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温州一家5口诈骗5.7亿,61岁母亲替儿女们担罪,如今4人仍在外逃

subtitle
汽车人物录

2022-01-20 12:02

关注

婆婆

钱月珍,1953年出生于浙江温州。

前半生,她的命运坎坷,丈夫很早就去世了,留给她一儿一女。为了养大两个孩子,钱月珍没少吃苦,一个人不畏艰辛的赚钱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单身母亲的苦与难,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每天起早贪黑,戴月披星,别人下班了她还在忙碌,一心只想撑起这个“家”。

积极面对生活总会迎来新希望,而她也赶上了一个辉煌的好时代。

九十年代末,钱月珍用打工攒的一些积蓄,在温州八字桥的一间破房子里开了一家小型制冰厂。

几年后,钱月珍赚到了数百万元,那时候她的儿子和女儿也长大了,生活也没多大压力。但是,她长年累月的勤劳奋斗,早已形成了一种很强的事业心,即使再有钱,她也控制不住想创造更多的财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钱月珍

大姑子

钱月珍的女儿徐密是一个很懂事很能干的女孩,从小就主动帮母亲分担家务,照顾弟弟。渐渐地,她也像母亲一样成为一个商界女强人。

2004年,徐密发现了信用担保这个行业赚钱比较快,由母亲出资,她注册成立了金桥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开始了涉足金融行业。

过了没多久,钱月珍发现女儿的担保公司生意出奇的好,她也想涉足这个行当,赚快钱赚更多的钱。2007年,钱月珍注册成立金泓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

果然,钱月珍及其女儿的两家公司非常红火,担保生意让她们赚得盆满钵溢,并在温州商场上叱咤风云,成为行业内响当当的母女总裁。

钱月珍曾担任温州慈善协会副会长,女儿徐密则曾担任温州市担保协会副会长,并入围浙江省担保行业领军人物。

徐密

儿媳妇

钱月珍的儿子叫徐迅,1977年出生,比姐姐徐密小两岁。

徐迅自小体弱多病,性格属于沉默寡言型的,不适合做生意。钱月珍曾出钱给儿子办了一家工贸公司,但是一直也没什么起色。

不过,徐迅倒是娶了一个漂亮又能干的老婆---陈响丹。

陈响丹也是温州人,1978年出生,2001年从英语专业大学毕业。2004年,陈响丹父母将市区解放街上2间4层门面和600万现金转给女儿创业。

毕业不到三年,26岁的陈响丹便已经是身价千万的女富豪。2009年和2010年,她分别以1000万元和1600万元的财富进入“中国大学创业富豪”榜单。

陈响丹

陈响丹虽然出身富贵,生活优渥,却并没有娇生惯养的日子,而是继承了温州人的创业精神。

2005年,陈响丹注册成立温州至尊宝商贸有限公司,并创立“爱之蓓蕾”品牌,主营是代理和销售婴幼儿产品,且发展了很多“至尊宝”会员。

婆婆钱月珍创办金泓公司后,因为陈响丹很会说话,处事圆滑,平时她帮婆婆拉存款,成为其最得力的助手。

陈响丹

三个女人一台戏

钱月珍家族的金融产业,就这样靠着三个女强人,撑起一个强大的跨国金融集团。

然而,这个金融帝国只要轻轻一捅,就可能破了。

此前,钱月珍曾集资亿元,在温州市区东门、灰桥大肆购买待拆迁房,因为她预测能获得2亿多元的拆迁款。然而,实际上却并没有那么多。

赚的钱远远没有给出去的利息多,她靠什么维持生意?

外人根本想不到钱月珍早已出现资金危机,因为她住在市区一套价值3000万元的别墅里。

这个别墅可谓富丽堂皇,极尽奢华。面积不大,200多平方,每件家具都是由高级红木制成的,一应摆设尽是金银玉器,行李箱是LV的,沙发、马桶等全部是德国进口的……

另外,钱月珍还拥有多辆豪车,保时捷、奔驰、宝马等一应俱全。

每次有客户前来谈生意,钱月珍总会向他们详细介绍自己的昂贵家具,以彰显自己的雄厚资金实力。然后她开始吹捧自己在温州、衡阳、芬兰等世界各地投资房地产的宏大事业,更重要的是利润丰厚……

就这样,她一拨一拨地从新客户那里拿钱,然后向老客户发放利息,拆东墙补西墙。

徐迅

戏台顷刻崩塌

2011年9月,金泓公司和金桥公司突然人去楼空。

这两家公司的170多名债权人一下子慌了,他们平均每人出资300多万元。这可不是小数目,而是其中大部分人一辈子的积蓄。

原来,钱月珍偷偷去了芬兰,出境的前几天还非法集资了700多万元;徐密及其丈夫则去了新西兰;徐迅、陈响丹夫妇则去了巴西。

徐密、陈响丹都是在香港生的孩子,4个孙子辈都有香港户口。也许,他们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的,所以早就做好了打算。

2011年12月,钱月珍一个人主动回国接受调查,她先回自己的别墅住了几天,与债权人谈判未果被逮捕。

2013年11月,61岁的钱月珍因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在庭审现场,法官曾问她:“你从2007年到2011年间,总共赚了多少钱?”

钱月珍回答:“不到3600万元。”

四年间,钱月珍的在外投资仅赚了不到3600万元,她却先后集资了5.7亿元,拿什么偿还别人的本金和利息?

对于女儿一家、儿子一家的去向,钱月珍也说不清楚。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反正现在也已经问不到她了。

而关于她的子女们是如何参与非法集资的,她都一并揽下来了,承认自己是主谋是主犯,与其他人无关。

现如今,10年过去了,钱月珍的儿子徐迅、儿媳陈响丹、女儿徐密、女婿姚明仍然在外逃亡,杳无音讯。

很多人猜测,他们携巨款在国外逍遥快活,事实上他们的现状如何,没人知道。

八十年代中期,温州地区的“抬会”有30万人卷入,这场震惊全国的投机欺诈事件让许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据说,那时候的会规是:一个会员入会交1.16万元,从第2个月开始,会主每月付给会员9000元,连续12个月,共计10.8万元;从第13个月起,会员再付给会主3000元,连续付88个月,计26.4万元,会主仍然每月付其9000元。

类似这种疯狂的金钱游戏总会让人失去理智,缺少判断。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高的存款利率?温州“抬会”事件一直在警告后人,千万不要被贪婪蒙蔽了双眼。

但是,这些年,在全国各地类似这样的事件接连不断发生。一拨又一拨人被骗被坑,成为可怜兮兮的韭菜。

世人贪婪,韭菜无处不在,割韭菜的不能逍遥法外。

对此,你怎么看?

你有没有被“割过韭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