惩罚性关税,拜登政府又担心共和党强硬派会揪住这一点,炒作他们“对华软弱”,令他们在美国国内保守的氛围中处于被动。

由于这三个因素的存在,再结合今年正好是中期选举年,所以拜登政府怕自己在对华政策上出现变动,会影响选举结果,于是选择了“拖延”这一招。

连拜登自己都说,他知道有些商业团体正强烈要求他降低特朗普对几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的25%的关税。

2

拜登玩模棱两可,但美国商界已经等不及了。

根据中国海关1月14日公布数据显示,去年12月,我国贸易顺差944.6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路透社评估,中国当月对美国贸易顺差为392.3亿美元,全年累计顺差3965.8亿美元。

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不降反升,这当中一方面很大程度上是市场决定的,另一方面也是中美两国防控疫情能力及效果之间巨大差距决定的。

现在,美国政治精英从政治角度考虑问题,但是美国商业团体则是从自己的生死存亡来考虑问题,因为只有取消这些高额关税才能带来经济的恢复。

美国政治精英想在全球供应链中降低对中国的依赖,甚至在某些领域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于是设立高额关税。但是事实证明,美国要想打破全球供应链现有的平衡,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而且,这个代价很可能是美国经济难以承受的。

实际上,取消关税符合双方的利益,尤其是在美国通胀指标处于历史高位的情况下。 但是,美国政治精英还在认为关税是其对华政策中的“筹码”。

虽然华盛顿需要展示对华强硬,但是中美企业之间的关系和互动还是非常密切的。所以,美国商业界左等右等不见拜登政府解除对华产品高额关税,于是坐不住了,游说那些议员代表发出不满的声音。

至于说中国“没有兑现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实际上根据美国一些行业的现有产能,目前这个协议目标是根本完不成的,责任根本不在中方。

比如,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中国对能源产品的购买量仅达到第一阶段协议目标的37%。而在677亿美元的能源产品购买承诺中,主要部分是原油,占总数的近60%。根据数据,截至10月,中国只购买了原油目标的34%。

但事实上,在协议生效之前,彭博社就报道,美国能源行业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来实现这一目标。

除了能源,中国社会科学院中美问题专家陆翔在最近几个月调查了中国航运公司,他说,今年中国用来运输货物到美国的集装箱大多是空着回来。“美国港口没有太多的货物可以发给我们,所以船只不得不空着回来。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等于说,为了政治需要,拜登政府仍然拿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协议,作为拒绝降低对华产品关税的借口,这能不令美国一些企业和民众心生抱怨吗?

而路透社说,中国上周已经表态,希望美国能够创造条件,扩大贸易合作。

3

除了美国140多名国会议员呼吁解除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惩罚措施之外,香港《南华早报》21日发出报道称,中美高层官员还将再次会晤,围绕国家安全方面的核心问题进行商谈。

这家香港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和美国正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举行面对面的会谈进行磋商。

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目前中美双方在会议安排和议程项目上仍存在分歧。

美方最初提议杨洁篪和沙利文于1月10日左右在罗马再次会晤,但由于美国宣布不派外交人员出席北京冬奥会,以及美国国会议员在北京冬奥会前又炒作新疆问题,所以会谈的氛围已经受到严重影响。

知情人士披露,最后中方推迟了这一安排。

此外,尽管中美双方都希望避免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演变为冲突,但双方在会议将涉及的议题范围以及应由谁参加等方面存在分歧。比如说,美国建议双方派出军方代表参加中美会谈,但中国对此存在不同看法,不希望军控问题主导讨论。

一位资深美国问题专家告诉“补壹刀”,目前,美国面临着同时与中俄“双线角力”的压力。

在俄乌边境方向,由于上周俄罗斯分别与美国及北约举行的三场安全会谈并没有取得什么有效的成果,莫斯科为了维护自己的安全利益,展示了强硬的姿态。

这令美国“尽快解决俄乌边境军事对峙”的想法落空了。

拜登说,俄罗斯可能会对乌克兰搞一场“小入侵”。

紧接着,布林肯则宣称,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美国和盟友将让俄罗斯承受“迅速而巨大”的代价。但另一方面,他劝说,俄罗斯仍然可以选择通过外交方案来化解欧洲东部日益升级的紧张关系。

很显然,目前除了对俄罗斯喊喊狠话,美国也没什么好办法。

这位专家说,同时在对华遏制战略方面,拜登政府获得的效果是“干打雷,不下雨”。美国的表面工作做得声势浩大,怂恿一些“小兄弟”和“战略棋子”在亚太展示力量,或者摆出要插手台海的阵势。

但是,在这场战略竞争中,中国很有耐心,一边有条不紊地对美国见招拆招,另一边还在坚实地发展自己的经济、积累自己的实力。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拜登上任的这一年时间里,美国没能控制好疫情、搞好经济,中美之间的实力差距进一步被缩小。

所以,美国商业界和代表其利益的国会议员希望释放“对华缓和”信号,也是部分承认现实之举。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0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