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主犯叶诚尘上诉,换了新律师,应该是会从她一直坚持的角度脱罪

subtitle
老吴观世界

2022-01-19 23:55

关注

重庆南岸姐弟被亲生父亲伙同情人扔下楼致死案一审判决过去二十多天后,有消息称一审被判处死刑的主犯之一叶诚尘已经提交了上诉,并且换了新的律师。这一举动是两个孩子妈妈陈美霖早有所料的事,她的反应在当时特别令人心疼,因为一审庭审现场,叶诚尘和张波没有任何发言和举动,未当庭上诉。但是叶诚尘不会轻易为自己的罪过低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美霖担心又不安,她知道一审结束只是这场“战斗”的刚刚开始。从期间曝光的两个人聊天记录看,张波对叶诚尘提出杀害孩子一事,一直都有些许顾虑。这种顾虑不能说是对孩子的感情,但起码是对杀人这件事的带有人性的考虑,为自己未来的考虑,或者对司法的丝丝敬畏。而叶诚尘,自始至终都不认为自己即使促成大祸,需要担什么责任。

于是,叶诚尘在本案开庭时坚称杀害孩子不是她的意思,之所以要张波杀掉孩子,是自己想摆脱张波对自己的骚扰;她认为张波不可能杀掉小孩会知难而退。也因此,叶诚尘对孩子毫无悔意。期间,叶诚尘曾想以赔偿款争取陈美霖的原谅,但是被陈美霖拒绝。一审后,叶诚尘提起上诉,并且换了新的律师,显然是不认罪且不愿意接受死刑的。

这是她的权利,也是她家庭实力械键呕,或者还是她对自己罪行认知的肤浅和对死亡的恐惧。换了新律师,对叶诚尘来说意味着新的希望和新的寄托。而她想要脱罪的角度,应该还是一直坚持的说法:让张波杀孩子只是为了摆脱张波的纠缠,本意不是恰部节杀害孩子,也就不存在共谋罪,教唆罪等等的罪名识了。甚至,这种说法如果成立,她还将自己转成了“受害者”。

除此之外,叶诚尘还能在本案中找到什么可脱罪的角度呢?几乎没有。而这种脱罪说辞有用吗?从聊天记录看,叶诚尘和张波的聊天过程中,对预谋杀害孩子一事,从头到尾都没有表露出半点担心,既不担心张波不会杀孩子,也没有任何关键词表明叶诚尘有和张波开玩笑成分的用词。但是,张波对叶诚尘的态度,是真的非常关键。

叶诚尘多次催促,张波虽然犹豫却并未拒绝叶诚尘杀人的主意,不仅不提出异议反对,还在叶诚尘提出要分手的时候挽留表白;这也就正印证了叶诚尘所说的“骚扰”和想摆脱张波。因为男方如此执迷不悟,即使用杀害自己孩子换,他都不肯分手,这是能够让叶诚尘拿来大做文章的。不过,除非叶诚尘能提供张波威胁骚扰她的证据,不然这种说法应该很难得到支持。

陈美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小孩子被扔下去的时候,没有办法选择逃跑,没有任何机会。但是张波和叶诚尘面临死刑的时候,不仅有办法而且有机会。一审,二审,终审,叶诚尘想活,有非直接致死的说辞,家里有钱,不认罪,一直上诉,她至少能延长很久的命还可能真有脱罪的希望,这对陈美霖是最大的折磨。叶诚尘能逃脱死罪吗?未尘埃落定前,没有答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4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