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屠户救下少女,起色心将其玷污,少女笑了:你后面还有一个

subtitle
聊斋仙生

2022-01-20 22:58

关注

古人有云,行无愧于人,止无愧于心。人生在世,顶天立地,做人做事都要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天地,不做损人利己之事,才能无愧于心,否则定会日夜受到良心的谴责。晋朝时期有个屠户,他在回家途中救下了一个轻生的少女,结果起色心将其玷污,事后少女不怒反笑:“你后面还有一个!”

话说晋朝年间,剡县有个名叫袁溪风的屠户,此人年过三十仍孑然一身,独自经营着一个肉摊儿,行为低调且很少与人交流,村民们对他的评价还算不错。

袁溪风本是襄阳人氏,他父母双亡,十年前因粮荒逃难到此,善良的村民们大方地接纳了他,还给他提供了一个住所。自那以后,他便定居在此,并跟着村里的长辈干起了杀猪的营生,倒也能养活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村民们见他每天独来独往,就想给他物色个对象,可袁溪风却婉拒了,并表示自己一个人住惯了,没想过其他,村民们也只好作罢。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原有的生活。

这天傍晚,袁溪风收摊后提着杀猪刀正要回家。由于他常常走夜路,因此总会将杀猪刀别在腰间防身,因为村里的老者告诉他,邪魅鬼怪最怕的就是屠户的杀猪刀,毕竟斩杀过许多生灵,煞气重。在路过一座小桥时,袁溪风忽然注意到桥上站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女。少女面容精致,皮肤白皙,完全不像一个普通的村姑,倒像是哪家的大小姐。

袁溪风多看了两眼,但并未逗留。可之后几日,他每天夜里都能在桥上见到她,少女也注意到了袁溪风,两人有时会对视两眼,袁溪风总觉得自己在哪见过她,可又说不上来,少女的身影也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直到这天,袁溪风鼓起勇气准备上前搭话,可还没等他靠近,少女居然纵身跳进了小河里。袁溪风大吃一惊,也顾不上多想,立马丢掉腰间的杀猪刀,跳下小桥救人。

好在河水流速不快,少女并未被冲出太远,袁溪风顺利将她救了上来。上岸后,少女蜷缩成一团,不断抽泣,袁溪风试探着上前安慰,少女却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这弄得他有些不知所措。

交谈中得知,少女名唤诺瑶,是个即将成亲的准新娘,可就在新婚前夕,新郎居然勾搭上了她最好的朋友,并被当场捉奸。诺瑶悲痛欲绝,这才有了轻生的念头。

袁溪风听后,一边轻声安慰,一边帮她咒骂出轨的新郎。由于浑身湿透,袁溪风便提议先去他家换身干爽的衣服,诺瑶也没多想,点头答应了,不过袁溪风并未注意到,自己的杀猪刀被落在了桥上。

诺瑶好像缺乏安全感,一路上都紧紧贴着袁溪风,胳膊处传来柔软的触感,叫袁溪风有些迷失自我。到了家里,袁溪风找来一些干爽的衣服递给诺瑶,可由于尺码太大,诺瑶穿上后总是往下掉,露出自己的香肩。

看着面前柔美的诺瑶,单身三十多年的袁溪风实在难以自控,色心大起。他趁机从后面抱住了诺瑶,并将其压在身下。诺瑶被吓得魂飞魄散,立马惊声尖叫起来,可袁溪风房子的四周没有一户人家,她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挣扎无果后,诺瑶只带顺从。就这样,袁溪风顺利将诺瑶给玷污了。事后,袁溪风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并淡淡道:“你既然已被情人抛弃,不如就从了我,今后我定会对你好的!”

诺瑶听后不怒反笑,随即缓缓起身:“你后面还有一个呢,我已经等了你十年了!”

袁溪风听后一头雾水,什么还有一个,她怎会等自己十年?诺瑶见他不解,继续道:“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

还没等袁溪风反应过来,一阵阴风吹过,猛地将屋门吹开,一个黑影缓缓走来进来:“袁兄,真是别来无恙啊!诺瑶说的下一个,就是我啊!”

当袁溪风看清黑影的面貌后,顿时愣在了原地,因为来的居然是他的发小,高尘。高尘和袁溪风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不过高尘早在十年前就被官府处死了,而罪名则是奸杀。

此刻,记忆之河决堤,袁溪风终于想起了一切。原来诺瑶就是十年前被高尘奸杀的女子,可事实却并非如此。

十年前的一天夜里,袁溪风和高尘在镇上吃完饭后结伴回家,结果在路过一条小河时,发现了一个溺水的少妇。袁溪风本不想多管闲事,拉着高尘就要走,可高尘心善,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他推开袁溪风,纵身跳入河中,将少妇给救了上来。之后,袁溪风将少妇带回了家,并准备在第二天将其送回去。因为高尘马上就要成亲了,他不想被人看到说闲话。可让高尘没想到的是,袁溪风居然动起了歪心思,他趁着夜色,偷偷溜进了少妇的房间,并将其玷污,可少妇在挣扎期间,不慎拿剪刀刺伤了他的手臂。袁溪风一怒之下,抢过剪刀,直接割断了她的喉咙。

少妇失去生命特征后,袁溪风这才慌了神,为了不被官府发现,他想到了一个更为狠毒的点子。

他换好衣服,急匆匆跑到高尘家,将其叫了出来,并谎称少妇找他有事。高尘不疑有他,跟着来到了袁溪风的家里,可当他刚走进房间,就被袁溪风一棍子给打晕了。之后,袁溪风伪造了下场,并将高尘塑造成了杀人凶手。

随即,他假装成受害者,来到县衙报案,谎称自己发现了高尘杀人,还被他刺伤了胳膊,搏斗中将其打昏,这才逃了出来。就这样,他诬陷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并亲手将他送到了断头台上。

之后,他一方面担心事情败露,一方面是没脸面对高尘未过门的未婚妻,这才离开家乡,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可他万万没想到,冤死的诺瑶和高尘,灵魂不散,并找了袁溪风整整十年。

可找到之后,高尘又不忍心下手。经过一番商议,二人决定考验他一番,结果不出所料,这个袁溪风狗改不了吃屎,仍旧一肚子坏水。

袁溪风跪在二人面前不断磕头求饶,可高尘和诺瑶早已对其失望,两人伸出手,狞笑着走向了他……。

第二天,人们发现了惨死家中的袁溪风,他双眼圆睁,一脸惊恐,全身的骨头都被打碎了,死状十分凄惨,可没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