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重庆老人因家暴被儿子打了一拳,2年后砍断两孙女脚筋,淡定自首

subtitle
九说世界

2022-01-23 09:00

关注

2015年4月19日,一个老人悄无声息地迈入了重庆市派出所大厅,寻了个座位,便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

老人有着农家人特有的面部特征,黝黑的面容,刀刻般的皱纹,微秃的头发暴露出了一张椭圆形的脸,自带凶相。他的头低着,埋在了阳光照不到的阴影中。

看他久久没有动弹,有人上前询问缘由,他从阴影里缓缓抬起头来,应道:“不干什么,我就坐坐。

可就是这个“不干什么”的人,在几分钟后对派出所民警道:“我来自首,我砍了我们家孩子。

民警有些发愣,敢情不干什么,是因为坏事已经早早干完了!

好端端的,一个老人干嘛砍伤自己家的孩子呢?是精神疾病,还是有什么隐藏背后的恩怨情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晴天霹雳:双胞胎女儿双双被砍

同一天,上午时分,快递员彭康正在送快递的路上。

春日已经回暖的天气,街边草木吐出的新绿,还有带着暖意的微风都给枯燥而辛苦的送快递之路添上一丝惬意。彭康欣赏着沿途的好光景,赶往下一个快递点,心里盘算着,春天应该带两个女儿出门好好玩一玩,郊郊游也不错的……

没错,彭康身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快递员,工作稳定,家庭和睦,虽说工作方面不是什么“业务担当”,但从业以来都兢兢业业,没出过什么岔子,妻子则温婉而善解人意,是邻里有名的“好媳妇”。

而最让周围人“羡慕,嫉妒,恨”的并非上面提到的这两样,而是,彭康与妻子育有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姐姐叫贝贝,妹妹叫菲菲,今年已经五岁大了,生性活泼可爱,长相甜美,性子跟着母亲,一样的善解人意,乖巧懂事,活脱脱两个小天使。

每每想起这对小天使,彭康自己心里也是暖暖的。正当彭康想着自己的女儿神游的时候,一阵吵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彭康夫妻和孩子

他接起电话,那头居然是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叔叔。

民警道:“你女儿被砍了。

这句话像一句定身符,定得彭康保持原姿势足足愣了几十秒。

女儿被砍了?砍了?怎么砍的?被谁砍的?砍哪了?女儿怎么样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吧?女儿不是在奶奶家吗?对啊没错啊,今天周天,女儿就是在奶奶家的啊!那怎么会被砍呢?

他太错愕了!从分辨反应听到的内容,到将其联系进现实,再让自己接受现实。这几十秒内,谁知道彭康走过了多远的心理路程。

而后,彭康缓缓开口道:“伤得严重吗?

民警语气严肃:“挺严重的。

这下,彭康的脑子又是一阵空白。于是,他一边洗脑告诉自己,关键时候,自己得时刻保持在线状态,一边询问了女儿所在的医院。得到消息后,彭康扔下工作就往民警告知的医院赶去。

一到医院,他便听到了熟悉的女儿的声音,然而,并非往日甜甜的撒娇,而是一阵高过一阵的撕心裂肺的哭泣。两个女儿躺在病床上,伤口还未经过处理,两只小小的团子看上去血肉模糊,彭康心都要碎了。

彭康

他抓着医生的手,正准备叮嘱,如请务必照看好我的女儿,拜托一定要治好她云云,医生却先开了口,道:“赶紧带着孩子转院吧,咱这治不了。

彭康这次回过了神来,火急火燎地联系到了重庆红楼医院,孩子被迅速转移了过去。

重庆红楼医院负责治疗双胞胎姐妹的主治医生也是初为人父,看着花朵一般的小姑娘被摧残成这样,心下也是一阵不忍。他看着焦急的彭康,联想到自己和自己的女儿,当下稳妥地拉住彭康的手,表白道: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治两个姑娘的。

双胞胎被砍断脚筋,凶手竟是爷爷

新的主治医生名叫汪杰,他首先对双胞胎的伤势做了全面检查。

姐姐贝贝的面部有刀口,横贯鼻梁,很深。对一个小姑娘来说,面部的伤口对她影响会很大,说小一点是刀伤,说大一点就是毁容了。

可这并非是最严重的伤口,最严重的伤口在脚后跟。

从表面上看,两个小姑娘的脚后跟处都挨了两、三刀的样子,皮肤直接呈现撕脱性损伤;而事实上,皮肤的损伤之下,是跟腱、神经、血管的损伤,伤口至深,甚至达到了骨头。

更别提这样的伤口对两个小姑娘的精神损伤,孩子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一度神智不清了。

彭康的女儿

接下来,便是紧紧张张的拍片,检查,然后医生和家属协定治疗方案。手术很复杂,可原理听上去并不难:既然神经、血管、跟腱什么的都断掉了,那就把它们一一缝上去。

缝合伤口同样需要原理:首先检查断掉的部位有无缺损,若无,直接缝合即可,可若有,血管需要移植,跟腱也是一样。姐姐的伤口深而整齐,采取第一种方案,可妹妹菲菲的跟腱缺损了一部分,只能采取跟腱翻转重建。

而跟腱翻转重建,同样很好理解,即将伤口上方完整地跟腱劈开来,翻转下来,以填补缺损的部分。

确定好之后,双胞胎姐妹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灯一亮就是六个小时,手术室里汪杰正在全力治疗,手术室外,彭康和家里人仿佛被架在火上烤,无限焦灼,抓心挠肝的。

万幸的是,手术完美收尾,小姑娘们的伤口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缠上了绷带,此后便等着恢复就好。

从手术室回到病房的小团子沉沉地睡了过去,在药物的作用下,她们暂时忘记了身体的疼痛,也忘记了遭受的惊吓。而看着孩子们安睡的面容,彭康的心也往肚子里回落了些。

这个时候,一切担心、不安、焦虑褪去,他的目光频频望向孩子们腿上的雪白绷带,想着,仅仅一天时间,两小只就面临着永远无法走路、蹦跳、跳舞的风险,另一种隐藏的情绪——愤怒,从心底咕嘟咕嘟地冒了出来。

医生检查伤势

他想要立刻联系警方,找到凶手,让他狠狠地付出代价!

其实,在双胞胎的爷爷任海林自首之前,警方就已经对此有了心理准备,因为报案的,正是爷爷家的房东。

据房东道,彭康母亲家家住一楼,窗户就对着外面的街道,他从窗户外面,一眼就看到了满地的血,还有浑身是血、在地上爬的姐妹俩。

他心下一惊,赶忙报了警,同时想把两个小姑娘接出来。可不知怎的,家里的门从外面锁得死死的,无奈之下,房东站在窗边叫着:“贝贝~,菲菲~”,一叠声儿地叫,孩子便拖着身子极其缓慢地挪到窗边。

而令房东胆战的是,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中,还夹杂着几声“爷爷砍我”。

房东十分难以置信,都说隔辈亲隔辈亲,这孩子的爷爷他是见过的,话不多,可对孩子一向都是极为疼爱,有求必应的。爷爷怎么能对孙子下如此毒手呢?

惊疑之下,民警也迅速赶到了现场,房东配合警方,将孩子从屋子里抱了出来。这个时候,一个孩子还能够自己站起来,另一个孩子只能匍匐在地上。

然而,即使做了心理准备,可真真实实见到任海林的时候,民警们还是吃了一惊的。

彭康的女儿

只一细节,就令人毛骨悚然:这位爷爷的身上干干净净,手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迹。

不难推测到,任海林在拾起家里的菜刀,狠心砍断孙女的脚筋后,还细心地换了衣服、洗了手和脸,才不慌不忙地出门去。

而这说明,爷爷是在完全冷静的情况下,残忍地挥刀向孙女,痛下狠手。再联系医生的诊断,他明明很用力地砍了,却并非奔着砍断孩子的腿,而仅仅是砍断孩子的脚筋,打着让她们落下残疾,一辈子无法走路的心思!

那么,明明到了警局,任海林却选择装作没事人似的呆愣半天,是不是想要拖延到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呢?

细思极恐,这是多么阴险的用心。

上两代人的矛盾

彭康强忍着怒火,仔仔细细地清点了自己的人际关系,他想,女儿这么小,能招谁惹谁啊?八成是得罪了什么人,记恨上了自己,才拿女儿下刀子罢了。只是,他左想右想,也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仇人。大致理出来几个可疑的人之后,彭康打电话联系了派出所。

然而,派出所那头,却给出了自己怎么也不敢相信的答案——凶手是孩子的爷爷。

碰巧这时,女儿双双转醒,却仿佛还沉浸在事发当时的害怕中,哭着道:“爷爷,爷爷为什么要砍我……”

这下,由不得彭康不信了。

彭康

彭康长长叹了一口气,心道:后爷爷,细细想来好像也不稀奇。

原来,在彭康九岁的时候,父亲便因病去世了,留下彭康,哥哥彭伟还有母亲抱团取暖。彭康的母亲娘家应该是当地的富户,怕女儿一个人孤单,便给她了个“倒插门”的女婿,便是任海林。

说起农村里的“倒插门”,倒也不是什么光彩事,一个大男人屈从于钱或者权入赘女方家里,自尊难免受到打击。有些权威比较大的,还会强行要求男方改姓。任海林当年便被要求跟着彭家姓。

那么,一来二去的,任海林心中有积年的怨气倒也不稀奇。

可是,彭康、彭伟两兄弟都不是好事的性子,本分老实,而任海林与他们的母亲也如其他的普通夫妻一样,平平常常过着日子,偶尔倒也会发生一些口角,却没有什么大矛盾,当两个孩子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后,一家人更是和和美美的。

兄弟俩都自认为待这位继父不薄,彭伟更是不可思议道:“这是有多大的恨啊!

只是,听兄弟俩这样一说,警方也没了头绪,于是便建议彭康再想想。

没想到,这仔细的“再想想”,倒是真的扒出了一桩“陈年旧事”。

彭康的哥哥彭伟

为什么加上了引号呢,因为这“陈年”,是在三年前,从时间线上来看,并不算多么古早的事,可将这三年前的小小纷争记在心里,直到今天才爆发,就颇有些旧时重提的味道。

三年前的一天,彭康的一对女儿贝贝和菲菲刚刚两岁的时候,母亲突然造访,披头散发的,脸上、手上都是伤。她看上去极其崩溃,还有些害怕,颤抖着无声哭泣,眼眶里框不住眼泪,便顺着脸颊流下来,与满脸的血迹混合在一起,刺痛了母亲自己,也刺痛了儿子的眼睛。

彭康被吓了一跳,赶忙问道:“这是怎么搞的?”

良久之后,彭母才从恐惧、伤心、无助等等混杂在一起的情绪里抽离出来,抽抽嗒嗒地答道:“是任海林。”

原来,打牌是任海林多年的爱好,刚开始是小打小闹,后面难免会扔些钱进去助助兴。那天他正好要出去打牌,可身上没钱了,便问彭母要,彭母没给他,他不知怎地就上了火气,拿起刀便在彭母手上、脸上狠狠划去,留下满脸血污便夺门而出。

或许是这样一个没有自己后代的重组家庭着实让任海林体会到了过多的不安全感,又或许是打牌还需要向彭母要钱这种事,狠狠地在自己多年来岌岌可危的面子与自尊心上划出了一道口子,又或许是彭家两兄弟对他性格与处世方式对不喜让他有了误会……

总之,积累多年的矛盾就这样一朝爆发。

彭康自然看不得自己的母亲受苦,当即找到任海林,一拳将他打倒在地。

张康

后来,在邻里调解之下,儿子与继父的矛盾算是告一段落,仍旧以家人视之、处之,可谁也没想到,这一个疙瘩终究还是挽死在了任海林心上,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下,他在悄无声息地酝酿着一场惨剧。

任海林自知自己年事已高,没法跟彭伟、彭康两个青年人正面刚,便盯上了这对花朵一般的小孙女。刚巧那天早上,孩子的奶奶去接彭伟的儿子了,他便得到了多年来梦寐以求的独处机会,转身便向贝贝和菲菲举起了菜刀。

现在,任海林已经自首,迎接他的将是牢狱生活。而贝贝和菲菲的手术十分成功,在顺利完成康复后,迎接她们的应该也是崭新的生活吧。

面对两个孩子,彭康十分自责,不断地向女儿道着歉:“是爸爸没能保护好你们”,可回应他的,是女儿体贴而甜美的笑容,女儿说:“爸爸,没关系的。

脆生生的“没关系”,治愈了彭康疲惫的心,他倒希望,这位砍伤孙女的后爷爷任海林也能够亲耳听到这句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6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