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过气网红的尴尬:替人修脚、演出遭人打、用完就被扔,一地的心酸

subtitle
巴塞电影

2022-01-19 10:55

关注

互联网的兴起,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让社会上多了一批特殊人物——网红,即通过网络走红的人。

网红千姿百态,但都有一个共性:红得快,过气也快。可谓是,走红了一茬又一茶,过气的更是一波又一波呦!

罗玉凤

罗玉凤,网红届元老,长相不敢恭维,却敢公开征婚,择偶条件更是高到离谱。行为之奇葩令人至今震撼,以至于“凤姐”二字已替代“恐龙”和“如花”,成为新一代丑女的代名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凤姐只是刻意炒作,试图以此改变命运。最火时,她也确实受到过不少邀约,甚至还担任过专栏主笔。

但可惜,她的实力和长相一样抱歉,没干出什么名堂,而日复一日装疯卖傻的夸张风格,也令网友开始感到腻味。随后,凤姐还因不当评论,遭到群嘲。

尽管她及时进行了删除,并诚恳道歉,但账号还是被注销了。没了社交平台这最后的阵地,本已人气下跌的凤姐,直接就消失了。

而后,她被爆出在美国的洗脚店里给人修脚,一切都回归起点,身材更是发福到走形。

木子美

“以身体写作”的木子美,也曾是顶流网红,其娴熟的文笔以及大尺度的内容,让不少宅男遐想连篇。

但过于露骨的文章风格,也让木子美遭遇很大的舆论压力。最后,她不得不关闭了自己的日记,甚至连专栏也被取消,曝光率骤降。

随着年龄渐长,木子美也就过气了。

如今,她顺应潮流,开号分享用户的情感疑惑,顺便做做付费咨询。

可惜,她的流量今非昔比,推文阅读数也就一万左右。

庞麦郎

凭借着自己作词作曲的《我的滑板鞋》,庞麦郎一度唱响了整个中国互联网。

但这只是一首口水歌,没多少人认可他的实力,庞麦郎却嘚瑟到不认爹妈,还胆肥到离开一手捧红自己的公司。

结果,后续作品全部遭遇滑铁卢,而他本人则闪电般过气。最惨时,即便自掏腰包演出,台下也只有八个观众。

巨大的落差让庞麦郎患上严重的精神疾患,体重下降到80斤,还多次殴打父母。2021年,庞麦郎被送进精神病院。

MC天佑

互联网是催生新文化的土壤,“喊麦”便是其中之一,MC天佑则是乘着这股浪潮火起来的代表人物,凭借一首《一人饮酒醉》,他稳坐“喊麦一哥”。

他最风光时,不仅身价开到2000万,还和赵本山的女儿球球,传出绯闻。

然而,喊麦的门槛极低,大量新人蜂拥而出,天佑却迟迟拿不出新的代表作,影响力逐步走低。2018年,浙江卫视高价邀请他参加跨年,并作为压轴出场,天佑也嚣张到直接叫板刘德华。

结果,收视率一出来,直接被打脸。

接着就遇上网络严打,天佑因传播涉毒歌曲、发布低俗内容,直接被封杀。事后,他几度想复出,都没成功,快速沦为过气网红。

如今,天佑的生活早已没了往日的光鲜亮丽,开了一家改装车的小店,过着平淡的日子。

犀利哥

2010年,一身破破烂烂,但潮味十足的穿搭,让流浪汉程国荣在网络意外走红,并获封“犀利哥”美誉。

更幸运的是,他还因此在走失多年后,重新回到家人的怀抱。

但程国荣却没过上幸福的日子。

不少商家看中他的人气,高薪聘请他出席各种商业活动,频繁地赚快钱生活,让程国荣的精神疾病越发加重,最终住进精神院。而此时,他的热度也被榨干了。

于是乎,各路商家一哄而散。

程国荣走红的10年后,有媒体专程去他老家进行专访。据其家人说,程国荣又开始流浪,捡垃圾了。

但再也没人关注他,犀利哥已成过去式。

马云

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范小勤,因长相酷似马云,年仅8岁的他一夜之间成为网络红人。

不少人嗅到了其中的商机,打算利用其来谋利。贫困交加的家境,让范小勤的父亲完全没考虑后果,就接受了这一切。

后面的事情和所有人预想的一样,范小勤被公司利用完就抛弃了。

因频繁参加商业活动,他错过了接受教育的时机,由于公司的刻意培训,他变成了开口闭口只会说“给钱”的傻子。

如今,他不仅不识字,连10以内的加减法都不会做。最终,经专业机构鉴定,范小勤被判定为智力二级残疾。

新闻一出,众人哗然。

小吴

因被理发店胡乱收费,打工人小吴接受了记者采访。没曾想,原本为了维权的他,却因古怪的发际线和眉毛,一炮而红。

起初表现淡定的小吴,最终没能抵制住“做名人”的诱惑,开始进军演艺圈。最红时,他曾日入十万,上过综艺,拍过广告。

但审“美”会疲劳,大众没多久就对小吴失去了兴趣,而他还不自知,不赶紧培养才艺,却吃起了“名人福利”,在线撩骚女孩子,结果就是大翻车,直接被网友抵制成过气小吴。

曾经的辉煌虽然短暂,却让他再也不甘做个普通人,这些年来,小吴一直无业,完全变成废人。

处于窘境的过气网红还有很多。

如凭借过度p图走红的“蛇精男”刘梓晨,如今即便自爆感染新冠,也得不到多少关注。

又如,因一句“一给我里giaogiao”圈粉无数的giao哥,最近在酒吧表演,还被人打。

靠着癫狂风格攀上流量巅峰的毛毛姐,则从“讲一句话就一百万个赞”,跌到了细心拍摄的视频,也才几万流量。

类似的还有嘟嘟姐、浪味仙等等,都是来去匆匆。

可以说,当下网红更迭之快堪称光速,据一位MCN的CEO说,生命周期就半年。

因为他们基本靠博眼球走红,没有真正的才艺,手段也很单一,对观众来说,就是个快消品。而网红们还常常因成名而变得膨胀,屡屡触犯公众底线,如此越发加速地被淘汰。

所以,无论干哪行,都还是要稳扎稳打才靠谱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