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内蒙古涉煤“两虎”之子坦言:爹有权,儿开皮包公司坐地收钱

subtitle
上游新闻

2022-01-18 21:55

关注

1月18日晚间,反腐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四集《系统施治》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该集指出,内蒙古自治区是全国煤炭产量最大的省区,煤炭行业在“高歌猛进”的同时出现“野蛮生长”,逐渐沦为腐败的温床,节目中内蒙古煤炭“三虎”亮相:曾任乌海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党组成员、副主席的白向群;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的云光中;原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云公民。

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注意到,内蒙古对煤矿领域倒查20年中,截至2021年11月6日,内蒙古共立案涉煤案件736件1023人,其中厅局级干部69人、县处级干部243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820人,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523.88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内蒙古涉煤炭领域案的“三虎”:白向群、云光中、云公民。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内蒙古煤矿领域倒查20年

内蒙古是全国煤炭产量最大的地区,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12个盟市中11个有煤矿,内蒙古全区煤炭勘查累计估算资源总量9538.97亿吨,其中查明的资源储量为4730.69亿吨,预测的资源量为4808.28亿吨。全区煤炭保有资源量为4590.41亿吨,占全国的26.87%,居全国第一位。

一段时期以来,在煤炭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获取、倒卖、配置煤炭资源等问题也不断滋生蔓延,严重污染当地政治生态,涉煤腐败成为自治区政治生态最大的“毒瘤”。

《系统施治》指出,从2018年开始,经党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连续对内蒙古自治区五名中管干部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这些腐败问题都与煤炭相关。通过这些案件,也暴露出了内蒙古自治区在煤炭领域的一些深层次问题。

记者注意到,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始于2020年2月28日,当日针对云光中、白向群、邢云、云公民等腐败案件暴露出的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按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检监察建议,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自治区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会议。当晚,自治区纪委监委就对外发布集中受理自2000年以来煤炭资源领域涉嫌违纪或者职务违法、职务犯罪问题线索的公告,一场倒查20年煤炭资源领域反腐风暴就此开启。

倒查是指将在2020年采取排查、核查、专项调查相结合的方式,对2000年以来全区所有煤矿的规划立项、投资审核、资源配置、环境审核等各个环节进行全要素清查,对煤矿企业和涉煤、配煤项目的法人状况、批办手续等,做到一矿一档、一矿一清,确保煤炭资源领域问题清仓见底。

据中央纪委官网消息,内蒙古在问题全面排查大起底的基础上,着力整治2000年以来全区所有涉煤项目,以及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在职和退休的所有公职人员涉煤违规违法问题,重点整治在重要岗位工作、与煤炭资源管理有关联的人员违规违法问题;将严肃查处涉案金额巨大、干部群众反映强烈、问题反映集中、性质特别恶劣的企业老板、领导干部及其配偶子女亲属,查处经济利益与政治利益相互交织、非法侵占国家资源等问题。

倒查起始时间为何定在2000年,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上世纪90年代,全国煤炭供应主要来自山西。由于监管环节松懈,山西在黑恶势力和官员腐败上出现很大问题。2000年后,内蒙古的煤炭产业开始大规模扩张,腐败问题也随之尖锐突出。

▲据查明,向白向群行贿的37名老板中涉煤的多达20人。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退休18年的干部被查

专项整治工作展开后,数名官员应声落马。

2020年4月18日,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现任党委书记、总经理郝胜发,原党委书记、总经理莫若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4月24日,内蒙古霍林河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何江超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此后三个月,40余名处级以上官员先后涉煤落马,其中不少都是退休官员。其中,赵德英被审查时年近80岁,已退休18年。

倒查20年中,内蒙古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不论职务高低、贡献大小、退休与否,对涉煤腐败“露头就打”,全覆盖、无禁区、零容忍。

在倒查中,一些问题穿了“隐身衣”抽丝剥茧也挖了出来。乌兰察布市委原书记杜学军多次参加专项整治工作会,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忠诚不离口,背后留一手。

经查,2004年,杜学军任陈巴尔虎旗委书记期间,接受发小请托,为其公司配置煤炭资源提供帮助,收受发小夫妇现金、房产折合人民币超千万元。多年来,杜学军涉嫌受贿数千万元,在纸醉金迷中断送了事业前程。

专项整治中,内蒙古坚决清除作风顽疾和腐败沉疴滋生的土壤,坚持“当下改”与“长久立”相结合,通过完善一系列制度机制,堵塞监管漏洞,拓展延伸治理链条,全面、深度修复政治生态。

2020年,内蒙古印发《关于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参与矿产资源开发行为的规定(试行)》,将副科级(含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和涉及矿产资源开发相关部门一般公职人员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作为规范对象,明确了禁止参与矿产资源开发的具体情形和行为,比其他省区市相关规定更为严格。

▲云光中及其子云磊。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内蒙古涉煤炭领域“三虎”

白向群,曾任乌海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党组成员、副主席,2018年4月被审查调查,2019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据查明,向白向群行贿的37名老板中涉煤的多达20人。

云光中,曾任鄂尔多斯市长、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2019年6月被审查调查;2020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他受贿所得的近亿元财物中,收受一家涉煤企业的就达到3700余万元。

云公民,原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2019年10月被审查调查;2021年经法院一审公开审理时,法庭认定的受贿金额4个多亿中,绝大多数都与内蒙古相关。

白向群、云光中、云公民都曾经在煤炭资源丰富的盟市担任过“一把手”,最主要权力之一就是资源配置权。对于煤炭企业老板来说,无论是购买煤矿、置换煤田,还是推进煤转化项目都需要政府审批,这就使企业老板有了“围猎”的需求,也使政府官员具备了寻租的条件。

恒泰煤炭有限公司是鄂尔多斯市的一家私营企业,2010年该企业向鄂尔多斯市申请换一块储量更大、煤质更好的井田。为了获得时任鄂尔多斯市长云光中的支持,公司老板郝深海托关系结识了云光中的儿子和妻子,上门时,用一口皮箱一次拖过去200万元现金。此后,他又多次向云光中妻子、儿子送钱送礼,总额近300万元。与此对应,恒泰公司顺利置换到一块优质井田。

煤炭领域腐败问题还扩散蔓延到交通、土地、房产等其它领域,一些煤老板发家后,进而参与修路、炒地、炒房,权钱交易也被带入其中。云公民的儿子云凯晨就在内蒙古涉足房地产、道路工程建设,云公民一方面给地方官员打招呼帮助儿子拿地,一方面指示华电集团下属煤业公司在儿子公司团购住房,让儿子迅速积累巨额财富。

▲云公民及其子云凯晨。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亲属子女涉足煤炭领域

内蒙古不少领导干部的亲属子女涉足煤炭领域,是涉煤腐败案件中的突出现象之一。云光中的儿子云磊和云公民的儿子云凯晨,就曾经合伙做煤炭“生意”,实质上就是坐收父亲用权力换取的巨额贿赂。

云公民的儿子云凯晨在节目中说:“为了讨好我父亲也好,输送利益也好,就通过煤炭的形式,让我们低价买高价卖。”云光中的儿子云磊则说:“实际上他们这种大型煤炭企业,首先跟我父亲很熟,包括跟凯晨父亲,他们都很熟。没有这个资源的话,你对接不上,人家批发价为啥给你?”

《系统施治》指出,一家内蒙古煤炭私企,以低价将煤炭“批发”给云磊和云凯晨,再由他们高价卖出去,买家实际也是这家企业联系好的,全流程一手操办。云磊和云凯晨开的所谓公司,其实无人员、无设备、无资金、无实际经营活动,只需要签签合同,走个手续,就能拿到所谓的倒煤差价款,毫不费力就坐地收钱。

煤炭领域腐败问题还扩散蔓延到交通、土地、房产等其它领域,一些煤老板发家后,进而参与修路、炒地、炒房,权钱交易也被带入其中。云公民的儿子云凯晨就在内蒙古涉足房地产、道路工程建设,云公民一方面给地方官员打招呼帮助儿子拿地,一方面指示华电集团下属煤业公司在儿子公司团购住房,让儿子迅速积累巨额财富。

云公民之子云凯晨称:“其实我没做过生意,我也根本不会,鄂尔多斯的很多官员都是我爸的老部下,所以就很方便,我们进行土地开发什么的,就给我们开绿灯,做了很多违规的事儿。”

云公民还直接利用央企领导的职权为家族牟利。比如乌兰察布市运煤公路项目,云凯晨名义上与另一家公司合作建设,实际只是通过父亲的权力,从华电集团下属的信托公司获取3个亿的贷款,就分得了项目一半的利润。

▲云光中的儿子云磊及云公民之子云凯晨均是坐收父亲用权力换取的巨额贿赂。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500多名公职人员入股煤矿分红

据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披露,截至2021年11月6日,内蒙古共立案涉煤案件736件1023人,其中厅局级干部69人、县处级干部243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820人,组织处理966人,移送司法机关129人,追责问责1656人,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523.88亿元。

煤炭资源富集地区之所以长期成为腐败重灾区,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和市场边界不清、职责不明,导致以权谋利、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等问题,恶化市场环境,使得产权交易秩序、市场经营秩序、政府治理秩序发生混乱。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鄂尔多斯市2004年以来配置的93个矿业权,其中23个不合规,大量煤炭资源被企业倒卖或占有。张平在担任鄂尔多斯市乌审旗旗长、旗委书记期间,低价转让探矿权,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500多名公职人员入股煤矿,高利分红。

《系统施治》指出,多个案件反映出,涉煤腐败在内蒙古不只是个案,而是对煤炭产业,乃至整个经济社会、政治生态产生了严重的系统性破坏。

上游新闻记者 李洪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