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西安一隔离点防控专班负责人李钊同志因公殉职,年仅49岁,连续一线奋战26天

subtitle
华商网

2022-01-18 17:32

关注

最早包抓的是西安国际港务区辖区的一个小区,情况好转后,主动请战到最危险的地方去,在隔离酒店担任专班班长连续奋战26天,1月15日凌晨突发疾病,倒在抗疫一线岗位上,经全力救治无效,不幸因公殉职,享年49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钊,1972年4月出生于渭南,最早是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师,后在西安国际港务区管理委员会多个岗位任职,生前担任西安国际陆港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李钊殉职后,陕西省省长赵一德批示:西安市和国际港务区要细心做好善后工作,照顾好李钊同志家里的困难,代向李钊同志的家属致以慰问。西安市委副书记韩松,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杨晓东分别送来了花圈,对李钊同志的逝世表示哀悼。

1月16日凌晨,西安国际陆港集团副总经理翟若鹏向华商报记者介绍,李钊见证了国际港务区的发展和成长,为国际港务区的建设和陆港集团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本次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李钊第一时间主动请战,临危受命,自2021年12月20日起进驻隔离酒店担任专班班长,夜以继日坚守在抗疫的最前线,不惧艰险、甘于奉献,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伟大的抗疫精神。

在16日上午举行的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曾和李钊共事的同事说,李钊是他们心中的抗疫英雄,是他们学习的榜样和楷模,会永远怀念他!

出事前半个小时

还在微信群里安排工作

1月15日凌晨1时24分,李钊还在微信工作群里安排工作:“必须每天给隔离人员说,要求必须遵守:足不出门、敲门再开门、开门必戴口罩。”

凌晨2时许,他觉得心脏不适,测量血压后他还说没事,但医护人员坚持走就医流程送往医院抢救,7时20分,抢救无效离世,诊断为心源性猝死。

1月16日凌晨,在李钊工作过的隔离酒店,专班副班长王楠泣不成声,“他事无巨细,严格落实隔离人员转入转出的流程,制定专班总方案、相关制度、人员分工,对隔离人员做好人文关怀,几乎每一天都会工作到半夜,早上起来继续忙。”

来专班第一天就在笔记本上写着

“事不过夜 提高效率”

李钊的笔记本还摆放在临时搭建的办公桌上,翻到2021年12月20日这一天的记录,第一行就写着“事不过夜 提高效率”。

“这是他对自己,也是对我们的要求。”王楠说,因为大家都想把事情做好,所以专班的工作压力比较大,精神都是绷着的,李钊虽然要求严格,但也保持积极乐观,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他的这些情绪感染着大家,所以尽管很累,大家都拧成一股绳,都很有信心,“有时候我们可能已经有些疲惫了,但看到他一直在一线,亲力亲为,就不觉得累了。”

李钊刚到隔离酒店没几天,西安的疫情防控形势就越发严峻起来,这里最多时接收了179名隔离人员。在有人员转入的时候,对接、登记、录入,一般会忙整夜,这期间,李钊总是身穿防护服,盯紧每一个环节,当隔离人员入住后,他还要操心如何对他们更好的人文关怀,可以说24小时都是一个在岗的工作状态。

监控系统安装在自己手机上

有问题随时指出来

王楠说,李钊到达专班后,就安排在酒店设置了“加油站”,就是在酒店开辟出来一个摆放物品的小角落,24小时放置水果、酸奶等,专班的人饿了去补充点能量,就算是加“油”了,加满“油”,继续工作,“他也会去加油,因为他常常工作到很晚。”

酒店总经理曹勇还不能接受李钊不在的事实,“他来的时候,临时用几张桌子搭建了办公室,他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这个办公室和监控室,他还把电子门磁系统安装在自己手机上,哪位隔离人员要是开门了,他手机上就会立刻提示,好几次都打电话询问。其实,提示有专门的人负责着,可他总说防疫不能有任何闪失。”

按照防疫要求,酒店会设置一脱区、二脱区,所有人员去了污染区,必须是二级防护,出来后脱防护服要严格按照流程。李钊来了后,就找到施工单位,把污染区设置完善,并加上监控,把两个区域的监控都安装在自己手机上,便于他随时查看,如果发现有什么问题,会立即纠正。

房间里有点冷

连夜购买取暖设备送过去

1月7日凌晨,西安降温,因为酒店是中央空调,没敢开暖风,很多隔离的人反映有些冷。凌晨3时许,李钊得知情况后,马上组织专班、酒店工程部人员和施工方开会商讨,中央空调到底能不能开?会不会造成二次污染。

后来考虑到安全,决定不开暖风。但保暖的问题还得解决,李钊又连夜联系管委会购买暖风机、电暖器、暖宝宝,还安排酒店准备姜茶、被子等,能取暖的设备物品,都想到办到了,然后挨个隔离房间送过去,让隔离人员觉得很温暖。

王楠还记得,隔离酒店第一批人员解除隔离后,需要回去继续居家隔离,但居住的村组对政策不了解不让回,也是李钊给这批人员的单位、居住地社区打电话沟通协调,确保他们能够顺利返回。

妻子给儿子说

长大后要成为爸爸那样的人

1月15日,隔离酒店还剩下4名B类人员,16日就结束集中隔离,改为居家隔离了,他们这个专班的使命就完成了,胜利在望之时李钊却出了事。王楠说,“他可能和家人说好了,马上就能回家吧……”

但李钊并没有给家人说他在隔离酒店的工作就要告一段落。实际上,他和妻子最后一次通话是在1月12日,还是妻子给他打的电话,问忙不忙?“上午打的,当时他在忙,就挂了,晚上11点多回过来,也就说了两句,说还挺忙的,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家?能不能一起过年?现在,真的是回不了了。”

李钊的妻子王舒健是一位大学老师,丈夫2021年12月19日从家里离开时,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此前,她打了几次电话,也没接,就知道他忙着,没再打搅,她也不知道丈夫在隔离酒店的具体工作情况,“15日凌晨,我接到通知后去医院,当时没带孩子,但李钊的情况很不好了,他单位的人就去家里接了孩子,孩子今年13岁,上初二,我直接给孩子说了,他爸一直是我和孩子的榜样,我还给孩子说,希望你长大后,能成为像爸爸一样的人,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王舒健说,孩子知道爸爸不在了之后,一直哭,一直哭,平静之后,一句话都没说。

送别英雄

一路走好

华商报记者 卿荣波 部分图片来自西安发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