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新疆火灾从1874年开始烧了129年,每年烧掉1.7亿,扑灭后惊艳世人

subtitle
类别说故事

2022-01-23 00:10

关注

提起新疆你会想到什么?是美味多汁的哈密瓜,清香的核桃,又或是雪白温暖的棉花;是中国沙漠中最大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还是有“沙漠战士”之称的胡杨。

新疆很大,它的面积占整个中国面积的六分之一,在这广阔的土地上又蕴含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中,新疆的煤炭资源量几乎占全国煤炭总量的40%。

这些煤炭是自然界赋予新疆的财富,但新疆也曾因为它们饱受火灾之痛,最长的一次足足烧了129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清朝与新疆

关于新疆地区煤的发现史,可以追溯到晋代及南北朝时期,在那时,江西高安、新疆库车和山西大同等地均已有发掘煤矿的记录,《后汉书·郡国志》中的《豫章记》有记载道:(建安)县有葛乡,有石炭两倾,可燃。

到了明代时,煤炭的作用被进一步开发,已经是冶铁的主要材料。明代宋应星的著作《天工开物》中记载道:煤炭普天皆生,以供锻炼进士之用,凡炉中炽铁用炭,煤炭居十(之)七,木炭居十(之)三。

此时煤炭已是引火的主流材料,然而元灭以后,明朝的势力逐渐缩回到内地,新疆地区并没有在明朝的统治之中。

因而,新疆的煤炭资源依旧是不紧不慢地发掘着,没有得到更近一步的开发。

在明末清初,新疆地区被准格尔汗国统治着。1755年,乾隆趁准噶尔内乱,出兵打败准噶尔军队,两年后,准噶尔被宣告灭亡,新疆地区归清政府统治。

1762年,清朝在新疆伊犁地区,设置伊犁将军府,这里是新疆最高的行政机构,管理整个新疆。

乾隆年间,开始开发新疆的煤炭资源,对新疆煤炭开采不仅仅鼓励商办,对民办也有规定倾斜。

另外政府还规定在现在的哈密一带“各该屯防处所,凡有产煤山场,一律查勘开采”。

此后,新疆的煤炭资源开采,达到了一个巅峰时期。

煤可生火、烧水、取暖、做饭,是极为方便的材料,清政府对采煤的纵容管理,使得大大小小的煤井开始遍布在新疆各地,一井大者可容数百人,小者亦数十人!

人们对煤的利用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采煤的技术依旧处于初期阶段,对煤矿的开采率极低,且没有任何的防火措施,乾隆年间已有因煤矿失火而关闭的记载。

乾隆时期曾有奏折记载:“怀邑外窑地方,向曾采煤,甚有利于民用,乾隆四年因煤气化火伤人,暂行封禁。”

此时肆意采煤已引发火灾,但人们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仅仅是关闭煤井处理。

光绪初年,现如今的新疆昌吉硫磺沟一带,人们发现这一带的丰富煤矿资源,于是各种挖矿、运煤的人群络绎不绝,却只是原始的采煤技术,没有任何安全防患措施。

落后的采煤技术带来了极大的火灾隐患。

有些小煤窑不仅不注意防火,火灾发生后也没有将其完全扑灭,甚至另找地方重新开采。

防火意识薄弱导致火灾再次重演,周而复始,燃烧的煤矿越来越多,火灾的范围也就越来越大了。

几年后,这里逐渐被火和烟包围。

根据记载,自1874年起,硫磺沟地带裂隙纵横、浓烟弥漫,石缝中的火焰常年不断。

现实中的“火焰山”

火灾事故不仅仅是在硫磺沟,在新疆的其他区域也有上演,到了今天,记录中的新疆重点火区已有八个之多,硫磺沟居首位。

起名硫磺沟的原因,是因为硫磺沟南北12公里、东西10公里煤区,从1847年开始燃烧,因其燃烧而析出大量的结晶硫磺而名沿至今。

硫磺沟大火难以扑灭的原因一是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导致新疆地质活动异常剧烈,原本深埋在地下的煤层很容易暴露出来,暴露出来煤层一旦与氧气接触,就会发生化学反应。

再加上新疆气候干旱炎热,常年少雨,煤在40°C左右就容易发生自燃,一旦自燃,很容易导致煤田火灾,同时也是硫磺沟石缝会冒火的原因之一。

另外硫磺沟煤田区独有的煤炭结构,与其它煤区不同,这里有因煤田自燃而产生的大量结晶硫磺。硫磺在空气中燃烧,不但会产生有害气体,更易发生爆炸。

因此,硫磺沟大火扑灭难度极高。

清朝时期,灭火技术不够完善,人们对于灭火的认知仅限于扑灭就好,没有考虑到煤井的特殊性,火越来越多,干脆不了了之。

1912年,清朝的统治期结束时,硫磺沟的火依旧在燃烧,此时已经过了38年之久。

此后的几十年间,中国处于动乱时期,硫磺沟的火没有得到进一步治理,大火经久不息,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硫磺沟的火已经烧了将近百年时间。对周围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硫磺沟与乌鲁木齐仅仅相差40公里左右,其煤井燃烧从而产生的大量有害气体和粉尘,如一氧化碳、二氧化碳等化学气体,危害环境,乌鲁木齐首当其冲。

根据统计,硫磺沟每年自然燃烧掉的煤炭约有176万吨。

通过煤炭不完全燃烧的理论计算,得出了每年近10.8万吨的有毒有害气体及近1吨的粉尘的数据,这些气体和粉尘被风吹到乌鲁木齐的天空中,严重影响了当地人的生活起居。

这些煤田火区煤炭燃烧后的产物,在低空领域制造了大量有害气体和粉尘,在云雨层又经过对流形成大范围的酸雨,甚至有了破坏大气臭氧层的迹象,影响极其严重。

流经此地的头屯河已被四处飘散的煤灰污染,头屯河水库也因为粉尘的污染几近报废,空气中的煤烟粉尘已让住在这里的人们不得不被迫搬走,对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破坏。

硫磺沟煤田火区已烧毁了近220万平方米草坪,森林也被烤焦枯死,远远望去,山岭间光秃秃的看不到一棵树。

《西游记》中对火焰山的描述为:此地无春无秋,四季皆热,周围寸草不生。此时硫磺沟的周围,情景及其符合,故而有现实中的“火焰山”之称。

煤炭中的各种元素经过高温燃烧,发生化学反应,产生不同酸碱性质的化合物,渗透污染着火区附近的地表水和浅层地下水,这些水的水质已发生变化。本来带有微甜的重炭酸型水,变成了充满氯化物型和硫化物的咸苦水。

硫磺沟的火灾已经到了不得不治理的地步,不仅仅是为了拯救那些被无辜消耗掉的煤炭,亦是为了拯救周围人们的生活环境。灭火行动迫在眉睫。

灭火行动

建国以来,扑灭新疆的煤田大火,一直是国家重点关注的项目,而新疆硫磺沟煤田大火,更是备受瞩目。

根据统计,硫磺沟自燃烧以来,直接导致每年经济损失约1.7亿元。

1999年,国家相关部门成立了《新疆硫磺沟煤田火区灭火工程项目》,对这场跨越了一个多世纪的大火正式宣战!

据当时硫磺沟煤田火区项目技术负责人介绍,硫磺沟有18个煤田着火点,火情复杂,工序繁琐。

根据当时的灭火技术制定消灭硫磺沟煤田火灾共需要5个步骤:剥离平整、打钻、注水、注浆、黄土覆盖。

硫磺沟的地势复杂,凹凸不平,想彻底灭火、杜绝自燃,需要先整理地势。首先采用推土机,铺平硫磺沟火灾区的地表环境,然后进行降温处理,降低火区的温度。

处理完地表问题后,需要进一步处理地下火源的问题。在温度趋于稳定的地表开始向地下火源打孔,进行注水降温处理后,进一步注入泥浆,隔绝地下煤层与氧气的接触。

煤燃烧的两个条件,一个是温度达到可燃点,另一个就是有氧气助燃。通过密封隔断氧气,通过注水降低温度,双管齐下,彻底熄灭火焰,

从灭火项目组的工作报告中得知,整个灭火行动中,使用了279.05万吨的水。

在火扑灭以后,依旧需要按照标准继续检测。尤其是对火区的温度和气体浓度的数据,做进一步的分析追踪。

这个过程需要维持一年之久,在通过国家标准的验收以后,一个火点的灭火工作才算是彻底完成。

硫磺沟经过百年反反复复的开采,其矿井数量已超过百个,灭火工作人员需要对着数百个矿井逐个排查,对发现的燃烧点和易燃点进行关闭处理。还要防止更多的盲目开采现象,以避免行程新的火区。

在不断的对硫磺沟各个着火点进行灭火的操作中,灭火小组已经逐渐形成了我国科学灭火的体系。

并且根据他们不断的实践,首次提出了“煤炭低温氧化原因中,吸附氧转化为二氧化碳是通过吸附实现的,这一反应中煤既是反应物又是催化剂。”

这一双重作用是煤在常温下也会发生氧化反应的缘由,而该理论也是煤井中的煤会发生自燃的根本原因。发现原因之后,根据此问题进一步提出解决办法。

灭火小组建立了煤氧化反应与风流的热平衡方程式,从而明确了火区覆盖合理厚度的计算方法。

通过水降温和泥土封填等方式,控制煤田的着火临界条件,达到科学灭火的结果。

一个又一个的灭火点被不断地扑灭,四年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终于在2003年,耗资了近亿元以后,硫磺沟最后一个燃火点被彻底熄灭。

至此,这场燃烧了129年的火灾彻底被治理完成。

这场跨越了两个世纪的火焰,被彻底熄灭,这个排名首位的新疆火区的熄灭,不仅意味着我国在处理煤矿火灾技术上的进步,也意味着我国对火灾的处理能力,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浴火重生的硫磺沟

硫磺沟地带经历了数百年的灼烧以后,再次迎来新生的时刻。这片火烧后的土地,如何去治理,依旧是一个技术难关。

经过多年的燃烧,硫磺沟几乎不再适合生长任何植物。并且其地下储存的丰厚的煤炭资源,也是让人们对这片土地又爱又恨。

2016年,对于煤火的扑灭和利用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中国矿业大学周福宝教授带领着他的团队,制定了全新的地下煤火治理方案,这个方案不仅可以加快煤火的扑灭效率,还可以将煤火燃烧产生的热能转化为电能,进一步进行利用。

硫磺沟也得到了有效的治理,再也不是以前那种光秃秃、红彤彤的如同“火焰山”一样的场景。这里再次布满绿色的植被,生机盎然。

新生的硫磺沟不仅有绿色,其因为百年燃烧产生的硫磺,使得周围的小山峰、丘陵等区域都有红色分布,再加上褐色的石头、绿色的植被,整个硫磺沟有着五彩斑斓的色彩。

被燃烧了百年的硫磺沟,经过人们的努力治理,又经过大自然的调整,再次以全新的面目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里是摄影者的天堂,这里是遗迹探寻者的天堂,这里也是旅游者的天堂。独特的历史,独特的现状,浴火重生后的硫磺沟格外迷人,它的特殊美景都吸引着无数游客前来观赏。

人们在硫磺沟这里寻找发现《西游记》中火焰山的影子,也在这里致敬那些曾为了灭火辛苦奋斗的英雄们。硫磺沟始于大自然,受世人开发,最终又回归了大自然。

世界发展中,倘若对大自然一味地索取,而不加以节制,最终会迎来大自然的不满,硫磺沟的过去便是很好的证明。人们在发掘自然资源的同时,不能忽略对自然环境的保护。

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这一策略符合自然发展的趋势,也是为了给后辈留下一个良好的基础。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需要用实际行动去证明。

肆意的索取,不计后果,终会埋下隐患。在对大自然的探索过程中,人类应该始终怀有一颗敬畏之心,因为大自然孕育万物,大自然是生命的起点。

对资源的合理开发和利用,不仅仅可以造福社会,也能回馈于大自然,从而迎来更美好的未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