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结婚时父母毫毛不拔,岳母带娃9年,母亲:我不用你养老送终

subtitle
无秘私语

2022-01-18 04:05

关注

导语:

婆媳关系似乎成了许多家庭最头疼的事,都说“十年看婆,十年看媳”,遇到聪明的婆婆和懂事的儿媳妇,整个家庭都会“和谐社会”,遇到无论哪方有些矫情的,就要靠丈夫来当中间的“调和剂”,否则家庭内部就会出现“矛盾激化”。张建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34岁张建自述:

我出生在外地的一个小山村,从小家庭条件就不怎么好,再加上家里的兄弟姐妹多,所以我初中毕业就来到北方来打工。

我虽然学历不高,但是头脑很聪明,学什么东西都特别的快,所以很快就在一家服装公司学会了裁剪和排版这门技术,那个时候,虽然我每天都加班到半夜,但为了多赚些钱,再苦再累我都不觉得苦。

每个月发完工资,我自己总是很节俭地算计着花,因为我知道父母什么都给不了我,以后我娶妻生子都要靠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工作的第三年,妹妹和哥哥嫂子们也带着孩子来到了北方打工,我们打工的地方虽然离得都很近,但是大家也很少见面聚会,因为每天工厂里都是快节奏的加班。

我始终认为无论从事哪个行业,只要你肯吃苦肯干,剩下的就是熬了,我相信,时间长了,总有熬出头的机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工作的第8年,我凭着自己的真实能力,在工厂熬上了车间主任。回头看看自己曾经走过的岁月,再看看现在没有拿的万元工资,我很知足。

一转眼在这里生活了8年,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和同事们相处的也特别的好,住在附近的大姐们有时也经常和我开玩笑的说让我找个这边的媳妇安家落户,我也开玩笑的说"那你们帮我说一个................

后来,一次无意当中去工厂附近的超市买东西,我认识了陈希,她在这里售货员,,我每次去买东西的时候都会碰到她,时间一长,我们俩就变得很熟悉了,后来我两就加了微信聊了起来,没想到最后我两谈起了恋爱。

我和她说了我家的情况,并且告诉她我是外地的,怕她和她父母嫌弃,她看着我没有说话。

陈希在家里是独生女,她父亲在城里的一个单位是长期工,家庭条件在村里来说还算可以。陈希把我和她谈恋爱的事情告诉她父母时,她父母并没有很反对,因为考虑到她家独生女,她父母想让陈希留在他们的身边。

第一次见陈希父母的时候,我很紧张,知道我一个外地的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媳妇已经很不错了,陈希的父母见我人很上进,也没有反对我俩交往。

就这样,我们大概交往了小2年,就准备开始举办婚礼了,也就是我要去他们家当上门女婿了。

当我把我和陈希结婚的事情告诉我父母的时候,没想到我的母亲笑的简直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她说我当上门女婿正好给家里省了一套房子。

望着母亲那张充满“狞笑”的脸,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我不想让我在媳妇面前没有一点尊严,更不想以后她和我母亲闹得不开心,就斗胆的问我母亲:房子不用您了,是不是您得给儿媳妇掏些彩礼钱?

可母亲一听“钱”那个字,简直就急了,虽然我知道我家的条件不是很好,但是我不相信家里真的穷得连彩礼钱都没有,更何况每年地里打的粮食的收成卖的钱都在母亲手里,无论出于礼节还是风俗,我母亲都应该给我媳妇一些彩礼钱,可母亲非说我岳母家条件好,不缺这点钱。

我不想和母亲因为这些争吵,又不想在媳妇面前没有一点尊严,为了两全其美,我自己掏出了2万元给了母亲,让她当作彩礼钱给媳妇,这样大家的面子上都过得去,反正以后我也不会留在老家,也很少和他们打交道。

就这样,我和妻子很顺利地举办了婚礼。,我也真正地成了那个上门女婿,搬到了岳母家住。岳母和岳父对我也很好,再加上我勤快很会来事,很招他们的喜欢。

虽然我当了上门女婿,但我也不愿意什么都靠岳母家,我和妻子商量打算凭自己的能力在县城买套房子,自己付首付,以后每个月再慢慢还贷款,反正我们还年轻,家里用钱的地方也不是很多。

婚后第二年,我和妻子生了我们的儿子,从儿子出生以后,都是由岳母来带孩子,母亲也是在儿子出生满月的时候来过一次,就从家里带了些土特产,一分钱都没给孩子,我为了自己的脸上好看,我又背着妻子偷偷给了母亲1000元,让她给妻子,说是给 孩子的剃头钱。

孩子9岁那年,我和妻子拿着自己这么多年积攒的钱在县城首付了一套两限房,岳母怕我们有孩子买房压力大,怕苦了孩子,就给我们出了10万元,我当时还直拒绝,可妻子说还是拿着吧,反正以后也都是我们的。

可我母亲听说我们在县城买房的事,高兴坏了,从我老家坐车赶来,非要来新房看看,来就来吧,谁知她来了以后一直都没有想走的意思,和我们一起住在了新房里,我也不好意思往外撵他,毕竟是我的母亲。

快过年的时候,我把老家农房冷,就让岳母和岳父到县城的楼房里和我们一起过年,没想到母亲见他们住在这里,觉得房子是我买的,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好像她住在这里特别的硬气似的。

有时背地里还和我捣鼓说岳母太浪费了,把冰箱里吃剩几天的菜汤都倒了,还问我岳母是不是打算在这常住下去,我开始没理会母亲的意思,后来一烦了就很生气地说:对,他们就在这里常住了,结婚的时候您一分钱彩礼不掏,孩子您不管哄,买房您也没出一分钱,您凭什么限制我岳母?我岳母给我掏了10万元,母亲见我生气说话怼他的样子,伤心地流下了眼泪,第二天,就坐车回了老家。

临走的时候,她告诉我,我什么都不管你,以后我老了,也不用你给我养老送终。听后,我心里很酸。

两年以后,母亲在老家干农活,腿摔断了,我和妻子知道后回了老家给母亲放下了1万元,并让他好好地在家治病,此后,每年春节我们都会给他寄去2000元,虽然我寄回去的不多,因为我们也有房贷,但我知道母亲一定不会嫌少的。

结束语:

张建虽然做了上门女婿,不管母亲在他结婚的时候出没出过一分钱,他都没有不孝顺父母的意思,虽然母亲在婚房、彩礼、还有孙子出生的时候做的不好,但张建都替母亲做了圆场,只是母亲不识大体罢了,你们说对不对?

别人的故事讲给你听,一段故事一段人生,感谢您幸福的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