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人到四十的不惑之欲

subtitle
私房物语

2022-01-19 04:33

关注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不惑,即通透人生冷暖、人情世故、人性黑白。人到中年,回头看,身心都不再年轻;往前看,还有未至老年的活力。甘心或是不甘,这道坎,能影响人到四十的生活态度,却左右不了一些饮食男女人至中年仍然“繁花似锦”的小活泛心思,或“路边的野花不采”,或“花期将不再,红杏欲出墙”,不用东张西望扭扭捏捏,这个“一些”,可能包括很多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花心”从不专属于固定的年龄段,也不专属于男人,或是女人,用大白话说,只要还有那方面的欲望,还能作妖,中年人的蠢蠢欲动并不弱于二十郎当岁的小年轻,只是,不会那么不管不顾。顾虑重重,反复掂量,这是中年人的特点,凡事三思再行动,这个“三思”仅仅是分析付诸行动可能带来的副作用,而非道德失衡状态下的试图平衡。而一旦走出那一步,则是“老房子着火”,烧的一塌糊涂,一地狼藉。

大张正好四十,如果五十,大张这个称呼可能就变成“老张”了,大张是朋友们叫的,在单位,叫他张总。大张在一家连锁商超总部担任采购部总经理,老婆和他同岁,他们夫妻晚婚,32岁结婚,同年有的孩子。大张的工作环境,说他活在“花丛中”一点不过分,不仅手下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女员工,供货商里的漂亮女客户也是一抓一大把。大张以前从不招惹女同事或女下属,虽然经常有人向他眉目传情,但他抱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态度,始终没有越线。

至于那些妖娆的女客户,大张生怕自己激情犯错导致“公权私用”,这种把自己折进监狱的前辈,连续三任在他任前上演,他不敢拿自己的前途以身犯险,因此,也始终与那些女客户保持距离。他一点不怀疑,只要他愿意,手下二分店和九分店那两个女店长,分分钟“行云布雨”。至于那些漂亮的女客户,十有八九手拿把攥。四十岁生日那天,大张破戒了,和二分店那个女店长破茧成蝶。

这是大张结婚以来第一次“背叛”老婆,负疚感让他那段时间特别勤快,以前不怎么操心家里的早餐,他那阵子天天早起煎蛋烤面包片煮牛奶,然后又说顺路,送孩子去学校。这些事儿,平时都由他老婆亲力亲为,不仅如此,大张像是弥补似的频繁“交公粮”。心里一边内疚,一边又管不住“尝鲜”上瘾的心魔,时不时地与那个女店长“打扑克”。这些反常,哪能不引起第六感相当敏锐的女人警觉?不过,大张的预防措施很到位,老婆盯梢、翻看手机,包括图穷匕首见的质疑,都被大张“兵来将挡水来土屯”的给遮掩过去。

第一个滴水不漏,人的贪婪本性进入连锁反应状态,继二分店女店长之后,大张很快再下一城,将九分店的女店长变成自己的“红颜知己”。然后,他像收割机似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里外外笑纳了好多个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的漂亮女人,包括后来“实名举报”把他一撸到底的那个女总助。但是,破茧而出的欲望,并非会让人见好就收,好就好在大张并没有“财色兼得”,猎艳不贪财,这是大张的原则,毕竟前车之鉴很可怕。当大张不能雨露均沾,被女总助实名举报事发,大张的事业就此告终。因激情犯错从此日暮西山的男人,何止一个大张。

睡还是被睡,一念之间的事儿,同样发生在云熙的身上云熙婚后做了十二年全职太太,相夫教子无所不能,孩子优秀的一塌糊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老公的收入开始走下坡路,为家计考虑,堪堪迈入四十门槛的云熙重新开始工作。工作地点离家不远,工作也还称心,是一家外贸公司,云熙在那儿做出纳。其实,在是否决定进入这家公司时,云熙犹豫过,因为,她从面试她的公司老板眼里,读出来某种意图,而她不确定的是,自己能否避险。没办法,挣钱这个压倒一切的念头,让她选择了“虎山行”。

现在四十岁的女人可不是人老珠黄那模样,不论从正面看,还是看背影,云熙给人的感觉像是三十出头的少妇,珠润玉滑,饱满而结实,而且,云熙的身材特别适合职业装,上身小西装,下身过膝的中长包臀裙,腰身线条起伏有致,动静间透出精致女性的婀娜与妩媚。尤其是云熙脸上天然的一对小酒窝,那眉眼间的一颦一笑,极似某个当红的女明星,用夺人眼球形容云熙,毫不夸张。

上班最初的三个月,一切都还正常,云熙与老板并没有过多交集,但是,没有交集并不等于前面没“雷”。第四个月,老板突然约谈云熙,约谈的内容令云熙有些失措,老板居然让她去总办当主任,因为原主任离职了。这是一个高薪的职位,云熙甚至没跟丈夫商量一下,就答应下来,这可是一个月一万二的高薪啊,比她做出纳的工资翻了一番还多。钱的诱惑,有时候难以招架。

总办主任与老板的日常交集很多,尽管云熙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总归避免不了被老板不轻不重的揩油,一次两次,三次五次的调笑或小动作,云熙初始非常抵触,但还是忍住了,再后来,又说服自己,算了,男人都这样,自己也没什么实质上的损失,等于默认了老板对自己的各种小暧昧。她哪里知道,恰恰这个态度,使得老板不再有所顾忌,一次小范围招待客户的饭局后,云熙被老板睡了。

据说,蝉蛹破茧成蝶要经历一个相当辛苦的过程,红杏出墙也不是心有桃花的即兴而为,很多时候很多人,可能会迫使自己去接受某个很不堪的事实,这是人成年后常有的一种“去害心理”,不想因为自己的伤害再波及家人。如果云熙此时采取哪怕是离职的方式予以止损,事情可能又是另外一个走向,但是,云熙没有这么做,第二天,她依然一身香气、淡妆精致的出现在办公室。从那天起,她的工作电话上接到老板的开语句,变成了宝贝,或者是很戳心的“老婆”二字。

如果第一次是被迫下的无奈,那么,云熙与老板的第二次,就可以用半推半就来形容了,而且这一次,云熙居然有了久违的潮至巅峰感觉,那种奋争夹杂着甘愿赴死的欲罢不能,点燃了云熙心底的欲火。之后,云熙各种短暂的出差开始多起来,奖金收入也月月见涨,直到“好事”被老板娘撞破。令人颇感意外的是,云熙的丈夫并没有暴跳如雷,沉默了好些天后,这爷们跟云熙说,咱们好好过吧。

大张和云熙两个人到中年的激情犯错,一个是主动为之,一个是被动而为,结局都一样,事业搞砸了,但配偶没有选择离婚。没有离婚,并不等于没有嫌隙,毕竟是背叛行为,配偶选择原谅,只是在继续成全这个家,想完好如初,可能又是一个……梦想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