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受贿超4.5亿贵州省政协原主席王富玉:不知道要钱为了什么

澎湃新闻

2022-01-16 21:05

关注

“我不知道要钱干什么,我吃喝不愁啊。你要钱干什么,埋你啊!我现在知道我疯狂的贪欲登峰造极,但我不知道要钱为了什么。”
1月16日,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五集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二集《打虎拍蝇》播出,贵州省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在专题片中出镜忏悔。
王富玉,任省部级领导干部长达20余年,先后在海南、贵州担任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等重要职务,2018年退休。2021年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十监督检查室副主任王衡介绍,王富玉违纪违法、收钱敛财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一直到他被留置前几天,还在收私营企业主所送的钱财,延续的时间很长,隐藏得也非常深。
2021年8月,王富玉被开除党籍。相关通报称,经查,王富玉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目无道德法纪,对党不忠诚、不老实,阳奉阴违,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礼金,多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打高尔夫球、乘坐私人飞机;在组织人事方面违规为他人谋利,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攫取私利的工具,通过民间借贷获取大额回报;生活奢靡腐化,道德沦丧,家风败坏;利用职务便利和影响力在工程承揽、土地开发、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直至退休后仍大肆收钱敛财。
通报称,王富玉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甚至党的十九大后仍不知止,性质严重,影响恶劣。
痴迷打高尔夫,球场成为腐败交易场所
专题片介绍,王富玉在贵阳长期使用的一套豪华别墅,由关系密切的老板出资进行了高档装修,电影厅、健身房一应俱全,陈设细节无不讲究。别墅客厅里满墙挂的文字,都在标榜自己心系百姓、淡泊名利。中间挂的是康熙年间一位知县的名言:“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两侧挂的是一名老板送给王富玉的一副对联:“做人好心洁如玉,为民精神富若仙”,煞费苦心地将“富玉”二字藏在对联中,对王富玉奉承吹捧。墙上文字和豪华别墅的反差,恰是王富玉“两面人”做派的生动写照。
王衡介绍,王富玉表面上把自己包装成清正廉洁,但实际上,贪图享乐、追求奢靡生活的问题,在王富玉身上表现得非常突出,他甚至想着冬天要住三亚,夏天要住贵阳,春天、秋天要住深圳,所以他安排老板在三亚、深圳、贵阳给他买房,然后再装修。上世纪90年代,王富玉开始接触到高尔夫球,非常痴迷,从海南打到贵州,从在职打到退休,甚至要求私营企业主安排他乘坐私人飞机到全国各地打高尔夫球。
专题片介绍,王富玉在海南海口、三亚、琼山等多个城市担任过市长、市委书记,海南发展旅游度假产业,高尔夫球场逐渐兴起,王富玉就在那时迷上了打高尔夫,也正是在球场上,和不少老板逐渐打得火热。
王富玉说:“我打高尔夫也打出了很多的毛病,打出了什么毛病呢?一个是买房子在球场上决定的,拿钱在球场上决定的,这不都是腐败了,成了腐败交易场所了吗?”
帮儿子获取茅台专卖店经营资格,通过儿子受贿
专题片介绍,在海南工作时,王富玉就开始收受大笔贿赂,而且从一开始就产生了在境外留后路的想法,1995年就违规为本人和妻子女儿办理了移民手续,直到2009年他担心影响自己的前程才取消。1994年到1998年,王富玉在当时的海南琼山市,市委书记、市长一肩挑,首次尝到了“一把手”的滋味。
王富玉说,到了琼山做书记、市长的时候,思想上就对自己放松了,就让人家老板拿钱买房子了。作为交换,买房的老板得以承包了当时琼山的重点项目海瑞大桥的部分工程。此后,王富玉陆续安排多名私营企业主在多地购买了多套房产,放在亲属名下;收受的大量钱款也由弟弟王富保管。王富玉又安排王富用假名“陈鑫”在河南办理了虚假身份证,自己则用假名“陈克孝”在河北办理了虚假身份证,用虚假身份证开设多个银行账户,累计存入上亿元钱款。
王衡介绍,王富玉对组织缺乏敬畏之心,纪法意识淡薄,而且侥幸心理严重。涉嫌受贿的金额,党的十八大之后占比高达70%以上,党的十九大之后占比超过30%。
专题片介绍,2012年起,王富玉先后任贵州省政协副主席、主席,他感到这是退休前最后一站了,收钱敛财的行为更加疯狂。党的十八大之后,党中央强力反腐,各地都有省部级高官不断落马,连王富玉的弟弟都劝他考虑收手,他却仍然胆大妄为。
茅台酒是贵州独有的稀缺资源,王富玉自然也不会放过利用这个资源的机会。他利用权力为儿子王斌获取茅台专卖店经营资格,又违规获取大量茅台精品酒指标,赚取巨额利润。2014年,茅台集团在三亚投资开发一家度假酒店,商人沈某请托王富玉帮忙承揽项目建设,王富玉安排弟弟王富出面,与沈某以“合作”为名在前台办事,自己藏身幕后运作。
王富玉还通过儿子王斌收受巨额贿赂,也是打着王斌与人“合作”做生意的幌子。浙江一家从事园林绿化的私营企业就以这种方式向王斌输送利益6000多万,王富玉则帮助他承揽了一系列大型项目。
搞“期权式腐败”,受贿超4.5亿元
专题片介绍,在持续的反腐败高压态势下,王富玉又采取了一种规避监督的手段,先帮老板办事,等退休后再收钱,堪称“期权式腐败”典型。
王衡介绍,退休之后,王富玉一度认为自己已经安全着陆了,主动打电话提醒这些商人老板,这个承诺你该兑现了。
2021年10月13日,王富玉被提起公诉,同年11月30日,王富玉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根据新华社发布的消息,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指控:1995年至2021年,王富玉利用担任中共海南省琼山市委书记、市长,中共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中共海南省委副书记、海口市委书记,中共贵州省委副书记,贵州省政协副主席、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规划审批、职务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34亿余元。2019年至2020年,王富玉离职后还利用影响力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35万余元。检察机关提请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追究王富玉的刑事责任。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王富玉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王富玉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庭审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王富玉在专题片中忏悔:“这都是我自己出的问题,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出了问题。我自己也是口服心服地认为,我自己走错了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