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用一把喷子枪杀了14人,临死高呼替天行道——公安部一号大案

subtitle
故事侠

2022-01-19 10:39

关注

有些事件像一朵浪花,浪涌流逝,却还会在历史中留下波纹。 ——题记

2013年贾樟柯导演的作品《天注定》横空出世,获得多方赞誉。荣获第6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本奖等多个国际大奖,获选BBC2013年度十大佳片、美国《电影评论》杂志2013年度十大佳片、美国《纽约时报》2013年度十大佳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注定》里面的胡文海——姜武饰演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影片中的人物原型,枪杀14人的胡文海。

案件经历

2001年10月26日,星期五

坐落在乌金山镇的一个荒山秃岭上的大峪口村经历了一个黑色的夜晚。

该天晚上,该村有14名村民被枪杀,3人受伤,大峪口村庄稼地里多了14座坟头。

大约在10月26日晚上23时许,从煤矿回村的纪某像平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其父母在路边开的小商店时,发现店内亮着灯窗玻璃却碎了一块。

当他凑上前去看时,立刻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倒在了血泊里。

又惊又急的纪某此时已经顾不了许多,他用上了全身力气,踹开了被关着的门。

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永生难忘。

“我听见我妈说了‘快救救我,快救救我’踹开门,我进去,我一看我父亲啊,这就头已经就成了半个吧,这个头这面已经就这么大口子。嗯,我妈是,已经就,那浑身是血啊!”

纪金堂(前村会计)长子

纪金堂(前村会计)长子

回忆起那天晚上,侥幸逃生的大峪口村煤矿矿长刘海生仍然心有余悸。

“胡文海进门时,李利生和他老婆一块开的门,他李利生开的锁,他老婆开的栓,一开门就把他老婆打死了,打死以后,李利生就往里头跑,他就又把李利生打死了”

就是这样,胡文海用一把猎枪,一夜之间枪杀了包括村支书胡根生,村里会计纪金堂在内的14人,其中八男六女。

他们之中,最小的11岁,是个上小学的小女孩;最大的是71岁,古稀之年的老人。

10月27日。犯罪嫌疑人胡文海,刘海旺,胡青海(胡文海三弟)被警方抓获,并当场从胡文海包内搜出18磅炸药,五枚电雷管。

被捕之后

“那天晚上,呃,就是说做那件事的时候,你觉得整个作案过程,你心里有没有变化?”警官问。

“有,胡文海点了点头,”手里夹着根烟点头,”“当时打死李继,相当紧张,心一跳,三弟见我脸是雪白的。”

“当时说你不紧张,毕竟人命关天啊,是不是?”胡文海像是陈述一件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件,平静地回顾。

胡文海回忆当时场景

“从那出来就平静了,相当平静了,已经杀开了,”胡文海声音坚定,“该杀的就全杀了”

胡文海回忆当时场景

“你本来打算杀多少人?”警官问,

”我能杀多少吧,最少能杀四十到四十五,“他举起手,比划了个数字。顿了顿,胡文海继续道:“我就想到这点,我就先下手为强,把他们全干掉,我陪他们上路。”

胡文海描述作案动机

胡文海描述作案动机

“那天把我(脾气)激起来了,”抬手抽了口烟,“我的脾气也不太好,”胡文海坦诚道。

“激得我动了杀机,要杀我就杀光,”胡文海点了下头,

“当时我估计,杀是杀不完,杀了他们之后先跑,”

“跑了出去,明年回来再杀,杀了我就自杀。”

”据你了解,你父亲与胡文海有什么仇?“警官问被害人纪金堂(村里会计)的儿子。

“没什么仇,都有亲戚关系啊,嗯,我估计这个起因啊,”

被害人纪金堂(前村会计)长子

被害人纪金堂(前村会计)长子

“有人呃,有人说是我爸。我爸不是在煤矿当会计。我父亲说了他不是因为这个高雁书跟高雁堂这个。跟他兄弟打架那个事,他就是说我父亲,说他(胡文海)打的不对。”

“然后他就还到了我家小卖铺,那是那就说2000年的事了哈。咱们现在说就是前年的时候,还到了那个小卖部,还打落父亲两锤,就这么个原因。

“因为浇地问题,也就是一般的纠纷问题。”晋中市检察院助理检察员分析事件缘由时说道。

“大峪口村的高彦书,高彦堂兄弟,跟胡文海发生纠纷,当时是用铁锹将胡文海劈伤,”

“这个事情本来只是一个很偶然的事情”

“他以前承包过村里的煤矿,那么这次承包没有成功,他就怀疑是这些村干部在后面搞鬼”

晋中市检察院助理检察员

晋中市检察院助理检察员

在这位检察员的口中,胡文海杀人不过是因为承包煤矿不成,对村干部怀恨在心,又因为和高家两兄弟因浇地问题发生了冲突,一气之下就把他们全杀了。

可是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胡文海为什么会采取这么激烈的手段呢?

“真相”之外的真相

晋中多煤矿,从1993年开始,胡文海曾经连续三年承包了大峪口村的一个小型煤矿,当上煤老板后胡文海赚了不少钱。

1998年承包煤矿的合同到期,胡文海还想继续承包煤矿,大峪口村却不愿意将煤矿继续承包给胡文海了,大峪口村决定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将煤矿重新承包出去,最终刘海生获得了煤矿的经营权。

1999年,大峪口村煤矿承包出去以后出现了严重的偷税漏税行为,乌金山镇供销公司经理贾润全找胡文海商议,希望两人能向反贪局举报大峪口村煤矿偷税漏税100万,少缴25万管理费的情况没想到有关部门却对这起举报案不闻不问,甚至不受理。

在胡文海再三越级举报后,稽查处去了大峪口村煤矿调查,由于查不出证据,此事不了了之。胡文海再次向稽查处举报煤矿贪污受贿,偷税漏税等行为后,稽查处仍以缺乏证据为由,将胡文海打发走了。

在1999年,胡文海与村里的高氏兄弟因为“浇地”的事情发生了争执,争执过程中,高氏兄弟用铁锹在胡文海身上猛击几下,导致胡文海的头上和胳膊出现了大量的伤痕,胡文海被送进医院后,经过抢救,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他的头部和胳膊缝了23针,高氏兄弟只赔了2.3万元,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胡文海兄弟三个,在村里也算是大户,高家兄弟是外省来人,他们敢欺负到自己头上,胡文海认定这是有人指使的,自己被报复了。

胡文海回忆被打后

脾气不好的胡文海当时就想动手,但是他忍住了

胡文海回忆被打后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先查,查清楚再干。

胡文海回忆被打后

2001年大峪口村煤矿的承包权再次到期,胡文海想竞标承包大峪口村煤矿。这次竞标过程中,胡文海再次失败了,胡文海认为自己屡次失败,一定是有人暗箱操作,通过调查,胡文海发现煤矿承包人刘海生在承包期间贪污了500多万。

胡文海明白了,原来自己触动了别人的利益,自己成了别人的眼中钉,可笑自己一直上访却没有结果。

希望破灭的胡文海剩下的只有绝望。

有了高氏兄弟二人的前车之鉴,胡文海决定先下手为强,他先后购买猎枪等作案工具,并向曾经向自己借过钱的刘海旺索要炸药3.5公斤。

匹夫一怒,流血五步。

可是这代价,无论是对胡文海还是对被害人来讲都过于沉重了。

胡文海案后陈述

2002年1月25日,被告人胡文海因犯故意杀人罪及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被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临行前胡文海含笑留下了这些话

胡文海临刑前留言

胡文海临刑前留言

结语

胡文海事件已经过去了20年,但是给我们留下的余波仍然存在。

有人视其为英雄,因为他面对压迫,敢于反抗;

有人斥其为悍匪,手段残忍,禽兽不如。

无论如何,斯人已逝,活着的人却还要负重前行,避免这种悲剧的再次发生或许才是对逝者最好的告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