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A股开年奇葩事!汤加扇贝游到獐子岛?股价涨停收谁的智商税?

野马财经

2022-01-18 20:35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獐子岛六年四次上演的“扇贝去哪儿”“悬疑剧”又出番外——汤加火山爆发,传大量扇贝将游进獐子岛海域,獐子岛2分钟直线封板。

股吧有评论:“扇贝说:‘割完这一波,回汤加过年!’”

作者 | 姚悦

编辑| 蔡真

来源 | 野马财经

在遭遇连续两日火山喷发后,南太平洋岛国汤加政府首次对外发声,称一座岛上的所有建筑都被海啸摧毁。由于通讯中断,难以获取人员伤亡信息。

这座一万公里以外的小国绝想不到,一场灾难让它和一家中国上市公司联系起来。

因“扇贝逃跑”前科屡次被股民调侃的上市公司獐子岛(002069.SZ),被网友杜撰了董秘答记者问,大意是汤加火山爆发后,当地扇贝集体逃跑避灾,涌入獐子岛,獐子岛已经做好迎接准备。

1月17日,一则短视频还发布此事,并配文称“由于汤加火山喷发和海啸,大量太平洋扇贝涌入獐子岛,预计今年收益将增长100%以上。”不过,截至发稿前,该视频已被删除。

在互动平台上,从17日起就有股民急切向獐子岛询问:汤加火山爆发对公司影响大吗?

受上述消息影响,1月18日上午,獐子岛短短2分钟内直线封板,报4.26元/股。

(图源:万德金融终端)

事件发酵一天多,今天下午,獐子岛终于在互动平台回应称,公司关注最近有媒体报道“汤加火山喷发和海啸导致太平洋扇贝涌入獐子岛,今年收益获将增长100%+”及相关传闻,上述报道及传闻严重失实,公司管理层未接受上述问题的任何相关采访、回复,公司保留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慕永通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生活在太平洋的扇贝不会因汤加火山爆发而涌入獐子岛,若獐子岛公司2022年果真实现了100%的业绩增长(这或许可能),网传的说法也不会成为这一推测的增长的原因。”

但獐子岛今天始终稳稳封住涨停板。截至1月18日收盘,獐子岛上涨10.08%,4.26元/股,总市值30亿元。

今日晚间,獐子岛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财经评论家皮海洲对此表示,该事件就是炒作行为,股市的投资者绝大多数是不成熟的,在股市里就是投机炒作。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向《证券日报》曾表示,很多投资者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自己能够在股价剧烈波动中获利,但回顾历史,相当多的投资者都因为追炒垃圾股而遭受较大损失,建议投资者谨慎参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东方财富股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汤加扇贝”事件之前,獐子岛还搭上“预制菜”的风口,股价扶摇直上。

1月13日,獐子岛董秘在互动平台回复,公司一直致力于推动食材向食品升级,研发、推出“獐子岛味道”海洋食品。其中,具有即食、即烹、即热、即配等特点的预制品菜产品已经陆续上市了“蒜蓉粉丝贝”、“裹粉鱼排”、“鲜+扇贝”、“黑椒三文鱼”、“龙筋佛跳墙”等系列产品。

因“扇贝跑路”、财务造假被关注

獐子岛是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正式登陆A股中小板。獐子岛上市后,业绩连续增长,股价迭创新高。但是,从2012年开始獐子岛的业绩便开始大幅下滑。

2012年,獐子岛归母净利润仅为1.05亿元,降幅近80%。2013年,归母净利润继续下滑至0.96亿元。

此后,獐子岛业绩有起有伏,但还是亏损居多。2014年至2020年期间,獐子岛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89亿元、-2.43亿元、-5155.43万元、-4.44亿元、3210.92万元、-3.92亿元、1484.95万元。

让外界疑惑的是,在2014年10月至2019年11月期间,獐子岛四次公告称出现“扇贝跑路”。獐子岛多次表示,因遭遇异常冷水团、海洋灾害、水温变化等影响,出现“扇贝跑了”“扇贝饿死了”等情形,并将其归结为业绩巨亏的主要原因。

(图源:据上市公司年报统计)

终于,2020年证监会借助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查证,认定獐子岛公司及相关人员涉嫌财务造假、“秋测”虚假记载,以及未及时披露业绩变脸等违法行为。

当年6月24日,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作出旧《证券法》下的顶格处罚,对獐子岛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2020年9月11日,证监会网站发布公告,与獐子岛相关的案件已经正式移送到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责任的追究。

獐子岛全部董事、高管共计15人被“一锅端”。

(图源:证监会公告信息)

不过,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对此处罚存在异议。2020年年底,吴厚刚以核心证据不具备行政处罚证据的真实性、准确性与合法性等理由,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证监会发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相关行政处罚。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在与獐子岛合作的这些年中,獐子岛是否做到了会计信息批露的客观性和真实性、及时性、重要性、谨慎性,监管层并没有相关定性。

并且对于獐子岛在后续年报中的异常行为,各中介机构也没有给予市场投资者足够预警。比如,2015年獐子岛业绩快报宣称公司将扭亏为盈,而在年报进行业绩修正后,当年盈转亏。

值得一提的是,獐子岛于2019年更换了会计师事务所,不再和大华合作。

獐子岛忙着准备“瘦身”

业绩不振多年,獐子岛也早已开始着手“瘦身”,最近有了新的进展。

2021年12月4日,獐子岛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出售分公司资产的议案》,同意将庄河分公司的相关资产出售给大连长盈海洋牧场有限公司,交易总价款合计为9500万元。

2019年7月1日晚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拟将公司全资子公司獐子岛渔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持有的新中海产100%股权、新中日本90%股权出售给亚洲渔港股份有限公司。

近几年的多次扇贝“离家出走”闹剧都会直接表现在獐子岛的财务报告上,业绩巨亏、股价大跌,股民们也跟着承担投资损失。

面对投资者质疑,吴厚刚如此解释:“股民选择了海洋产业,就是选择了风险陪伴。”吴厚刚公开称,“只有通过实践,才能有疼痛感。”

也许是意识到了风险,业绩下滑亏损的獐子岛在2019年12月,决定放弃海况相对复杂的海域约150万亩,以节省成本和费用。2020年上半年,公司又出让了广鹿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处置了中央冷藏部分股权以及废旧闲置物资等。

“吴会计”的“财技”

獐子岛原本是一个距离大连120公里远的不知名小岛,这里盛产海参、鲍鱼、虾夷扇贝等高端海鲜。上世纪60年代,农业大寨,而獐子岛就有“海上大寨”的美誉。

中学毕业的吴厚刚进入造船厂成为一名铆工,后历任獐子岛渔业总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渔业”)会计、财务部经理、总经理、獐子岛镇镇长、党委书记等职。

曾经,会计出身的吴厚刚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一度让连续亏损的獐子岛成为了大连市领导口中的“海底银行”。但獐子岛近年落得如此境遇,身为董事长的吴厚刚也难逃干系。

事实上,这些年獐子岛的内部管理非常混乱。2012年3月,有獐子岛内部人士举报称吴厚刚的弟弟吴厚记收受贿赂。随后经当地公安局调查,其手下一名会计最终被判刑,而吴厚记却因已被“内部处理”逃脱了刑罚。

2014年,獐子岛“扇贝跑路”事件令舆论哗然,背后似乎都已埋好了伏笔。

众所周知,扇贝的培育期需要三年,而2012年前后扇贝的种苗却是由吴厚记负责采购。会计出身的哥哥吴厚刚,不仅企业经营好,对于财报的粉饰也直逼乐视网的“贾会计”。

经过吴厚刚的一系列操作,2012年年报“冷水团”成为了影响扇贝产量的因素之一。伏笔埋好后,2014年,獐子岛巨亏11.9亿元,原因便是“冷水团”,也就是说洋流导致天气太冷,有的扇贝冻死了,有的扇贝跑路了。

曾经有一个段子在审计行业广为流传:

某审计人员到一家水产养殖公司,在存货盘点的时候:第一年,我有4000万海参库存,不信?你下水捞起来看看;第二年,我有8000万海参库存,去年的海参生仔了,不信?你下水捞捞看;第三年,自然灾害它们全跑了,业绩巨亏;第四年,我有2亿海参库存,去年跑掉的海参全回来了,还拐带回来一批野生海参!

就像上面故事所描述的,獐子岛的扇贝也经历了“离家出走又重新回家”的剧情。

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在给公司的财务进行大洗澡,并随意的调节利润,扰乱秩序。2016年,獐子岛已连续两年亏损并面临退市,此时吴会计的“财技”开始发挥用处,需要多做利润的时候就确认收入,却没有计入相应的成本。2017年,需要亏钱的时候,就以“扇贝跑路”为借口,将其成本计入了2017年。

对于獐子岛股价因“汤加扇贝游到獐子岛”谣言直线涨停一事,你有什么看法?欢迎留言评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