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公弟弟闯了祸,婆婆却想把我们的房子卖掉去帮他,我不同意

subtitle
快讲故事

2022-01-19 16:24

关注

01

何尘通知我,他弟何光出大事了,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我虽吃惊却搞不懂这种神逻辑,他出事,我需要准备什么?

可很快,我就明白了何尘的意思。

何光醉驾撞了人。

他这可是作/死的节奏,醉驾是犯/罪,是要判刑的。一家人愁坏了。尤其是婆婆,眼泪跟个水龙头一样,打出事就没停过。

婆婆问何尘,还没有何光消息?

何尘点点头,从昨晚出事就没见他踪影,只打过一个电话,之后就一直关机,真是急死人。

我这才明白,何尘不但醉驾,还逃逸。怪不得婆婆急红了眼,何光是铁饭碗的,这下子牢狱之苦、工作不保一股脑砸下来,下半辈子基本就毁了。

我直戳问题核心,被撞的人呢,怎么样?

何尘说他事后去现场附近打听了一下,后来路人打了120,具体情形还不清楚。

一家人彻夜难眠。弟媳从外地连夜赶回,哭瘫在沙发。

第二天,婆婆正襟危坐,把我和何尘喊过去商量,一出口就把我惊了一跳,她要把那套小一居卖了,帮何光填窟窿。

“咱们迟早要和受害者面对面,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除了用钱解决,还有更好的方法吗?跟对方尽快和解,兴许还能缓解。我们要提前做准备。”

婆婆思路清晰,我的脑中却轰鸣一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那套小房子,是我和何尘出的钱,虽不多,也有四十多万,这几年升值估计要值个六七十万了。

当初,何尘与我商量,公公一走,婆婆一人独居,他实在不放心。我俩正好手头有点钱,在我们住的小区给她买套小房自己住,她自在,我们也方便。

可如今,婆婆却要拿来为她小儿子买单。我心里自然不舒服。

婆婆说是跟我们商量,她那神情语气再加一开口就成串往下掉的泪珠子,让我很难直接拒绝。

婆婆转向何尘:尘,你从小就是妈的主心骨,心性宽厚,最疼你弟,你弟遭了这事。我,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折在这呀,尘呀,你来说,咋办?

何尘为难地看看我,揽住他妈的肩膀劝慰道,咱稍安勿躁,弟弟出事,我这当哥的能不管吗,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何光,才能说下一步呀。

婆婆肿着一张脸,一提何光就掉泪,嘴里念叨:小仔从小身体就弱,这会子还不知在哪受罪?

我晕。都什么时候了,她还考虑受不受罪,这堆烂摊子还不知怎么收拾呢?

回到自己家,何尘跟我商量,万一需要拿大笔钱出来,保险又覆盖不了,是不是就……

何尘吞吞吐吐,我知道他还是在考虑卖房的可能性。房子写的是我俩的名。没我的同意,房子没办法卖。

何尘说,他是家里老大,他爸没了,他就是顶梁柱,出了这样的事,他理应为一家老小撑起一片天。

他总是这样,就像一只老母鸡时时刻刻护着翅膀下的鸡崽,永远是家人眼中明理懂事的典范。

03

当初和何尘谈恋爱时,他和我谈得最多的就是他弟。

何光小时候多病,还有哮喘,一到冬天就呼哧呼哧像拉风箱,人倒是乖巧,平日里文文弱弱的。在爸妈的教育下,何尘打小就懂事,凡事让着弟弟,家里有好吃好喝的,第一口一定是喂到弟弟嘴里。

何光上小学时,都是何尘背他到学校,怕他走路时间长累坏了。

何光就是一颗小太阳,全家都围着他转。

都说家里排行最小的,往往心眼多嘴巴甜特会哄人。这话一点不假。何光身体不好,脑子却活络,一张巧嘴甜死人不偿命,把他爸妈哄得晕头转向。

何尘呢,却正相反,闷得像根木头,放学回家只会忙叨叨干活,帮爸爸打猪草,再帮妈烧灶台,忙完这些还得照顾弟弟。情商也低,倔倔的,蹦出的话能砸出火星儿。

爸妈看见何尘,第一句话不是“水缸挑满没”就是“把圈里猪喂喂”,看见何光呢,一口一个“乖乖”“小仔”,满眼都是疼爱。

等哥俩长大,何尘高考没发挥好,本想再复读一年,婆婆却念叨家里收成差,供俩孩子读书日子难过,要是何尘非要复读,他们就得去街坊邻居家借高息债了。

懂事的何尘一听,再不提复读的事,乖乖扔下书包出门打工。

何光却凭着聪明的脑子读到硕士,毕业后参加考试,端上了铁饭碗。婆婆瞬间扬眉吐气,在乡邻亲友间炫耀了大半年。

04

后来,何尘勤奋肯干,得到老板赏识,打拼十来年逐渐做到副经理位置,还进修了大学文凭,年薪一年年涨到三十多万。

我就是在谈业务的过程中,对何尘产生好感的。他不会花言巧语哄女孩子开心,更不会节日里送花请吃烛光晚餐,却能掏出几十万付首付,买一套房子作为求婚的礼物。在我每月痛经痛得怀疑人生时,不离我左右。

我知道,何尘性子闷,却有一颗温暖宽厚的心,他的肩膀足以让我放心依靠。

婚后,经过我俩共同努力,我们换了一套大房子,还慢慢攒下一笔钱。当时,公公病重不治撒手走了,何尘跟我商量,用手头的积蓄买一套小房子,既作为投资,又可以把婆婆接来,让她住得舒适些。

理智上我承认何尘考虑得很周全,我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可我心里还是有想法,婆婆有两个儿子,她的养老问题不应该是兄弟俩均摊吗。再说,婆婆一向偏爱小儿子,连照顾孙辈都是先紧着何光的需要。凭什么,买房钱全让我掏钱?

可我也明白,何光两口子靠工资生活,花钱又大手大脚,让他们拿钱出来基本不可能。

“房子写咱俩名,永远是咱俩的资产,只是给咱妈提供个居所。她现在一个人,老宅按规划将来是要拆迁的,或许三五年,谁也说不准,住老宅已经不是长久之计。”

何尘很了解我,他知道我没那么多精力往老家跑,更知道我与他一样,都是本质善良的人。

两个善良的人待久了,会不由自主互相影响。慢慢的,何尘的懂事竟有些传染给我。

何光两口子做事活络,能说会道。时常跑到我面前嫂子长嫂子短,还三不五时给我女儿买点零食玩具什么的,虽不值钱却也是一份心意。

对何光两口子,我也是实心实意相待。他们买房子缺钱,我爽快地借给他们十万块。他们有啥困难说一声,我能帮就帮。

可现在,这套房子要卖掉给何光善后,这可不是万儿八千的小钱,我怎么甘心白白丢出去,我的钱也是一分一厘奋斗来的。

05

何尘见我没表态,叹息着回了卧室,夜里翻来覆去烙饼,我只当没听见。

夜里,我睡得正香,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何尘打开门,何光闪身进来,把我吓了一跳。他胡子拉碴,面色慌张,一见他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何光哭诉说,那天他喝了不少酒,经过一处路口没刹住车,把一个过马路的行人撞飞了。

听他的描述,这个人伤势不轻。更让人震惊的是,出事时,车子的保险已经过期,业务员一再催他续保,他却把弟媳给他的保费给买了好酒送礼。

何光肠子都要悔青,他拉着何尘的手慌乱道,哥,我混蛋,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喝酒,更不该误了续保。可,事到如今,你不能看着我不管呀,我可是你亲弟,你就我这一个弟弟,咱爸要是在,他老人家也不会不管我……

何尘脸色凝重,坐在沙发上久久没动。

天亮后,他悄悄出去打听,了解到伤者还在重症监护室,交/警/正在寻找肇事者,出事路段的监控年久老化,拍的画面并不清晰,他们一直在排查线索。

婆婆听到这消息,稍稍松了口气,弟媳却没有丝毫乐观:现在的排查手段很先进,查到何光头上是迟早的,说不定很快就会来敲门。

婆婆一听这话,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她摇晃着躺到床上,哭声从门缝透出来,往大家的心里又压一块巨石,压得喘不过气。

06

一夜无眠后,婆婆把何尘喊进她的房间,娘俩关上门谈了好久。我直觉不是好事。

果然,何尘出门时,脸上的神情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颓丧,有一种悲凉的意味。

我拉着他问,到底怎么回事,妈说了什么。何尘告诉我,婆婆提了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她说,把老宅给我们,没有何光的份。将来,拆迁分了新房也没他的份。

然后呢?

然后,然后,妈让我救何光。

何尘的话如五雷轰顶,让我瞬间头脑一片空白。婆婆想让何尘去为他弟顶罪。

婆婆给出的理由是,何光要是判刑进了监狱,他这辈子就算完了,他的小家也难保。而大儿子何尘在企业上班,影响没那么大。

我气急,这分明是强盗逻辑,怎么会没影响,是家庭生活没影响,还是对孩子将来没影响?说出这样的话,婆婆是怎么做到理直气壮的?简直笑话!

我奔到婆婆面前质问,何光是你的儿子,何尘呢?他不是亲生的?他是捡来的吗?你是当妈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不舍得让小儿子进牢房,就要把大儿子送进去,你有没有为何尘想过?

婆婆急赤白脸反驳,他俩都是我的孩子,我能不难受吗,这是权衡利弊,是没办法的办法。何尘从小就比何光坚强,他耐摔打,我相信他能扛过去。

她瞪着我一字一句说:何家的决定轮不到儿媳妇插手,我是何家长辈,我说了算。何尘姓何,他不会让我失望。婆婆急迫下的面孔有些扭曲,让我不寒而栗。

弟媳扑过来,伏在我腿边哀哀哭泣。

07

阵阵寒意传遍全身。我问何尘,你怎么想的?

何尘没说话,拉起我的手摔门而去。他的神色异常平静,一路沉默。

我气愤,又心疼。气婆家人取舍之间表露无疑的冷漠,又心疼何尘的处境,他一直呵护的家人在危急关头,想要的只是他的牺牲。

我知道,在这个家,何尘其实一直都心藏遗憾。他拼力表现,像一颗蜡烛,倔强地发着光和热,想温暖家里的每个人,期望得到一点爱的回馈。这大概是每一个不受重视的孩子,都会有的心结吧。

他自卑,缺爱。他想用付出换得一点关注,得到家人的肯定,哪怕是一句疲倦后的安慰,或者挫折时一道了然的眼神。那颗一直被忽视的少年心,恰似干涸的大地,一点点雨露都是奢望。直至长大,变成执念。

他为每一个人着想,却没有一个人真正替他想一想。在何家,他一直是独立的,自强的,却又那么孤独,落寞。

我心酸难忍,也在心里暗暗发誓,就算全世界都舍弃他,我和女儿会永远护在他周围。

何尘在房间一直没出来,我为他煮了一碗面,看他吃下,与他谈了好多知心话。

我们商量好,何光的事情我们会管,却是在能力范围内。

08

深思熟虑后,何尘与婆婆开诚布公,何光是成年人,自己犯下的事,他必须学会自己承担,没有人可以替代他。他劝何光去自首,与伤者家属取得和解,我们不会撒手不管,但只会量力而行。

何尘和婆婆商量,作为权宜之策,可以卖掉小房子为何光解决问题,但任何事情都需要讲个公平。小房子是我们出的钱,那么将来老宅拆迁,我们要先扣房款出来。这些都需要白纸黑字签好协议。

至于,撞人事件的善后,何尘和我会帮忙去处理。亲人之间,该有的帮助还是不能少的。血缘在,情分也在。

此情此景下,婆婆无话可说,她点头认可。我也和她深谈过,她的态度我们不管,但何尘该有的孝顺不会少。卖了小房,婆婆若想到我家来住,我们欢迎。她若想回老宅暂住,我们也会时常去看望照顾。

幸好被撞的那人抢救了过来,没有大碍。目前正在谈赔偿。

经过这件事,何尘的性情也发生了改变,他不再事事先考虑别人而委屈自己。他懂得了,只有真正爱自己,别人才会爱你。

前两天,何尘与我促膝谈心。他感慨,每天下班,家里亮起暖黄灯光,有我,有女儿,有安稳平静的日子,小家和乐融融,很平凡,他也特别满足。他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我为他的轻松,眼眶湿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