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造车:任正非与李一男的第二回合

subtitle
每日汽车电讯

2022-01-21 14:09

关注

这一次,李一男会不会重蹈覆辙?

文/徐珊珊

从亲自领队“打港湾”,到在汽车领域狭路相逢,任正非又一次站在了李一男的对立面。这一回,李一男是否会重蹈覆辙?又或者将使出怎样的招式、从华为眼下攻破一座城池?

曾经的“亲如父子”,到现在几近“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江湖恩仇录

外界有一种说法是,任正非过去有意选择李一男作为接班人,但事实上我们对此无从深究,自然也不能辨出个是非曲直。不过从一些过往信息中,我们仍能得出一个结论,任正非对李一男极为器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外界给李一男贴上的第一个标签是业内熟知的“天才少年”。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在2008年在发给内部的一封邮件中更是表示,李一男是中国IT产业的一个传奇。

李一男15岁考入原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那一年华工从全国选录了23名超常少年。根据披露的信息,华工选录少年班学生的标准之一是智商在130左右,即占总人口比例2.2%的极少数人群。

头顶“天才少年”的光环,李一男一毕业就加入了华为,此后更是顺风顺水、开启快速的升迁之路。两天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后被提拔为华为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27岁坐上华为副总裁的宝座。

毫无疑问,李一男的背后离不开任正非的支持。在近两年,华为因遭遇封锁开启了“天才少年”培养计划,开出百万年薪,也显示出华为对于人才的优待。

李一男显然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彼时,外界都称他为“华为太子”。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1998年的深圳市华为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共有8人,其中任正非鲜见担任法定代表人,管理层则包括郑宝用和李一男。

类比于今日的海思半导体,是华为实现行业领先地位的重要支柱,可以想象当初任正非创立这个公司的初衷,不到30岁的李一男又是多么被任正非器重。

截图来自天眼查

然而,所有这些赏识都没能留住李一男。

李一男最终选择在2000年出走华为,创办港湾网络,个中原因业界流出了很多版本,包括:任正非把李一男从研发部调到市场部,引起了后者的不满;李一男与前辈郑宝用关系不和,任正非和稀泥……

李一男是不是负气出走,大概只有其本人才知道。但第一次创业就剑指华为主要的目标市场——企业级数据通信市场,尔后不断挖角华为技术大将,已为后来双方关系的进一步破裂埋下伏笔。

“打港湾”想必是2006年在业界激起千层浪的一个大事件。在通信市场份额不断受到蚕食、西方资本在知识产权领域搅浑水的背景下,任正非启动了“打港湾”战略。港湾节节败退,最终被华为收编麾下。

李一男虽然被重新任命为华为副总裁,但说是“战俘”却也一点不为过。

之后的故事这里就不再过多赘述:收购合同期满李一男加入百度、中国移动12580,以及后来的金沙江创投。至此,任正非和李一男的恩仇也差不多画上句号。

造车局再战一轮?

但李一男自官宣造车开始,就注定要被拉至聚光灯下,接受所有人的审视。因为这里亦是华为的新战场。

实际上从金沙江创投辞职后的2015年4月,李一男就公布了新的创业项目——小牛电动自行车,开始了跨界造车的首次尝试。同年双十一,这款小牛电动车销量达3000辆,创造了同品类销量第一的纪录,同时自发布累计销售44000辆。

他在发布会上称“这将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创业”。但不久后他便如不再更新、不再有点赞记录的微博一样,消失了。

根据当时的新闻报道,李一男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炒股。深圳法院裁定其涉嫌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执2617号之一文书显示,2017年11月1日,李一男已主动交纳罚金人民币750万元。同年12月,李一男重获自由。

和往日的意气风发有了极大改变,李一男自此格外低调,直到2021年12月15日亲自为牛创新能源站台。

在智能电动汽车行业,不仅有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虎视眈眈,更有科技巨头已躬身入场,包括华为已经登场。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哲学家与疯子的区别在于:一个只是在想,一个真的去做了。时过境迁,和市场绝缘几年的李一男仍毅然选择了热度最高的竞争赛道,这里还有昔日的老东家和老对手华为。

从去年年底为AITO 问界M5参数图片)发布至今,华为可谓倾力为其造势,开放国内千家门店销售渠道,立志年底前销售30万辆汽车。

因此有人质疑,李一男是否会重蹈覆辙,被华为彻底收编再失业。更为人所关注的是,李一男这一次是否能够在任正非面前扳回一城。

时隔多年,李一男面向媒体公布了创业项目英文品牌名“NIUTRON”,和中文品牌名“自游家”。官方表示,“自游家”聚焦智能高端新能源汽车领域,首款产品定位中大型SUV,提供纯电和增程两种动力总成选择方案,将在2022年3月试生产,同年9月量产交付。

这个速度和华为几乎是前后脚。正值能源市场战况正酣,李一男与任正非对抗的第二回合渐渐拉开序幕。

虽然不排除被再次收编的可能性,但至少现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机遇无数,不同于当初在通信领域的对垒,汽车领域,华为亦是新晋者。而华为所强调的“不造车”立场,或许能为李一男创造更多机会。

用一句李一男曾在2015年的话说就是:不管对多少事情失望,都没有理由对最好的时代失望。至于和任正非扳手腕是否能赢,全看造化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