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东女婴体内被扎12根钢针,5根已深入内脏,嫌疑人舅妈服毒自杀

subtitle
博览历史

2022-01-18 18:29

关注

“生男生女都一样,都是我的亲孙女我没必要这样做啊。”

面对儿媳妇刘玉香的质问,婆婆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刘玉香的婆婆平时最过和蔼,然而这件事让儿媳不得不将矛头指向了寡言少语的婆婆。

图1 子萱奶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这关乎着自己女儿范子萱的性命,女儿竟检查出身体被人为地扎入十二根针!

婆婆是平常经常和女儿接触的人,刘玉香便怀疑是婆婆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才往子萱身上扎的针。

但是面对儿媳妇的质问,子萱奶奶却用性命担保绝无此事。那到底是谁如此狠心向年仅一岁的子萱下此狠手呢?

小子萱命悬一线

2014年10月北京儿童医院里,一位来自山东的母亲刘玉香在十分嘈杂的医院里来回踱步,旁边是刘玉香的丈夫范光生,两人都有些焦急的看着不远处医生的办公室,在心中祈祷一个结果。

图2 子萱母亲抱着孩子舅舅痛哭

等到主治医生一出来,刘玉香便一个健步冲上前抓住医生的手焦急询问道:

“医生,我女儿身上的针你们商量好没有,是怎么个治法?”

看着眼前忧心忡忡的女人,医生满脸愁容地回答道:

“这个情况不好弄啊,我们看过x光片,那十二个针应该扎进去有段时间了,孩子正是贪玩好动的年纪,如果运气不好的话针一位移就会扎破内脏,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对于你女儿的治疗方案我们还在讨论中,你先回去等结果吧。”

听着和之前大差不差的话刘玉香顿时红了眼眶,她悔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女儿的异样,才让歹人对自己年仅一岁的小女儿下此狠手。

刘玉香为了防止女儿乱动导致针位移,总紧紧环抱着女儿以防她有大幅度运动。

图3

一天没有治疗方案刘玉香就急得一天睡不着,双眼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紧紧盯上小子萱,这是刘玉香此时此刻作为一个母亲,唯一能为女儿做的了。

其实不是医院难为刘玉香光让她在医院里干着急,而是因为小子萱的情况的确复杂。

先不说插入子萱体内的钢针是否带有细菌病毒,就光说如何取出来就是一件难事,因为子萱太小了,钢针又分别在身体的各个方位:大腿四根、腹部三根、肝脏等重要器官附近还有五根。

能不能一次性将针都取出更是个问题,孩子仅仅不到一岁,多做一次手术孩子就要多遭一次罪。

再加上手术取出时术中的风险问题,和术后并发症等一系列的问题,所以没有一个人敢为小子萱做担保,现在摆在北京儿童医院医生面前的是一个极其艰巨的任务。

图4

索性小子萱很懂事,知道妈妈一直不让自己乱动也不哭闹,除了吃饭上厕所子萱总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看着为自己读话本的妈妈。

终于在各路专家的会诊下,10月28日早上八点小子萱被推入了手术室,医生为小子萱制定的手术方案是这样的:

先取出小子萱皮肤表面的针,再取出腹腔内的针,最后取出肝脏附近的针。这场困难重重的手术有喜有忧,值得庆幸的是小子萱大腿上插入的针并不是很深,医生凭借肉眼便可以确定针的位置,只需要小心翼翼的取出即可。

但是这场手术的艰难之处就是位于小子萱身体内部的针,那些针如浮萍般随着血液的流动居无定所,让仅凭双眼开刀的医生很难找准位置,但是多耽搁一秒这场手术的风险性就会徒增一丝,这让操刀的医生格外紧张。

医生们只得用腹腔镜在小子萱腹部摸索,每当碰到一个稳定的针都让医生们兴奋不已,取出不难医生们就怕找不到,在用腹腔镜找到针的确切位置之后,医生们便用钳子小心翼翼的拖出,以防针尖刺穿小子萱的任何器官

图5

几个小时后小子萱体内大部分的针都得以取出,这也让在场的所有医生都深深地松了口气。眼看手术就要进入收尾阶段。

最后一根针却怎么找也找不到,最后一根针所处的位置极为特殊,并且也是医生们最怕碰到的一种情况——随着血液不断游离的针,但是现在不取出下次手术小子萱依旧要遭受一次皮肉之苦,为此在场的医生也当即制定了策略,在腹部开个小口慢慢找。

又经过一个钟头的细心摸索,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最后一根针也得以取出,但是刚取出的一瞬间所有在场医生顿时屏住了呼吸,因为这根不大的绣花针上居然已经生出了一半的锈迹,不敢想象如果这根针扎入了小子萱某个器官里,将引起怎样无法挽回的后果

图6

医生们松了口气,后面的收尾工作也做的格外顺利,在清点这十二根针时,医生们发现这十二根针里,有一半都是家用的绣花针,还有另一半是医用的注射针头,这部分注射针头里甚至还有几根生生断在肉里,让人不忍直视,索性这场手术圆满成功,一切的努力也没有白费。得知手术成功,焦急等待在手术室外的刘玉香和丈夫范光生重重的舒了口气,这些天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下了。

不止这十二根钢针

虽然手术圆满成功,但是刘玉香看着小小年纪便吃尽苦头的女儿范子萱,还是不禁红了眼眶。病床旁的丈夫范光生还在旁边对着刘玉香喃喃自语道:

“哪个杀千刀的,居然这么狠心往孩子身上扎针,被我找到了非给他送牢里去。”

刘玉香和丈夫的想法一样,一定要让凶手就地正法。下定决心的刘玉香也不作隐瞒,向丈夫范光生透露一个月前的事。

图7

原来早在一个月前,有一次在给小女儿换尿布时发现孩子啼哭不止,特别是女儿屁股附近子萱是一碰就哭一摸就闹,接连好几次都是这样。

为此刘玉香在洗澡时仔仔细细地翻看了女儿全身,最后刘玉香发现在小子萱股沟附近遍布着几个小红点,摸着还硬硬的,待刘玉香细细一看可吓了一大跳,这些小红点像是扎进去了什么东西,刘玉香这可不敢懈怠赶忙带着女儿前往当地医院,经过x光片一照,发现竟然是几枚小钢针,索性扎的不深还在屁股那种多肉的地方,所以医生三五除下便将小钢针拔了下来。

而不得不说的是刘玉香的心是真大,以为是大女儿在照看妹妹时和妹妹打闹,才不小心将缝补的钢针扎入了妹妹的屁股,看小女儿并无大碍刘玉香并未向家里人提起此事,只是在回家后训斥的大女儿几句。

没想到这才距离四根针事件不到一个月,刘玉香又在给子萱洗澡时再次在其身上发现星星点点的红点,和上次一样一碰子萱就哇哇大哭,因为数量多刘玉香起初还认为是长得荨麻疹。

图8

但这次刘玉香不再怠慢叫来了丈夫一同前往当地的医院,没想到这次的结果和上次一样,不过这次更过分,范子萱身上的针居然比上次的多出三倍之多。

当地医院甚至不敢接收,刘玉香才和丈夫前往了北京儿童医院。

两次算下来范子萱身上整整被插入了十六根针,这样可怕的数目别说是儿童了,成人都很难承受得住。

只因范子萱年龄太小了,所以不能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异样,身体不舒服只会扯着嗓子哭,而刘玉香却只以为孩子饿了或者孩子拉了,这才导致歹人的多次得逞。

想到这刘玉香不禁泪流满面,第一次发现那些针时,刘玉香还以为是小女儿自己不小心扎上的,如果当时自己已经有所怀疑,女儿也不会第二次被扎入十二根针。

但是事已至此丈夫也安慰刘玉香多想无益,如今眼前当务之急还是抓到凶手,平白无故身上“长”出十几根钢针,很明显像是人有意为之。

图9

但是刘玉香和丈夫范光生平时待人十分和蔼,没有什么树敌,到底是谁如此记恨二人才对不足一岁的孩子下此毒手?

熟人作案

范子萱年龄尚小,能接触她然后再作案的恐怕就是身边人,刘玉香和范光生想到这不禁脊背发凉,为此两人决定必须一查到底,便马不停蹄的前往当地派出所报了案。而警方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范子萱的奶奶,刘玉香的婆婆。

因为刘玉香连生两个女儿,刘玉香的婆婆没准表面看着和蔼背地里却重男轻女,毕竟在中国不少农村地区,都有扎女儿生儿子的习俗。

但是婆婆见众人将矛头指向自己,顿时哭天喊地直呼冤枉。婆婆连忙澄清自己并没有这种迂腐的思想,在婆婆看来生男生女都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没必要下此狠手去扎她。

图10

而且此时的刘玉香也站出来力挺婆婆:

“不可能是我婆婆,我当时生完小女儿还是婆婆说我带孩子辛苦,提议我去做的结扎,就连结扎也是婆婆陪伴我去的。如果她真因为重男轻女想要个男孩,没必要提议我去做结扎啊。”

那如果不是婆婆下的手那又会是谁呢?

疑点重重

就在警方如火如荼地在刘玉香家排查凶手时,却发生了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件事——范子萱的舅妈居然自杀了

就在子萱手术结束没多久,子萱的舅妈刘洪云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刘洪云居然在家生吞农药,并且一喝就是一大瓶,这是铁了心不想活了。

但是经过警方走访调查,刘洪云的家属们都说,并没有发现刘洪云最近有什么异常,也没有和家里人吵架拌嘴,那她为何好端端的要服毒自杀呢?

很显然这个刘洪云和子萱身体里的针恐怕是脱不了干系。但是刘洪云和自家姑姐刘玉香并没有什么冲突,刘洪云没必要去残害小子萱。

一团迷雾笼罩在刘玉香头上让她实在想不通,但是刘玉香还没来得及向刘洪云问清楚真相,便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刘洪云抢救无效已经死亡了。

图11

毕竟刘洪云还有个年纪不大的女儿,如果不是因为赌气自杀那一定是有预谋的畏罪自杀。有人说是刘洪云与家人赌气,一气之下喝药自杀,夫家为了撇清责任便说刘洪云情绪稳定,没有同家人们发生争吵。

更有说法说刘洪云自己重男轻女听说扎女儿能生儿子,但是舍不得扎自己的女儿,便想到了扎小姑子的女儿,然后见事情暴露畏罪自杀。

眼看众说纷纭越说越离谱,记者却在此时曝出一件关于刘洪云的事。

原来当初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当地媒体便前往刘玉香家进行采访,不仅采访了刘玉香婆婆一家人还采访了刘玉香娘家人,在做刘玉香母亲的单独采访时,刘洪云在一旁看了很久,末了问了记者一句:

“那针上的指纹可以检测出来不?”

记者一顿分析告诉刘洪云:

“针已经到了体内恐怕是不好查,不过这里面漏洞百出迟早会找到凶手的。”

也许是记者的那句话刺激了刘洪云,和记者交谈后的当天晚上,刘洪云就被家人发现在屋里服药自杀。

图12

结语

对于本案,高唐县公安局警方称:范子萱的舅妈刘洪云被判定为重大嫌疑人。

其实就算刘洪云是扎孩子的凶手,但是她所做的事毕竟罪不至死,此举属实有些冲动和鲁莽。

但人死不能复生,刘洪云是否真的为凶手,拥有怎样的作案动机这些终究是没个答案,虽然此案依旧在调查中,但是相信后续一定会给大众一个合理的说法。

事已至此值得庆幸的是,手术之后的小子萱恢复得很好,经过此事的刘玉香也将孩子看得更紧,以防孩子再次受到伤害,如今的小子萱在家里人的庇佑下像正常孩子一样开始茁壮成长,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子萱能淡忘这些不幸,依旧积极快乐的长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