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少妇请屠户坐马车回家,亡母现身将他拦下:上车你必死

subtitle
聊斋仙生

2022-01-20 23:00

关注

北宋年间,平江城有个名叫聂云帆的屠户,聂家祖上三代都是屠户,聂云帆从十二岁便开始学习屠宰手艺,从业二十多年,经验极为丰富,村里不管是喜事还是白事都会请他帮忙,死在他手里的猪羊没有八百也有一千,家里的生活也逐渐富裕起来。可他年近四十,却膝下无子,这让他十分苦恼。

聂云帆的妻子庞氏,是个温柔贤淑的女子,俩人成婚多年,感情一直很好。为了给老聂家留后,夫妻俩遍访名医,尝试了许多方法,都没有效果。

这天清晨,庞氏出门到街上买菜,在路过一个寺庙时,她心血来潮走了进去,并准备上柱香,求求子。巧的是,她刚好碰到寺庙的主持在殿中讲经,并给人答疑解惑,她便走了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主持在看到她之后,眉头微皱,语重心长道:“女施主浑身都是血腥煞气,胎儿就算投进你的腹中,恐怕也活不了多久,还是回去劝劝你的丈夫,早日收刀改行吧!”

回家后,庞氏将主持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聂云帆,可聂云帆却嗤之以鼻:“他一个老和尚,难道比郎中还厉害?再说了,我当屠户挣得也都是干净钱,跟传宗接代有什么关系!”

可庞氏不听,还劝丈夫,就算改行生活拮据些,能有孩子也是好事。聂云帆被说得有些心烦,便起身离开了家,准备到肉摊儿上看看。

在路过地头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人的喊叫声:“聂师傅,小心,快闪开!”

聂云帆刚一回头,一头发疯的老牛便撞了过来,一下把聂云帆顶翻在地。聂云帆挣扎着爬起来,可那头老牛显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再次掉头向他冲来。聂云帆本就窝了一肚子火,如今又被一头畜生欺负,更是火冒三丈。

他闪身躲过老牛的冲撞,抽出了腰间的屠刀,并猛地朝着老牛冲去。老牛不甘示弱,迎面向他撞去。千钧一发之际,聂云帆立马侧身,随即将屠刀抵在腹部,直接扎进了老牛的身体,并在其腹部留下了一道极深的伤口。

受伤的老牛踉踉跄跄倒地,聂云帆仍不解气,走过去一下下砍在老牛的脖子上,老牛不断发出哀嚎。过了好一会,一旁的农夫上前,拦住了发怒的聂云帆,而那只老牛也彻底没了动静。

聂云帆扶着腰慢慢起身,正要说些什么,却两眼一番昏死过去,众人立即将他送回了家。看到丈夫出事,庞氏吓了一跳,立马请来了郎中。郎中诊断过后,认为是那头老牛顶撞聂云帆的时候,伤到了他的脾脏,这才导致了昏迷。

庞氏本以为没事,休养几天就好了,可聂云帆的身体情况却越来越严重,经常咳嗽不止,还会陷入昏迷。直到这天晚上,睡着后的聂云帆彻底没了气息。

庞氏悲痛欲绝,但人死不能复生,她只好订购了棺椁,并准备给丈夫举办葬礼,村民们也纷纷前来吊唁,可就在第二天夜里,他却忽然从棺材里跳了出来。这可把庞氏给吓傻了,还以为诈尸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到聂云帆抱住他,她感觉到丈夫身上的温度,这才意识到聂云帆根本就没死。

苏醒后的聂云帆一反常态,立马丢掉了家里所有的屠刀,并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要改行。看到丈夫的改变,庞氏又惊又喜,忙上前询问他遇到了什么。聂云帆一脸凝重:“阴车,我见到了阴车,要不是母亲,我恐怕就回不来了!”从聂云帆口中,庞氏终于了解到了他假死一夜的遭遇。

那天夜里,原本气若游丝的聂云帆猛地从床上坐起,他扫视四周,却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他不断呼喊妻子,却并未得到一丝回应。他疑惑地走出家门,却发现村里的人都莫名其妙消失了,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他来到了镇上,当时应该是白天,可整个天空都灰蒙蒙地,看不到一点阳光。

镇上也没有行人,聂云帆害怕了,他想回家,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就在他束手无策之际,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铃铛的声音。

聂云帆回过头,看到一个少妇正驾驶着一辆巨大的马车朝他跑来,少妇看起来三十出头,面色苍白,身材纤细,可双手却紧紧地握着缰绳,把车前的六匹马控制的死死的。她驾车来到聂云帆身旁,淡淡道:“上车,我载你一程!”

那马车很大,光是轮子就比聂云帆的个头还高,且四周绑满了黄色的铜铃,他还听到车上传来了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好像马车上还有其他乘客。

聂云帆无处可去,便答应了少妇,可就在他准备上车之际,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云帆,不要上车,千万不要上车,”

聂云帆回过头,来人居然是自己的母亲,可母亲已经死去十多年了,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就在聂云帆感到疑惑之际,刮起一阵大风,马车的帘子被吹开,他看到了里面乘客。

那些乘客个个面色苍白、木讷,更恐怖的时,有些人的脸已经腐烂了,无数的蛆虫正在他们的脸上蠕动,可他们好像都感觉不到;聂云帆被吓得魂飞魄散,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哞”的一声牛叫,他的目光向马车后面看去,那里居然都是猪羊等牲畜,它们就像乘客一般安静地呆在车上,而他还看到了,自己白天刚刚砍死的那头老牛。

那老牛仍保留着死前的模样,腹部有一道极长的口子,肠子和内脏流出了体外,其脖子上则有着数道深可见骨的刀痕。

聂云帆已经被吓愣了,好在母亲及时上前将他拦住,驾车的少妇面露不悦,但也并未多说,而是扭头驾车离开了。

母亲告诉他,刚刚那辆马车乃是专门承载世间阴魂的阴车,只要坐上去就会失去意识,幸运的能被拉到地府,重新投胎,要是倒霉,驾驶阴车的妇人则会让你永远留在上面,跟着她一起穿过阴阳两界,寻找新的鬼魂。

而聂云帆只是假死,灵魂无意间出窍,这才碰到了阴车,若不是母亲路过及时发现,他恐怕就活不了了。母亲告诉他,他们老聂家三代都是屠户,且对生灵没有敬畏之意,若他仍不知悔改,恐怕聂家到他这一代就终结了。

聂云帆听后大吃一惊,在和亡母又寒暄了一阵后,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当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阳间,身上的伤病也痊愈了。

得知丈夫的遭遇后,庞氏大吃一惊,如此看来,那个寺庙里的主持说的并非假话。之后,夫妻俩在家里做了一个灵位,专门供奉那些被聂云帆杀害的生灵,聂云帆也改行做起来小生意,开了个杂货铺。一年后,妻子终于怀孕,并顺利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一家人的生活简单幸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