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场生日宴的安排,两个女强人的碰撞

subtitle
陈想书语

2022-01-18 07:03

关注

‍‍‍

‍‍‍《红楼梦》第四十三回,“荣国府一姐”王熙凤的生日到了,贾母素日喜欢她,打算给她风风光光地办个生日宴会,不过出资方式搞了个花样,像那些小门小户人家一样“众筹”。

她的提议得到了众人的“欣然应诺”,不过这欣然之中,也有不同的心态,这其中“有和凤姐儿好的,有情愿这样的,有畏惧凤姐儿的,巴不得来奉承的”,而关键则在于这是贾母的提议,前提则在于“都是拿得出来的”。

于是就开始众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既然寿星是王熙凤,那她至少一不用操持,二不用掏钱。

按贾母的安排,操持的事就落到了宁国府尤氏身上。尤氏的能力没有问题,实际也是一个女强人,只不过没有凤姐这么高调而已;平常与王熙凤之间多多少少有种争强态势。操持一场生日会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过,在这筹备生日过程中,她发现或者印证了王熙凤的一些不那么地道的做法,而我们也从中对尤氏也有了一些认识。

先说筹钱的事。

当时贾母提议了众筹,也带头出钱20两,接下来是邢夫人和王夫人16两,尤氏和李纨12两,赖大母亲等一些老嬷嬷经贾母要求与尤氏李纨等人同例,“三春”等姑娘们出一个月的月例,鸳鸯等丫头则一两二两不等,此外,赵、周两位姨娘也每人出二两。

看起来很清晰,不过里面有几个细节值得关注。

一是李纨要出12两的时候,贾母说“你寡妇失业的,哪里还拉你出这个钱,我替你出了罢”,王熙凤哪能让老太太为了她的生日替别人出钱,主动提出要替李纨出了这一份。这个表态挺好,邢夫人等人听了都说“很是”。

这里没写到尤氏的态度,不过估计她也是那表示“很是”中的一个,或许心里还在想:这凤丫头今儿怎么突然大方了?会不会有什么花样啊?

事实上,后面真的出花样了。

因为第二天尤氏接收所有“众筹款”时发现,王熙凤应承要替李纨出的那12两银子并没有出。

要说尤氏也真是个精细人,她应该是根据对王熙凤的了解,料定她会有什么猫腻,所以在凤姐把她收齐的那一份银子“封好”给她时,尽管她问是不是“都齐了”时,凤姐回答说“都有了”,她却还是不放心,表示“有些信不及,倒要当面点一点”,然后还真的“按数一点”,发现“只没有李纨的一分”。

就是说,王熙凤在贾母等人面前白做了个好人,事实上没有替李纨出钱。

从这里可以看出,王熙凤是真如尤氏说的惯于“在人跟前做人”,太有心机了;尽管她是有理由的,说是“那么些还不够使?短一分儿也罢了,等不够了我再给你”,其实是歪理,是有失公平原则的。

当然,尤氏并没有要王熙凤真把12两银子补起来,她属于“点到为止”,不想被糊弄,但也不想太一板一眼。她只是提醒凤姐,搞这些小伎俩“你一般地也怕”被发现;然后她利用了凤姐的这种行为,正如她与平儿说的,“只许你那主子作弊,就不许我作情儿”,依葫芦画瓢,把平儿、鸳鸯、彩云、赵周二位等人的钱都还了。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尤氏对王熙凤的那些小手腕是吃得死死的,也正表明尤氏确实也有治家之才,并且她对别人的苦乐更能体念。只可惜身为普通门第出身的“续弦”,她没办法辖制贾珍,以至于眼睁睁看着尤氏姐妹的悲剧而无能为力。

二是考虑众筹对象的时候,贾母本来没有考虑到赵周二位姨娘,凤姐偏说“上下都全了,还有二位姨奶奶,她出不出,也问一声儿。尽到她们是理,不然,她们只当小看了她们了”。听上去是要征求她们的意见,事实上,如果去问她们出不出钱,谁会好意思说“不出”?

果然,丫头去问之下,“每位也出二两”。只不过,她们两位肯定已经不能讲“欣然应诺”了(特别是赵姨娘)。

在这个时候,尤氏就明确对王熙凤的做法有意见了,“悄骂”王熙凤“没足厌”,“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做什么”。但王熙凤却说:“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不如拘来咱们乐。”

咱这里也不去管赵周两位姨娘是不是“有了钱也白送别人”(我猜想是求神拜佛之类花销,比如那回赵姨娘给马道婆一大笔银子算计凤姐和宝玉),从这里,我们可以体会到,王熙凤确实不太体恤别人,而尤氏则愿意为别人考虑。

再说筹备活动的事。

贾母定了要尤氏负责组织生日活动,让凤姐“别操一点心,受用一日才算”,尤氏应命,之后就与凤姐商量怎么办生日。

这当然一是因为凤姐是生日的主角,二是因为提议搞众筹给她过生日的是贾母,凤姐是在贾母跟前最得意之人,不找她商量还找谁?

不料王熙凤却让尤氏不要问她,说“只看老太太的眼色行事就完了”。

这话很对,尤氏自然明白,只要让老太太觉得这场生日过得热闹喜庆,自己的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但关键是怎样才能让老太太满意呢?这可不正要与王熙凤商量的吗?

凤姐是出了名的会揣摩老太太心意,哄老太太开心,尤氏尽管也善于察言观色,终究是宁国府的人,并不如凤姐懂老太太,自然是需要她细细地提醒一番才妥。

结果王熙凤不肯说。不仅不肯说,在尤氏说“出了钱不算,还要我来操心,你怎么谢我”时,她还说“你别扯臊,我又没叫你来,谢你什么!你怕躁心?你这会子就回老太太去,再派一个就是了”。

这就惹出了尤氏的一句话:

“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

我觉得尤氏的话没错,王熙凤真的有点“满”了。

怎么办生日哄好老太太不肯出具体主意,尤氏为了她来操持生日活动她“谢”都不愿意。

尽管基本也算是开开玩笑,但是王熙凤的“满”是真的。

幸好懂老太太的不止王熙凤一个。尤氏随后找了鸳鸯,问明了老太太所喜细节,又还了她的钱。

后来的生日活动,要不是贾琏闹出在家偷腥那一出,是可以称得上圆满的。但这个可就不能怪尤氏了。

从这活动筹备中,可见王熙凤确实太高调、太享受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了些;而尤氏则是甚为稳妥的一个当家人。

那么,在这一件生日筹备事上,朋友你对王熙凤与尤氏两位有什么样的认识呢?欢迎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