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光伏10大教训!

subtitle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等啊熬啊,数百万光伏人奋斗了十几二十年,终于迎来“双碳”和“共识”。

对于未来趋势走向,光伏企业家们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不用再担心政策层面“突然来那么一下子”。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新的,但一些现象又那么熟悉。

这个产业曾经的惨痛教训也非常多,很多企业倒下了,很多企业家离开甚至坐牢;产业的内耗也曾让这里险象环生。如今再走再看再思再谋,过往一些惨痛教训依然存在,依然有借鉴意义。

现在,无论资本市场还是产业层面,大量的金钱再次涌向光伏。曾经卖鞋的,环保的,搞钢材,做塑料行业的等等都垂涎起这个赛道。而进入2022年后,供应链矛盾的争斗依然在持续。大家看到,刚刚硅片又涨价了;硅料价格又“触底反弹”了。很多要素依然在变化与莫测当中。

光伏发展了二十年,风吹雨打,跌宕起伏,酸甜苦辣,如今在“一片大好”的形势下,黑鹰光伏特意回顾产业过往的一些“怪现象”和惨痛教训,梳理总结成光伏产业的10大教训,旨在分享和提醒,并无恶意,供读者朋友参考,欢迎吐槽拍砖和补充。

教训一:随意撕毁合约,缺乏契约精神,打造良好的商业生态依然任重道远!

过往十年,大量光伏企业和相关个人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而过去两年,供应链博弈下,光伏行业的违约大量出现。

张治雨在《高处不胜寒:多晶硅料价格下跌将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一文中特别指出,由于上游原材料的价格变化幅度太过巨大,使得组件企业的原本订单执行交付成了问题,企业当然不可能贴着现金搞交付,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就是对客户违约,一路涨价就一路违约。

“2021年硅料大幅涨价以来,我们光伏人撕毁的合同数以十万计!当违约不再是个别现象而是群体现象时,大家便不再以此为耻,反而觉得理直气壮: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为什么毁约?吴俊杰老师在《光伏十年降本,一夜回到从前》中讲了个故事,某位光伏企业老总在毁约后的计算:即使我缴了违约金,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还能赚得更多,我为什么不毁约?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经济账,很好计算,但这同时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信用账,同样也很好计算。

光伏如何构建良好的竞争生态?2021年,对于此问题,一位行业龙头董事长向黑鹰光伏分析:首要的就是所有企业都有健康的商业伦理和理念,这非常重要。它包含了什么呢?诚实守信,说到做到,互利共赢,以及追求可持续发展。我觉得行业里的企业如果都能做到这一点,整个产业的生态自然就好。

“每一个企业都对自己的钱和自己的前途负责。所以讲到生态,如果大家不遵守商业伦理,不遵守诚信,我觉得是会受到抨击的。现代商业社会,企业是竞争大环境里的细胞,整个产业呈现出怎么样的竞争生态,归根结底要看有什么样的企业在这里竞争”

如果一个产业里总是存在一堆缺乏契约精神的企业,甚至是领先企业,这能算是个成熟产业优秀的产业吗?

教训二:产业火热时一涌而上,争抢“快钱”;行业遇到“寒冬”就一哄而散,最终留下一地鸡毛,一声叹息!

已经有不只一位外界朋友问:“光伏的门槛真那么低吗”?

过去这两年,各色资本,各路企业、各行各业涌进光伏。而且有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企业,动辄宣布数十亿的投资。估计一些在行业里流汗拼打了多年的一些企业和资深人士,也会被惊掉下巴。

有行业大佬也感叹:“你看这是多么熟悉的场景啊!”

想当年,2009年到2011年光伏行业火爆发展,企业、资本、地方政府,一涌而上。记得一些做服装的、搞水泥,甚卖袜子起家的等等,也以最快的速度冲动光伏行业抢口饭吃。那时候太疯狂了,2012年全国31个省市各地产业园达到300多家。

结果如何?伴随欧美双反,光伏一夜至暗,很多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和竞争力的企业立马被“扫地出门”,整个场景颠沛流离。这景象可以说是刚开始一涌而上,最后一哄而散,结局就是一地鸡毛。

再往前,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2007年国内从事光伏组件生产企业有200多家,到2008年猛增至近400家。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内有超过300余家光伏组件企业倒闭,一度剩下只有50家左右。

到了2020年,2021年,甚至2022年,上述这样的景象是否“似曾相识”,甚至更加明显。产业一片向好,但风险和变数也在不断聚集。未来光伏产业的“新旧”势力也必有一战。不管谁输谁赢,必然有不少企业狼狈出局。

光伏的门槛真的有那么低吗?人人都能做硅片?人人都能做多晶硅?人人都能做好电池?人人都能“整县推进”?

《光伏投资框架2021》一文提醒:对于新进入者大家还是谨慎一些。光伏行业不是有钱就能搞的产业,他现在的门槛远超你的想象,所以不要线性思维而低估了光伏龙头的护城河而去投资一些阿猫阿狗,有可能在红火的产业链背景下你并不赚钱。

教训三:过分“自我”,过度“自嗨”,甚至自娱自乐,“行里热闹行外冷”,“双碳”目标加持下,我们更要定位好自己,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用踏实行动搏取美好未来!

光伏发展到今天,真是非常有必要“跨出光伏看光伏”,有必要从更多视角来审视自己。黑鹰光伏一直强调,光伏必然加快融入大能源大电力,光伏的生态也必然融入大商圈,更广泛的融入全球社会经济生活,融入气候治理的更大范畴。

光伏最为“自嗨”的年份,应该是2017年,我们当年曾经统计过,这一年光伏各种展会和论坛超过300场,几乎是天天有会,人山会海,终年不绝。当时有不少光伏朋友“调侃”: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

也就在2017年,不但会议多,而且各种奖项多!从年初到年尾,从2017跨到2018,颁奖不断,热闹不断。无数的企业家,无数的企业为光伏行业呕心沥血,优秀者、有突出贡献者得到各种嘉奖,这确实是好事,但很多奖项纯粹自娱自乐,甚至出现“自己给自己颁奖”。

当年各种平台颁出的奖项,获奖企业|个人将近1000家(次)。有的企业一年得到的各种奖项甚至超过30个。这确实是个“庞大”的数据。

并无任何贬损之意,只是我们要反思的是:当我们呼喊着“厉害了,我的光伏!”,当我们自诩“世界上最清洁的能源”,当我们预判未来“年新增装机100GW以上”的时候,外界或传统能源圈未必认知和认可我们。

记得2020年,曾有三位光伏龙头企业的董事长都和黑鹰光伏说了同样的话:我们行业的“宣传”、“发声”、我们的一些活动,虽然都必须去做,但其实还是有不小的“自嗨”成分,自娱自乐,甚至自我麻痹。

“光伏发展那么多年了,取得了那么大成绩,但你跨出这个行业听听,你到全国层面的平台去说说看,有多少人真正愿意静下心来听我们讲光伏?愿意听的少,听得懂的更少,听了后观念上有所改变那就是‘阿弥陀佛’了。”

黑鹰光伏曾统计发现,建国以来,中国共培养出超过210位煤炭、石油和矿业界的院士,其中中科院超过140位,工程院超过60位。但能和新能源“擦边”的院士,没有。

所谓“枪打出头鸟”!动不动“厉害了我的光伏”,过分自嗨,过分自夸,往往会引起其他领域的“不适”,甚至被恶意“盯上”乃至打压。时下,我们迎来了最好的发展趋势,更应该谦虚务实一些,全行业扎扎实实迈向“双碳”未来。

教训四:部分企业家好大喜功,没做就开始吹,过分浮夸,企业迷失定位,企业家“迷失”自我!你可知有多少企业功败垂成?

在过往这20年,有多少光伏企业“迷失自我”,最终消失在历史的烟淼中?

其实很大的原因与企业创始人(往往也是掌舵人)的个人秉性有关系。我们不难发现,有些光伏企业家往往好大喜功,对企业自身的实力和竞争力也喜欢浮夸一些。企业发展初期,很多企业家兢兢业业,保持实干和低调,但一旦企业企业发展顺利,迅速壮大后,一些企业家的表现往往“天下我有”,“唯我独尊”。

回顾光伏2009年前后,一些志得意满的企业家,一旦“飘了”,言行就会失当,决策就会出错,判断就产生“偏颇”,企业最终倒下的速度比崛起要快。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说的就是这种现象。

相信现在很多被市场“捶打”和历练过的企业们,早已对自高自大“引以为戒”了。但我们也看到一些光伏产业链上的不同企业,营收规模十几二十亿,甚至小几亿,企业的管理层或是老大已经在夸夸其谈“基业长青”,“全球著名”,“全球顶尖品牌”。有的企业营收刚过百亿,企业的创始人已在标榜自己掌舵下的企业是“伟大的企业”。

其实,企业老大自我标榜,纯属个人自由,但从过往历史经验看,当一个企业的老大“飘了”,这个企业可能就有些危险了。

教训五:行业舆论环境只有褒奖,只说好话,多元的、批评的产业舆论环境严重缺失!一个产业从不自信到自信的表现之一,是具有主动的欢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承受力。

回顾光伏行业20年,总是有那么几年,总有那么个阶段,整个行业的舆论环境你好我好大家好,有褒奖,只说好话。即使到了2022年,多元的、批评的产业舆论环境依然缺失。

还记得光伏“531新政”后几天的舆论事件吗?“531”新政出台后,不少媒体做了反思、组织讨论,甚至直接指出政策“一刀切”可能带来的产业灾难。

但很快,很多内容就“被删除”,不少媒体被相关机构或相关领导“打招呼”。当时甚至有行业机构给黑鹰光伏打电话,威胁不撤掉相关批评稿件的话,其要和他们的光伏会员企业打招呼,不准和我们合作。一句话,有些批评的话、质疑的话是不能说的。说了,就是不爱产业不爱光伏!什么逻辑?

非常赞同产业资深观察者红炜老师在“531”后一篇文章中的观点:当一个产业的其他制约机制严重弱化到没有的时候,舆论的监督和导向作用就显得十分重要了。但是这一作用,只能发挥于多元、具有批评和自我批评精神的产业舆论环境中。遗憾的是,中国光伏仍不具有这样的产业舆论环境。

第一,中国光伏还没强大到可以鼓励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时期,光伏企业家还没有强大到可以鼓励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岁数。一个人的成长,从不自信到自信的表现之一,是具有主动的欢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承受力......如果这个产业发展的不那么快,也许它还没那么强烈的自我意识,但是中国光伏产业和企业发展的实在是太快了,就形成了强烈的自我意识,结果就是身体的成长与意识的成熟并不相匹配,产业处于只能说好不能说不好、我不说你不好你也不能说我不好的青春期,总之这还是一个不够自信的产业。

第二,成长中的光伏产业舆论机构目前还是典型的寄生生态。一个强大的产业,应当拥有敢于批评的独立媒体。遗憾的是,光伏产业还在成长中,媒体还在很大程度的寄生中。它的结果也只能是:产业的舆论环境,只有企业家喜欢听的那一种声音。不像在互联网产业,批评腾讯、阿里、小米的文章俯拾皆是。潘乱的一篇《腾讯没有梦想》,让马化腾亲自冷静作答。

第三,大部分光伏分布式市场中人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立观点。分布式光伏市场......对于市场中的舆论、观点,在市场好的时候,他们愿意相信好的消息。在市场不好的时候他们更愿意相信不好的消息。信息的影响力总是被放大了的。

教训六:恶意的低价竞争,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甲方!光伏最惨烈的竞争可能出现在2023年!

虽然过往一年多,产业因供应链博弈出现持续涨价,但从长远看,降价是必然趋势。

不用侥幸,光伏如今的“高价竞争”必然会走向“低价竞争”;而“低价竞争”也未必全是好事。从光伏产业发展的历程来看,“恶意”的低价竞争更为常见。进入“平价时代”后,光伏产业是否还会出现恶意的低价中标、恶意的低价竞争?不好说!

黑鹰光伏曾分析判断过,光伏最惨烈的竞争将出现在2023年!依据由多种要素构成,但产能到时的“绝对过剩”是主要依据。

比如,第一,硅片环节已经疯狂“内卷”,2022年底至产能可能超过500GW,至少从预期理论上,这一环节产能的大规模绝对过剩来临。第二,硅料环节加速走向“内卷”,2022年底至2023年初将可能是价格剧烈向下的节点;保利协鑫所引领的颗粒硅的技术革命在这一轮产业周期中所发挥的作用值得尤其关注。第三,强力推动垂直一体化,光伏进入前所未有的“竞合时代”;产业链同一环节竞争加剧,相互踩踏事件密集发生!第四,组件环节的疯狂扩张也不不遑多让。

当一个产业出现“绝对过剩”的时候,过往困扰和伤害整个行业“恶意的低价竞争”很可能再次出现。

教训七:过度“营销”,“噱头营销”,花式博眼球,费力未必有用,除了卖力叫卖的疲惫和觥筹交错的醉意,真的有多大收获呢?更有效和更专业的差异化营销在哪里?

黑鹰光伏发现,最近两年,光伏产业的整体营销与推广水平确实得到了不小的提高,一些企业也想互联网、汽车、医药等成熟产业取经,学到了不少东西,甚至一些企业挖来了这些行业的人来做市场推广和品牌。

这样做,有好,有不好。好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便于将其他行业的经验迅速复制挪移;不好,是其他产业的那一套完全照搬到光伏领域,会有“水土不服”,终究要看怎么平衡融合与应用。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是2018年“531”之前,中国光伏产业大大小小展会不断。展会多,代表行业热闹有希望,但展会多,不代表很多企业的营销水平就高。这里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只是陈述我们这个产业过往存在的一种现象,以及大家的一些思考。

在我们的印象中,曾经很多光伏展会,人流攒动,震耳欲聋,声嘶力竭,论坛赶场,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就是中国各行业展会的一个缩影。当人群散去,每个厂商参展人员除了卖力叫卖的疲惫和觥筹交错的醉意,真的有多大收获呢?

“新能荟”创始人、行业观察人士张丽广就曾撰文分析:对于大品牌来说,某个展会也是全国各地巡展计划表中的普通一站而已;对于小品牌或者说没有品牌的厂商来说:虽然人家唱主角,咱弄个标摊也来凑凑热闹,蹭蹭人气,祈求能通过现场叫卖把几千元的摊位费给收回来;而对于不大不小的品牌来说是最痛苦的:品牌力不大,展位不敢小,产品没特色,销量上不去,人前陪笑脸,人后愁莫展。

翻开一个某中产品牌厂商的宣传折页,恨不得自己所有的优点都写在脸上,密密麻麻、花里胡哨,看半天都没看出他有什么突出的优点。再看看其他中产的特装展位,也无非把产品挂出来、技术讲出来,香肩露出来,大长腿露出来,然后突然把音量放大,通过劲歌热舞来把人群吸过来。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中国人喜欢凑热闹,而中国男人喜欢看大长腿,所以我索性就投其所好吧。

然而,你随便抓一个男性观众来问:你是来济南光伏展看大长腿的吗?他肯定非常坚定的告诉你,俺是来寻找商机、寻找商业价值的!没错,他并没有违心地骗你,所有的光伏人都是来寻找价值的!而你给他低价、给他小诱饵、给他大长腿、给他纸醉金迷,这绝对不是一个有追求的光伏人来济南想要看的!

“所有的光伏产品都要尊重其本身的价值。回归价值,价值营销,才是光伏营销的根本出路。”“请每一位光伏厂商扪心自问,你的品牌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教训八:部分企业家热衷玩弄资本,特别指望从资本获利,对技术创新,先进产能的布局、员工发展与呼吁等等方面却不上心!但光伏历史上,玩弄资本又被资本反噬的案例已经有很多了。

不少光伏企业家非常热衷玩资本,也非常喜欢包装炒作各种先进概念。而在干实事上,事情进展刚刚到第一步,企业家便对外宣称已经做到了第二步甚至第三部。等行业与媒体等着某企业吹的牛落地时,却发现不了了之,云里雾里。

与此同时,一些热衷玩弄资本的企业家,在企业稍有规模后,对技术创新,研发投入、先进产能的布局、员工发展与福利等等方面却不上心。

资本往往是一把双刃剑,资本与实业结合得好,往往能助力企业快速发展。但对于以扎实的制造和技术创新驱动的光伏产业而言,如果一家企业小有成就就开始放松实体,企业家或高层把大量精力放在玩资本,老想着靠资本“一夜冲天”,那这家企业可能就危险了。

讲个“极端例子”:2015年,李河君凭借引以为傲的汉能在股市的优异表现,以个人身价1655亿成为中国富豪之首。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李河君的首富位置还没坐稳,就因为集团的经营模式不合规被调查,引得股市动荡,他20分钟亏了千亿,很快,首富风光不再。

再讲个例子:某光伏上市企业认购私募基金委托理财炒股,结果在不到一个月内连踩三只闪崩股,基金净值出现负值。这次事件不仅导致这家企业2020年出现近1.7亿元非经常性损失,同时,也让其股价在2020年1月11日以跌停板收盘,下跌20.03%,报9.50元/股,总市值73.94亿元,蒸发约18.5亿元。

从光伏产业发展历史回顾,类似企业的最终结局,往往并不乐观。黑鹰光伏曾大量询问过从某某某光伏企业离职的中高管,为什么离开那家企业?我们常常得到这样类似的回答:老板爱玩资本,不实在,对员工利益的关注度低。

教训九:很多光伏企业没有应对周期变化和“寒冬”的经验、准备和历练,只会过好日子,不会过难日子,潮水突然退去,立马成为“裸泳者”!

市场竞争太残酷,经营企业太辛苦。如何应对周期性,如何应对产业寒冬,是所有企业的必选题。

我们回顾光伏产业的20年,它的成长性、变化性,往往与周期性紧密相随:光伏产业除了要跟随行经济大环境有经济周期以外,还会有补贴退坡、技术更新迭代带来的行业内独有的周期。具体体现为库存变化带来的库存周期,由产能变化带来的产能周期,由技术变革带来的经济周期。加之经济危机、国际贸易摩擦、政策剧变等叠加,行业周期往往又伴随产业洗牌。

一旦激烈洗牌,一些在“温水”中生活的舒舒服服的企业立马倒闭,产业一片惨状。在此过程中,有的企业加速崛起,也有企业陨落或式微。

不少光伏企业大佬都说过,不会刻意去成为“第一”。为什么?因为过往不少明星企业,崛起到陨落,常常就是几年的时间。现在再看再思考,如今大大小小的数万家光伏企业,是否都具备了抗周期、抗波动、抗击风吹雨打的成熟经验和能力?答案显然是否定。过去两三年里,行业稍有波动,便有企业、甚至是知名企业倒闭、跑路、退市等等,可以说不胜枚举。

我们看看华为的老大是怎么思考企业经营风险的。记得任正非说过:“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而是危机感……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怎样才能活下去,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

光伏这么多年的成败历史证明,企业为了消除危机感所做的持续不断地努力,最终被证明是必要的。

黑鹰光伏判断,自去年至今,光伏产业整体“一片大好”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风险和变数在叠加,危机何时“爆发”,是否会“爆发”,无人能知。在瞬息万变的未来市场,惟有惶者才能生存。

教训十:光伏供应链矛盾早已有之,何时能构建一种内生的、市场化的供需平衡机制、协调机制、竞争机制?

过去的一年半,光伏供应链的矛盾众所周知,其中的博弈和争斗可谓极为惨烈。一年半时间,供应链的“战争”贯穿始终,“定价权”的矛盾和争夺也贯穿始终,“扛不住”的企业已陷入困境。

究竟是谁的“错”?没有人能确切得出答案。

事实上,纵观中国光伏发展的20年,供应链的不同环节的不平衡、矛盾甚至“战争”,其实早已存在,只是2020—2021年表现得极为突出。

比如说,当年的“两头在外”之下,双反一来,全行业价格暴跌,这也是供应链不平衡的突出体现。可以说,即使即将进入平价时代的今天,光伏产业也始终还未形成优质的、高效协同的全供应链体系。

观察2020年至今的涨价事件,我们可以发现:固有的、依靠发现产业链供需变化,从而按图索骥的投资策略依然奏效;但另一方面,也应看到,如今肩负着重大使命,又备受瞩目的光伏产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需要产业链协同。

问题是,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中国光伏何时才能构建良好的全供应链发展生态?何时能构建一种内生的、市场化的供需平衡机制、协调机制、竞争机制?

特别强调最后一点:产品质量问题、安全问题依然存在,“整县推进”与“乡村振兴”下,光伏走进“千家万户”,加速走进寻常百姓家,产业更要保证安全与质量,保证终端用户及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不能“一颗老鼠屎搅坏一锅汤”。

双碳目标下,不管是地面电站还是分布式电站,都将进入加速增长的新阶段,光伏也将从此加速走进寻常百姓家,造福千家万户。光伏与储能等产业的深度融合也成为必然,各方技术力量将协力推动光伏担纲起主力能源的历史使命,为建立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做出更大贡献。

然而,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一片大好形势下,在“整县推进”、“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大背景下,光伏产业的质量问题、安全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和解决。特别是分布式屋顶光伏的安全事、火灾事故严重威胁终端用户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严重影响光伏在老百姓心中的口碑和声誉,同时也严重影响整个光伏产业未来的持续健康发展。

保证质量,保障安全,这是一个产业的命脉和底线,也是光伏电站取得投资回报的根基所在。不管是地面、山地、屋顶等光伏电站场景,安全都是一票否决的原则问题。安全问题得不到保障,这与国家层面“3060”的大方向不相符,与光伏快速发展的行业趋势不相符,与党中央最大努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指示精神严重不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黑鹰光伏,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联系电话:010-65367702,邮箱:hz@people-energy.com.cn,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