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儿子拿走拆迁款后8年不联系父母,母亲生病住院也不闻不问

subtitle
暮有文化

2022-01-22 11:42

关注

姜家父母有两个儿子,原本一家父慈子孝,和和睦睦,大儿子也特别的孝顺,可是姜家经过两次拆迁,大儿子拿走了共计120万拆迁款和一套三居室,从那以后,8年来,大儿子一家不再与父母联系,不打电话,不见面,甚至连姜家老父亲生病住院,大儿子也是不闻不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儿子的所作所为,让姜家父母伤透了心,然而,父母还是想念大儿子,希望大儿子可以来看看他们,可是他们的这个要求被大儿子拒绝了。

而如今,大儿媳年龄已经达到,可以落户北京了,但是需要落户到姜家老母亲的户口上,于是,8年不曾联系的大儿子找到了母亲,却遭到了母亲的拒绝。

外地媳妇落户北京是一件大事,而大儿子一家的不孝同样是一件大事,那么这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父子之间如此大的矛盾呢?

外地儿媳不孝敬父母,她又能否说动婆婆,成功让她的外地户口落户到北京吗?这件事还要从上个世纪开始说起。

原来呀,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姜家爷爷从大兴插队回到北京,单位给他分了一间平房,可是他一大家子有十几口人,一间房子不够住,于是,姜家爷爷向单位申请,然后以这间房子为基础,进行了扩建。

按当时的政策来讲,只要旁边还有空地,你就可以自己去买材料建房。在七十年代,土地还没有现在这么贵,也没有这么严格的政策,所以姜家爷爷就建了几间房子。

然后到了2004年,姜家盖的这几间房子遇到了拆迁,一共分到了110多万。

据姜家老父亲说,拆迁的房子中共有8口人在居住,其中包括姜家老父亲的姐姐和妹妹等等,就因为分钱这事,大儿子联合他的叔叔把老父亲给告到了法院。

大儿子把父亲告到法院的主要原因是,并不是因为父子之间出现了矛盾,而是为了确认各家份额才发起的。

最终的判决结果是,姜家老父亲一方分了50多万,而这50多万全都被大儿子拿走了,父亲没有拿到一分钱。

老父亲说,这50多万的拆迁款里,有17万是他的,可是儿子自始至终都没有给过他一分钱,对于此事,大儿子做了详细的解释。

原来,陶然亭的老房子是在2004年拆迁的,可是在2004年之前,姜家父母已经搬走了,她们带着小儿子去了垡头居住,而大儿子一家三口还在陶然亭的老房子里居住。

因为那个时候,大儿子已经结婚了,小儿子尚未结婚,父亲就对大儿子说,“你要结婚了,你就去陶然亭住,那边的房子,你要是能争下来,你就有地方住了,你要是争不下来呢,你睡马路我也不管。”

总的来说,父亲带着妻子和小儿子去了垡头居住,连户口都迁走了,而大儿子一家三口的户口还在陶然亭的房子里,这里也住着他的叔叔和姑姑。

父亲在垡头那边什么事也没有,而大儿子一家在这边却因为拆迁份额的问题,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父亲的意思是,大儿子能争到多少就是多少,如果争不到,他也不管。

大儿子没办法,如果他争不过叔叔和姑姑,那他一家三口就真的没地方住了,于是,他就去找了律师,律师表示,这个官司能打赢,所以就有了一审和二审,一审的结果是,大儿子得到了55万左右的拆迁款,其他的归叔叔和姑姑所有。

这55万是按照实际居住人数来的,大儿子一家三口人全在这居住,每人应该得到18万左右,大儿子认为这55万都是他自己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然而,这场官司还有二审,二审的结果是,大儿子手中的55万有17万是属于父亲的,还有7万5是属于他的叔叔的(他妻子的户口不在这里),然而,大儿子在拿到拆迁款之后,并没有把属于父亲的17万交给父亲,而是把55万全部拿走了。

父亲表示,他当时有房子住,而大儿子没有房子住,所以他也没有刻意去索要那17万,可是父子俩矛盾的种子也在这时候埋下,然而,后来姜家又出了一件大事,让姜家父子之间的矛盾彻底激化。

这件事就牵扯到父母在垡头的房子,姜家父母和小儿子住在一起,大儿子说,老人和弟弟住在一起不方便,就提议在父亲的房子附近再买三间房。

大儿子说,三间平房分出两个户口,父亲一个户口,大儿子自己一个户口,等以后拆迁了,三间平房加上父亲的房子,两家还能各分到一套房子居住。

没想到在2014年的时候,垡头的房子真的拆迁了,一共分到了三套房子,一套三居室在大儿子名下,一套两居室在父母名下,和一套一居室在小儿子名下。

而那套一居室没要,开发商给了99万的补偿。老父亲说,大儿子来找他要这99万,说是自己在外面欠了钱,父母不给,大儿子也挺激动的,拿砖头拍自己的脑袋。

后来没办法,大儿媳又去找公婆,说是要70万也行,这样,父母才给了大儿子一家70万。

这里,小编提一下,姜家在第一次拆迁时,大儿子拿走的55万中,有17万没有给父亲,而这次购买垡头的三间平房时,虽然表面上是大儿子掏的19万5。

可父亲认为,这19万5本就是他自己的,是他自己用自己的钱去买的垡头的三间平房,拆迁利益也应该归自己所有,跟大儿子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父亲不愿意把那套一居室换来的99万交给大儿子,可是大儿子的过激行为,让父亲有些心疼,最后还是给了70万,可是大儿子却不认同父亲的看法。

大儿子说,垡头的三间平房,是自己花钱买的,跟父亲没有关系,而且他也不认可自己手里有父亲17万,那是他自己从叔叔手里争取来的。

而大儿媳说,在垡头的房子拆迁之前,全家人商量过,那个一居室变现之后的钱,全都给她们,可是拆迁之后,婆婆却突然不给他了,这样,大儿子才会有了拿砖头拍自己的过激行为,后来就说70万,父母才同意给的。

剩下的29万,父母给了小儿子14万,剩下的15万留在了自己手里。

大儿子始终认为,垡头的三间平房是自己出资购买,他是出于亲情的考虑,才分给了父亲和弟弟一间半房子,可父母始终不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对此,他对父母的行为感到失望。(事实上,是父母找的中介购买的房子,钱是从大儿子手里出的。)

其实,姜家经过这两次拆迁后,因为分配的问题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和矛盾,其实是父子双方理解上的偏差,父亲认为垡头的三间房子是他的,大儿子认为垡头的三间房子是自己的。

但随着时间的流失,既成的事实也渐渐地被一家人接受,可是父子之间的裂隙却更大了,但还没有达到永不来往的地步,然而后来的一件事让父子之间的矛盾达到了火山爆发的地步。

原来呀,姜家大儿媳是河北人,她的户口不在北京,现在她已经45岁了,在嫁给丈夫之后也过去了十多年,她已经符合落户北京的条件了。大儿子就想着赶紧把妻子的户口迁到北京来,于是,大儿子就想到了母亲在垡头的那套房子。

如果外地人想把户口落到北京,那么在北京本地就需要有一个户口来接收,而大儿子拆迁分到的那套三居室是没有房本的,包括父母分到的两居室也没有房本,所以只能落户到母亲在垡头的那套房子。

注解:父母带着小儿子从陶然亭搬到垡头后,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是一套一居室,是产权房,父母和小儿子的户口都在这,而大儿子买的三间平房跟父母居住的这套房子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离得比较近,目前,小儿子一家住在这套一居室里,不过户主是母亲,房本也在母亲那。

大儿子就去找母亲商量,希望母亲可以同意先把妻子的户口落到母亲的户口本里,本来父母是同意的,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儿媳妇,落户北京也是一件大事,可这件事被小儿子知道了,小儿子就跟父母讲了其中的厉害关系。

小儿子说,如果大嫂的户口落到母亲的名下,那么当这套一居室拆迁时,因为大嫂的户口在这里,那么大嫂必然也会得到一份拆迁利益,母亲听完小儿子的话,幡然醒悟,她直接就拒绝了大儿子的请求。

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大儿子一家跟父母不再来往,甚至长达8年之久。(大儿媳说,没有8年这么久,也就最近一两年不再来往。)

大儿子对父亲的恨就像天上的乌鸦一样多,有一次,大姑来找他,让他去看看父亲,可他根本不想去,他媳妇又让他去,他才去了。

他到父亲那之后,父亲还挺高兴的,可大儿子说,“他越高兴,我就越生气。”

于是,大儿子转头就走了,然后又发生了落户这事,他就彻底不想搭理父母了,这也是开头说的,父母对大儿子的行为伤透了心的主要原因。

至于母亲名下的那套房子,母亲已经准备给小儿子了(小儿子在两次拆迁中,什么都没有得到),大儿子认为父母没有一碗水端平,所以他就记恨父母,包括大儿媳也是这样认为的。

大儿媳说,公公婆婆让她们去给二老养老,却把钱都给了小儿子,比如说,大儿子有一个女儿,小儿子有一个儿子,公婆就给孙子买了保险,一个月5000块,而大儿子的女儿什么都没有。

大儿媳还表示,婆婆住院时,是她凌晨4点去挂号,每天下班也是她去照顾婆婆,可她的付出,婆婆看在眼里却没有记在心里。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大儿媳的户口急需解决,可母亲作为户主,如果母亲不同意,大儿媳的户口就无法落到北京,而且,母亲的房本还在小儿子的手里,如果小儿子不同意,大儿媳也是没辙。

但是,大儿子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父亲还是心疼儿子,于是就提出了一个方案,大儿媳的户口可以迁进来,但是必须写一个协议,以后房子拆迁了,大儿媳的户口虽然在这里,但她不能分到任何拆迁利益。

对此,大儿媳并不同意,她表示,她可以不要房子的拆迁利益,如果拆迁时是按户口拆迁,那么她的户口得到了拆迁利益,理应分给她。

最后,父母还是答应了大儿子的要求,先让大儿媳把户口迁进来。

总结:

一,其实大家会发现,姜家的这点矛盾特别的简单,无非就是儿子的理解和父母的理解不在一个层面上,可是父母与子女之间的那点纠葛,谁又能说的清呢?

父亲承诺,大儿子去争陶然亭的房子,自己不过问,可是大儿子争到手了,父亲又想要属于他的17万,虽然最终也没要到。

而就是因为这17万,关于垡头的三间平房,虽然是大儿子出资,但父亲认为用的是他的钱,而且也是由父亲去买的,理应归他所有。但大儿子认为钱是他自己出的,还分了一半给父亲,拆迁的利益理应过他所有才对。

这点矛盾谁又说得清呢?谁也无法判断谁对谁错。

二,关于大儿子一家不看望父母,小编还是有话说的,法律规定,子女必须孝敬年老的父母,赡养父母,而且子女的配偶要履行协助的义务。

父母在年老的时候,子女必须从生活上照料,经济上供养,精神上慰籍。

子女对父母进行赡养义务时,不能以任何理由为条件,或者说叫回报。意思是说,子女理应赡养年老的父母,子女不能因为父母不给你遗产,子女就不再赡养父母,显然大儿子一家做错了。

三,我们可以发现,在姜家的两次拆迁中,小儿子什么也没有分到。

第一次拆迁,小儿子没有分到是正常的,因为他的户口已经搬到垡头,而在第二次拆迁中,父亲和小儿子的户口已经分开了,那个一居室就是小儿子的,可大儿子却和父母商议不要这套一居室,而是变现99万给他还债,这显然是侵犯了小儿子的利益。

以至于最后,父母承诺把她们的那个一居室留给小儿子(一直未过户),大儿媳落户也是落到这个一居室里,所以小儿子对于大嫂落户会比较担心。

大儿子一家说父母没有一碗水端平,始终在偏袒小儿子,那么我想说,大儿子你已经得到了这么多利益,你父母给你弟弟一些,那是你父母的权力,你无权过问,你不能因为你父母不给你东西,你就不赡养父母,你这是违法的。

最后,我也想告诉大家,父母给了子女生命,把子女养大,这就是最大的恩惠,子女应该无条件地赡养父母才对,至于父母的遗产留给谁,那是父母的权力,子女无权要求父母去做什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