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杀人后用水泥浇筑尸体,疯狂作案十余起,手段极其残忍

subtitle
只叹尘缘未央

2022-01-21 15:17

关注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重案实录,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00年6月23日,随着三具被掩埋近两年的尸体被挖出来,发生在陕西省西安市的骇人听闻的黑道自相残杀案终于真相大白。

而这起骇人听闻杀人案的主谋便是郑卫国。

以郑卫国为首的黑社会势力是如何成气候的?

他们之间为何要自相残杀?

警方侦破过程又经历了哪些困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切还要从郑卫国说起……

一、起家

郑卫国,1969年出生于陕西省长安县(今西安市长安区)申店乡何家营村,初中文化,19岁那一年,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因在监狱中表现良好,1993年,24岁的郑卫国提前一年获得假释。

从监狱出来以后,郑卫国还算努力,他给别人打工开拖拉机拉砂石,慢慢地也存了一些钱,也盖起了房子,娶了媳妇,还有了孩子,按说这样其乐融融的生活,已经非常不错了。

但郑卫国不是一个安分的人,那时候他们家附近的山上探测出大量的金矿,一时间小金矿一个挨一个。

在金钱的诱惑下,他把一批坐过牢的人聚到一起,开始做起了抢矿石,讹矿主的事情来。

经过一段的发展,这个团伙已经小有气候,成为了当地谁也不敢惹的黑恶势力。

如果说此时的郑卫国算是小有气候,那么他成立嘉诚土方公司则终成大气候。

1998年,郑卫国成立嘉诚土方公司,又通过手段,成为了长安县土地局下属的私营企业。

而是他的那帮手下,则从混混摇身一变,成为了公司的职员。

通过非法的勾当,郑卫国的公司包揽了长安县的所有土方工程,如果敢有谁和他争生意,他的手下马上就去把人家灭了。

就这样,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郑卫国的公司就积累了230多万元的资产。

而有了正规公司作掩护以后,郑卫国更是肆无忌惮。

几年来,为了争夺生意,他指使手下将与他们抢生意的人或杀害,或绑架,或搞爆炸,疯狂作案十余起,手段极其残忍。

当时长安县有一个非常有名气的混混叫张开旗,此人会些拳脚,心狠手辣,曾有过一个人挑战二三十个人的战绩。

张开旗是郑卫国的“狱友”,同时也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先前还对家境贫寒的郑卫国多有照顾。

因此,在郑卫国“成名”之后,张开旗始终认为他与郑卫国是可以平起平坐的,故而总不把郑卫国放在眼里。

他总在人前说郑卫国为人不仗义,即使见了面,他也故意表现出对郑卫国的不屑。

与郑卫国在一块时,张开旗给别人发烟,却总是故意不发给郑卫国。

这一切,都被郑卫国看在眼里,他容不得别人对他半点蔑视。

终于,他要对张开旗下手了。

1998年3月25日晚上,正在外吃饭的张开旗被郑卫国的手下骗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顿铁棍猛打。

紧接着,他们把张开旗拖进了一辆汽车里,随后被拉到了县城外一处没人的地方。

在这里,张开旗的四肢被全部打断。

在半夜时分,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张开旗被拉回了自己家的门口,扔在了地上,而郑卫国的手下们则若无其事的扬长而去。

张开旗被送到医院,医生表示已经没救了,让家人回去准备后事。

最终在家人的苦苦哀求下,张开旗的命保住了,但已形同废人。

二、残杀

1998年7月18日,因为五毛钱,郑卫国残忍地杀害了4个人,其中三个还是他的手下。

此事是由五毛钱缘起的,这一天,正在百家利酒楼吃饭的长安县韦曲镇东韦村的孙权,被酒楼隔壁家具店的老板叫去接了一个电话。

本来接一次电话是五毛钱,但家具店的老板硬让他再加五毛。

原因是他上楼去叫孙权了, 这额外收的五毛钱就是跑路费。

孙权当然不同意,当即和他争执了起来。

此时,郑卫国的手下刘亚军正好经过这里,他看不惯孙权的所作所为,于是就指责了他。

孙权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看到这种情况,他立即跑回百家利酒楼,叫来了酒楼老板刘百利的侄子刘洲等人。

孙权仗着人多,当即就把刘亚军给打了。

对于这口气,刘亚军肯定是咽不下的,当天下午,他就叫来同伙,手持菜刀、棍棒,气势汹汹的“复仇”来了。

酒楼老板侄子刘洲见到这种阵势,很快吓得躲了起来。

见不到刘洲,刘亚军等人就拿百家利酒楼出气,他们将酒楼砸了个稀巴烂。

刘洲回来以后,见酒楼被砸,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当即到街上买了一堆菜刀,要去找刘亚军算账。

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韦曲镇街头演绎了一场“古惑仔”式的械斗。

酒楼老板刘百利,在镇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自己的酒楼被砸,侄子被打伤,这口气他自然咽不下去。

而郑卫国为了息事宁人,便让自己的手下,同时也是和刘百利一个村子里的庞爱社去讲和。

但正在气头上的刘百利根本不听,还扬言要出10万块钱买郑卫国的人头。

当这话传到郑卫国的耳朵里时,他对刘百利起了杀心。

1998年7月25日晚上,由于天气闷热,吃过晚饭后的刘百利像往常一样,来到了附近的一个牌摊,和几个牌友一起打麻将。

直到凌晨两点,牌摊还没有散,正在他们打牌之际,突然,五六个人走了过来,随即将麻将摊打翻。

他们表明,他们是来找刘百利的,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其他人迅速跑了,五六个人开始拿着铁棍对刘百利暴打。

之后,又将浑身是伤的刘百利拖向了一辆车上,将他带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经过两个小时的残忍毒打,刘百利四肢全被打断。

在天快亮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刘百利被拉到了西安市肿瘤医院,很快就咽气了。

经法医鉴定,刘百利全身54处伤,四肢开放性骨折。

刘百利死后,郑卫国的两位得力手下张文群、赵卫强随即失踪,连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其实,二人的失踪正是郑卫国安排的,他们打死了刘百利,让他们出去躲一躲。

二人躲出去之后,每天无所事事,很快花完了郑卫国给他们的钱。

于是,他们开始伸手向郑卫国索要生活费,要求每人给1万。

而此时正赶上郑卫国的公司资金紧张,他当时连车都抵押出去了,根本拿不出去钱给他们。

见郑卫国不给钱,二人便开始发起了牢骚。

他们表示郑卫国的心太黑了,事儿办完了却不管他们了,如果把他们逼急了,他们就去公安局报案,将他的事全部给抖落出来。

这些话传到了郑卫国的耳朵里,于是,他杀心再起,决定做掉这两个手下,以绝后患。

郑卫国非法买了一支猎枪,目的就是杀掉张文群和赵卫强。

为了干干净净地杀掉这两个人,郑卫国让手下马新超等人以盗窃某单位保险柜从而获得生活费为名,将二人骗至僻静处,然后在用猎枪杀掉他们。

二人被骗到僻静处时,埋伏在那里的猎枪早已将枪口对准了他们。

而在此时,下班的工人刚好经过这里,最终“伏杀”计划失败了,二人逃过了一劫。

直到此时,二人也感觉到了郑卫国已经对他们动了杀心,于是便开始对郑卫国有所防范。

上次失败之后,郑卫国并没有死心,他坚决要除掉这两个手下。

1998年10月6日,这天是中秋节,郑卫国让自己的司机兼保镖马新超用传呼机联系上了张文群。

郑卫国想通过中秋节以好久不见一起聚聚的名义,将二人骗过来。

马新超是张文群关系最铁的人,张文群虽然对郑卫国还有疑虑,但马新超的邀请还是让他打消了疑虑。

最终,他来到了郑卫国的鱼库,在这里郑卫国早已备好酒菜。

在酒桌上,郑卫国与张文群推杯换盏,对他非常客气。

酒过几巡,郑卫国表示把赵卫强也一起叫来,一块喝酒。

此时的张文群完全被郑卫国的假象所迷惑,他按照郑卫国的意思,将赵卫强约到了县财政局公务员云兴社的家里。

云兴社是他们圈子外的人,人很老实,爱打麻将。

他和郑卫国是牌友,因此二人关系还算不错,同时他和赵卫强的关系也挺好。

赵卫强对郑卫国的意见很大,如果张文群让他直接来见郑卫国,他是绝对不会来的。

郑卫国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就将赵卫强约到了云兴社的家里,这样可以打消赵卫强的疑虑。

当确定赵卫强同意了之后,郑卫国让马新超陪着张文群喝酒,自己和另一名手下张占平则来到云兴社家,等待赵卫强。

当毫无防备的赵卫强一开门见到郑卫国,就知情况不好,随即扭头就想跑,但却被守在后面的张占平一把推了进去。

最终,赵卫强被胶带封住嘴,双手反绑,塞进了郑卫国汽车的后备箱里,拉到了鱼库。

郑卫国回来之后,发现张文群的身边多了一个女的。

原来,她是张文群的女朋友。

张文群在这里喝酒,他的女朋友就用传呼机传呼他,张文群就将喝酒的位置告诉了她,他的女朋友就找了过来。

人已聚齐,郑卫国决定动手。

这天夜里,马新超将被捆绑着的赵卫强活活勒死。

然后又用斧头、砖块砸死了自己的“铁哥们”——此时正在另一个房间熟睡的张文群。

之后,又将张文群的女朋友活活掐死。

为了毁尸灭迹,他们在鱼库旁的排水沟里挖了一个两米多深的坑,将三具尸体全部扔了进去,然后又用水泥混凝土倒入坑内,上面又用土进行了封盖。

几天之后,郑卫国又让人把整个排水沟全部用土填平,以此达到毁尸灭迹的目的。

三、伏法

自从酒楼老板刘百利被杀以后,长安县警方就投入到了紧张的侦破工作当中了。

经过几个月的侦查,警方发现杀害刘百利的人可能有5个,其中知道姓名的有三个,分别是吕长江,赵卫强,张文群。

当时还有一个人坐在吉普车上没动手,警方推测,这个人可能就是幕后主谋。

警方经过调查,认为车上那个人就是郑卫国。

但就在这时,郑卫国的手下吕长江竟然来自首来了。

他声称坐在车里那个人就是他,而杀害刘百利的主谋是张文群和赵卫强,还表示此事和郑卫国无关。

其实,吕长江的投案,正是郑卫国一手策划的。

刘百利死后,郑卫国将参与打死刘百利的吕长江,张文群,赵卫强等人叫到一起,然后给他们平分了100万元,让他们出去躲风头。

可是没过几个月,受不了逃亡之苦的吕长江竟然回来了,这着实把郑卫国吓了一跳。

郑卫国随即将吕长江安排到偏远的地方藏了起来,直到1999年春节才让他回来。

当时,公安局对刘百利的案子抓得很紧,如果继续查下去,绝对会查到郑卫国头上。

因此,郑卫国为了让自己撇清关系,在他的软硬兼施下,吕长江被迫同意去公安局自首,为郑卫国顶雷。

吕长江自首以后,郑卫国也主动来到公安局,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还拿出了案发那天他忙于其他事情的全部证据。

最终,郑卫国安全无事地走出了公安局。

警方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只能将郑卫国放走,但是,警方始终坚信,郑卫国就是幕后主使者!

2000年6月初,西安市公安局组织相关单位秘密召开郑卫国犯罪团伙专案会议,决定一定要扫除这股暴力犯罪团伙。

会议结束后,为了防止这些疯狂作案的犯罪嫌疑人相互勾结,西安市公安局当即决定由市局刑侦支队出动,全线突破。

警方找不到郑卫国犯罪的确凿证据,为了找到突破口,就决定从吕长江入手。

2000年6月16日,刑侦支队随即对吕长江进行了突审,经过三天三夜的“鏖战”,吕长江终于撑不住了。

他将郑卫国指使他杀人,然后又来公安局背锅的事情,全部招了出来。

有了吕长江的供词,警方随即对郑卫国进行了抓捕。

郑卫国被抓后,警方并没有急着审讯他,而是先把他晾了几天。

当警方提审他的那天,郑卫国的谈话欲望异常强烈,在审讯室里,他还大呼冤枉。

而提审员并没有急着去审问他,而是让他一直表演,也不去管他。

等郑卫国自说自话差不多了以后,提审员才不紧不慢地和他聊了起来。

在提审员攻心战下,郑卫国终于松口了。

但他只承认自己参与了,并不是主谋,他也不承认赵卫强与张文群的“失踪”与他有关。

但此时警方掌握的所有证据都直指郑卫国,他再百般抵赖也是无用的。

最终,在提审员强大的心理攻击下,郑卫国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被攻破了。

他把所有事都交代了。

郑卫国被抓以后,警方仅用两天的时间就将其手下马新超、张占平等人全部抓获。

至此,杀人灭口凶犯全部落网。

2000年6月23日,在郑卫国的交代下,警方来到郑卫国的鱼库旁,挖出了在这里已经被掩埋近两年的三具尸体。

当尸体被挖出来以后,已经基本全是白骨了,但是,胶带纸和尼龙绳还死死地缠着他们的嘴和脖子。

他们的身体连同西服,已经与水泥粘到一块了。

衣服的口袋里,还装着身份证和杀害他们时剩下的胶带纸和尼龙绳。

2001年4月11日,郑卫国涉黑团伙30余人,在西安市体育场万人公捕公判大会上,被宣布依法逮捕。

2001年7月22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郑卫国、马新超等5名主犯死刑。

2001年9月11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

当天上午10:30左右,郑卫国等人在终审宣判之后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这一年,郑卫国32岁。

在正青春的年龄,他没有选择正当职业,而是选择以身试法,以身抗法,那么,他最终得到的结果必然是,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郑卫国把世界看错了,就不要说世界欺骗了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