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拾荒老人报案,纸箱惊现渗血无名女尸,警察:死者为特殊场所员工

subtitle
漫城小说

2022-01-19 14:40

关注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软软动物,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来谈一谈当年轰动一时的3.15杭州扑克牌女尸案。

这个案子的离奇在于,在死者身旁发现了三张神秘的扑克牌,一度在网上引起了无数种猜测,使得案件的关注度大大提高。包括我自己作为一个推理爱好者,当年也参与过讨论。

2013年3月15日早8时许,50多岁的程大妈在余杭区世纪大道乔司良熟村路段一桥下捡破烂时,发现一个比洗衣机还大的纸箱,当发现里面装着尸体时,她慌忙报警。

接到报警后,余杭警方立即启动命案侦破快速反应机制,经民警现场勘查和尸检,确定死者系他杀,遂全面展开侦查工作。

纸箱就在路北斜坡下,顺着排水沟斜倒在地,距离那条南北流向的小河不足5米。这个纸箱从外表和材质上看并不特殊,但是箱子上贴满了透明胶带纸。隔着胶带纸可以看到,朝上的箱面上印有淡蓝色的三种字体:“某某家居用品、时尚生活美的承诺、XINYUE。”这些字体虽然明确了纸箱的出处,却好比是一个人的籍贯,要靠此查到其住所,还显然不够。

经过民警细致的检查,他们发现纸箱上的可疑胶带纸共有两卷,一卷为“润天”牌,宽4.3厘米;另一端只留下接头,不清楚品牌,宽为4.6厘米。同时,胶带纸上发现了几处类似指纹的印迹。刑侦大队技术室主任王午飞立即让人采集后送回单位进行技术处理。

纸箱外部勘查结束后,王午飞叫来法医朱光烈 ,只见纸箱中是一名年轻的长发女子。她蜷曲着身子,左侧卧倒在地。她上穿米色外套,下穿黑色裤袜,没穿鞋子。微黄的长发有些凌乱,右侧额头上有明显的伤痕。

在对死者的面部及衣物、饰品等部位进行拍照后,朱光烈仔细检查了死者的口袋,遗憾的是,没有发现任何证件和随身物品。

“初步看,是外力损伤致死,我马上去准备尸检。”朱光烈说完走到一旁打电话,王午飞表情凝重地招呼其他人过来帮忙。将尸体抬出纸箱后,王午飞惊奇地发现,箱底有三张粉色的扑克牌。他把三张扑克牌用镊子夹进塑料袋,让人马上送回技术室进行痕迹检验。

当晚,余杭刑侦大队 五楼会议室坐得满满当当。王午飞打开投影仪,简要汇报了现场方位、纸箱、棉被、胶带纸等基本情况,着重就后期处理情况及分析意见进行了汇报:“第一、经技术处理,在胶带纸上发现了嫌疑人留下的痕迹。第二、经鉴定,被子上发现的血足迹与法医在死者衣服上发现的足迹认定同一。第三、斜坡上没有发现擦痕,纸箱没有坠落痕迹。因此,纸箱应该是被人放在现场。第四、纸板箱内有三张扑克牌,分别是黑5、黑K、方J,经处理,牌上没有发现相关痕迹。

在首次案情分析会上,相比其他物证,这三张扑克牌并没有引起民警太大的兴趣。今年1月14日刚刚成立的余杭公安“COC”——“打击刑事犯罪合成作战中心”全力投入到死者身份的查找中。其间,共查询失踪人员1500余人,向全国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发布专案协查5000余份。走访组民警前往杭州主城区特别是与余杭区相邻的江干、拱墅等区、湖州德清 、嘉兴海宁等地大面积走访外来出租人聚居地。重案组负责走访各杂货店、小卖部,调查工作进行得异常艰苦。

扑克牌疑云引来网民关注没有清晰的线索,怎么办?又一次的案情分析会上,民警开始将目光转向了那三张扑克牌。

“如果三张牌原来的顺序是‘KJ5’,是不是‘快救我’的意思?”一个年轻人说。

朱光烈表示否定:“从死者身上的伤势和作案过程分析,她没有求救的可能性。应该是无意间掉进去的。”

“那为何就只有3张?而且就这三张?”

案发现场的纸牌

“会不会是犯罪嫌疑人留下来的暗示?就像福尔摩斯里面那样,罪犯是在故意向我们发起挑战?”“没这么玄乎吧?干了十多年刑侦也没听说过这么新潮的罪犯?”“可能是‘炸金花’等玩法中的一把,因为只有3张。这种玩法本地人很少见。”“棋牌室要查,这很可能是搓麻将中使用的筹码弃牌。”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辩论起来。不过,最后两位民警的分析让大家觉得有一定的道理。为此,专案组一致认为,犯罪嫌疑人所处的环境一定有扑克牌。按照这一角度推理,新增了调查内容:1、走访调查辖区各棋牌室。2、排查外来务工人员中最喜欢玩“炸金花”的人群,并前往走访调查。3、将扑克牌作为物证,努力查找出处。

紧接着,民警开始了地毯式的排查走访,但是死者身份这一关键信息却迟迟没有线索。为了尽快确认身份,明确调查方向,余杭警方通过官方微博发出网上协查,当晚,余杭警方官方微博立即发布相关协查微博。

警察公共关系科向各级新闻媒体发布了新闻通稿《余杭警方请您破案 》,同时配发了《寻尸启事》相关图片,现场提取到的扑克牌等物证图片。网警大队在全国近百个活跃论坛发布了相关帖子。这一晚,大家的脑海里始终漂浮着那三张神秘的扑克牌。

警方悬赏通告

一条条线索源源不断地从网上传到专案组。面对这一情况,专案组既喜又忧。喜的是,网上传递的线索数量是传统走访获取线索的数倍。忧的是,这么多线索,一时难以全部消化,生怕漏掉重要信息。不过,让民警感到欣慰的是,网友们纷纷赞扬余杭公安公开透明发布案情,敢于让网友参与破案的做法。从案发当天开始,余杭刑警微博坚持每天上午顶起《尸源协查》帖子,每天晚上发布一条案情分析会的情况。每次发布都有网友留言鼓励,这让专案组民警充满了动力。

各位网友的猜测!

@南派三叔: 这三张牌如果不是拍摄角度的关系,那么属于宽牌,国内的牌窄属于桥牌的尺寸,宽牌一直适用国外的扑克游戏,或者花式洗牌或者魔术〈牌面的光滑程度,应该是质量尚可的,不知道是PVC的还是纸牌,能生产高质量宽牌并且向国内销售的浙江厂家,一周内可以调查完。

读者周先生认为3张扑克牌是女子发出的求救信号,意思是“快救我”。“可能女子在被害前,故意用扑克牌发出求救信息,但可惜晚了一步。”

周先生说,“不过我也是瞎猜猜,平时我也看侦探片,比较熟悉网络语言。网友常用拼音或英语的缩写代替整句话的意思,比如"BT"是"变态"的意 思,"PLMM"表示"漂亮妹妹","BF"是"boy friend"的缩写,即男朋友……

所以看到这三张扑克牌,我第一反应就是"快救我"。”

对面刘郎:" 杭州女尸案现场现扑克牌:黑桃5、方块J、黑桃K" 三张扑克牌代表什么意思啊? 按照扑克算命的表示是:一个跟她有亲戚关系的男人因为口角争执(可能还包括另一个男人)害了她。

谢豪 二般的男人:杀人的那个人姓吴,英文名字叫杰克,应该没错,或者叫吴杰凯 (5JK)?

空嚓嚓:难道凶手是吴宗宪?他的英文名不是Jack吴(5)吗?

现场的纸牌

在百度贴吧中,纹身发烧友对死者身上的两个纹身进行了“会诊”,并得出了“该纹身为路边摊产物,不是大师级作品,图案没有特定含义。”等等建议,为警方调查提供了十分有价值的参考。

还有网友发帖称,利用大家的行业资源,一起对死者的衣物品牌进行了全面的搜索了解。他们查到了死者

外套的服饰加工信息和淘宝网店的销售信息,“这背心淘宝上只有两家店在卖,一家在江苏,一家在湖州。你们可以查查看,或许有用。”

数万名网友的热心支持,不仅为警方提供了广泛的调查线索,更给了专案组全体民警极大的动力。

就在这一天,专案组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浙江名探崔国华、韩崇德 和他们的搭档。两人都是浙江省公安厅首批刑侦专家,曾分别参与侦破1994年千岛湖杀人焚船案;2002年富阳6·20一家六口被杀案;2002年余杭王军枪案;2004年衢州一家三口被杀纵火案等一系列大案。

崔国华和韩崇德此行就是专门来帮助分析案情的,他们在全面听取专案组前期调查情况后,查看一叠叠图片、笔录和网友留言后进行认真分析并理出了更加清晰的思路。

纸箱是从哪里来的?带血纸箱外表较干净,看上去没有被多次使用,纸板箱上缠绕四层胶带纸,下面两层封口已被割开,且割口不是同一次形成。第一层为台州路桥 某塑业制品厂所封,余光来进货后割开,并在出售商品时用第二层胶带封口,下家再割开第二层。根据第三层和第四层胶带纸类型来看,这两层是案犯所留。这说明,案犯直接或间接从余光来那得到纸板箱的可能性较大。

抛尸用何工具?纸箱所处的位置距离小河只有3.9米。案犯的目的应该是将尸体抛到小河中,由于纸箱较重,案犯可能因为筋疲力尽,也可能受外界干扰而停止抛尸河中。经实验,相同大小的纸箱较难装入一般轿车的后备厢中,纸箱没有被绳索捆绑痕迹,排除自行车、摩托车运尸的可能性。这说明,案犯所使用的运尸工具以三轮车、电动三轮车或者小货车的可能性较大。

第一现场在哪?包裹尸体的是一条使用过的被子,尸检提取到的多种生物检材经检测认定为同一名男性。分析该被子为案犯日常所用,作案后案犯随手用日常所用的被子包裹尸体,进而分析杀人现场是在案犯的房间内。

案件性质?从尸检等情况综合分析,该案件系因矛盾纠纷引发的激情杀人案件。

一、作案时间以及死亡时间。尸体被发现时,尸僵已完全缓解,判断距离死亡时间为48至72小时左右。

死者十二指肠以及胃内没有呈现主食,判断死者是在进正餐之后6个小时以上被害,综合前面两点判断,死者于3月12日前后夜间被害的可能性较大。二、装箱的时间。一般情况下,尸僵在死后1小时左右出现,3个小时左右至主要关节。在此后案犯要将死者装入纸箱的难度较大,判断案犯在死者死后3个小时内装箱的可能性最大。纸箱上的第三层胶带纸已见接头,表明已经用完,分析案犯可能于第二天一早新购买一卷胶带再进行包装。三、抛尸时间。尸体所处的姿势和形成的尸斑不对应,判断尸体处于仰面弓身躺着的状态6个小时以上。

在背部和腿部下侧形成尸斑后再变换成案发时所呈现的状态。分析案犯将尸体装入纸箱后,放置六个小时以上再进行抛尸。

同时,刑侦专家们认为:无论从痕迹物证 、死者伤势还是从模拟实验来看,作案人数为一人。

根据对纸箱等物证的调查情况来看,结合抛尸地点,杀人现场应该就在临平镇内,这符合“近埋远抛”和抛尸现场“从近到远、从中心到外围”的基本规律。

从死者的穿着、首饰、纹身等情况分析,死者年纪较轻,追求新潮。从死者脚趾严重变形,向小拇指方向堆积这一特征分析,死者生前穿高跟鞋的时间较长。综上所述,死者在娱乐场所上班的可能性较大,来临平的时间较短。

关于案犯特征的分析,专家们认为:一、身高。遗留在现场被子上的血鞋印残缺不全,只显示前半部分,根据鞋印的走向,描绘出鞋底的大致轮廓,测量得出足迹大约长28公分,对应鞋码为42码,分析案犯身高在173CM左右;二、年龄。经查找比对,现场被子遗留的鞋印为德尔惠牌篮球鞋,适穿年龄段较为年轻;三、职业。案犯在深夜杀人后,在短时间内可以在居住场所获取纸箱包装尸体,分析案犯为小卖店从业人员或周边邻居的可能性较大。

扑克牌为何意?谈到这里,老崔和老韩都笑了,干了一辈子刑警的他们,对于这三张扑克牌也感觉到十分奇怪。不过,他们认为,三张扑克牌上没有发现可疑痕迹,应该是意外进入纸箱,与案件并无关联。

在老崔和老韩的分析中,专案组如剥茧抽丝般地再次梳理线索。在此后10天中,指挥部里那张临平辖区地图上的红点点被去掉一批又添加一批。随着红点的变化,大家明显感觉到,这些红点正在指向联盟小区。

4月10日,一名本地网友传来了一条模糊线索:“看到过跟死者相像的人,第一次来的时候买20元的利群香烟 ,一身酒气,说话很拽的,之后都是跟男朋友一起来的,具体叫什么名字不清楚的,他男朋友从隔壁厂里面走出来过。到斜对面川杭菜馆吃饭,还看到过这个女的围过一块跟死者一样的围巾。”这样的线索这半个

多月来收到了许多,可在民警的询问下,网友的身份让大家十分兴奋。这名网友是联盟小区附近一个小超市的营业员。

“联盟小区!”冯局长说完,将又一个红点狠狠按在地图上。随即,专案组调集警力,对联盟小区展开地毯式的走访、调查、搜索。

4月15日,联盟小区一家小卖部老板告诉民警:“3月10日左右,有一名身高1米7左右、微胖的男子,曾经在他的超市里买过两卷厚的透明胶带纸。”民警随即在其店中找到了同样的胶带纸,经比对,与带血纸箱上的胶带纸相同。

这让专案组更加坚定了侦查方向。虽然死者的身份依然是个谜,但案情的真相已若隐若现,案犯的轮廓正逐渐浮现。

4月23日,好消息传来,现场提取的痕迹物证通过公安数据库远程比对,与一名姓何的男子吻合。何佑峰,男,24岁,安徽籍,微胖,身高1米71。他因年少时与人打架,留下过案底。经向安徽警方核实,何佑峰近年来一直在杭州余杭区等地打工。此案重大嫌疑人终于浮出了水面。

锁定何佑峰后,专案组全面追查其踪迹。首先,民警在余杭联盟小区发现,何佑峰曾在该小区暂住过,3月18日离开。通过在相关知情人的调查中,民警得知,何佑峰很可能前往萧山区或江干区 打工。案发已经一个多月,如果何佑峰就是杀人凶手,极有可能外逃。事不宜迟,专案组兵分三路,分别前往何某安徽老家、萧山区、江干区展开追捕。

4月23日傍晚,前往江干区调查的民警传回消息,何佑峰很可能在九堡某服装厂打工。重案组便衣民警迅速前往该厂秘密调查。在确认其就在厂内后,当晚19时许,二十多名精干民警组成的抓捕组着便衣进入该厂,并迅速控制了各进出要道。

车间里,何佑峰正低着头在一台缝纫机上干活。车间门外,6名抓捕组民警反复观察后,趁机迅速冲进。

当身旁其他工友还没醒过神来时,何佑峰已被戴上了手铐。随后,何佑峰被三名民警押解到警车上。

一上车,民警再次提醒他:“我们是余杭公安分局的民警。”

何佑峰叹了口气说:“我知道的。”

民警问:“你做了什么?”

何佑峰说:“我杀了女朋友!”

民警继续问:“做了什么?”

何佑峰说:“我杀了女朋友,陈陈。”

在场民警心中悬了一个多月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当晚,何佑峰如实交代了他杀害女友并抛尸的经过。

2012年12月份,何佑峰通过一款网络游戏认识了小陈。现实中的何佑峰性格内向,收入不高,与一些打工青年一样,内心总有种莫名的自卑感。虚拟的游戏世界恰好弥补了他的内心缺陷。在游戏中,他将自己打造成一个豪迈、仗义的侠客角色,小陈则扮演卖萌、调皮的角色,两人玩得十分投机。后来,两人就通过QQ聊天熟悉起来。

2013年2月初,经何佑峰邀请,小陈到余杭来玩,之后他们就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当时,何佑峰还叫小陈过完年就到余杭临平来,和他一起做广告行业。小陈答应了。那一次,小陈在杭州待了3天就回去了。之后,两人就一直通过电话、短信联系。

过完年,何佑峰一直邀小陈来余杭,但小陈却总是推脱,直到3月5日她才来到余杭。当时两人住在余杭区联盟小区的一间出租房里。何佑峰满心欢喜地憧憬着两人的未来,而且迫不及待地催促小陈和自己一起去做广告业务,但小陈说要休息两天再说。

3月8日,何佑峰发现小陈跟一个男人经常聊天。就是从这次聊天开始,何佑峰心中的醋意逐渐让他失去了理智。

据何佑峰交代:“3月9日凌晨1点了,她还用手机跟那个男人聊天。我叫她睡了,她不听,我就自己睡了。早上起床时,她接了一个男人的电话,我感觉就是跟她聊天的那个男的。到了中午,她又用我房里的电脑跟那个男人聊天,并且有说有笑。当时我非常生气。”

何佑峰对小陈说:“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既然跟我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跟其他男人一直聊?”当时小陈板着脸跟他说:“我知道了。”但是小陈仍旧一直跟那个男人聊天。

何佑峰很生气,扔下一句:“我出去了!”就离开了出租房。当天下午4点左右,何佑峰回到租房,想缓和一下气氛,就对小陈说:“跟我出去逛一下,顺便取钱买电瓶车跑业务。”两人就一起去银行取了2000元钱。取完钱后,小陈说要去网吧玩游戏,于是他俩就到距离租房最近的网吧,也是之前两人“相处”最多的地方上网。原本何佑峰还幻想着,或许回到游戏中,两人又能恢复之前的默契,可惜现实终究是现实。

一上网,小陈就跟那个男人语音聊天,看见自己的女友这样,何佑峰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坐了一会儿,留了100元给小陈后就自己回出租房了。在出租房里何佑峰先是生气,而后想着想着又心软了,就去网吧接小陈。到网吧时已经晚上7点多。刚好有电脑空出来,何佑峰也就上了一会网。可是他发现,小陈还在跟那个男人玩游戏聊天。何佑峰生气了,让小陈别上网了,小陈不太愿意,就跟那个男人依依不舍地道别了。

两人回到小区后,小陈让他去买饭,说自己累了先回去。当何佑峰买了晚饭回到出租房,看到小陈又在跟

那个男人上网聊天,而且聊得很开心。何佑峰心里一阵难受,又再次离开了出租房。

晚上11点多,何佑峰回到了出租房。可他看到的,依然是小陈和那个男人语音聊天的画面。何佑峰非常生气,他实在忍受不了,对小陈说:“你既然这么不在乎我,你明天就走吧。”

此时,小陈用害怕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何佑峰就走到她身边,将耳麦语音线拔掉,并将电脑砸了,然后开门出去。临别时,何佑峰对她说:“你明天走的时候把钥匙放在床上。”小陈说:“知道了。”

何佑峰离开租房后本打算去网吧,可是刚想走进去又退了出来,因为这个网吧就是他“认识”小陈的地方。返回出租房的路上,他碰到了准备去网吧的小陈,可双方互不理睬。何佑峰到一位老乡家坐了坐,最后还是选择到另一家网吧过了这难熬的一夜。他说当晚自己想得最多的还是挽回小陈。

10日凌晨4点左右,何佑峰赶到了那个他们“相识”的地方。谁知,一到网吧,何佑峰充满了失望。小陈依然和那个男人在游戏中玩在一起。“我非常生气,感觉她在欺骗我。于是,没有跟她讲挽回的话,向她拿了出租房的钥匙,自己回出租房了。”何佑峰交代说。

早上7点多,天已经大亮。小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出租房。她打电话叫何佑峰开门。何佑峰对她说:“今非昔比。”小陈也冷漠地说:“过去就过去吧,再给我去买点早饭,最后一次了。”何佑峰去给她买来早饭,小陈吃完早饭后,何佑峰对她说:“能再抱你一次吗?”小陈答应了。

讲到此处,何佑峰有些激动。“我想挽回她,但她一直不肯给我机会。我对她说,你离开杭州,过几天听到这里有人自杀,你会不会心痛,会不会感到惋惜?她说不会,还问我有没有想过父母?”

一夜上网的小陈随后躺在何佑峰的床上睡着了。而何佑峰就在房间里坐着,他说自己先想到了自杀,于是下楼到超市里面买了一把水果刀和一小瓶白酒。回到出租房,他回想着自己为了小陈所付出的一切。

“为她付出了这么多,我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很委屈。当时我就想到了要跟她一起死,先把她杀死,之后再自杀。”何佑峰堆积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据何佑峰交代,他在小陈身边徘徊了很多次,没敢下手。到了3月10日中午12点钟左右,小陈平躺着睡在床上,他下定决心要杀掉小陈,于是他用双手掐住了小陈的脖子,小陈挣扎着掉到了地上,他就骑在她身上,双手仍旧掐住她的脖子。“我看到她还在挣扎,就起身到桌上抽出一个木头抽屉 ,朝她的头狠狠地砸去……”

沾血的抽屉

让小陈没了呼吸,何佑峰到厕所喝了一大口白酒。“在狠狠摔破酒瓶后,我拿起刀朝自己的脖子戳了几刀,又拿了一把小剪刀割腕,还用水果刀在肚子上戳了三刀。”此后,他回到房间,把小陈的尸体抱到床上,用被子盖好,然后和她躺在一起,昏厥过去。

当晚6点多,何某清醒了过来,身上特别疼,他感到害怕,也想到了家人,就没有再次自杀。他穿好衣服、鞋子离开出租房,打车到附近医院包扎治疗。

直到3月11日早上八九点钟他才返回出租房。就在他走到出租房楼梯口时,看到一个黄色的大纸箱放在那里。那纸箱一边是打开的,另一边是有胶带纸封住的。于是他拿着这个纸箱回到房间。他先把一条被子装进箱子里,然后抱着小陈的尸体过去,但是小陈的尸体已经僵硬。他就把小陈的上半身裹进被子,接着使劲将小陈的两腿掰转过来,也裹进被子里。因为担心纸箱破掉,他慌慌张张地下楼,到一个超市买了比较宽的透明胶带纸,将装着尸体的纸箱整个用胶带缠起来。

何佑峰就在房间里一直等到晚上八九点钟,天已经黑了,于是他抱着装着尸体的纸箱来到一楼楼梯口。“当时我很害怕,不敢将纸板箱搬出去。刚好一楼楼梯口墙壁上靠着一张圆桌,我就将纸箱藏在圆桌背后。之后,我就到附近一家旅馆住了两个晚上,13日晚上又到一个老乡那里将就了一宿。直到14日晚上六七点钟,我来到出租房旁边的一家饭店,以朋友搬家的名义向老板借了辆电动三轮车。然后将那个装有小陈尸体的纸箱搬到车上。”何佑峰交代说。

何佑峰骑着这辆电动三轮车开出了联盟小区,直接开到了世纪大道往石大快速路方向。

大概15分钟后,他开过一座小桥,心里越发害怕,他急着想扔掉这个箱子。在快到路口红绿灯时,他掉头回到那座小桥旁停下。等到没有过路的人时,他急忙将纸箱从台阶推下去,之后,又急忙骑车返回联盟小区。

那晚他没敢回出租房住。3月15日早上7点多,他不放心这个纸箱,就跑到扔纸箱的地方。这个纸箱扔在台阶下,他就打算把纸箱藏到桥洞下面去。抱起装有小陈尸体的纸箱往桥洞走时,何佑峰心里特别害怕,加上箱子很重,抱了一段路后他就扔在地上。他回到桥面上抽了两三根烟,正打算往回走时,惊恐万分的他发现,一个捡破烂的老太太正下去捡这个箱子……

惊慌中,何佑峰打了一辆出租车逃离了临平,直到3月18日,因为房租到期了,他才返回那个充满血腥味的房间。他用拖把和洗衣粉将地上的血迹拖掉,把已经砸坏的抽屉塞回了桌子。当时,房间里还有小陈的衣服、鞋子及其他随身物品,他就用两个袋子装起来和自己的行李一同带走了。他先跟老乡前往萧山找工作,一直没找到。4月18日,他才在江干区九堡某服饰厂找到了工作,于是,小陈的衣服、鞋子和随身物品就被他放在了这个厂的宿舍里。

4月24日凌晨4时许,民警押解犯罪嫌疑人何佑峰来到了他在余杭联盟小区曾经租住过的租房。在此租房窗户外的隔板上发现了一把小刀,在床板、床沿和一个已经破损的抽屉上发现了血迹。随后,民警在九堡何佑峰现在的租房中找到了死者的部分衣物和随身物品。

当民警从一个棕色的女式钱包中找到一张身份证时,小陈的身份终于真相大白。身份证显示:陈某,女,1994年出生,安徽籍。

审查中,当民警询问何佑峰,那三张扑克牌是怎么回事时,他说:“作案后我也看到了相关报道。我只记得我的抽屉里原来就有扑克牌,我当时很紧张,可能是我用抽屉砸她时散落进去的……”当民警问他为何不选择外逃时,何佑峰镇定地说:“我很害怕,很后悔。我也想逃,可是我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我想自首可是总是没勇气。所以,我就想老老实实在杭州打工,等到有一天被你们抓到。”

嫌疑人落网

根据身份证上的地址,民警迅速与小陈的家人取得了联系。4月24日下午,小陈的父母、弟弟赶到杭州。历时40天,余杭警方用夜以继日的努力,告慰了死者的亡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