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7年越狱犯马志强逃亡24天,偷红薯扒火车,差点冻死在废弃厕所

subtitle
七追风

2022-01-20 17:13

关注

2007年10月30日凌晨,江西省兴国县看守所8名在押人员越狱逃脱,其中7人在数天后被抓捕。唯有一名叫马志强的逃犯,竟然躲过重重包围,逃亡了二十多天。这篇文章,我们就来聊聊,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逃犯马志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志强)

马志强出生于1975年,老家在河南新蔡县魏营村,一个并不富裕的小村庄。马志强家很穷,小学4年级那一年,11岁的马志强到乡里看杂耍,被一个收破烂的人拐骗到了哈尔滨,和他一起被骗走的,还有另外4个孩子。

到了地方之后,“老板”交给他们每人一个蛇皮袋子,一个塑料碗,任务就是到周边的农村去乞讨要米。每天都要有任务,完成任务回来就有饭吃,完不成任务就要饿着,还要挨打。马志强就这么当了半年的小乞丐,有一天他们几人到火车站附近乞讨,一个好心的铁路职工把他们送上了回河南的火车,马志强才回到家。

这半年时间,父亲四处打听,母亲以泪洗面,当又黑又瘦的马志强回到家时,他们才知道儿子被骗到了东北。侥幸回来的马志强再也没有去上学,毕竟附近的孩子上完小学都是回家种地或者外出打工。

当了这半年乞丐后,马志强再也不怕吃苦了。

(90年代的“打工潮”)

辍学之后,他先是去采石场拉石头,一车石头七八百斤,拉一车能挣3角钱。一开始拉不动,时间长也就习惯了,马志强一天能挣几元钱呢。父亲马国军说,儿子在采石场拉了3年石头,最后手上的茧子厚得针都扎不动。

后来,马志强又来到河南焦作打工,在麦芽厂扛大包。一个麦芽包180斤,扛一包能挣3角钱,他没觉得苦,又干了三年活。23岁那一年,马志强来到太原的一个建筑工地,扛了半年的钢筋水泥,临走的时候老板欺负他,只给了他150元钱。

90年代的“打工潮”,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离开家乡,南下广州、深圳,寻找财富。马志强见很多人回家过年都穿上了新衣服,也决定到广州闯荡一番。1999年,父亲把仅有的20元钱塞给了马志强,把儿子送上了火车。马志强到了广州才发现,像他这样的打工青年遍地都是,没有文化没有技术,一样赚不到钱。

马志强没有回家,而是背起了蛇皮口袋,沿街捡破烂。捡破烂嘛,只要自己不嫌丢人,手脚勤快点,不比打工赚钱少。马志强辛辛苦苦干了一段时间,攒钱买了一辆三轮车,一边捡破烂一边收破烂。马志强的主要活动区域在广州天河区,时间一长,他认识了不少捡破烂的同行,就经常在一起喝喝酒打打牌。

马志强能吃苦,为人豪爽,所以大家都很佩服他,他们逐渐组成了一个团伙。有活的时候大家一起干,有钱的时候大家一起吃喝,就这么越干越大。马志强成了广州天河区的“破烂王”,势力范围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马志强的团伙,从“收破烂”变成了“抢破烂”。他看中了货物,会组织一批人过去,捆绑殴打值班守卫,然后把东西搬到车上,直接拉走卖掉。马志强的团伙在广州各地连续作案十多起,2006年11月,他纠集十多名弟兄,赶赴江西兴国县的一处大型变电站工地,控制了四名看守工地的工人后,抢走变电站内价值47万元的铜材,然后拉到广州销赃。

11月18日,马志强被捕,进入看守所后他害怕了。

(兴国县看守所)

马志强团伙作案十多起,尤其是这一次,他成了“抢劫50万铜材的主犯”,别人告诉他至少要判15年,甚至可能是无期徒刑。马志强害怕了,他才31岁,家里还有两个年幼的儿子等着自己呢!另外,马志强拉着包括亲哥哥在内的9个老乡一起干了这一票,现在他们都被抓了,村里人会不会报复自己的父母和孩子?

马志强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出去。2007年11月17日,马志强同监室的危先坤收到判决书,知道自己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后,他决定越狱脱逃。危先坤与马志强商量后,又联络了同监室的其他几人,商量了具体的计划。

10月29日,他们故意不完成当天的生产任务,晚上加班。到第二天凌晨1点30分左右,其中一人通过装病的方式,把看守所两名民警控制住,然后抢走钥匙打开监区大门,经过菜园翻墙逃出了看守所。

危先坤是本地人,马志强等人就跟着他,迅速逃进了深山密林之中。8个人跌跌撞撞在黑暗中跑了一个小时,有人实在跑不动了,年龄最大的张燕生说,还是分开跑吧,目标小一点。马志强点了点头,让大家赶紧分开跑,话刚说完,大家就开始四散而逃。

危先坤一直跟着马志强,他们找了一个隐蔽的山洞躲了起来。10月30日晚上,两人从山洞里出来,准备找机会乘火车逃走。但是到了山脚下才发现,各个路口都布满了警察,根本无处可逃,两人只好又回到了山上,另找一个山洞躲了起来。

马志强努力逃亡的时候,其他几个人都被抓了。

(警方发布通告搜捕)

10月30日上午10点10分,追踪逃犯的几名民警忽然发现,一高一矮两个衣衫褴褛的人,没命地朝着平江江边狂奔,而且还是光头。几名武警和民警立刻追了上去,这两人见状竟然跳进了江水中,朝着对岸游去。武警紧随其后追了上去,在对岸抓住这两人,他们是8名逃犯中的李剑和杨燕生。

30日下午2点左右,一路参与搜捕的民警忽然看到,不远处的草垛上有一点蓝色。大家上前一看,一个光头男人正躺在草垛上打着呼噜沉睡。此人是8名逃犯中的刘汉洪,头一天晚上一直在跑,他实在累得受不了,找个草垛倒头就睡,醒来就被戴上了手铐。

10月31日,马志强和危先坤被当地群众发现,很快就有大量警察围了上来。马志强拼命往山里跑,危先坤则因为害怕跳进了水里。结果,马志强亲眼看到危先坤被抓走,自己则钻进密林中继续躲藏。

逃犯刘和群在山洞里躲了一晚上,实在饿得受不了,就下山到地里偷红薯,结果刚好被群众看到,报告了民警。民警顺着踪迹,一路追到山洞,把刘和群抓住了。

19岁的逃犯万陇是当地人,其实他仅仅是盗窃了两个电瓶,关不了多久的。可能是惧怕马志强等人,也参与了越狱逃脱,他出来后直接跑回了家,找母亲要300元钱准备外逃。结果警方早就蹲守在他家附近,一下子就将其抓获了。

8名逃犯中,还有张燕生和马志强没有被抓获。

(民警搜捕逃犯)

经过多日的搜捕之后,一直没有这两人的踪迹,民警判断他们很可能已经逃往外地了。警方很快就查到,张燕生的堂兄张剑在广东惠州打工,他有可能躲藏在那里。11月7日,兴国县民警来到了广东惠州惠东县,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来到了张剑打工的宿舍,在天花板上抓到了张燕生。

8名逃犯中,只有马志强没有落网了。危先坤被抓后,马志强一路狂奔,直到跑不动才停了下来。他看到不远处有个废弃厕所,比较隐蔽,厕所里还有一个稻草垛,于是直接钻进草垛里睡了一觉。

在草垛里躲了一天之后,天开始下雨,马志强又冷又饿,于是趁夜爬出来,匍匐到不远处的地里,三两下挖出一个红薯,用衣服擦了擦就大口啃起来。饿了就趁晚上出来偷红薯吃,其他时间都钻进稻草垛里睡觉。

但是,雨越下越大,到第四天的时候,整个草垛都湿透了。大山、深秋、雨夜,气温越来越低,马志强浑身湿透,感觉快要冻死了。他意识到,如果再不离开,自己很快就会因寒冷而死在深山中。

当晚下起了大雨,马志强觉得这样的天气民警不会搜山,于是摸黑来到了山下。倾盆大雨中,他躲过了民警的搜索,沿着铁路线一路狂奔。很快,身后开过来一列长长的运煤火车,马志强立刻跟着车奔跑起来,想要爬上去。结果,因为车速太快,马志强没有抓住扶手,脚下一个趔趄摔倒了,胳膊和屁股上都受了伤。

马志强活动了一下腿脚,忍着剧痛站了起来,他知道这场大雨对自己至关重要,今晚跑得越远越好。于是,马志强忍着痛继续往前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忽然看到前面有些亮光。再跑近一些才发现,是刚才那列火车,这是一个临时停靠站。马志强立刻跑上前去,爬上了火车,躺在了煤堆里。现在,他终于觉得稍微安全了。

通过扒火车,马志强成功逃离了兴国县。

(马志强被抓捕)

为了能安全逃出来,马志强做了很多准备。看守所给在押人员只发了一套囚服,需要洗的时候可以暂时换上自己的普通衣服,逃跑的那一天,马志强让大家都换上了普通衣服。另外,马志强在抢走民警身上的钥匙时,还拿走了800元钱。逃出来之后,马志强只拿出200元分给了其他人,剩下600元还在他身上。

当这列火车到达南昌后,马志强悄悄下车,找了个小饭店饱餐一顿。吃饱喝足之后,他叫了一辆“摩的”来到长途汽车站附近,在站外上了前往武汉的长途车。紧接着他从武汉转车,又来到了焦作。坐长途车他都没有进站,而是在站外上下车,这样可以直接用现金买票。

11月8日,马志强来到了焦作,这是他曾经打工的城市。在这里,马志强认识一个女同事,她不上网,也不读报听广播,不太可能知道马志强正在被通缉。确实,当马志强找到她时,热心的女同事帮马志强找了一份工作:到一个废品收购站打零工。

马志强的工作主要是刷饮料瓶,老板每天给他30元钱,让他住在废品收购站的院子里。马志强很低调,每天老老实实工作,也不爱跟别人说话,自己做饭吃。他没有想到,警方已经查到他曾在焦作麦芽厂打工,抓捕组几天后就赶来进行调查了。

马志强原先打工的麦芽厂已经倒闭,但在焦作警方的配合下,抓捕组还是排查到了重要的线索。有多名居民向警方反映,他们曾在废品收购站见到过通缉令上的男子。11月22日晚,焦作警方调集30多名民警,配合兴国县抓捕组包围了这个废品收购站。

民警包围马志强的小平房后,多次喊话并鸣枪示警,马志强一直不出来。忽然间,民警看到平房内的隔墙有一名男子伸出了头,几名民警一拥而上,把马志强制服了。至此为止,兴国县看守所越狱的8名逃犯,全部被抓获了。

马志强不怕吃苦,又为人豪爽,如果继续当自己的“破烂王”,日子过得不会很差。但是,他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