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男朋友和女助理厮混在一起,办公室传来温柔的声音,我彻底崩溃了

subtitle
请离我近一点

2022-01-22 23:12

关注

【本文节选自《失温》,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苏家阳到家时,我刚将第三次热过的牛肉面端上餐桌。

他推门进来的瞬间,我抬起头。

苏家阳嘴边隐隐带了笑意,不过一瞬,微微低头开始换拖鞋,一只手还在扯着脖间那条红色的领带。

看上去,有些疲惫。

“今天怎么又忙到这么晚?”

我走过去,正要帮他去脱外套,他无意识地躲了一下,很快,他冲我弯弯嘴角:“刚从饭桌上下来,一身烟酒气,怕熏了你。”

他知道我讨厌他应酬。

公司刚成立时有一次苏家阳喝到半夜胃出血,跪在垃圾桶前吐酸水,我从学校赶到医院陪护,因为这件事还和他闹了很久的脾气。

苏家阳当时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却还是温柔的抱着我哄我开心,看到我快要掉落的眼泪,他惊慌失措,布满红血丝的眼里映满了心疼和愧疚。

他低头吻我的额头,从额头到眼睛,最后到嘴唇,动作轻柔:“棉棉,我没事,熬过这阵子我们就能在这里买房了。”

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下他低沉又带有诱惑的低语:“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担心,因为我舍不得看你哭。”

那个除夕夜,我和他窝在病房里吃完了一大碗牛肉面,看着窗外的烟火,我想,苏家阳就是这一辈子值得我托付终身的男人。

后来,我便很少再闻到他一身烟酒气。

我回到他对面的座位,将刚热好的牛肉面放到他手边。

他从进门到现在看上去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目光掠过那碗牛肉面,低头看了眼桌子上忽明忽暗的手机,最终看向我:“我先去洗个澡。”

“嗯。”

将手机摁灭,他扯掉领带,脱了外套去卧室洗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苏家阳和我之间的互动越来越少,洗澡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长。

我安静地坐在餐桌前,用筷子搅拌着面前的牛肉面。

脑海里闪过很多和苏家阳从相识到结婚后这么多年的画面。

苏家阳放在餐桌上的手机一震,将我的思绪拉回来。我眨眨眼,起身拿过了他的手机。

拿着他的手机看了他的朋友圈和微信,没什么异常的,只有满屏的工作任务和项目记录。

我忍不住蹙眉,开始担心起他最近这么连轴转的工作身体会吃不消。

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他只是公司琐事繁多,所以现在才会没有太多时间和我沟通。

正准备退出微信时,我看到有人给他的微信步数点了赞。

微信步数第一名,13140步。

卧室里的流水声停了下来,苏家阳提高了声音叫我:“老婆,帮我拿一下阳台上的睡衣。”

我将他的手机放回原处,去帮他拿了睡衣换上。

他一脸满足,低头准备亲我的脸,头发上的水珠砸在我脸上,我伸手推他:“快去吃面,面都要凉了。”

苏家阳抱着我磨磨蹭蹭了好半天,刚吃了两口面,手机又响起来。

我低头安静的吃面,听他聊着那些我听不懂的专有名词,不知道是不是面凉了的原因,曾经最喜欢的牛肉面竟然也让我觉得有些难以下咽。

苏家阳应该也和我有一样的感觉,因为他和我同时停了筷子。

两碗牛肉面都糊成了一团,我说:“我去洗碗。”

“老婆,生气了?”

我在厨房洗碗时,苏家阳凑过来,我和他四目相对,鼻尖莫名泛酸:“苏家阳,今天是我二十九岁生日。”

苏家阳脸色微变,意识到自己忘记了这件事,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也是我们结婚两周年纪念日。”

2

过了很久,我听到苏家阳对我说:“老婆,对不起。”

他将我整个身子圈进他怀里:“都怪我不好,最近一直在忙一个项目,把这么重要的两个日子都忘了。”

我吸吸鼻子。

苏家阳他从来不会忘记与我相关的任何一个重要日子,刚工作时他的时间几乎每天都被工作排满,可哪怕再忙,他还是会记得与我相关的所有日子。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我的事情开始没有以前那样上心了呢?

明明是深冬,他的怀抱应该让我觉得温暖,可我双手冰冷,如坠冰窖。

我从小就身子骨弱,还怕冷,我最喜欢的就是苏家阳的怀抱,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天。

成为男女朋友的第二年,我正在备考,准备继续读研,那时每天晚上学习学到十二点,苏家阳就一直陪我熬到半夜,帮我买饭打热水,帮我暖手暖脚。

我考研期间脸胖了一圈,他倒是每天操碎了心因为照顾我整个人瘦了快十斤。

就连余潇潇都笑着说我真是好福气,苏家阳却一脸不乐意地维护我:“明明是我捡了大便宜。”

那时的他,看我的眉眼温柔又绵长。

可现在呢。

我轻轻地推开他的手臂,选择沉默回卧室。

关灯后不久,苏家阳上了床,他清了清嗓子,开口叫了我几次,我都没有回应。

我察觉到他背过了身,有风顺着缝隙灌进被子,我朝被子里缩了缩脑袋。

苏家阳立刻换了个睡姿,从背后抱住我。

被子里的温暖在渐渐回笼。

他的呼吸拂过我的耳朵:“睡吧。”

看着窗外的半轮月亮,我却迟迟无法入睡。

我和苏家阳认识已经十年了,但是真正开始有交集却是我在大一迎新晚会上的表演结束。

我自幼喜欢舞蹈,又是以当地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的淮大,所以从我刚入学,就有不少男生对我嘘寒问暖,关注十足。

那天我们学院的迎新晚会还没开始,礼堂就坐满了人,还有不少人见缝插针想要往礼堂里钻。

余潇潇风风火火的抱着一大束红玫瑰跑进后台化妆室:“棉棉,你也太火了,这都是今晚第三位向你献殷勤的学长了。”

我没有回头,继续对着镜子补妆:“按照原来的方式一样,悄悄还回去,不要让其他人看到,不然对对方影响不好。”

“别了吧,这次追你的可是学校男神,我可不忍心下手……”

涂完最后的唇釉,我起身:“潇潇最好啦,晚上回宿舍请你吃你最爱的炸鸡。”

余潇潇微微抬起头:“别以为一顿炸鸡就能收买我。”

“如果不能,那就两顿。”

“成交。”

我的表演是压轴出场,一曲自创古风舞结束,台下掌声雷动,我礼貌的冲台下鞠躬,转身下台。

换了衣服从后台出来,我一边给余潇潇发短信,一边往礼堂最偏僻的北门溜。

“炸鸡已到宿舍,宿舍见。”

“陆棉!”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我脚步停住,手里的手机差点掉落在地。

“你为什么让余潇潇把花还回来?”

手腕被人拽住,我皱眉:“先把手放开。”

对方脸色很难看,但还是能看出来已经克制了情绪:“你如果不喜欢这花,为什么不亲自还给我?”

说着,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就要把花往我怀里塞。

“因为这是我能够想到最体面不伤人的方式。”

我清清嗓子:“我把花还给你,很清楚就是我不喜欢你的意思,我让潇潇把花还给你是因为她这个人性格好又不会在背后说别人闲话,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

“就不用觉得被我拒绝这件事情很丢面儿。”

我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我没想到他还是纠缠不休。

苏家阳就是在这时出现的。

和所有小说剧情里的一样,他出手相助,哪怕英雄救美的后果是白挨了一顿揍。

“你还好吧?”

“我没事,你没事就好。”

看上去很腼腆的一个男生,长相平常却目光干净。

不知为何明明我和他没有见面,却总觉得有一种熟悉感。

“你的花是送我的?”

不经意间瞥到了他藏在背后的卡片,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他突然脸红了,不禁让我觉得有趣:“既然是送我的,为什么不拿出来?”

他这才将手里的一捧紫色小雏菊拿给我:“虽然这花不贵,但我想说你不必做别人眼中的玫瑰,你可以只做自己心中的小雏菊……因为你喜欢。”

他送我的花是当时淮大校外路边很容易看到的那种一束十几块钱的花束,确实不贵,可那一刻我心动了。

他开口的话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我问他:“你的微博ID是不是钟爱那朵木棉花?”

3

钟爱那朵木棉花是微博上一直关注我动态和我私信互动最多的一个ID。

或许是我性格的原因,我不喜欢受到太多人的关注,所以自己最真实的情绪和感受都会放在我的微博小号里。

我第一次注意到那个账号ID是在我刚错失一个舞蹈比赛的那天,我心情很低落,又不知道找谁分享,就在微博上发了个不开心的表情。

两分钟后,我收到了一条私信。

是很短的一句话:少年不惧岁月长,彼方尚有荣光在。

我这才发现,这个ID一直有在给我的微博小号默默点赞,默默关注着我。变天时,他会私信提醒我天气降温,记得多加衣服。下雨时,他会提醒我出门记得带伞。

我看着天空上的月亮和星星,回了他一条短信过去。

之后,我们就保持着微博上的联系,因为是线上朋友,没有见过面,我会分享一些不想告诉别人的生活小事给他,他也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需要的每时每刻。

所以,他知道我最喜欢的花不是玫瑰,而是小雏菊。他知道我不喜欢做别人眼中众人瞩目的那个人,做他们想让我成为的那种人,我只想做我自己。

“刚才我有看了你的表演,今天终于能和你见面……”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我,我注意到他握着花束的手在轻微地发颤。

“你叫什么名字?”

“苏家阳。”

我拿过他手里的花:“谢谢你的花,很开心能够认识你,苏家阳。”

之后,苏家阳开始慢慢进入我生活里的每一个角落。

参加省里舞蹈比赛,拿下学校国家奖学金,赢得全国大学生讲思政课比赛一等奖……我生命里的每个重要日子,苏家阳都陪在我身边。

他的性格在我的影响下也开始慢慢变得开朗起来,参加大创比赛,竞选学生会主席……很快苏家阳成为了学校里的公众人物。

他和之前那些追我的男生都不一样,他从来不用对我的好来逼迫我和他在一起,也不会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来干涉我的未来规划和选择。

大三那年的冬天,他在学校礼堂做课题成功结项汇报,好多慕名而来的学妹将大礼堂围的水泄不通,等着一睹校园男神苏家阳的真容。

但苏家阳从上台到汇报结束,他的眼中只有我一个。

我为他准备了自己织的围巾,第一次做这种手工,有点丑,我本以为他会嫌弃,可他接过围巾的第一个动作是去看我的手。

“别看了,丑死了,你知道我从小双手不太灵活……”

我眨眼,半撒娇的语气里带了威胁:“不过是我熬了整整一周的晚上给你织出来的,你必须收下……”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家阳抱进了怀里。

那是他第一次主动拥抱我。

“棉棉,我很喜欢你的礼物,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受累。”

那一瞬间,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和他的心跳声重叠在一起。

之后,我们毕业读研,找工作,决定在淮城留下,刚开始我们遇到了很多现实的困难,一路跌跌撞撞。

离开学校这个象牙塔的庇护,哪怕我们曾经都是别人眼中的佼佼者,可我们也和所有的毕业生一样,遇到了就业的困惑,职业的选择。

和别的情侣一样,我们面临异地、金钱这些所有人都无法逃避的现实考验。

所幸,哪怕困难重重,苏家阳从始至终都没有松开我的手。

那时,余潇潇刚结束一段惊天动地的恋爱,我陪着她坐在街头喝酒缓解失恋,她抱着酒瓶子放声大哭。

哭到最后,看到赶了半个小时的地铁来接我回家的苏家阳,她说:“棉棉,你和苏家阳一定要给我一辈子幸福永远恩爱,如果你们最后没有在一起,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相信爱情了。”

我看向苏家阳,苏家阳只是一脸宠溺的看着我。

我和他之间,哪怕不说话,一个眼神就可以达到情感共鸣。

后来,苏家阳在毕业的第二年进入了一家很有名的国内企业,而我也成功留在了淮城,考上了淮大的事业编,成为了一名高校辅导员。

刚工作的那几年,我的工作很忙,苏家阳也一样,可他还是和从前一样,出现在我需要他的每一个紧急关头。

在重温从前那些甜蜜的回忆里,我的意识渐渐下沉,到最后不知道是回忆还是做梦,画面最后,我看到苏家阳和我站在一个陌生的街头,相顾无言。

4

凌晨被电话惊醒时,我惯性从床上坐起。

一个学生出了事故,现在人正在医院里。

我换了衣服立刻前往医院,苏家阳没有像以前一样立刻起身换衣服。

我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肩膀,睡梦中的他只是皱了皱眉。我离开时,他又翻了个身子,继续沉睡。

上一次他主动跟着我起身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好像还是结婚前的时候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我甩甩头,马不停蹄地朝医院赶。

向上级领导汇报、帮学生缴费办理住院、陪他做手术……这些处理紧急情况的工作步骤这些年早已烂熟于心。

凌晨四点的医院,安静没有声响。

我靠在墙角,望着不远处闪烁的手术灯,想起了刚工作没多久时的那个深冬。

当时我刚入职半年,所有的工作都处在摸索阶段,尤其是辅导员这个工作的特殊性,很多事情不是你按部就班有所准备就能够确保万无一失。

那天是圣诞节,我加班到十一点刚结束工作,就接到了一个新生的电话,说是在校外小吃街被抢劫了,流了很多血。

我没遇到过这个情况,只是按照工作要求的步骤来做。

我骑上电动车第一时间朝现场赶去。

那天淮城下了很大的雪,因为太着急,电动车一个打滑,我整个人连带电动车一起摔在了地上。

想到学生,我毫不犹豫从地上爬起来。

刚扶起电动车,就接到了苏家阳打来的视频:“还在加班?等我开完这个项目会议就带着你最爱吃的烤红薯去见你……”

“苏家阳……我……”

“棉棉,你怎么了?”

我没想到苏家阳会直接赶来接我,因为他那天在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上,那是他连续加班一个多月才换来的项目,可他还是不管不顾的赶来了我身边。

他和我一起将学生送去了医院,安顿好一切,我脑袋昏沉,只想回家睡觉,他却不肯,坚持要带我去检查。

因为衣服厚,其实只是膝盖和手腕处有一些小擦伤。

医生为我处理伤口时,苏家阳一步也没离开,将我紧紧抱在怀里,一脸心疼:“要不,换个工作?”

我只是埋在他怀里,摇摇头。

做完检查已经一点多,我这才想起来他的工作:“你这样赶来找我,那你的项目呢?”

“项目还可以再找,可你只有一个。”

看我一脸自责,他温暖的大手揉揉我的脑袋,从自己的大衣里摸出来一个红薯:“小脏猫,你最爱的红薯。”

安静的走廊里传来一声低鸣,我看向他的肚子。

“你也没吃饭?”

我将红薯掰开一半给他,拉他在走廊里坐下,脑袋靠在他肩头:“苏家阳,以后再让我发现你为了省钱不吃饭,我就一天不和你说话。”

“那不行。”

“老师……”学生躺在病床上被医生推出来,我立刻走上前。

我一直在病房里陪到他的情况稳定下来,离开医院前,他将自己的手机拿给我:“老师,有个东西,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给您看一下。”

我接过他的手机,在看到手机里的照片时,表情凝固。

“老师,您还好吧?”

我冲他笑了笑:“我没事。”

晚上九点,我到家时,发现苏家阳今天居然没有加班。

我将钥匙丢在玄关处,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多出来的一大捧白玫瑰。

白玫瑰看上去很新鲜,花瓣上还带着水珠。

“老婆,回来了?”

苏家阳哼着歌走过来,看上去今天心情不错。

“我做了你最爱的糖醋排骨,快来尝尝。”

他因为昨晚的事情哄我的意图太明显了,从脸上的笑意就可以看出来。

他想要抱我,被我推开手臂:“苏家阳,你的手机给我。”

“怎么了老婆,要查岗啊?”

他眉眼带着笑,似乎是笃定了我查不出来什么,将手机递给我:“锁屏密码你生日。”

我知道,他的所有密码,几乎都是我的生日。

手指轻滑,我点开了他的微信步数,还是和昨天一样,13140步。

“苏家阳,榴莲好吃吗?”

他微怔了两秒,笑:“什么榴莲?”

我的指尖顺着他的手机一路下滑,在一个小刘爱吃榴莲的微信界面停下,苏家阳的表情变了变。

我将手机还给他:“我饿了,我们吃饭吧。”

饭桌上,苏家阳一直在和我分享今日的琐碎小事,他大概自己都没有发现,上一次他和我这样亲密分享输出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前了。

见我一直不说话,他的情绪有些低落,说话的语气也带了情绪:“老婆,还在生气啊?”

一顿饭,瞬间没有继续吃下去的必要。

我起身,走到他买的白玫瑰面前:“白玫瑰很好看,可是苏家阳,你知道的,我不喜欢。”

“老婆,你听我说,是因为花店里今天的小雏菊都卖完了,我就给你买了这个。”

“嗯。”

他揉揉我的头发:“那不生气了吧?”

我直视他的眼睛:“苏家阳,昨天晚上的牛肉面,我热了三次。”

“我累了,想休息了。”

我拿了东西去洗漱,被苏家阳拦下:“老婆,就因为一碗面?”

他抿着唇,左思右想了很久。

而此刻,他的脸上很清楚的写着他对这件事的看法,至于么。

以前的苏家阳,从来不会对我露出这样的表情。

也不对,好像在半年前的那次晚宴上,苏家阳坚持要我放弃自己的原则帮他拉拢人脉时,他也是这样看我的,眼神冰冷,让我第一次觉得有些不认识他。

之后,他待在公司里的时间越来越多,而我很多次想和他沟通都被他回避了。

后来,还是因为他爸爸的生日,我们需要一起回家,那件事情才被他渐渐遗忘。

从前种种,现在种种,脑海里又浮现医院里看到的那张照片。

我抬起头:“苏家阳,我认识你以来就知道,你一直是个生活很单一的人,所以你每天的行程规划都很固定……固定到哪怕你不和我见面,我也可以精确的算出你每天的微信步数。”

他喉结滚动,灯光下,他的眼睛里有情绪,暗潮涌动。

“苏家阳,是你自己告诉我,还是我替你说,你和刘晓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老婆,你听我说,我没有……”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因为苏家阳他太完美了。

当我看到学生拍下来的照片里,他和刘晓筠一起说说笑笑社交距离为零时,关于苏家阳最近的一切变化,我终于找到了原因。

那些困扰我让我心生疑惑的谜题,也终于有了答案。

从公司到家附近的一家特色榴莲餐厅,再到回家,一天的来回往返,抛除苏家阳上班开车的时间,走路的步数刚好是13140步。

起初看到这个数字时,我以为只是偶然,可最近他的微信步数一直是这一个数字。

而距离这家特色餐厅最近的,只有一个小区,就是苏家阳公司新来的小助理刘晓筠,她所住的小区。

“我是爱你的,老婆,我只爱你。”

“苏家阳,我已经看完了你和刘晓筠所有的聊天记录。”

苏家阳沉默了。

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苏家阳,我们离婚吧。”

5

你永远可以相信一个女人的直觉。

我第一次听到刘晓筠的名字是在几个月前苏家阳接的一通电话里。

当时,我正和他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公司里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是一个项目出了问题。苏家阳拿着电话转去了书房。

我丢掉了手里的遥控器,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双脚走向了书房。

从电话里,我了解到是一个刚入职的女生助理,因为半夜被锁在了公司,还搞砸了项目,正躲在公司里哭泣。

苏家阳的电话开的是免提,电话里,我听到那个女生带了鼻音的委屈:“老大,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糟糕,什么事情也做不好呀。”

苏家阳只是礼貌客套的以过来人的经验来安慰她,我深呼吸,继续回客厅看电影。

苏家阳有和我提过这个女生,今年刚毕业,学习能力很强,所以苏家阳权衡利弊之下选择破格录用一个新人进公司做他的助理。

当时,我还挽着他的手臂问他:“那听起来这个女孩比我还要优秀啊。”

苏家阳的求生欲一直很强,他吻吻我的眉眼:“怎么可能,我老婆永远是我心中最优秀的人。”

好像,也是从那之后没多久,苏家阳开始习惯叫我老婆,而不是之前的棉棉。

我还笑过他,怎么反射弧那么长,都结了婚这么久才害怕我被别人抢走么。

现在看来,或许他不是害怕我被人抢走,而是在提醒自己,他已婚成家的事实。

苏家阳还是没能陪我看完那场答应陪我看完的电影。

电影结束很久,苏家阳才拿着手机出来,脸色发白:“老婆,公司那个项目很棘手,我还是不放心,过去看一眼就回来。”

“好,你快去看看,路上注意安全。”

当时我没有太多怀疑,是因为我对苏家阳坚定不移的信任大过我心中所谓的直觉第六感。

直到,看到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13140步,直到,我在所有的微信记录里找到了刘晓筠和他的微信聊天。

两人的聊天记录一开始都很正常,始终围绕工作。

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刘晓筠一开始就对苏家阳另有所图。

“老大,你真是太厉害了,听说你老婆也是淮大毕业的,那你们是学生时期就开始恋爱啦?”

“对,她很优秀,当时很多人追她,我追了她很久。”

“老大你也很优秀啊,是公司里很多人心目中的男神崇拜的对象呢。”

字里行间,带着对苏家阳的欣赏崇拜。

刚开始看到这里,我准备退出将手机放回去,因为苏家阳对我向来毫无保留,我也尊重他的个人隐私。

可是,我在一条凌晨两点的消息里,看到了这么一句话。

苏家阳:“你发烧好了吗?退烧药我给你送到楼下了。”

“老大,今天好大的雨啊,我太感动了,有老大真好。”

刘晓筠回了一个惨兮兮的表情包:“还在发烧,老大,我不会中招了吧,现在疫情……”

苏家阳的语气看上去很担心:“别乱说,不会的,有老大在呢。”

那天,我因为在学校吃坏东西又不能回家就在学校的公寓住下了,苏家阳只是问了句要不要接我回来。

而同一天的凌晨,他在大雨里给一个刚入职不久的小助理送发烧药。

指尖不受控制的,朝下滑。

刘晓筠:“谢谢老大的榴莲蛋糕,我的最爱。”

苏家阳:“你喜欢就好,我以前不太喜欢这个。”

“为什么啊?不喜欢榴莲的味道?”

“你嫂子不喜欢。”

对方隔了很久没有回复。

五分钟后,苏家阳又回了一条微信过去:“不过,今天一起去的那家榴莲餐厅味道很不错。”

刘晓筠回了两颗心和两个笑脸。

“老大,今天你的微信步数又是13140步呢。”

13140,多么有深意又刺眼的数字。

仔细想想,我们之间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以为这就是婚姻的常态,岁月静好,平静无波,可其实不是,现在的苏家阳还会温柔体贴,细心温暖,只不过他所有的温暖都转移了对象。

他忘记了曾经那些和我相关的所有重要日子,可他却将刘晓筠的生日、下班时间……甚至是经期,都偷偷记在了自己的手机备忘录里。

6

苏家阳不同意离婚。

他坚持自己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在客厅里,他拽过我拉行李箱的手:“棉棉,我错了,我和她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他很久都没这样叫我了,可有些东西,变了它就是变了。

僵持了很久,苏家阳眉间有些不耐烦:“陆棉,你够了,我又没和她上床,不过是和她吃了几次饭,什么也没做,你到底在意什么?”

那一瞬间,眼前的苏家阳让我觉得陌生。

“我们一路走来这么多年有多不容易,你刚入职淮大时,我为了留下来陪你放弃了出国的机会,我们一起经过了那么多风雨……你真的要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放弃我们的从前和未来吗?”

“她是不相干的人吗?”

我的声音语调也忍不住提高了几分。

他和我说从前,说曾经,可那些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只觉得诛心。

曾经他的坚持能够那么长久,久到我认定他是今生唯一,非他不嫁。可现在他的放弃也那么轻易。

也对,就好像他曾经为了我错失的选择,曾经我也以为他不会后悔,可结果呢,他不说,不代表他心无芥蒂。

苏家阳没有说话,他沉默了。

“棉棉,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和刘晓筠不过是上下级关系,她对我有别的想法,我也……”

“苏家阳,精神出轨,也是出轨。”

他放弃了解释。

哪怕他不承认,那三个多月的聊天记录,那频繁记录着的13140步,也足以证明一切。

他握我手的力度松开了几分,我挣脱开他的手:“今天我学校事情很多,明天一早,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陆棉,你知道我们离婚意味着什么吗?”

我人已经走到玄关处,回头:“我知道。”

我和苏家阳离婚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苏家阳爸妈耳中。

苏家阳的爸妈很快给我打来电话,我走出办公室,在电话响到第四遍时,摁下了接听键。

“阿姨。”

“哎……棉棉啊,你和家阳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是他混账,可你们两个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妈和你爸都看在眼里,他是真的爱你,你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个上心的人,你们现在岁数也不小了,不是阿姨帮着那混小子说话,咱们现在的人都很现实,家阳现在公司发展也挺好,真的离婚了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可你呢,你们家的情况……我和你爸也是一早就知道的,虽然你独立惯了,可说到底你父母都不在了,你一个人离婚了可怎么过啊。”

她和我说了很多,左右不过一句话,苏家阳和我分开还能继续风生水起,而我和他离婚,就是自己堵死自己的未来。

“阿姨,这些年您和我叔叔对我照顾很多,我一直很感激,可是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抉择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希望阿姨和叔叔能够尊重我的个人选择。”

挂掉电话,我看着路边正在拥抱的情侣,将头抵在墙上。

我父母离世早,所以我习惯了什么事情都靠自己一个人解决,独来独往。是苏家阳告诉我,我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他给了我安全感,承诺会给我美好的未来……

做了决定,我找到余潇潇的电话,拨了过去。

余潇潇的动作很快,在我收拾完所有行李赶去民政局时,她已经帮我找好了离婚律师。

财产分割,离婚纠纷,之后所有的一切,我都要做好准备。

以我对现在苏家阳的了解,这场婚姻不可能那么轻易就结束。

苏家阳他向来很会权衡利弊,所以他不会轻易放弃和我的婚姻,哪怕他和刘晓筠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也会继续维持我们的这段婚姻,就好像他刻意变换对我的称呼……

但没关系,我做的决定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他也一样。

上午十二点,苏家阳姗姗来迟。

“老婆,你看这民政局都关门了,不如我帮你把行李拉回家,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牛肉面,好不好?”

不等我反应,他就将我带上了车,最后在一家我最喜欢的西餐厅前停下。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点我喜欢的菜,温柔体贴,就连芒果汁的温度也特意嘱咐服务生控制在我喜欢的温度。

可现在,看着他那张脸,我只觉得煎熬。

“苏家阳,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呢。”

我不想和他继续纠缠,深呼吸:“关于财产分割,所有的一切应得的我不会白送给你,但是不属于我的,我也不会要,你没必要和我在这里演破镜重圆,因为我们回不去了,彻底结束了。”

“陆棉,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你说离婚,就可以离婚的。更何况现在又出新的婚姻法了,你……”

记忆里的他越来越模糊,我才体会到世人所说,何谓日久见人心。

我冷笑:“苏家阳,你知道我的性格的,如果你执意要纠缠,我会用你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式来结束这段婚姻。”

“刘晓筠她应该很乐意看到我们离婚,相信她也会配合我提供你出轨的线索给我。”

苏家阳神情不悦:“我们之间,一定要走到这一步吗?以前的那些……”

他要抓我的手,被我躲开:“我心里只有你一个,那只是意外,你忘记了就好了,刘晓筠她不过是我们这段婚姻里的一个小插曲,一切都会回到正轨的,棉棉。”

他说这话时,沉着冷静,没有半分不适。

我身子前倾,双手抱臂:“苏家阳,现在的你,让我觉得很恶心。”

“陆棉,你……”

被我说到痛处,他气急败坏,顺手抓过手边的芒果汁就要泼过来,我眼睫毛颤了下,果汁没有泼到我身上,我抬头,看到身前多出来的男人:“是你?”

傅生辰还拽着苏家阳的手腕,苏家阳吃痛,让傅生辰把他放开。

“苏先生,我是陆小姐的私人律师,如果你恶意伤害陆小姐,我不介意帮你多加一条离婚证据。”

原来,余潇潇帮我找的离婚律师是傅生辰啊。

不得不说,余潇潇办事还真是靠谱。

苏家阳盯着面前气场强大的傅生辰好半天,最终只是拿起外套离开。

我缓缓靠在背椅上,傅生辰看了我一眼,在我对面坐下。

“服务员,换套餐具。”

我示意服务员将苏家阳用的餐具撤掉,拿起筷子开始补充能量。

“陆小姐真是每一次见面都让我觉得很特别。”

“点都点了,不吃白不吃,再说了,吃饱才有力气继续战斗啊,某位名人曾说过,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那位名人该不会是陆小姐你自己吧?”

他拿起了筷子,开始细嚼慢咽。

这个人,从第一次见他时,我就觉得他不食人间烟火,一派贵族作风。倒不是他行事张扬,而是给人的一种感觉,仿佛从头发丝到脚尖都写着四个大字:禁欲高贵。

仔细想来,好像我每一次遇到他时,都是我最狼狈的时候。

“傅先生,好像我们每一次见面的气氛都很不好。”

说来,与傅生辰的相识也是一次意外。

那天一个学生喝醉酒爬到顶楼看风景,当时我跑到顶楼时双腿已经发软了,陪着她喝了两瓶江小白,听她发泄完情绪,我就准备将她带回宿舍,结果这个学生死活抱着顶楼栏杆不松手,说是要祭奠自己死去的爱情。

情急之下,我只能给余潇潇发了一条短信,叫余潇潇帮我叫人来。

等了很久,余潇潇人没来,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了顶楼。

我的学生喝高了,情绪有点儿上头,将我手臂甩开,冲着傅生辰就要熊抱,我没有防备,一屁股摔在地上,狼狈十足。

“陆小姐,你还好吧?”

“我没事,你就是潇潇口中的律师大神傅生辰吧?”

傅生辰听了,只是保持绅士微笑。

我和傅生辰将学生送回女生宿舍,安排她的室友时刻关注她的情况,将傅生辰送到淮大北门,已经过了十二点。

之前因为神经紧绷,还能一直控制自己的酒劲儿,现在神经得到放松,我的情绪被学生感染,在晚风中打个喷嚏:“苏家阳,你为什么还不向我求婚啊。”

那时我和苏家阳因为工作的事情在冷战,酒劲儿上来,我拽着傅生辰的手臂开始哭诉,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第二天余潇潇打来电话,说我是个狠人,居然能让一向能言善辩的律师大神无话可说。

我揉揉自己的额头,能说什么。

像傅生辰那样一看就有良好修养的人,肯定不会和一个喝醉酒的傻子一般计较。

“傅先生,我好像每一次遇到你的时候,都很糟糕。”

“恰巧我这个人记忆不太好,所以陆小姐不用担心。”

身为律师,怎么可能记忆不好,很显然,他说这话是不想我觉得难为情。

我抬头,和他的视线在半空相撞,发现他只是继续安静吃菜。

我先一步挪开了自己的目光。

离开时,傅生辰对我说:“陆小姐,相信我,这件事情最晚会在一周后结束。”

“当然,傅先生在律师界的战绩我之前就有所耳闻。”

7

傅生辰的办事效率很高。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的苏家阳,在我多次沟通无效后,苏家阳居然在傅生辰出现后的第四天,同意了和我的离婚。

财产分割,婚姻结束,所有的一切落幕。

一个月后,余潇潇约我吃饭,庆祝我重启单身生活。

因为在这件事情上傅生辰帮了我很多,我特意约了他一起用餐,表达感谢。

“大神!我们在这里!”

傅生辰看到我们,眉眼柔和,提着公文包笑着走过来,在对面坐下。

点餐的途中,余潇潇给我发来微信:“姐妹,抓住机会哈,傅大神要颜值有颜值,要人品有人品,绅士又有礼貌,最重要的是……”

那边反反复复正在输入中,我回了消息过去:“菜都上来了,快回来,别想留下我自己偷溜。”

“我们博学的淮大才女一定听过《致橡树》这首诗吧,我发现傅大神几天前刚改了微信名,不信你自己去看。”

我半信半疑,找到了傅生辰的微信。

一棵橡树。

他确实改了微信名。

一条消息弹出来:“怎么样?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余潇潇赞叹:“看不出来啊,傅大神好浪漫,姐妹,真的,考虑一下,远离渣男,重寻真爱,你值得!”

正在喝果汁的我被呛到,傅生辰忙递过来纸巾:“没事吧?”

那双黑眸里,映出我脸红的表情。

我不禁想起,和傅生辰最近的相处。

老实说,因为苏家阳的事情,我们最近的联系确实很多,但是在我看来,傅生辰和我大多的聊天都是围绕工作……

最多,就是最近这一周他偶尔会和我分享一些生活中的琐事。

我也会忙里偷闲,和他聊一些生活日常。

因为一些共同爱好和三观一致,我们聊起天来很舒服。

想想,傅生辰这一周和我的聊天频率确实很高。

从一首诗,一个有趣案件到分享图片……

余潇潇说,当一个人开始越来越喜欢和你分享生活小事,绝对是对你别有想法。

那次晚餐结束,傅生辰曾经约过我几次,都被我找理由拒绝了。

和苏家阳离婚后,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工作和我的学生身上。

可傅生辰还是坚持每天和我分享日常,也会听我倾诉烦恼。

他也会主动和我聊一些自己的爱情观和人生观。

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了三个月……如果我再不明白,那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可是经历过和苏家阳的这段婚姻,在感情这方面,说没有后怕是不可能的。

寒假结束,我买了机票决定回一趟老家。

在淮大南门,我遇到了苏家阳。

关系结束后,我删掉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包括曾经藏满我和他回忆的QQ号,也废弃不用了。

“棉棉,我们能不能……”

“没可能。”

我看着苏家阳,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他一脸憔悴,看上去瘦了不少。

可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了。

这段感情已经彻底结束。

我拉着行李箱转身,继续自己的生活。

在机场候机时,我收到了余潇潇的微信:“姐妹,真的不考虑一下傅大神吗?你姐妹我亲自鉴定,绝对靠谱。”

“他可是你喜欢的那种哦,对你日久生情!大神那天喝醉酒后吐真言被我听到了!”

余潇潇越说越兴奋,直接给我发来语音:“大神说和你相处变多之后,发现你们身上有很多共同点,他开始期待和你聊天,期待和你见面,起初他还不确定,问朋友这是不是心动,可现在他……”

后面没了声音,她那边太吵,我听不到她后面的话。

指尖在手机屏幕上虚虚滑过,我点开朋友圈,拍下机场的阳光漫画云,发了一条朋友圈。

我抓过手边的热水杯,手心的温暖和窗外照在身上的阳光重合。

以前我贪恋苏家阳给我的温暖,可现在我才发现,别人给你的所有都可能会失去,所以如果害怕寒冷,那就学会自己给自己取暖。

很快,我看到傅生辰给我的朋友圈点了赞。

坐上飞机,我低头看手机,傅生辰两分钟前发来一条消息:“今天阳光很美,月色一定也不错。”

我笑着回:“傅先生是要约我赏月吗?”

很快,旁边有人说了句借过,听上去莫名耳熟。

我拿起膝盖上的书,起身让座。抬头看到是傅生辰,难以置信:“你坐我旁边?”

他笑着在我身边落座。看到他机票上的地点,我问:“你也去南城?”

“嗯。”

末了,他补充:“你去我就去。”

声音低不可闻。

阳光落在书面上,一层层光影中,我的目光顺着傅生辰的目光停在我正在翻看的书页上。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

飞机起飞,我和傅生辰四目相对。

不知为何,我突然相信傅生辰所说。

今晚的月色,一定很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