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网曝陕西一国企干部家暴妻子,公司:停职并移交纪委处理

极目新闻

2022-01-20 09:16

关注

极目新闻记者 詹钘

视频剪辑 李仪

​1月19日,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家暴视频,后确认该男子为陕西西咸新区一家国企的中层干部。20日凌晨,该男子所在公司发布声明称,对其家庭暴力表示谴责,同时将其停职并交由纪委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段家暴视频在19日下午发布,时长1分28秒。视频中,一男子当着孩子的面,乱拳打击女子的头部,随后将女子摔向沙发,并将其压在身下不让其动弹。期间,女子不断喊叫,并想保护孩子。

发布视频的网友配文称,“该男子在咸阳市政府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晚,有网友发出多张截图,截图中的文字疑似是受害者本人以3000余字的长文,讲述施暴者王某在婚后对自己进行PUA、大声呵斥辱骂孩子,以及多次殴打自己的行为。文中透露,该男子在陕西省西咸新区空港新城工作,在单位是一个“领导”。

19日23时55分,咸阳市网络举报中心发布了一则辟谣的消息,称该网友发布的“咸阳市政府工作人员家暴”的信息不实。经过咸阳市查证,该男子并非咸阳市工作人员,该市目前已将线索移交公安机关处理,并对发布不实信息的账号进行调查。

当晚另有网友爆料称,男子王某在陕西空港新丝路商贸有限公司工作。据天眼查,该公司系西咸新区空港新城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属企业,系国企。20日凌晨1时许,极目新闻记者拨打疑似王某的电话,发现该电话已经关机。

随后,记者致电西咸新区公安局总值班室。工作人员称,19日夜间23时40分,已经接到相关家暴警情,并由广德路派出所接警进行核实并处理。目前,在案件有结果之前无法向外透露细节,后续可以等官方的回复。

极目新闻记者多次拨打广德路派出所的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20日凌晨2时许,微博认证为“陕西空港新丝路商贸有限公司”的新浪微博账号发布消息称,该公司关注到综合部副经理王某殴打妻子事件,对他的家庭暴力行为表示强烈谴责。经公司研究决定,对王某予以停职,并移交集团纪委进一步调查处理。公司已派负责人到家中看望慰问其妻子。

延伸阅读:

警嫂举报多次遭家暴 报警后发现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初识丈夫乔某良时,王颖对他的民警身份并未多想,觉得这份工作没什么特别。直到因为多次遭遇家暴,王颖拨通了报警电话,丈夫的同事们来到家里出警,王颖这才发现,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来自警嫂的举报

王颖的家在安徽滁州琅琊区,她的丈夫乔某良是辖区派出所民警。1月4日,她在短视频平台发布自己手持身份证的视频,举报丈夫多次家暴自己且持有大量来路不明的资金。

从2019年开始,王颖就陆续在滁州本地网站、知乎、微博等平台发布类似的举报信息,也多次向公安分局、市公安局递送材料。1月6日,滁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根据王某反映的情况,滁州市纪委监委驻市公安局纪检监察组已经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琅琊公安分局,对王某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据滁州文明网的报道,乔某良曾被评选为2017年8月的“滁州好人”,其简介为:琅琊派出所民警,敬业奉献好人。现场紧急救助晕倒女子,一边怀抱婴儿一边指挥交通,被网友盛赞为“奶爸哥”。

在王颖的眼中,乔某良则是另一副模样。他们于2015年相识,2016年结婚。婚姻仅维持了一年多,王颖说,因为遭遇乔某良家暴,二人协议离婚,但并未分居。2018年7月,王颖生育一子,考虑到有了孩子,两人于2019年4月复婚。王颖说,丈夫平时脾气冲动,下班后常和朋友喝酒到很晚才回家,酒后常对自己拳脚相向。虽然知道乔某良脾气不好,但王颖觉得彼此都是再婚,便希望能尽量维系下去。

乔某良今年53岁,是琅琊派出所里年纪较大的民警。他们夫妻二人居住的小区也属于琅琊派出所辖区,距离派出所1.8公里。平时王颖去派出所找乔某良时和他的同事打过照面,但彼此并不相熟。

最初遭遇家暴时,王颖担心通过110报警会留下记录,对乔某良的工作造成不好的影响,便直接拨打辅警的电话,让他们到家里把丈夫拉回派出所。根据王颖提供的聊天截屏,派出所领导曾介入调解他们的夫妻矛盾,并称已经批评过乔某良。但王颖表示,丈夫的态度没有任何改变。“有时第二天酒醒后,他会跟我道歉,但之后还是会家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派出所领导曾介入两人的婚姻纠纷调解

同事来家里出警

2019年3月15日,乔某良的母亲来家里看望孙子,王颖的婶婶和她因为带孙子的问题吵了几句。晚上九点多乔某良回家后,王颖的婶婶已经离开,“他让我给他母亲下跪认错,”王颖拒绝了丈夫的要求。

根据王颖的描述,她正要带孩子去睡觉,卧室门还没关上,乔某良就冲进去掐住她的脖子,用手打她的头。不知过了多久,乔某良停了下来,“他打累了,说要去厨房拿刀砍死我”。趁他去厨房,王颖跑到阳台的拐角拨打110,这是她遭遇家暴后,第一次直接报警求助。

王颖记得,大约十分钟后,琅琊派出所的民警到达门外。一段时长25分钟的执法记录仪显示,3月15日晚9点44分,几名身穿警服的民警乘坐电梯去往王颖的家,途中,几人讨论着,“你没见过(她)吗?”“他老婆一天到晚吵吵。”“有小孩嘛”。

民警敲开家门后,王颖指着乔某良说,“把他带走”。乔某良回头骂道,“你有病啊?”王颖对民警说,“他打我了”。乔某良突然激动起来,朝她的脸打了一巴掌,又一脚把她踢到沙发上,骂道“去你妈的”。手持执法记录仪的民警说:“干嘛呢老乔?”但并未上前阻止。乔某良向同事说,“我骂她呢”,并把站在一旁的民警往门外推搡,“走走走,快点走!”几人退到了门外,门关上后,手持记录仪的民警问:“老乔酒喝多啦?”

不久,房门再次打开,几位民警进入屋内和乔某良沟通。手持执法记录仪的民警走到阳台上自言自语:“老乔酒喝多了,把我们都推到门外面去了。”途中,乔某良到卧室打了一个电话,民警跟进去,乔某良问他:“她(王颖)怎么报警的?”并把执法记录仪转向一边。

回到客厅,乔某良再次催促几名民警,“回去吧,(我)跟xx讲过了”。王颖听见了,强调“我要求拘留他,第一个要拘留,第二个要验伤”。几名民警仍然起身,向门外走去。王颖走上前去,“你们不能走,走了他会拿刀杀我。”乔某良说“怎么可能”,一边将同事推向门外。

这时王颖的婶婶回来了,和乔某良及其母亲在家门外争吵了一段时间。拿执法记录仪的民警劝道:“家和万事兴,老乔”。王颖的婶婶说:“他不是第一次打了,他如果是第一次我不会这样的。”旁边的民警回道,“那就到法院告呀”,有另一人附和“走法院走法院。”

最终,乔某良和同事一起回到了派出所。王颖说,第二天下午,派出所所长和乔某良一起到家中进行调解,她要求所长把这件事上报给市局,但所长说“不能这样,他(乔某良)以后什么都毁了”。最终,王颖同意调解,要求出具一份纸面的回执或调解书,但最终,乔某良只是手写了一份保证书。

乔某良手写的保证书

7个月后,王颖再次因为二人的纠纷报警,称乔某良在家暴后,威胁“要杀死自己和孩子”,但她最终并没有见到出警的民警。后来,王颖向滁州市公安局督察办递交了举报材料。在她向深一度记者出示的督察办口头回复录音中,对方称,王颖因各种家庭纠纷一共报警10次,其中与家暴相关的有4次,执法记录仪拍下了2次暴力画面

其中2019年10月4日,王颖报警称在家发生纠纷,琅琊派出所民警出警时在小区门口遇到乔某良,他称刚刚与王颖在家因琐事发生口角,自己主动离家准备去上班,民警听信了乔某良的话,认为两人不会再发生矛盾,所以就没有再和报警人联系。

“这是10次报警中唯一一次不符合警情处置规范要求的。” 督查办工作人员称,他们走访了乔某良的同事,了解到乔某良确实存在酒后家暴的行为。当王颖对于派出所的不予处理提出质疑时,另一位工作人员回复她,口头调解也是一种办案的处理形式,但当时派出所应该出具调解协议书。

王颖称曾被丈夫砸伤手部

“不予认定”的伤情

2020年1月18日,因为治病报销的事,王颖又和乔某良发生了争吵。此前因为生子时大出血,王颖需要长期治疗,在家吃饭的时候,她提起此事,乔某良突然生气了,“用吃饭的大碗砸向我的手,血一下流出来了。”

王颖立即拨打了120和110报警,据她说,民警来到家里后叫她赶紧去医院,四天后,有民警去医院找她做笔录,但此后一直没有收到关于这件事的处理回复。

医院出具的手术记录显示,王颖的右手多指开放性损伤,后被鉴定为轻微伤。事后王颖向琅琊公安分局信访,分局出具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王颖称右手被乔某良用碗砸伤,乔某良称是王颖自己弄伤了手。目前根据现有证据,该案件认定违法行为的证据不足,违法事实不成立。决定对乔某良不予行政处罚。王颖有些不明白,在两人各执一词的情况下,派出所难道无法调查清楚手伤是如何造成的吗?

此后,两人一直处于分居状态。2021年5月,乔某良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但最终法院判决不准二人离婚。琅琊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乔某良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夫妻的感情确已破裂,不予支持离婚的诉讼请求。

就王颖多次被家暴的情况,记者多次致电乔某良,但对方直接挂断。琅琊派出所表示,相关情况不便透露,采访需经上级部门批准。

分居以后,王颖逃离了家暴的噩梦,但两人的婚姻关系还未解除。搬回父母家居住后,王颖给家里安装了摄像头,担心乔某良会再上门找麻烦,“我没有安全感,他当着民警的面都敢打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60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