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脚夫夜归,背上的货越来越重,进门后兄长惊呼:咋背着咱娘

subtitle
聊斋仙生

2022-01-20 23:04

关注

清朝年间,芮城县有一对李姓兄弟,哥哥名唤博昌,弟弟名唤轩诚,两兄弟早年丧父,是母亲窦氏含辛茹苦将二人拉扯长大。兄弟俩也很争气,博昌长大后当起了木匠,弟弟则当了一名脚夫,家里的生活也渐渐好了起来。

可天有不测风云,博昌在一次工作中,不慎从房梁上掉了下来,摔断了腿。从那一刻起,家里的重担就全都压在了弟弟轩诚身上,轩诚为了挣钱,常常跟着车队、船队远行,十天半个月都回不了家。

儿行千里母担忧,窦氏经常会到村外的寺庙里上香,为小儿子祈福,博昌也不甘堕落,在村民们的介绍下,他当上了更夫,收入虽然微薄,但足以养活母亲和自己。

眨眼间三年过去了,如今的窦氏年过七旬,可身体依旧硬朗,她每天都坚持到寺庙上香,从未中断,这让轩诚十分感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兄弟俩的努力下,家里的生活越来越好,俩人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轩诚则打算拿这积蓄跟兄长合伙做个小生意,以后就陪在母亲身边好好孝敬,不再到处乱跑了。

这天傍晚,离家一个多月的轩诚终于回来,他已经跟合作多年的船老大说明了心意,临别前,船老大特意送给他一小箱货物,里面装着的是每个工友送给他的离别礼物,有吃的也有用的。简单告别过后,轩诚便背着货物离开了。

当时天色渐晚,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离开港口后,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轩诚背着货物冒雨赶路,可奇怪的是,刚走没多远,轩诚就感觉背上的货物越来越重,压得他直不起腰,每走一步都会在泥地里留下一个深深地脚印。

走了没一会,轩诚已累得气喘吁吁,他停靠在一棵大树下,想看看箱子里是不是装了其他东西,可打开箱子查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没办法,休息片刻后,轩诚只好继续背着货物赶路。很快,他就走到了家门口,刚巧兄长博昌刚刚提着皮锣回来,轩诚立马叫道:“哥,快来帮帮我,这箱子东西太沉了!”

博昌听到弟弟的呼喊,欣喜异常,立马拄着拐棍准备出门:“你这小子还知道回来,我和娘都快担心死了!”

可当他走到轩诚面前的时候,却愣住了:“娘,你怎么?轩诚,你咋背着咱娘回来了?”

轩诚听后大吃一惊,赶忙放下箱子,结果发现窦氏果真端坐在箱子上。窦氏一脸笑意的看着兄弟俩,轩诚哭笑不得:“娘,你什么时候跑到我背上的,沉死我了!”

窦氏笑道:“还不是你天天不着家,害我天天担心,不给你点教训你就记不住!”轩诚笑着挠了挠头,并表示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母子三人相视而笑,兄弟俩此时也并未意识到了异常。

第二天一早,轩诚迷迷糊糊醒来,他揉着饿瘪的肚子,出门呼喊娘亲。可奇怪的是,窦氏始终没有回应,轩诚走进母亲的房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就在这时,一个小沙弥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一进门就大喊道:“两位施主,你们的娘亲此刻正在我们寺庙当中,不过她已经,已经仙逝了。”

兄弟俩听后大吃一惊,母亲昨夜还跟他们在一起,怎么可能仙逝,又怎么会出现在寺庙里?二人立马跟着小沙弥赶到了寺庙,可当他们看到躺在院子里的母亲时,不得不相信了这个事实。

寺庙的主持告诉他们,昨天午后窦氏像往常一样来寺庙祈福,当时主持正在讲经,她便也跪在一旁听了起来。结束时已经是傍晚了,其他和尚纷纷退出了大殿,窦氏则表示自己还想待一会,毕竟还没给小儿子祈福。主持没有拒绝,只是催促她结束后早日回家,走夜路并不安全。

主持本以为窦氏早已离开,而寺庙里的和尚们歇息的也早,并未发现异常。直到第二天,一个小沙弥在打扫的时候,才发现了跪在佛像前,已经仙逝的窦氏,这才立马通知了兄弟二人。

兄弟俩悲痛欲绝,若母亲昨夜仍在寺庙,那他们见到的又是什么?主持告诉他们,可能是窦氏死前一直担心轩诚,魂魄不愿离去,便回了家,正好遇到了回家的兄弟俩。

轩诚听后悲痛万分,子欲养而亲不待,自己刚有能力赡养母亲,母亲却离他而去了。兄弟俩将母亲的尸体接回家,并置办了一场体面的葬礼,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可窦氏下葬后的第一天夜里,就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日本来晴空万里,可到了夜里,却忽然下起了小雨。轩诚刚刚上床,一阵阴风却刮开了他的门窗,他起身想要去关,却发现母亲窦氏正站在门口慈祥地看着他。轩诚又惊又喜,立马跑了出去,可母亲却不见了。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失望地走回来房间。

可之后一连七天,村子下了七天的夜雨,白天不管天再好,一到夜里总会下雨,另外,兄弟俩每天夜里都会看到母亲窦氏。两人还以为母亲有什么愿望没完成,便来到寺庙找主持帮助。

主持在得知其遭遇后,叹息道:“窦夫人这辈子最大的执念就是你们俩,尤其是他的小儿子,尽管你已经回来了,可她依旧担心,魂魄自然不愿离去,无法安息。”

兄弟俩听后再次痛哭起来,并询问主持解决之法,总不能一直让母亲的灵魂在世间徘徊。主持拿出一个破旧的钵,此物乃是招魂钵,只要将其放在逝者的坟前,就有招魂之能。

当天夜里,兄弟俩按照主持的说法,来到母亲的房间,并蹲在一个角落里上香,在香燃尽之后,二人不断呼喊母亲的名字。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窦氏就出现了,轩诚立马弓起身子,做出了背人的动作,窦氏则老老实实趴了上去,此法名为背魂,可以将那些不愿离开人间的逝者灵魂背回他应去的地方。

就这样,轩诚背着母亲,博昌则跟在一旁,护送着母亲的灵魂来到了坟前。一路上,二人不断和窦氏聊天,并让她不用担心自己。走到坟前后,窦氏的灵魂被吸入了那个钵里,兄弟俩则将钵埋在了母亲的坟前。

自那以后,窦氏再也没出现过了,兄弟俩则做起了生意,并先后娶了媳妇,家里的生活越来越好,他俩每年也都会到母亲坟前祭拜,从未中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