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货郎救下乞丐,乞丐送他一盘豆腐:洞房夜给新娘吃

subtitle
聊斋仙生

2022-01-20 23:02

关注

明朝时期,石门县的一个集市上传来了一阵吵闹声,只见一个老乞丐正抱着一只烧鸡在前面跑,后面两个壮汉正紧追不舍,嘴里还不断吆喝道:“抓小偷了,快来抓小偷!”

人们听到动静后,立马上前挡住了老乞丐的去路,身后两个壮汉也顺利逮住了他,老乞丐很瘦,整个人犹如一张薄纸,其中一人如提小鸡崽儿一般将他提起,举手就要打,老乞丐却面无惧色,大叫道:“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一切在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拿你的烧鸡只是想救你一命罢了!”

两个壮汉听后面面相觑,随即大笑起来,看着眼前疯疯癫癫的老乞丐,两个壮汉不以为然,夺过其手中的烧鸡后便离开,人群也渐渐散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时,一个年轻的货郎挑着担子走到了老乞丐身旁,并掏出一些干粮递给了他:“老先生,再饿也不能偷抢啊,更不该撒谎,这些干粮就给你吃吧!”老乞丐见状,立马拿起干粮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个货郎名叫聂海浪,他为人和善,待人真诚,是当地有名的好心肠,村民们都很喜欢他。

见老乞丐没事,聂海浪便转身离开了,这段时间他正忙得不可开交,他刚刚和一个名叫马超风的富家女孩订婚,而他一边要准备结婚事宜,一边还要照顾病重的母亲。

聂海浪幼年丧父,是母亲既当爹又当妈含辛茹苦将其拉扯长大,母子俩感情很好,聂海浪也十分孝顺。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聂海浪准备好好孝敬母亲的时候,母亲却忽然身患重病,卧床不起。为了给母亲治病,聂海浪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可母亲的病情却始终不见好转。

就在他不知所措之际,马家老爷马员外却主动找到了他,表示愿意出钱为他母亲治病,但有一个要求,那便是聂海浪入赘马家,成为他女儿马超风的夫君。

马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聂海浪自然听闻过马超风的名声,作为马家的掌上明珠,她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是个毫不讲理的“刁蛮千金”,且常常欺辱弱小,打骂手下。可如今母亲病重,事态紧急,他也来不及多想,立马答应了马员外的提议。

马员外听后十分高兴,立马给了聂海浪一大笔钱,并请来了几个医术精湛的郎中,同时为聂母医治。经过不懈努力,聂母的病情终于有所好转,而聂海浪也开始筹划结婚事宜。他本来想在婚前见一见马超风,可马员外说什么都不同意,还叫他尽快准备。

聂海浪离开后,老乞丐抬头看向他的背影,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这天傍晚,聂海浪像往常一样到镇上给母亲抓药,在路过一个巷口时,他听到几个人在议论什么。好奇之下,他凑了上去,而他们谈论的正是昨天抓老乞丐的那两个壮汉,他们好像在吃烧鸡的时候被骨头卡住喉咙,出事了。

聂海浪一脸惊奇,立马想起了昨日老乞丐的话,莫非他真的知道些什么,还是说都是巧合?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吵闹声,循着声音靠近后,他看到几个小混混正在围殴那个老乞丐,而老乞丐则蜷缩着身子,仿佛在护着些什么。聂海浪见状,赶忙上前解围,并轰走了那几个小混混,救下了老乞丐。

老乞丐缓缓起身,并从怀里掏出一盘稀碎的豆腐,递给了聂海浪,原来他刚才就是在保护这些豆腐。聂海浪笑着摆摆手:“老先生不必客气,您还是留着自己吃吧。对了,我马上就要搬到马府了,到时你有什么麻烦就去马府找我,我定会帮你的!”

言罢,他起身正要离开,却被乞丐死死拽住:“这豆腐不是给你的,是给你那个还未过门的媳妇的,洞房夜你把这些豆腐喂给新娘吃,必须给她吃!”

随后,乞丐硬是将那盘豆腐塞进了他的手里,转头离开了。看着手中那盘稀碎的豆腐,聂海浪留出一抹苦笑,可这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他还是将其拿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作为入赘女婿的聂海浪早早地来到了马员外家,可他却没看到新娘子马超风,马员外则表示,马超风最近感染了风寒,身体一直很不舒服,没法见人。聂海浪听后也没怀疑,默默地点了点头,之后便在马员外的安排下,跟一只老母鸡拜了堂。

在进洞房的时候,聂海浪想起了那盘豆腐,他早上来的时候特意将其放在了厨房。随后,他端着豆腐进了洞房,准备跟新婚妻子讲一讲这豆腐的来历。

可他刚一进屋,就感觉到一阵凉意,屋里烟雾升腾,能见度很低,还能闻到很浓的药味。他下意识地叫了马超风的名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马超风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此刻的聂海浪还未意识到什么不对,还笑着摆摆手叫她来到桌子旁边坐下,马超风倒也顺从。之后,他便将自己和老乞丐之间的遭遇告诉了她,还把那盘稀碎的豆腐端到了她的面前。

马超风一脸厌恶,淡淡道:“时间不早了,快随我入寝吧!”

聂海浪没想到马超风如此直接,不免有些害羞,还是指着豆腐说要让她尝尝,毕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马超风拗不过他,只好夹起一筷子送到了嘴里。可下一秒,马超风就发出了一声惨叫,紧接着她脸色狰狞地扑向聂海浪,可她的动作却变得又僵硬又缓慢,仿佛动作慢放一般,就在她快要触碰到聂海浪的时候,身体却猛地盯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但她的眼珠子还在眼眶中不停打转。

就在聂海浪不知所措之际,老乞丐破门而入,屋内的迷雾顿时散去,聂海浪这才发现,屋里居然有两个马超风,准确的是马超风的尸体和她的灵魂,屋内摆放着一个灵柩,马超风的尸体就躺在里面。

原来,马超风在半个月前就突发疾病意外去世了,其父母左思右想,决定给女儿找个结冥婚的对象,好让她没那么孤独。经过一番寻找,马员外最终选择了无钱无势的聂海浪,毕竟他只有一个老母亲,且早已病重,只要等两人完婚,他再停止用药,让聂母发病死去,也就没人再会寻找聂海浪的下落了。

可这个计划还是被那个老乞丐给发现了,而他给聂海浪的豆腐则是他从每家每户乞讨要来的,也就是百家豆腐,豆腐是五谷之一的黄豆制成的,鬼怕五谷,且吃下豆腐后便会无法动弹,也就无法带走聂海浪了。

得知真相的聂海浪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场婚礼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骗局。

后来,他跟着老乞丐离开了马府,并曝光了马员外的阴谋,二人则带着聂母离开了家乡,再也没回来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