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俄罗斯军队还没开战,乌克兰前总统和现总统先打起来了

subtitle
世界说

2022-01-21 20:52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月17日,反对派领导人冒着可能遭到起诉和监禁的风险回到国内,并在法院门外迎来了支持者的盛大集会——

不,这指的不是一年前恰于同一时间回国的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也不是近几年经常以类似姿态出现在公众视野内的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而是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由于2014年一段涉及东部被占领地区的政府煤炭采购公案,波罗申科在去年12月被以“叛国”和“资助恐怖分子”罪名起诉,随后离开乌克兰,1月17日,他返回基辅出席开庭听证,同时迎接他的还有支持者举行的大规模街头示威。

听证没有在当天公布结果。但波罗申科也没有闲着:除了在法院门口向支持者发表的几次讲话,他还在同一天里见缝插针地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其中最抓眼球的观点是——针对他的起诉是来自莫斯科的政治迫害,目的是削弱乌克兰,而现任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不过是普京在基辅的一个傀儡。

前总统和现总统互相指责对方为俄罗斯利益服务,这就是现在在乌克兰发生的事。

与此同时,乌克兰边境战云密布,关于俄罗斯可能发动全面入侵的消息每天都在更新,西方外交官已反复呼吁乌克兰国内应“维护政治团结”。1月19日,基辅佩乔尔斯克法院正式拒绝了对波罗申科的逮捕要求,但也没有撤回起诉,仅以最温和的形式——上交护照——对他在开庭前的行动加以限制。这短暂地平息了波罗申科方面支持者的示威行动,而包括波罗申科的案件在内,过去一年里泽连斯基发动的多个针对国内重要人物的调查都仍在进行当中。

谁是叛徒

可能对前总统波罗申科展开调查的消息,自泽连斯基上台后就没有停过。12月中旬,此前关于煤炭采购的调查终于指向了波罗申科——在这张网内,已经坐着因与普京的深厚私人关系而驰名国际的乌克兰前拉达议员维克多·梅德韦丘克,和前国家银行行长瓦莱里亚·冈塔列娃。

波罗申科1月17日在法院门外对支持者发表演讲 / 波罗申科FB主页

事情起源于2014-2015年的一笔煤炭采购,当时由于乌克兰东部矿区爆发激烈战斗,铁路和矿山被迫停工,而乌克兰国内超过一半的电力来自烧煤的火电厂,一度爆发全国限电和临时关停相关企业的窘况。为了补上缺口,当时的乌克兰政府最初定下了向国外——主要是南非——采购煤炭的合同,但在南非的第一批煤炭运抵港口后不久,合同被以“质量不达标”为由废除。

交易随后重新回到了东部武装分子控制下的产煤区,2015年,基辅政府向这一地区的多家煤炭企业支付了大约1300万美元以购买无烟煤,但五年后在调查中,乌克兰检方认为这笔交易是在水下政治操作的基础上进行的,当事官员毁约的目的是借机向东乌武装分子输送资金,自广场革命后一直被视为俄罗斯在乌克兰国内的非正式代表的梅德韦丘克则在其中扮演了核心角色。

几段据称是梅德韦丘克与东乌武装分子以及克里姆林宫官员通话的电话录音在2021年5月出现在网上,其中“梅德韦丘克”建议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持续威胁乌克兰,告诉基辅如果他们不接受来自东乌地区的煤炭,俄罗斯也将完全停止出口。在另一个片段中,“梅德韦丘克”暗示这个电话并非他自己决定要打,而是按照“更高层”的意见拨打的。

乌克兰国家调查局公布的波罗申科案关系网示意图 / dbr.gov.ua

梅德韦丘克自2021年1月起就麻烦缠身,住所和办公室遭到搜查、经营的电视台也遭查处,2021年5月在录音出现同时,他被以“叛国罪”正式逮捕,而正是录音中“更高层”一句话,让调查的矛头逐渐指向了时任总统波罗申科。

12月20日,检方正式对波罗申科提起叛国罪指控,而波罗申科在第一时间选择了出国,这才有了1月17日“不顾指控毅然回国”的一幕。并不令人意外,波罗申科否认了以上所有指控,并持续声称泽连斯基才是克里姆林宫用来削弱乌克兰的叛徒和傀儡——早在2019年大选期间,他和他的团队就是这样定位泽连斯基的。

政变阴云

几乎没有法律专家对这起“叛国”指控持乐观态度:梅德韦丘克那段语焉不详的录音几乎是指向波罗申科“通俄”的唯一证据,这对于法庭来说显然还是缺了点儿什么。而其他证人,包括当时经手交易的时任乌克兰能源部长博罗丹在内,即使能够证明波罗申科对南非的煤炭态度消极,也无法由此得出波罗申科是在为俄罗斯和东乌武装分子的利益服务的结论。

而以如此重罪起诉和审判前总统在政治上意味着什么,从西方外交官到泽连斯基本人都十分清楚:过去十五年里这几乎成了乌克兰政治的一项铁律,亚努科维奇在上台后将季莫申科投入了监狱,广场革命后上台的波罗申科又缺席审判了亚努科维奇,如果说后者毕竟发生在革命后而前者或许来自某些历史痼疾,那么在上任之初作为“新人”出场的泽连斯基如今举动的唯一能够服众的理由似乎只剩下了政治动机。

这与泽连斯基一直以来的“人设”绝不相符,三年前,这位曾经的国民喜剧明星是以朴素、真实的“普通人”面目胜选上台的。

去年11月底,泽连斯基在一场采访中语出惊人,称克里姆林宫正在筹划针对他的“阴谋政变”,按照他的说法,这将发生于12月1日或2日,乌克兰首富艾哈迈托夫参与其中。

12月1日基辅最高拉达大楼门外的抗议者和军警 / 网络

几天后的12月1日,一场颇具规模的街头示威如期在基辅市中心爆发,而因“政变”担忧而被提前部署的军警早已严阵以待。这一天是乌克兰广场革命正式爆发的八周年纪念日,也是乌克兰独立三十周年纪念日,但抗议者的诉求并未直接指向泽连斯基——他们要求泽连斯基的总统办公厅主任耶尔马克辞职,理由是他越出职权范围并有“叛国”之嫌。

不过,双方最终并未发生任何冲突,抗议者在几小时后自行散去,大部分参与者被认为是前总统波罗申科的支持者,也混杂着一些对于东部战事充满厌烦的前军人和普通市民。

“政变”就这样不了了之,但疑云仍然笼罩在乌克兰上空:没有人知道“政变”究竟是否以行动计划的形式存在过。泽连斯基很显然认为自己遭遇的威胁之严峻,已经达到了需要提前公开叫破的地步,而反对者相信泽连斯基“政变”一说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政治失败而试图转移公众注意力。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几天后称,美国已经掌握了相关材料,能够证明俄罗斯不仅有大规模军事入侵乌克兰的计划,也打算从内部破坏乌克兰的稳定——这一轮有关俄罗斯向乌克兰边境大举调兵的报道最早开始于10月31日,随后一直持续到今天。

1月19日,在波罗申科一案再次成为公众舆论焦点之际,布林肯在与乌克兰外长库莱巴的联席记者会上重申了这一看法,呼吁“政府内外的领导人”搁置分歧,“不要让莫斯科分裂你们。”

1月19日,泽连斯基与布林肯举行了会谈 / 乌克兰总统府

但在乌克兰,事情并未如西方所希望的那样被就此搁置。在“政变”过去二十天后,针对波罗申科的叛国罪调查正式出炉,而与之同时,在乌克兰拉祖莫夫中心进行的关于乌克兰社会情绪和对国家政治看法的调查中,只有17%的受访者相信国家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50%的受访者认为泽连斯基根本没有能力为国家带来和平,相信他能够在任期结束前履行所有(或几乎所有)竞选承诺的人只有3%,67.5%的人认为他不应再谋求第二任期。

“决定之年”

从2019年大选到现在,泽连斯基的首个总统任期刚刚行至半程,在1月18日的专栏文章中,他将2022年称为乌克兰的“决定之年”:“变革不可避免,这将使乌克兰人有能力应对来自内部或外部的任何打击。”

除了大流行应对措施和国家基础设施改造,泽连斯基谈及的“变革”主要指向过去一年多以来乌克兰开展的反寡头运动和司法机构改革,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反寡头法》将在2022年5月正式生效,梅德韦丘克正是这场反寡头运动最著名也最早期的打击对象之一,这也是上任三年来,泽连斯基在国内政治方面最大的成绩。

然而他无法回避的事实是,过去三年,在新冠疫情、全球物价上涨、欧洲能源短缺等多重因素的夹击之下,此刻的乌克兰正在面临或许是自2014年以 来最难的一段时期:2021年预估通胀率约为10.2%,紧跟着2022年政府的食品价格管控又引起了零售业危机,在12月的民调中,已有55.5%的人认为自2019年以来自己的家庭财务状况出现明显恶化,将近84%的人认为形势“艰难”,其中选择“艰难到无法忍受”的人数达到了总人数的39%。

民调“您认为谁应为能源和供热危机负责?”60%的人选择了“泽连斯基和他所领导的电力和能源部门” / 网页截图

在另一边,10月开始乌克兰新一个供暖季的来临继续伴随着新一轮供暖短缺,这使得随之而来有关波罗申科煤炭采购案的调查显得更为敏感而微妙:2021年乌克兰的煤炭短缺甚至从夏季就已经开始,而每一年已成常态的“气荒”在这个俄罗斯与欧洲因为天然气供应连起冲突的冬天显得更为紧迫。12月底,俄罗斯逆转了亚马尔天然气管道的运转,1月初,过境乌克兰的俄罗斯天然气达到四年以来的最低点。

而说到外交,此刻乌克兰的国际处境已经不需更多解释。

自2004年“橙色革命”以后,乌克兰国内政治从未能够摆脱俄罗斯的阴影,除亚努科维奇当政期间之外,十余年中“通俄”指控也一直是最流行的政治攻讦,但三年前的大选中,面临无法证实的“通俄”指控的是泽连斯基,不得不面对自己执政失败现实的是波罗申科,正是这一对比帮助泽连斯基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了大选。三年过去了,形势竟然滑向了倒转的边缘。(作者 / 路尘)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谢绝商用

如需转载请私信

@世界说的小世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