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俄罗斯公知谬论:若不能加入北约,那未来一定会成为中国的一个省

subtitle
守着鼻子摸着腮

2022-01-17 20:23

关注

俄罗斯公知发出警告:如果俄罗斯不能成为北约的一员,那么未来一定会成为中国的一个省。

2022年1月10日,俄罗斯知识分子大会召开,会上有五位公共知识分子发出一个惊世骇俗的言论。俄公知警告俄罗斯外交部门,如果继续延续现在的外交政策,与北约关系搞得很僵硬,未来等待俄罗斯的只有一个命运,就是成为日渐强大的中国的一个省。五位公共知识分子这番惊世骇俗的言论,一经发表就引起俄罗斯社会的高度关注。因为这次俄罗斯知识分子大会,以及五位公共知识分子所发表的议题,都与一个具体事件有着紧密关系。那就是俄罗斯因为北约东扩,在乌克兰问题上,正与北约和美国进行紧急磋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月9日至1月10日,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和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舍曼,已经在日内瓦举行闭门磋商会议。1月12日,俄罗斯又将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对乌克兰和北约东扩问题进行磋商。也就是说,就在俄罗斯与美国和北约举行闭门会谈时,中间有俄罗斯公共知识分子站出来,直接批评现在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外交政策。表示不应该阻挡北约东扩,而应该努力成为北约一员,只有当俄罗斯重新回归到西方世界,才能够避免俄罗斯出现最可能的悲剧,就是成为日渐强大的中国的一个省份。俄罗斯五位公共知识分子,发出这番言论批评现政府的外交政策,之所以会引起广泛关注,是因为这个时间节点把握得太好。

五位公共知识分子的具体言论内容,不管是历史事实,还是现实战略选择,对俄罗斯而言,都不适合。第一,对于这五位公知所言,俄罗斯只有努力成为北约一员,只有努力重新回到西方世界,才能够重新发展强大起来,这番言论完全缺乏历史支撑。作为俄罗斯的公共知识分子,但凡稍微熟悉一下俄罗斯的历史,以及俄罗斯与欧洲国家的历史就会发现:俄罗斯从一个莫斯科公国,脱离蒙古人统治以后,在经济上、文化上和宗教上组成独立的俄罗斯国、俄罗斯民族,从来就与欧洲为主体的西方世界是格格不入。比如,宗教上,东罗马帝国崩溃以后,俄罗斯迎娶了索菲亚公主,然后自命为第三罗马,所以国教不是基督教,也不是天主教,而是东正教。因为俄罗斯认为,东罗马帝国覆灭以后,罗马正统就在莫斯科,所以东正教、基督教和天主教这种教派之间的纷争,让俄罗斯千年以来与欧洲各个国家在精神上格格不入。

其次,在地缘战略上,俄罗斯从来也不会成为以欧洲国家为主导的西方世界中的重要一员。因为从种族上看,无论是盎格鲁撒克逊,还是日耳曼民族,对于斯拉夫族人,一直抱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种族鄙视眼光。最典型的就是,二战时期的苏德战场,纳粹德国希特勒之所以要发起对东方的战争,一个旗号就是,要把斯拉夫人从俄罗斯这个广阔的土地上彻底灭杀掉,然后让雅利安人能够在这个土地上生存,因为希特勒认为,斯拉夫人不配拥有这块土地。二战结束后,斯拉夫人与欧洲民族之间的这种矛盾仍然是固有的,否则也不会出现冷战这种意识形态。

此外,从国家现实利益而言,欧洲这块土地上的国家,经过千年战争之后,分裂成20多个小国,尽管中间有英国、法国和德国这些比较大的国家,但是与国土面积辽阔的俄罗斯相比,英法德仍然不过是一个小国家而已。面对俄罗斯这个东方中央集权的国家,无论沙皇帝国、苏维埃,还是现在的俄罗斯民主共和国,在以欧洲为主体的西方世界骨子里面,带着对强大的恐惧心态。在这种情况之下,俄罗斯与西方世界基本上不可能走到一块,俄罗斯也很难融入到西方世界。

俄罗斯五位公知认为,只要俄罗斯成为北约一员,自然而然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矛盾,这是一种不可能出现的事实。因为在赫鲁晓夫时期,就已经向北约提出过请求,想要加入北约,结果北约秘书长直接回答赫鲁晓夫:不可能。因为北约之所以能够存在,就是因为苏联的存在,如果苏联加入北约,那北约自身就会瓦解,也不具有再存在的价值和合法性。从北约秘书长的拒绝中就可以看出,正是因为有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作为对手和敌人,北约才能够把美国留在欧洲,北约才能够作为一个超越于民族、国家之上的军事集团。如果俄罗斯加入进来,那北约完全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无论是苏联时期,还是俄罗斯时期,国家领导人都在加入北约这件事上做过努力。赫鲁晓夫1954年被拒绝后,1956年在苏共二大上明确提出,要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与西方世界要和谐相处,不要搞军备竞赛,要通过发展生产力来证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谁好谁坏。然后在勃列日涅夫时期,也是通过与美国的交锋,最后在1975年时,美苏两个大国达成赫尔辛基协议。按照赫鲁晓夫所说,两个制度不同的国家和两种制度不同的世界,可以和平共处,只不过到了1981年里根上台后,赫尔辛基协议就成为一张废纸。等到里根重新拿起意识形态武器,要对苏联发起攻击时,结果苏联最后一个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又提出一个口号,叫全人类价值。认为全人类生活在核恐惧的恐怖之下,就应该放下阶级斗争,放下对立,有事好商量。结果苏联这个庞大的国家,硬生生的在内外交困之下分崩离析。

俄罗斯独立以后,叶利钦也是满腔热忱的准备投靠西方,无论是休克疗法,还是叶利钦总统的政府顾问,哈佛男孩到处都是。但问题是,俄罗斯解体之后,仍然拥有17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仍然拥有六七千枚核弹头,哪一个国家都不放心。所以当叶利钦提出加入北约时,再次遭到北约拒绝,因为谁都很清楚,北约的房子就这么小,俄罗斯这个北极熊一旦挤进来,就会把其他人挤出去。即使其他人容忍了俄罗斯,最后到底谁说了算,也将成为一个问题,所以俄罗斯被拒绝了,一直到普京初期,也是如此。现在俄罗斯五位公知,可以说是既忽视了历史,也忽视了现实,更忽视了俄罗斯这个民族自身的价值和地位,一味追求要成为北约的一员,以此来减少与北约之间的冲突,这只是一种天真的想法而已。然而,如果仅仅只是一种天真那还好,毕竟公知们还是有理想的,最怕的就是,这些公知们有着自己的私心。

对于公知们所担心的,如果俄罗斯不能够成为北约一员,以俄罗斯遭受西方的制裁,以及俄罗斯自己国内所面临的问题,再加上强大的中国日渐崛起,以及中俄之间所存在的历史领土纠纷,一定会让俄罗斯成为中国的一个省。对于俄罗斯公知这种危言耸听的言论,只能是笑一笑,所谓的公知,就是脑洞大开。俄罗斯完全不可能成为中国的一个省,就像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去年的一档节目当中,曾向全世界发出警告,如果俄罗斯再次解体,那么一定会比苏联更加残酷、更加血腥。简而言之,普京总统在西方和北约的打压之下,已经难以为继,他很清楚,一个分裂的、国土面积再小一点的俄罗斯,才符合西方整体利益。

面对西方世界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野心,普京发出威胁,一旦有人想让俄罗斯再次解体,那么一个拥有6000多枚核弹头的大国,一定会来个玉石俱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俄罗斯理论上会解体,但实践上很难。而且即使俄罗斯与中国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俄罗斯帝国当年割走中国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对于这件事,19世纪就一个真理,那就是大炮射程之内、赤裸裸的殖民世界。中国当时处于弱势地位,在这种情况之下,历史是无法改变的。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小平同志在接见时就做了一个定论,表示两个国家经历过波折,现在要结束过去,开辟未来。但结束过去,还有一件事得谈,就是沙俄时期曾经从中国身上割走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虽然已经成为既成事实,但是在谈两国关系时,这个事情还得谈一谈。这实际上已经表示,中国政府对过去历史的一种态度。

现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美两个国家正在进行持久博弈,俄罗斯也想死中求生,能够在中美两国博弈过程中获取新生。这种情况之下,中美俄三国的三角关系,注定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是整个国际政治经济体系的基本底盘和结构。这种底盘和结构的稳固性,不是因为国家领导人之间个人好恶而造成,而是历史文化和现实利益的共同作用之下,所塑造起来的。对于俄罗斯五位公共知识分子所发出的警告,只能一笑了之,毕竟就像在中国国内,也有一些人仇俄一样,在俄罗斯的国内,也有一部分人是仇华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