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袁隆平家人:三个孙女颜值高,儿子身份不一般

甬说

2022-01-18 11:32

关注

“杂交水稻之父”、“共和国勋章”、“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袁隆平,冠在他头上的名誉太多太多。

而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袁隆平”这三个字,是出现在课本和电视上的,是用来仰望的。对待事业,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几乎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农业;对待家人,他温和幽默,夫妻和睦,子孙和谐。

《时代我》,在有关袁隆平的篇章中,三个孙女首次亮相,颜值较好,有着同爷爷相似的幽默性格。

袁隆平的这一生令他感到骄傲的,除了那研发出的杂交水稻,救了千千万万人的性命,还有那三个了不起的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爷爷是看天气预报的

《时代我》袁隆平的篇章中,三个孙女首次亮相,留着同样简单的娃娃头,穿着简单的T恤,但是面对镜头时却毫不怯场。

三个孙女的名字都是由袁隆平亲自取的,大孙女,“袁友晴”的名字出处便是其出生之时,刚好雨过天晴。

二孙女,“袁友清”名字的由来是恰逢雨水节气,小名大米;小孙女,“袁友明”的名字则取自出生之时的星空明媚,小名叫做小米。

以天气、时令、粮食为三个孙女命名,既饱含了袁隆平对她们三人美好的祝愿,又将自己的农业梦想展现地淋漓尽致。

在三个孙女的心里,“袁隆平”并不是多么响当当的人物,他只是她们的爷爷,幽默、搞笑,还有那么点的孩子气,会带着她们一起玩,在家里藏零食,带着三个人一起“偷吃”。

懵懂时期,初入校园,当老师得知孩子的爷爷是袁隆平之后,曾十分激动地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爷爷是干嘛的?”

小小的姑娘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我爷爷是看天气预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童稚的声音中,暗含着满满的自豪。

彼时的女孩,不懂什么叫杂交水稻,也不懂为什么老师会特地询问自己有关爷爷的事情,但是在她的记忆里,每一次的天气预报爷爷都会特别关注,家人也从不会在其看天气预报的时候打扰到他。

后来一点点的长大,信息摄入慢慢地也变得多了起来,知识层面也更加丰富,孩子们心中关于爷爷的形象也就更加清晰。

稍长成的姑娘,这才理解了当初老师的那份激动,也能在课堂上讲到有关爷爷的课文内容时,坦然地接受来自同学们羡慕的目光。

父亲是个种粮大户

1970年,袁定阳出生,自他有记忆以来,他的生活里面充斥着的除了母亲,就只有两个哥哥,一开始袁定阳对于父亲的印象十分模糊。

父亲总是早出晚归,有时候三五个月,都不回家一趟,父子几人能够聚在一起的机会,少之又少。

对于父亲的想念与日俱增,袁定阳总是会缠在母亲的身边问一些关于父亲的话题,以慰相思之苦,“爸爸为什么给我取名‘五三’呀?”

母亲笑着摸了摸袁定阳的小脑袋,“因为定安出生在5月1日呀。”

袁定阳撅起小嘴,“那大哥叫‘五一’可是我和二哥的小名分别是‘五二’、‘五三’,这是为什么呢?”

母亲笑了笑,“简单呗,好记,你爸爸不喜欢复杂,他是一个简单的人。”

因而,在袁定阳的心里对父亲的印象便又多了一条‘不喜欢复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时候袁定阳晚上看到父亲匆匆地赶回家,心里暗暗开心,跑到父亲身边想同其聊天,可是最后总是架不住困意沉沉的睡去。

等到第二天早上,开心地拉开房门,去找父亲时,却只看见了在一边忙碌着的母亲,而父亲早就没了踪影。

袁定阳垂头丧气地坐在凳子上,委屈巴巴的问母亲,“爸爸在外面干什么啊?怎么老是不回家?”

母亲放下手中的活计,看着袁定阳笑着说道,“你爸爸在外面种稻子呢,不种稻子,我们吃什么呀。

袁定阳站起身心里对父亲的职业渐渐清晰起来,“原来父亲是种粮的,而且还是个大户,在海南承包了很多田地,不然怎么老是不回家呢。”

袁定阳点点头,转身将自己的‘重大发现’飞奔前去告诉或许还未知情的哥哥们,母亲看着袁定阳的背影,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暗下决心,从事杂交水稻

袁定阳渐渐的长大,很多事情也渐渐的开始变得清晰,对于父亲所在从事的事业也略有耳闻,每每回想起自己曾认为“父亲是个种粮大户”时,袁定阳总忍不住的发笑。

高中时期,是袁定阳与父亲相聚最多的时候,也正是由于这朝夕相处,袁定阳开始确立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看到父亲每日辛劳的在田地间行走,袁定阳忍不住问道,“爸爸您为什么这么痴迷于杂交水稻的研究呀?”

袁隆平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望着看不到边的远方,沉重的开口:

“1958年粮食紧缺,你们无法想象啊,而我是见证者,我知道,饿肚子的滋味不好受啊。”

父亲的话,恰如一记警钟狠狠的砸在了袁定阳的心头,他低头沉默不语,看着父亲的身影,一个念头渐渐在袁定阳的心头升起。

从事杂交水稻,做与父亲一样的事,让千千万万的人不要再经受饥饿的困苦,决心暗下,袁定阳愈发努力地朝着梦想前进。

1990年,是袁定阳参加高考的一年,也恰逢那年,气候异常,袁隆平辛辛苦苦种的良田,大面积的绝收,育种的事业又一次遇到了挫折。

袁定阳看着憔悴的父亲,心中泛起阵阵的酸意,想要上前安慰几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袁隆平瞧见儿子欲言又止的模样,扯了扯嘴角,语重心长的说:

“干这一行,失败是常有的事,做100次试验,如果能成功一两次,就算幸运了,有的人在科研道路上探索一辈子,仍然没有成功,如果你选择走科研这条路,就得有不怕失败的准备。”

袁定阳点了点头,填报高考志愿时,毅然选择了广西农业大学农学系的遗传育种专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袁隆平听到有关儿子的志愿之后,第一时间找到袁定阳同其交流。

袁隆平一脸严肃地看着袁定阳问道,“从事育种这一行,就意味着吃苦,就不要想着什么升官发财,你做得到吗?”

袁定阳坚定的点了点头,袁隆平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拍了拍儿子,眼中充斥着欣慰和希望的光。

校园内,袁定阳苦习知识,力求不辜负父亲的期待,袁定阳的成绩优秀,担任学校科研小组的组长。

除了完成学校布置的实验任务之外,他还利用课后的时间,自学农业知识,带领着科研小组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实验。

对水稻的培型也慢慢有了自己的见解,袁定阳对待农业的热忱,不舍昼夜地钻研,也让袁隆平看到了儿子的决心,对这个儿子充满了信心。

于是,在袁定阳大四开始实习的时候,袁隆平先是将其带到田头,认真地为其讲解杂交水稻的特性,接着,又把袁定阳带到农民的家中吃饭。

一再叮嘱道,“干农业,首先要对农民有感情,要对土地有感情,搞农业科研,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

在此期间,袁定阳也留意到,虽然父亲与农民相谈甚欢,农民也极为热情,但是袁隆平总是会偷偷地将饭钱放在碗下。

袁定阳不禁想到,之前,逢年过节的总会有人热情地来一些特产、礼物,咸鱼、咸肉、土鸡蛋之类的,父亲也是从不推辞伸手收下之后,总会从家里找出相应的与其相等价值的东西回赠过去。

想到这个,袁定阳低头轻笑,眼瞥到父亲已经起身,便连忙站起身来,同父亲一起与农民们道别,踏上归程。

春花秋月叶,眨眼之间又是一个时节,袁定阳大学毕业了,他踌躇满志的打算大展拳脚的时候,袁隆平的一番话,让袁定阳放弃了这个想法,并决定继续深造。

“中国人口多,粮食不能完全自给,万一哪天别人卡我们脖子呢?我们要有危机感啊,我们搞种业的人,就要有大志向,不仅要让中国人吃饱饭,还要让世界上处在饥饿中的人们也能用上我们的良种。”

袁定阳听从父亲的安排,前往香港中文大学农学系继续深造,带着临行前父亲的希望和期盼,在香港期间,袁定阳不敢有丝毫懈怠,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之中。

终于,袁定阳带着博士学位,投身到杂交水稻到的事业中,多年的学习,再加上父亲的谆谆教导,袁定阳也取得了一些小的成就。

“袁隆平之子”的身份,再加上袁定阳自身的卓越才能,有人提议让其担任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的副主任,然而,当方案上报到袁隆平那里时,其明确的表示了不同意。

袁定阳并未过多纠结在这个职位的职称上面,之后也只是更加脚踏实地的在杂交水稻的研发工作中努力发挥自己的才能。

多年以后,袁定阳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此时,袁隆平才勉强同意让其担任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的副主任。

“有了职位,就意味着责任,中国杂交水稻的发展空间还很大,任务还很重,就像一座金字塔钥匙塔尖长高1厘米,它的就要多长100米的基础。”

子承父业,接棒前行

“职称”,袁定阳真的没有那么看重,比起职位,他更在乎的是研究,是父亲的梦想,是千千万万人的“肚皮”。

通过不懈的努力,袁定阳在高产转基因水稻新品种研究的领域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他带领团队研发的新种型育苗,成功地推广到了全国。

优选育种不仅产量优异,还有抗虫,防寒等特性,为农民带去了更好的收成,为农业的发展带来了更广阔的前景,媒体也因此戏称他为“水稻之子”。

袁定阳与妻子段美娟都可谓是袁隆平的得意弟子,二人数年如一日的始终在杂交水稻的领域苦心钻研,寻求突破。

2021年4月,夫妻二人一起提出了关于水稻遗传科学理论研究的最新成果,发现转入RAmylA基因可促使水稻籽粒灌浆,推动了杂交水稻研究的进一步发展。

2021年5月22日,袁隆平带着未尽的梦想去世,一家人悲痛万分,但是袁定阳夫妇很快便振作起来,因为他们搞育种研究的,季节不等人。

父亲的梦想需要有人来延续,研究的脚步不能停歇,夫妻二人接过接力棒,朝着袁隆平制定的“高产,更高产,超高产”的目标继续努力奋斗着。

如今,世界上50%的水稻田都种上了杂交水稻全球稻米产量增加了1.5亿吨,增产的粮食能多养活四五万人,袁家两代三人,为中国的杂交水稻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袁家“稻门”无弱子

袁定阳在谈及父亲时,“父亲不爱说教,从来没有指定我学什么,都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三个儿子,袁隆平从未勒令要求他们必须从事农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相较于严厉训诫,袁隆平更倾向于顺其自然。

当然,有这么一位父亲,三个孩子对于农业的感情自是非常深厚,先有袁定阳自少年时期立志,后有袁定安辞职创业,兄弟三人都做着与农业相关的工作。

如此想来,或多或少,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大儿子袁定安,现任袁氏农业高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二儿子袁定江,毕业于湖南财经学院金融系金融专业,现任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非独立董事。

袁定阳,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湖南农业大学研究员,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从事水稻遗传育种和基因工程研究工作。

袁隆平的逝世,不仅使得千千万万的国人陷入悲伤之中,更是令与其携手相伴到老的妻子备受打击。

袁定阳兄弟三人在心中承诺,从今往后,会更加孝敬母亲,让其安享晚年,以慰其多年操劳之苦,亦为抚慰父亲离世带来的创伤。

袁隆平,虽然与世长辞,但是他的三个孩子依然在农业的范畴内贡献着自己的一份能量,“袁氏稻门”无弱子,满心梦想方始成。

“我们将继承父亲的名字,学习父亲的科学精神科学态度,家国情怀,毕生为中国水稻‘高产、更高产’贡献力量。”

参考文献:

《父亲的梦想与情怀》2021年

《时代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