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生命弥留之际,任何哭喊、触碰、甚至摇晃,都在增加逝者的痛苦

subtitle
树洞语录

2022-01-23 02:25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生命不能继续、无法挽留,即使处于弥留之际,我们应该尊重生命的自然规律,给予其最后的关怀。那就是感念他(她)与我们的陪伴,曾经共同分享的欢乐,以及彼此美好的期盼。

在我们的周围,但凡亲人逝去,亲属们哭喊一片,甚至拼命拉扯不舍。或者在医院里,面对无法挽留的生命,一再要求医生努力施救,甚至浑身插满各类管子。如此这般种种,我是反对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看似难分难舍的亲情、孝心,都在增加逝者的痛苦。

我们必须明白,生命的存在,是包括肉体与精神(灵魂)的,一个完整的生命,是肉体与精神(灵魂)的完美二合一。我们经常说:通俗的肉体千篇一律,高尚的灵魂万里挑一。灵魂的高尚与否,决定着一个人的高度和成就。生命的终结,在生理学的角度,先是以呼吸和心跳的结束为标准,到现在的脑死亡为标准,以及仍然存在着其它讨论的新的认知。肉体的消亡,并不代表精神(灵魂)的消亡。

生命的终结,就是肉体与精神(灵魂)的脱离。这个脱离的过程,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原因在于,对死亡的抗拒与惧怕、对生的留恋与不舍,从而痛苦。

曾经看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老太太自知时日不多,便让女儿陪着洗了澡。躺下来后,说身上痛,让女儿给轻轻地捶捶背。虽然女儿的力度很轻柔,但是老太太却一再要求轻一点,捶得很痛。然后便逝去了。这种痛的感觉,就是生命逝去的痛,就是肉体与精神(灵魂)脱离的痛。

我们经常说“入土为安”。一个“安”字,就是指让逝者心安。入土之后,失去了在人世的依附,便再无眷恋,从而安心离去。

二十多年前,在一个工作餐会上,当话题涉及父母的时候,曾经听一位大姐说过她的故事。她在她父亲生命最后的那段时间,让医生在她父亲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虽然她的父亲一再要求不要治了、很不舒服,但是她仍然坚持自己的主张,并且坚定地认为这就是“孝”。这样折腾了一个月,她父亲还是走了。过后她反思自己,感觉自己做的不对。之所以这个故事我一直记着,是因为她红着眼圈说:“如果能重来,她会把父亲接回家,不再折腾。”当时我年轻,虽然不完全懂,但仍然震撼了我。

精神和意志是有力量的,因为精神和意志也是物质的,只是我们还不能完全掌握它们。我们应该给予生命充分的尊重。这份尊重里,既包括对自然规律的尊重,也是对逝者意愿的尊重。

庄子的妻子去世了,惠施前去哀悼。却发现庄子在唱歌。惠施不解并生气。庄子做了解释,大体意思是:自己的太太原本并不存在,后来乘天地气息而生,出现了人的生命。然后又凭借天地规律,回归到天地之中。她完成了她的使命,我有什么可以悲哀的呢?

我们或许达不到庄子的境界,但是我们应该知道,生命总会有一个终结。我们应该尊重这个自然的规律,让其安心离去。在生命弥留之际,我们任何不舍的哭喊、最后的触摸、甚至挽留的摇晃,都在增加逝者的痛苦,徒劳无功。

最好的关怀,就是让生命静享最后的时光。

——学习传统文化,增长人生智慧。欢迎关注知本学社。我是宗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