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今生有你》原著:三件事证明,盛方庭对舒琴,无爱,全是算计

subtitle
恋上糖果甜

2022-01-22 19:56

关注

谈静“抛弃”聂宇晟后,聂宇晟性情大变。

从前阳光热情的少年,变得郁郁寡欢,要靠药物稳定情绪。

《今生有你》原著里提到,聂宇晟在国外留学期间,看了三年心理医生,他迟迟走不出失恋的阴影,七年没有交往新的女朋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聂宇晟对舒琴说,他读高中的时候,曾经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舒琴想象不出聂宇晟往昔的样子,因为那个张扬的少年,离她太遥远;她认识的聂宇晟,沉默,安静,喜欢独来独往,几乎没有朋友,孤独得让她心疼。

舒琴和聂宇晟,是在国外认识的,两人是老乡,聂宇晟又是学霸,舒琴难免多注意了他一些。

有一次,聂宇晟贫血晕倒,是舒琴救下了他,舒琴经常开玩笑说“你欠我一个人情”,两人熟悉后,便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

舒琴很会照顾人,做得一手好菜,聂宇晟在国外吃不惯,贫血也是因为挑食,舒琴知道后,经常做了饭叫聂宇晟过来一起吃。

舒琴烧的“土豆炖牛肉”,聂宇晟尤其喜欢,不论他多忙,只要舒琴说做了牛肉,聂宇晟就会风一样赶过来。

为了“回报”舒琴,聂宇晟偶尔会帮她改改论文报告之类的,两人你来我往,在异国他乡里抱团取暖,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有人说,异性之间没有纯友谊,聂宇晟和舒琴,却是例外。

舒琴有聂宇晟家里的钥匙,随时能来他家里,两人就算住在一个房间里,也不会发生亲密的举动;舒琴被家里安排相亲,多次找聂宇晟假扮男友,聂宇晟嘴上说着不乐意,可还是出面帮老朋友演戏。

聂宇晟和舒琴,可以很放心地做异性朋友,因为他们知道,对方心里有另一个人,不可能再对彼此动心思。

聂宇晟爱谈静爱到了骨子里,舒琴也曾为盛方庭发誓非他不嫁。

聂宇晟和舒琴,很有默契,两人都没有提前任的名字,他们分享各自的经历,讲述自己在感情里受过的伤,却从不提名道姓。

因为那个人的名字,也能刺痛身心。

他们都有“爱而不得”的经历,聂宇晟和舒琴,因此惺惺相惜。

聂宇晟很在乎舒琴这个朋友,除了舒琴,聂宇晟没有其他人可以讲心事,他在单位也是冷冰冰的模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纵然有很多小迷妹贪慕他的“帅气”,也无法走进他的心里。

然而聂宇晟不知道的是,舒琴接近他,并非单纯的友谊,她另有所图。

舒琴,是受盛方庭指使的。

盛方庭的英文名叫Mark,舒琴曾经爱得很深,两个人在一起度过了很多难忘的时光。

盛方庭是美国籍,舒琴家里比较传统,接受不了舒琴嫁给外国人,千方百计反对两人交往,《今生有你》原著里写道:

“那时候舒琴正与男友偷偷同居,还瞒着国内的父母。舒琴家里的条件不错,她的父亲是内蒙一个著名的矿老板,发迹之后把女儿送出国念MBA。 后来得知她竟然结交了一个美国籍男友,试图留在美国,保守的舒家父母都没法接受,直接用计将她骗回国内,就把她护照给撕了,找关系既不让她补办护照,也再不让她出国去。”

但舒琴之所以最终和盛方庭分手,并非因父母的反对,而是她彻底看清了盛方庭的为人。盛方庭做的三件事,证明了他对舒琴,无爱,全是算计。

1、盛方庭安排舒琴做“卧底”

《今生有你》原著里提到,盛方庭要求舒琴,和聂宇晟保持好关系,他说聂宇晟那个朋友值得交。

盛方庭总是有意无意地聊起聂宇晟,舒琴没有多想,稀里糊涂就向盛方庭透露了聂宇晟的隐私。

舒琴不知道,盛方庭和聂家的关系不简单,他早就有了报复聂宇晟的心思,舒琴就是盛方庭选中的“工具”。

盛方庭是聂东远在外面的私生子,是聂宇晟同父异母的兄弟,聂东远对两个儿子的态度,天差地别。

聂东远希望聂宇晟将来继承家业,在他看来,盛方庭根本没资格染指聂家的事业。

盛方庭是被母亲带大的,他从小就没有父亲,聂东远的缺位,是盛方庭心中的隐痛。

孤儿寡母的日子,过得异常艰难,盛方庭没少遭受他人的白眼,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盛方庭,心理早就扭曲了。

盛方庭疯狂地嫉妒聂宇晟,他觉得聂宇晟生下来就什么都有,而他却苦苦求而不得;盛方庭不惜对手足下手,险些让聂宇晟丢了性命,舒琴在无意间,就做了盛方庭的帮凶。

聂宇晟在国外看心理医生的事,几乎是个秘密,只有知己舒琴才知道;盛方庭手握聂宇晟的问诊报告,给了聂宇晟致命一击。

聂宇晟是出色的心外科医生,他牵头引进了CM项目,有个小患者死在了手术台上,盛方庭趁机炒作,发布谣言,说聂宇晟收受贿赂,不配行医。

患者家属不明所以,被盛方庭暗中煽动了情绪,盛方庭提供了聂宇晟接受心理治疗的信息,家属们纷纷质疑聂宇晟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好,没有当医生的资格。

聂宇晟迫于压力,引咎辞职,直到丢了工作,他都不知道谁在针对他,聂宇晟更不会想到,他信赖的知己舒琴,不经意间就把他出卖了。

盛方庭如果真的爱舒琴,就不会允许舒琴接近别的男人,甚至聂宇晟提出和舒琴交往,搭伙过日子,盛方庭都不反对。

盛方庭借口说,聂宇晟心里有别的女人,舒琴和他不会产生感情,因此很放心舒琴和聂宇晟谈恋爱。

把自己“喜欢的女人”,送到别的男人的枕边,盛方庭对舒琴是赤裸裸的利用。

舒琴其实早就看出了盛方庭的自私,她向盛方庭提出了分手;但两人回国后就职于同一家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舒琴还是没能逃出情欲的漩涡。

2、盛方庭利用舒琴进入东远集团

盛方庭一边陷害聂宇晟,一边打东远集团的主意。

东远遇到了危机,聂东远躺在病床上,聂宇晟又没有管理公司的经验,盛方庭果断辞职,请求舒琴引荐他进入东远,《今生有你》原著里写道:

“舒琴知道他野心勃勃,但只是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再说。这个男人就是这样,表面温文儒雅,骨子里却是肆意掠夺,对于他渴望的东西,从来都是不择手段。”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盛方庭假意重新追求舒琴,说自己辞职是因为原单位不允许办公室恋情,他和舒琴在一个公司不方便,辞职是为了和她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盛方庭和舒琴一夜缠绵,舒琴为情所困,再次帮助了盛方庭。盛方庭算准了舒琴的心软,只要是他开口,她就有求必应。

盛方庭和舒琴“交欢”,是对聂宇晟最狠的算计。

盛方庭一再表示,自己只是想学习东远的模式,盛方庭说:“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起誓,绝不伤害东远集团的任何利益。我甚至可以用我最珍视的一切起誓。”

舒琴冷笑:“你最珍视的是什么?”

“你。”

“你如果真的珍视我,绝不会劝说我去当聂宇晟的女朋友。”

盛方庭和舒琴的对话,将盛方庭的自私和野心剥得一丝不剩。

舒琴只知道盛方庭有野心,但没有想到,他会丧心病狂。

舒琴向聂宇晟推荐了盛方庭做职业经理人,聂宇晟不疑有他,感谢舒琴出手相助,结果却是引狼入室。

盛方庭进入东远后,利用聂宇晟对他的信任,几乎将公司掏空,他以“非婚生子一样享有继承权”为由,意图霸占东远。

舒琴只好厚着脸皮向聂宇晟道歉,虽然她和聂宇晟走得近,有盛方庭的授意,但和聂宇晟相处的时间里,舒琴把聂宇晟当成了真朋友。

舒琴说:“我没想到盛方庭会做得这么绝,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对东远集团有些想法,我也一直挺注意,但总觉得他会在适当的时候收手。之前我犹豫过,但最后选择相信他不会做过分的事。 他进入东远工作之后,也确实挺替你和东远考虑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把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反正这事算我对不起你,毕竟是我介绍盛方庭到东远工作的。”

聂宇晟表示不怪舒琴,可舒琴良心不安,总觉得亏欠了聂宇晟。

让舒琴陷入不仁不义境地的人,是盛方庭。

盛方庭根本没在乎过舒琴的立场,舒琴不过是他随意丢弃的棋子而已。

舒琴终于看清盛方庭的真实面目,这个男人最爱的只有他自己,而她却愚蠢地被他算计,《今生有你》原著里写道:

“她习惯了满足盛方庭的一些要求,甚至包括去尽量接近和照顾聂宇晟。有时候她常常觉得恍惚,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呢?仅仅是因为盛方庭是她的前男友吗?爱情难道也有一种惯性,让她刹不住车?”

沉迷于盛方庭虚伪的“情爱”里的舒琴,如果不趁早抽身离开,她也将会变成盛方庭的同类。

其实盛方庭的行为里,早就讲透了他不爱舒琴的事实,可舒琴不愿意去相信,一再为他找借口,舒琴的自欺欺人,让盛方庭变本加厉。

3、盛方庭喜欢上谈静

盛方庭的感情动向,逃不过舒琴的眼睛。

盛方庭把谈静调到总部工作,对她照顾有加,车接车送,关怀备至,两人的流言蜚语,在公司传得沸沸扬扬。

盛方庭对舒琴说,他之所以厚待谈静,只是出于工作需要。

舒琴为此吃醋,闹情绪,盛方庭明知道舒琴在意的是什么,却装傻充愣,不去管舒琴的情绪。

《今生有你》原著里写道:

“盛方庭却在想着,刚刚舒琴笑容中的那一抹意味深长。本来自己把谈静调到公司来,可能就已经引起了她的误会,现在又让她看到自己和谈静一起下班,她这次肯定会想多了。不过,他决定暂时把这事抛在脑后。”

他说他有很多事要做。

的确,他的宏图大业,他照顾谈静母子,都比安抚舒琴更重要,他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想起舒琴。

其实早在盛方庭第一次见到谈静的时候,盛方庭就对她动心了,《今生有你》原著里写道: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裙子是棉质,一看就知道并不是什么好牌子,洗得毛毛的,样子有点像旧式的旗袍。并不是什么时髦的衣服,样式甚至有点土气,但她气质温润,这样的不时髦的衣服穿在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妥帖。 就像她的人一样,虽然并不是那种令人倒吸一口凉气的美人,可是侧影如玉。不曾烫染过的头发梳得很整齐,被灯这么一映,真像画中一帧落落的剪影。 他觉得心里像漏跳了一拍似的,没想到真的有这样的娴雅佳人,倒是十分有想像中的故国风致。”

在舒琴为盛方庭痛不欲生的时候,他对另一个女人“心跳漏了一拍”,可他却虚情假意地对舒琴说:“这么多年,我觉得,没有人比你更好,我觉得我们在一起,还是更合适。”

盛方庭如果真爱舒琴,就不会对谈静动情,盛方庭的“变心”,太现实。

谈静和舒琴一样,即使被盛方庭“喜欢”过,也没逃过被他利用的命运。

谈静很信任盛方庭,把自己的经历讲给了他听,盛方庭得知谈静竟然是聂宇晟的前女友,还有个儿子,便怂恿谈静和聂宇晟打抚养权的官司。

谈静也成了盛方庭侵占东远的垫脚石。

舒琴说:“你这种人,利益摆在最前面,哪怕是真爱呢,你的真爱肯定也要给利益让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曾经为谁心动过,或许你现在还爱她,但你会不会因为她,就放弃对东远的利益?”

盛方庭显然不会为了爱情改变自己的初衷。

结语

《今生有你》原著的最后,舒琴离开了盛方庭,盛方庭苦追舒琴,舒琴却再难对他有好感。

舒琴终于看清,盛方庭和她在一起,是图她能帮助自己,他假意与她欢爱,不过是为了利用舒琴报复聂宇晟。

舒琴说:“你这个人,太爱自己,我即使为你牺牲一辈子,你也不见得会把我放在心上。我早就想明白了,你为什么让我和聂宇晟做朋友,因为你想通过我,更加了解你所在意的一些东西。你连我都能利用,你怎么可能真心爱我?”

舒琴曾经对聂宇晟说过:“他是爱情——有时候,某个人就是爱情本身。你可以忘记他的样子,你可以忘记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你可以满不在乎地说,一切都早已经过去。可是你怎么能够忘记爱情本身?”

舒琴对盛方庭念念不忘,盛方庭却将她拖入深渊;舒琴的“深爱”,换来了最后自己骂盛方庭的一句“爱上你是我瞎了眼”。

盛方庭终究还是亲手摧毁了舒琴心中美好的爱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