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疑似哈国暴乱幕后指挥者发声:我策划了抗议活动,我们的总部在乌克兰

subtitle
极目新闻

2022-01-17 17:55

关注

极目新闻记者 张扬

哈萨克斯坦反对派首领、逃亡的银行家穆赫塔尔∙阿布利亚佐夫,17日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他制定了哈萨克斯坦权力更迭的计划,他还打算寻求西方的帮助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月17日报道称,在国外生活多年,目前暂居巴黎的阿布利亚佐夫在接受采访时称:“我们的组织总部——更准确地说,它称为‘哈萨克斯坦民主选举协调总部’,位于基辅(乌克兰首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穆赫塔尔∙阿布利亚佐夫

据他介绍,在哈萨克斯坦发生首批骚乱后,该总部工作立即启动。抗议者给该总部打电话寻求帮助,总部建议他们遵循所谓反对派制定的抗议指南。该指南一方面说要和平抗议,其中包括“与抢劫者作斗争,协调行动,不允许当局挑唆”;但另一方面,它明确指出要夺取政府部门所在的建筑。

虽然阿布利亚佐夫承认是他策划和指挥了本次暴乱,但他同时表示没有资助这次大规模抗议活动。当卫星通讯社询问这方面的问题时,他强调道:“没有。”

他还表示,将继续组织哈萨克斯坦抗议活动,但是在不使用武器的情况下和平进行。另外,他还计划返回哈萨克斯坦。

阿布利亚佐夫说:“我们制定了计划,并将实现政权更迭。我将返回并领导哈萨克斯坦临时政府,为期半年。此后将宣布选举结果。如果我们将赢得此次选举,那么我将成为合法的总理,我们将废除总统职位。

阿布利亚佐宣称,为了实现自己的计划,他计划向西方领导人寻求帮助:“我现在在法国电视台公开发表讲话。我告诉马克龙,我要警告西方国家,如果它们继续采取观望立场,那么中亚的局势将比阿富汗还严峻。”

同时,阿布利亚佐夫认为此次骚乱不是一次政变。这位逃亡的反对派领导人说:“政变指的是以非宪法方式,以军事方式行事的……”

图片来源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而据哈萨克斯坦总检察院刑事侦查局局长谢里克·沙拉巴耶夫在15日的记者会上宣布的相关信息称:“截至今天,在骚乱期间,政府建筑被武装人员攻击,银行和商店被洗劫,其中有4353人受伤。在伤者中,包括3393名执法人员。在骚乱中,包括19名执法人员在内共有225人死亡。”

据悉,阿布利亚佐夫曾是哈萨克斯坦有钱的富豪之一,并于1998年4月出任哈萨克斯坦能源和贸易部长,后因贪污被撤职。2009年,哈萨克斯坦法院判决其犯有成立犯罪集团并侵吞哈BTA银行资金的罪行,损失超过75亿美元。随后,他潜逃出国。

此后,他秘密支持着被哈萨克斯坦法院认定为极端组织的“哈萨克斯坦民主选择运动”,并于2017年突然宣布领导重启该运动,摇身一变成为了知名的反对派人士之一。

延伸阅读

哈萨克斯坦难逃“颜色革命”厄运?

新年伊始,中国西部最大的邻国哈萨克斯坦发生了独立30年来最大规模的骚乱。短短几天内,一场因居民燃气涨价引发的抗议示威活动,迅速演变成席卷全国的政治动荡。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态越发朝着“颜色革命”的脚本演进。

说到“颜色革命”,绝对称得上是美西方的一项创举,也是美国为颠覆世界秩序作出的“一大贡献”。美国“颜色革命”之父——吉恩·夏普曾创立发动“颜色革命”的十二步武林绝学:包括采取情报人员潜入渗透、开办非政府组织施加影响、策反收买当地民众、运用新媒体平台展开舆论攻势、炒作当局弊政、鼓动上街游行等种种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手法之多,套路之深,令人瞠目。

阿拉木图市政府被纵火(图自外媒)

多年来,美西方在全球各地掀起“颜色革命狂潮”,其目标只有一个: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口号,搞垮不听话的政权,搞乱不待见的国家,通过植入西式民主价值观,培植亲西方势力上台,令其可以轻而易举地操控这些国家,服务维霸谋霸的一己私利。

“颜色革命”的投入产出比还是相当可观的,欧、亚、非、拉各大洲“中招”的国家不计其数。涵盖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欧亚地区自然也成为了重灾区。从2003年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2004年乌克兰的“橙色革命”、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直到2020年白俄罗斯政局一夜突变,再到前些天哈萨克斯坦的空前骚乱,近20年来,“颜色革命”像幽灵一般,在欧亚大陆上空飘荡游走,挥之不去,地区国家接二连三成为了牺牲品。

事实证明,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的发展和民众的生活没有最差,只有更差。有的长期陷入政权更迭、逢选必乱的怪圈,政府更迭如走马灯一般,政治内斗不止;有的经济崩塌,民不聊生,长期靠外部输血度日;有的国家四分五裂,沦为大国博弈的棋子。西方国家为了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却将“革命”的“伤口”留给了地区国家,给各国普通民众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从哈萨克斯坦这些天来发生的骚乱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耳熟能详的“颜色革命”的手法。这无疑是又一场对欧亚地区国家发动的“颜色革命”,只不过政府应对得当,未遂而已。托卡耶夫总统明确表示,这是一场境外策划发动的、有组织有预谋的敌对侵略行为。俄罗斯总统普京更是直陈,看到了当年乌克兰“广场革命”的套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疾呼,决不允许“颜色革命”重演。哈萨克斯坦30年来稳定无虞,基本没有发生大的动荡,何以因为燃气价格上涨而一夜风云突变?我们不妨把时间轴放得远一些。

哈萨克斯坦总统 托卡耶夫

哈萨克斯坦独立30年来,外部势力从未放弃在该国进行“颜色革命”的尝试,一直试图通过潜移默化地推广美式民主、自由价值观,达到对哈“民主改造”的目的。据统计,哈国内共有近4万个美西方背景的非政府组织,涉及经济、文化、环保、慈善、教育等各个领域,其中比较活跃的组织约1.6万个,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和索罗斯基金会是最著名的两家。他们瞄准关键人群、关键人物,大笔撒钱扶植亲美势力。

2020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哈投入超过108万美元,是2018年的两倍。这些基金会在与哈媒体、智库、文化、教育等机构接触合作过程中,大肆兜售西方价值理念和制度模式,煽动社会不满,挑动民间戾气,给国家长治久安带来严重隐患。上述组织成为美西方在哈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培植亲美势力、搜集情报的得力眼线和操盘手。有关报道曾不止一次地披露,美西方官方代表团每逢访哈必与其扶持的非政府组织负责人见面对表,背后的意图耐人寻味。

从近几年看,西方势力对哈策动“颜色革命”似乎也没有停下脚步,受其扶持、流亡海外的哈反对派领导人阿布利亚佐夫1月7日在社交平台上公开宣布,正是他领导了此次哈国内的大规模运动。阿还呼吁西方国家介入哈当前事态,避免哈彻底倒向俄罗斯。

阿早在两年前就声称,正在海外策划针对哈当局的行动,包括在哈多地组建100至200个反政府小组。令人关注的是,阿“勇敢”现身并主动承揽责任,他的支持者美国却有别于一贯支持别国“颜色革命”的做法,忙不迭地自我洗白。美国官方一方面要求哈政府与抗议者对话,同时又声称,哈的抗议示威“与美无关”。此举颇有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之嫌。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早在上个月中旬,哈尚未生乱之前,美驻哈萨克斯坦使馆就接连三次发布安全预警,提醒在努尔苏丹、阿拉木图、奇姆肯特等地将发生示威活动甚至暴力冲突,要求美国公民加强安全防范。

不少人质疑,美国何以能拥有如此及时而准确的“未卜先知”的超能力,这种能力似乎只有操盘手才可能拥有。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哈此次骚乱刚一发生,就一下子就“冒出”大量武器。这些武器被运到暴乱现场,供暴乱分子随意取用。如此之多的暴徒不可能在毫无组织的情况下,对政府机关及一些关键国家基础设施发起有计划的进攻。

事实上,美国不止一次以“威权”“专制”为由诟病哈当局,指责哈政府专权有余,民主不够。去年12月,美国拼凑的所谓“领导人民主峰会”邀请名单上中亚国家无一在列,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哈并不是美眼中“合格”的民主国家,美对这样的“非民主国家”进行“民主改造”是早晚的事。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自诩民主教父,但其“民主灯塔”早已黯淡无光。去年,美国会山骚乱、喀布尔大溃败、“领导人民主峰会”草草收场,堪称美民主三大败笔。美早已被拉下民主神坛。这也昭示着美西方在哈上演的这幕“革命大剧”注定以失败收场。

哈境内此次暴发的政治动荡是2022年开年以来第一只“黑天鹅”,给仍在新冠疫情肆虐和经济困难压力中挣扎的哈国民众增加新的痛苦,也给本地区其他国家敲响警钟。所幸的是,在骚乱发生后,哈当局及时果断应对,避免了事态的失控和升级恶化。

据哈官方消息,当前,哈局势已得到有效控制,应哈方请求驰援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维和部队正配合哈安全部队恢复秩序。托卡耶夫总统强调,决不同暴恐分子谈判。这展示出哈政府平乱止暴的坚定决心。人们有理由相信,哈的局势有望很快恢复平静,哈人民生活将很快重回正轨。(国际问题观察员 宗嘉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