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打一针1300万元,“史上最贵药”将落地中国!厂商曾称“不算贵”

subtitle
中国基金报

2022-01-20 09:33

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每经APP、界面新闻等

一针21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348万元),“史上最贵药物”将落地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史上最贵药”将落地中国!一针1300多万元,药价曾引发巨大争议

近日,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公示,诺华(Novartis)旗下治疗脊髓性肌萎缩(Spinal Muscular Atrophy, SMA)的AAV基因治疗药物Zolgensma(OAV101注射液)在中国递交的临床试验申请已获得临床试验默示许可。此前2021年10月21日,该药物所提交的临床试验申请获得受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目前Zolgensma已经在全球近40个国家和地区获批。其中,Zolgensma于2020年被日本纳入医保,患者只需支付30%费用;后在2021年3月被英国纳入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只需接受一次静脉注射给药

实现长期缓解甚至治愈

说起冰桶挑战赛,很多人都能想起“渐冻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又称ALS)这个说法。

但是提起它的“兄弟病”——SMA,不少人都一头雾水。实际上,SMA也是一种运动神经元性疾病。患SMA后,控制肌肉活动的运动神经细胞无法正常工作,患者会逐渐丧失各种运动功能,甚至无法呼吸和吞咽。

在新生儿中,SMA发病率为六千分之一至一万分之一,常规人群中,约每40人~50人就有1个是SMA致病基因携带者。

2018年5月,SMA被列入国家卫健委等部门联合制定的《第一批罕见病目录》。

基于患者发病时间和所能达到的最大运动功能,SMA主要被划分为四个类型:

I型最常见也最严重,患儿通常面临更大的身体挑战,基于诸多因素,他们的生命周期会存在显著差异;II、III、VI型患者往往拥有正常或接近正常的生命周期,但他们的身体功能会随时间推移不断变化。

与“渐冻人”同样残酷,SMA患者也会不断丧失对应的运动功能,只不过“渐冻人”一般是成年发病,而SMA一般是婴幼儿时期发病。而且SMA是发病越早病情越重,“渐冻人”正好相反。

2019年5月24日,美国FDA批准了诺华公司的第一个用于治疗2岁以下SMA患者的基因疗法——Zolgensma。患者只需接受一次静脉注射给药,就能在细胞中长期表达SMN蛋白,实现长期缓解甚至治愈。

天价药曾引发巨大争议

Zolgensma的目前定价为212.5万美元,被喻为制药史上单价最贵的药物。

目前Zolgensma已经在全球近40个国家和地区获批。在美国市场,诺华和相关保险公司合作,患者家属可以分期5年来支付费用,平均每年42.5万美元。2020年5月,Zolgensma被纳入日本健保,患者只需支付30%费用;2021年3月Zolgensma被纳入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由于高达212.5万美元的定价,有人质疑,诺华是以孩子的生命做要挟。

彭博社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Zolgensma在美国引发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批评人士认为,这是一种定价失控的行为;而另一边,也有支持者说,诺华找到了治愈这种罕见疾病的方法,可以拯救绝望的家庭。

对于社会和舆论的质疑,诺华公司CEO曾表示:“那些批评者并没有真正思考我们的医疗系统怎么运作的。我们给病人做移植手术,每个病人要花300万到500万美元,但是效果远不如这些药物。”该CEO表示,如果这种疗法只进行一次,费用比目前的疗法都要便宜。

据诺华的财报,2020年Zolgensma的销售额达9.2亿美元,同比增长151%。2021年第三季度Zolgensma单季度业绩为3.75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1.26亿美元);前三季度合计10.09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3.51亿美元)。

天价药“地板价”入保的案例不容易被复制

目前全球已获批3款SMA疗法,除了Zolgensma,还包括渤健的Spinraza以及罗氏的Evrysdi,后两款都已在国内获批。

Spinraza(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于2019年2月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治疗5q脊髓性肌萎缩症(约占所有SMA病例的95%),这也是国内首个获批治疗SMA的药物。

此前Spinraza在国内定价接近70万一支,每年需反复注射且属于完全自费药物。

诺西那生钠注射液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中,7种罕见病用药纳入医保目录,其中包括备受关注的用于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Spinraza。

2022年1月1日,是2021年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开始实施的日子。Spinraza单针价格从70万元降至3万多元。据美儿SMA关爱中心的数据,仅今年1月1日,已经有11省20多名SMA患者用上了Spinraza。

虽然Spinraza的大幅降价入保让许多罕见病患者看到了希望,但一位业内人士坦言,Spinraza降价是“(价格)意料之外,(入保)情理之中”。

“Spinraza不是新药,它在全球市场已经基本盈利,中国SMA儿童人数较多,药物市场很大。渤健面对医保谈判的降价幅度,其实是在回答要不要抢占中国市场的问题。”前述业内人士分析称,罕见病药物进入医保目录,本质上是在既定的医保谈判框架下,由于企业降价达成的个案突破,而渤健是在战略选择中投了中国一票。

近年来,国家医保目录纳入的罕见病药物数量逐年增多。据北京病痛挑战公益基金会统计,2021年国家医保目录谈判后,有28种罕见病的58种药物已经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基于《第一批罕见病目录》统计的我国已注册的87种罕见病适应症药物,医保目录覆盖范围已超过60%。而2021年的医保目录谈判,则实现了高值罕见病药物在国家医保目录中的“零突破”。

但另一方面,医保不能为所有高值药物托底也是业界共识。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基金测算专家组组长郑杰曾公开表示,“目前国家医保目录内所有药品年治疗费用均未超过30万元”,并称,未来国家医保局将“坚决杜绝天价药进医保”。承担着“保基本”这一功能定位的国家医保目录,决定了能够被纳入其中的药品必须具备“价格合理”这一基本条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晶晶_B7341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