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贵州4岁女童疑遭继母虐待重伤,虐待罪为何要坚持不告不理原则?

法眼浅见

2022-01-17 15:12

关注

2022年1月15日,贵州龙里县4岁女童被继母持续虐待重伤的消息冲上了热搜。据报道,女童双脚疑似被继母用酒精烫伤,耳朵被用针洞穿,面临截肢的危险。同时因女童烫伤被耽误的时间太长,所以其随时可能会出现多器官衰竭或者猝死。目前女童继母以及生父已经被警方控制。

对于这一起虐童事件(特别是在张某摔死儿女案刚宣判死刑不久后),在令人气愤又心痛之时,也应注意到该案件过程中的特殊点(但并不少见)。在该案件中相关机关没有主动介入,报案者既非女童本人也非其生父,而是其爷爷。同时据其爷爷所说女童生父对该继母也十分惧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这些细节背后则是我国现行虐待罪的痛点问题,即在针对幼童和老年人虐待行为越来越频繁和隐蔽的当下,还要不要继续坚持虐待罪的不告不理原则,以及对于虐待事件中总会出现的“沉默的第三者”如何处理?

对于虐待罪的不告不理原则,首先应当说明,虐待罪在我国虽然长期属于亲告罪,但我国只能由当事人自己告诉才处理的犯罪只有侵占罪,其余如虐待罪和侮辱罪等都有主动介入的例外情形。

此外,将虐待罪定为亲告罪的最重要原因事实上和侮辱罪不同,并非是由于其主观性和损害认定的模糊性,而是与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类似,受我国伦理道德观念的制约。由于虐待罪被限定在家庭成员之间,双方往往有较为深厚的亲缘关系,由此产生了虐待行为发生后普遍存在的两个问题。

一是受害者往往对于家庭成员虐待的隐蔽性持积极态度,并不希望其暴露,也就是传统观念中的“家丑不可外扬”(常发生于夫妻之间,特别是如出现妻子对丈夫的虐待的情况,当事人往往会遭到嘲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是受害者虽然希望司法机关了解情况后为自己提供保护,但并不希望因此使虐待者被定罪判刑(此情形常出现于父母子女之间,特别是子女虐待老人,父母往往不希望子女获刑)。

在这两种普遍存在的情形下,司法机关的主动介入往往是吃力不讨好,乃至会出现对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或受害者阻止司法机关对加害者执法的情况,司法效果一言难尽。由此虐待罪也就被设置成为了特殊的亲告罪。

但由于虐待不主动介入后又产生了一系列社会问题(如陕西渭南幼童被虐打头骨变形案)。在针对未成年人特别是幼童的案件中,往往会由于其不具备报案能力,而本应有监护责任的监护人自己就是施暴者,再加上其隐蔽性,最后造成报案者往往是医生的不合理情况(送医往往是受虐者伤重难治)。由此,立法机关在刑法修改中对此罪增加了例外情况,即:被害人没有能力告诉,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无法告诉的除外。

但应当看到,虽然做出了立法修改,但问题还是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因为对“没有能力”的判断标准是极其模糊的,在本案的情况下(4岁幼童)认为是没有能力大概是不存在争议的。但对于某些身体残疾但意识清醒的成年人或已经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这些特殊的群体如何判断,显然会在不同的人间产生不同的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这一问题有学者主张不如将虐待罪完全转化为公诉(如日韩),取消告诉才处理的规定,最大程度保护当事人被侵害的法益并对其他潜在的犯罪者予以警醒。此观点确实有其道理,但浅见认为至少在当前时代还是不合适的。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暂时还没有达到使被监护者离开家庭成员一定能得到很好的生活保障的程度(虽然目前法律规定有民政部门兜底,但如主体范围贸然扩大,人力物力显然不足),在虐待案件中的受害者往往是需要长时间陪护的幼儿或老人,使其离开父母子女未必会生活得更好。

浅见认为虽然不能使虐待罪完全转化为公诉,但司法机关的介入未必只有起诉判刑这一种方式。我国目前的反家庭暴力法中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在这几年的实践中已经充分体现了其价值,不如使司法机关有主动介入虐待案件,对受害者有向法院提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权利。如此当事人自然不必离开其亲属,同时又可对施虐者予以警告。而在保护期限内按规定会有回访与调查,如再发现类似情况,对于其是否属于“没有能力”较之前就容易判断得多了,而且当事人在对侵害者已经警告无果的情况下,恐怕也会更倾向于希望检察机关起诉。

而对于“沉默的第三者”(此案中的父亲),一般来说应当也会以虐待罪一并处理。对此也较好理解,其作为监护人本身就有对女儿法定的保护义务。其虽没有主动施虐,但不但明知幼童被长期虐待,且既没有向相关机关报告,也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如将其送往爷爷家寄养),对女童被虐待受伤垂死的结果听之任之,显然构成虐待罪的共同犯罪。

不过对于此案,浅见认为女童生父是虐待罪,但对其继母可能还是故意伤害罪较为合适。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往往会出现竞合的情况,对此我国法律规定,“虐待家庭成员,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女童应当是被构成了重伤的犯罪结果。虐待罪对其的量刑为“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故意伤害罪则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如果认定其为“极其残忍手段”则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目前以虐待罪刑拘继母的报道,应当是依据继母的主观故意判断的,即认为其是出于折磨女童的故意而非损害其身体健康的故意。但浅见认为如目前的报道属实,其存在针穿耳朵和酒精烧脚的行为,则结合受害者的年龄,犯罪者损害其身体健康的故意还是较为明显的。不过由于目前还没有起诉,此点应还在后续调查取证中。

对于虐待罪大家怎么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欢迎在评论区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