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东女孩遭夫家软禁,父亲去世也不准奔丧,被虐待致死时仅有60斤

subtitle
盛弘

2022-01-20 18:06

关注

2020年11月,一则“山东虐妻致死案”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案件的主人公方洋洋,生前一直遭受丈夫、公婆的虐待和殴打,最终于2019年1月31日被殴打致死,年仅22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的不幸遭遇,引来了无数网民的同情。案件的始作俑者张丙一家人,也受到了舆论的谴责,成为千夫所指。

随着媒体对此事的深入报道,方洋洋的一生也渐渐展现在了大众的眼前。

人们惊讶地发现,方洋洋的人生,就如同现实版的《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有着太多的无奈。

一、家庭不幸,自幼痴傻

方天木,家住山东德州方家庄,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

方家共有兄弟二人,方天木和弟弟方天豹。

由于家境贫寒,兄弟俩四十多岁了都没有结婚,在村子里算得上是老光棍。

平时,方天木一直在老家务农,方天豹则时不时地外出打工,挣点钱来补贴家用。

就在一次外出务工时,他给方天木“捡”了个傻媳妇回来。

据方天豹回忆:“一次途经石家庄火车站时,看见了一个缩在角落里,神志不清的女人。上前询问时,那个女人告诉自己名叫杨兰,还向我讨吃的。我给她买了些吃的,她便跟着我回了山东老家”。

后来,杨兰嫁给了方天木。

虽然杨兰患有轻度精神发育迟滞,几乎听不懂话,但对于方天木来说,能娶上媳妇为自己传宗接代已经很不错了。

1997年1月12日,杨兰生下了女儿方洋洋。

当时,贫穷的方家付不起住院的费用,只能将接生婆接到自家的土胚房里,在这里完成了生产。

方家庄村民说,方洋洋小时候皮肤白,眼睛大,长得很可爱。

她出生后,父亲便把她当成了掌上明珠。

当时,杨兰由于智力缺陷,几乎无法出门干活,只能做些简单的家务,扫扫地、倒倒垃圾。

方家也只有几亩薄田,方天木每年秋天种小麦,夏天种玉米,仅能挣个三四千块钱。

方天豹在外打工,有时候会寄点钱回家,一家人便靠着这些钱勉强糊口,生活过得非常拮据。

不过,对待唯一的女儿,方天木却很大方,总是尽可能满足她的要求。

村里的人经常看到他去小卖部给方洋洋买零食,平时苹果、橘子、瓜子等等几乎都不间断,把女儿养得白白胖胖。

一转眼,方洋洋便到了上学的年纪。

学校离方家不足两里路,村里别的孩子都是步行上下学,但方天木每次都会亲自去接女儿。

有时候忙起来顾不上,他也会托别人去接,生怕女儿出了什么闪失。

据村里人回忆,小时候的方洋洋性格外向活泼,很讨人喜欢。“脾气好不会骂人,见了人都知道该叫什么,不会叫错辈分。”

但是,由于遗传了母亲的精神问题,她一直比同龄人的智力欠缺一点,反应也很迟钝。

上学后,方洋洋一直跟不上学校的进度,在班里经常考倒数第一。

上到小学三年级,她就辍学回家了,此后便一直在家里生活。

随着年纪渐长,方洋洋开始向往起外面的世界来。

当时,村里的同龄人不是在学校读书,就是在外地打工,而她却一直被养在家里,连县城都没有去过。

每年方天豹打工回家时,她都会央求他带自己出去打工。但是,方天豹一直没有答应她的要求。

在他看来,方洋洋的智力有问题,又是哥哥的独女,带出去如果出了什么事,没办法和哥哥交代。

就这样,方洋洋在家里待了一年又一年。

二、幸福出嫁,落入地狱

2015年,18岁的方洋洋出落成了个身高1.76米,体重160多斤的大姑娘,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当时,村里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患有“羊癫疯”的男孩,说不发病时和正常人一样,但方天木并不同意这门亲事。后来,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19岁那年,一个经常来方家庄收粮食的人给方洋洋介绍了一门亲事。

男方名叫张丙,比方洋洋大7岁,家住邻村张家庄,离方家庄差不多二十里路。

在张家庄里,26岁还没结婚的张丙已经属于大龄青年了。

按照当地的风俗,婚嫁时男方要出彩礼钱。

张家庄比方家庄富裕不少,十几万的彩礼是平均水平,高的二十多万也有。

张丙家经营了一家童装店,但生意并不好,家里的收入全靠父亲张吉林和他自己外出打工。

但后来,张父打工时伤到了腰,此后便不能再干重活,一直赋闲在家。

养活全家人的重担,就全落在了张丙头上。

在村里,张家的经济条件算是很差的,他也因此一直没有找到对象。

张丙邻居表示,曾有人给张丙说过几门亲事,但女方都要求要在市里买车买房。

对于贫穷的张家来说,这一点他们是无法满足的。

当时,媒人知道方洋洋家不要房不要车,彩礼要的也不多,便主动为他说了亲。

方洋洋的表哥回忆道:“我对张丙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张丙又黑又瘦,身高不足1.7米,还戴着眼镜,人长得也不好看。我心想,这个小伙子肯定在村里混得不行,才会这个年纪还打着光棍”。

不过,考虑到方洋洋有精神缺陷,找对象并不容易,方家人还是打算让两人相处看看。没过多久,张家人便第一次上了门。

当时,方天木把家里的情况都和他们说清楚了:“洋洋妈智力不行,自己也年老体弱,结婚后双方需要一起赡养老人”。

张丙一家人也满口同意了他的要求。

此后,张丙及其家人曾多次来到方家拜访,还开车接方家人去自己家里看过。

张丙的父母、姐姐也和方洋洋聊过天,对于这个儿媳妇,他们都没有反对。

一来二往,两人的亲事便定下来了,双方说好彩礼为13万元。

订婚后,张丙对方洋洋还不错,还特意给她买了个几百块的手机。

有了手机之后,两人经常通电话,看起来很亲热。

2016年12月16日,张丙和方洋洋结婚了。

当天,方家庄锣鼓喧天,十分热闹。

张丙特意租了六七辆宝马作为婚车,给足了女方排面。

方洋洋则穿着洁白的婚纱,化着淡妆,脸上尽是喜悦之情。

在众人的簇拥下,方洋洋坐上婚车前往张家庄,准备开启一段新的生活。

对当时的方洋洋来说,张家庄就如同幸福的彼岸。

然而,她并没有想到,自己此去竟是落入了一个人间地狱。

三、饱受虐待,终致死亡

刚结婚时,张家人对方洋洋还算不错。张家庄的村民们经常看见方洋洋的婆婆刘兰英带她出门遛弯,两人还一起在村里跳广场舞,相处得很和睦。

张丙对她也十分疼爱,还经常开车带她回娘家转悠,陪岳父喝喝酒。

然而,婚后不久,张家人便发现洋洋有一些精神问题。

有时候她犯病了,便会一个人坐着自言自语,唠唠叨叨的。

当时,张丙便对这门婚事有些后悔。

但为了要个大孙子,方家人也没有苛待她。

然而,婚后一年内,方洋洋的肚皮一直都没有动静。

在张家人的供述中,张丙曾在2017年7月份带着方洋洋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方洋洋曾流过产,因此很难再受孕了。

此事是真是假,尚无定论。

但方家庄的村民们普遍表示,洋洋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为人一直很老实,不可能做过这种事。

况且要是真的做过,怎么能瞒得住周围的人呢?

然而,张家人却对此事深信不疑。

那年的腊月二十六,张丙带着洋洋回娘家探亲。

当时,张丙就向方父提出洋洋曾流产过,还表示想要离婚退回彩礼。

但方父却认为他在给女儿泼脏水,并没有同意他的要求。

两人随即大吵一架,还发生了肢体冲突,张丙拂袖而去。

此后,他再也没有带着洋洋回过娘家。

由于不能怀孕,再加上与方家的冲突,张丙一家人对方洋洋越来越看不顺眼。

从2018年开始,他们便不再让她踏出家门,理由是嫌弃她给家里“丢人”。

与此同时,他们开始虐待、殴打方洋洋。

据婆婆刘兰英供述,每次方洋洋犯病的时候,她便会用手打她的脸,甚至用棍子抽打她的头部和腿部。

方洋洋不会做饭,吃得也多,张家人总是借此辱骂她。

久而久之,她便不敢上桌吃饭了,每天只能吃上两顿,少的时候只有一顿,人也迅速消瘦下来。

对于方洋洋的遭遇,方家人并不知晓。

自打上一次在方家发生冲突后,张家人便不再让他们见洋洋了。

方天木来张家庄寻找了几次,但张家人一直避而不见,还向他提出:想见洋洋,得归还5万元彩礼钱,用来治疗洋洋的不育症。

2018年7月,方家人再一次来到张家庄找洋洋,却只见到了张吉林夫妻俩。

他们表示,洋洋已经跟着张丙出去打工了。

每次从张家回来,方天木都要一个人喝闷酒。

长此以往,他的身体也渐渐垮了。

2018年8月,他因器官衰竭住进了医院,不久后便病入膏肓,于9月5日在家中去世。

临终前,他曾表示:“想要见洋洋。”

然而,方天木的遗愿最终还是未能实现。

在他去世后,张家人仍然不允许方洋洋回去奔丧。

方家人来找时,他们也只是用“不在家”的借口,随意搪塞过去了。

此后,方家便再也没来找过洋洋。

在方天豹看来,洋洋只是他的侄女。

如今哥哥去世了,她已经嫁到了别人家,自己也没有立场再去找她了。

这一年秋天,随着方天木的离世,张丙一家人对洋洋施加暴力也越来越频繁。

其中,打得最多的便是张丙父亲张吉林。

几乎每次喝醉酒,他都会对洋洋拳打脚踢,下手极重。

而张丙也经常殴打洋洋,少的时候一星期一次,多的时候两三次。

方式则是用棍子抽打,或是把她推到院子里罚站。

当时已是深秋过后,天气寒冷,方洋洋穿着破破烂烂的单鞋在院子里,一站就是半小时,双脚都冻得乌黑发紫。

刚开始挨打时,她还会尝试着反抗。

然而,每一次反抗,都会换来更为严重的殴打。

久而久之,她便不再反抗,只是不住地求饶,请求张家人不要再打她了。

在这样非人的折磨下,方洋洋的体重从160多斤锐减到了60多斤。

对于她1.76米的身高来说,已经是瘦得皮包骨头了。

2019年1月初,方洋洋曾做过最后一次挣扎。

她偷偷用张丙的手机给村里一个送煤气的乡亲打来电话,让他嘱咐叔叔方天豹给自己买一个手机。

然而,方天豹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他想,自己连人都见不到,送手机过去不是白白送给张家人吗?

等来等去,没有等到新手机的洋洋,却等来了死亡。

2019年1月31日,方洋洋承受了一天的折磨。

一大早,张吉林让她去刷锅,她顶了一句嘴,便被他用木棍狠狠抽了几下,之后还被罚站了半小时。

上午十点钟左右,刘兰英又使唤她去洗衣服。

一开始她不肯去,张吉林便又是几棍子下来,将她抽得遍体鳞伤。

到了中午,张吉林夫妻俩吃饭,只给洋洋送去了两个白馒头。

下午三点多,张吉林又让洋洋帮她拿东西,洋洋没去,张吉林一怒之下拿着一把剪刀,将她的头发给剪了。

四点多的时候,张吉林又用木棍殴打了她。

这一天里,面对张家人的使唤,方洋洋始终置若罔闻,即使被打得奄奄一息也不肯低头。

她究竟是因为受伤而无法行动,还是因为在临终前想要勇敢地反抗一次?这些都已经不得而知了。

施暴当天张丙并不在家,一直到晚上才回来。

回到家之后看见遍体鳞伤的方洋洋时,他也没有丝毫的关心。

直到晚上四五点,方洋洋一直喊冷,六点多的时候还出现了呼吸不畅的情况,他们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慌忙拨打了120。

然而为时已晚,120抵达时,方洋洋已经没有了呼吸。

事发后,有人赶往方家庄通知了方家人。

方天豹等人迅速赶往了现场,但张家人却一直阻止他们进屋,还试图将尸体偷偷掩埋。

后来警方抵达了现场,才将方洋洋的遗体抬了出来。

经警方鉴定,方洋洋全身有大面积挫伤,且长期营养不良,去世时体重仅有60余斤,可谓是惨不忍睹。

四、被配阴婚,饱受争议

方洋洋去世后,禹城市检察院向张丙及其父母提出了诉讼。

2020年1月22日,禹城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张吉林、刘兰英、张丙三人两到三年的有期徒刑,并赔偿方家人4万多元。

方天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便又上诉到了德州市法院。

同年2月19日,德州市法院将该案件的原判决撤销,并发回重审。

2021年5月14日,禹城市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判处张吉林、刘兰英十一年、六年有期徒刑,张丙一年八个月有期徒刑,缓期三年执行。

接受记者采访时,方天豹表示,自己对判决的结果已经满意,不会再上诉。

同时,他也已经与张丙一家人达成了赔偿谅解协议。

只是,方洋洋去世后,仍旧引起了一些争议。

按照当地的习俗,方天豹为她配了一门阴婚,还收了几千块钱的彩礼。

此事在网上发酵后,不少人质疑他只顾着赚钱,亵渎死者。

但在方天豹看来,他为方洋洋配阴婚,只是为了让孩子死后不孤单。

收的彩礼钱,也都用来办后事、采办东西了,自己一分没拿。

方洋洋配婚的对象离方家庄很远,她的骨灰也葬在了那里。

从出生到死亡,这个可怜的姑娘,似乎一刻都不曾挣脱命运的束缚,实在令人唏嘘。

参考文献:

人民日报《山东“方洋洋案”宣判:公公婆婆分别被判11年、6年》

新京报《山东女子遭夫家虐待致死案调查:最初她还反抗,去世时仅60多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