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死刑犯张志军:逼女儿离婚占家产,赶女婿出门,刺死女婿一家3口

subtitle
鬼谷子思维

2022-01-16 16:23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年的最后一天,轰动一时的“岳父杀害女婿一家三口”案再审宣判:原审被告人张志军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听到张志军被改判死刑的消息,受害人家属皆已泣不成声:“这一天,我们等了太久了。”

而身在监狱服刑的张志军一直低着头,没有任何言语,仿佛知道这一次已是盖棺定论了。

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为何如此狠心,要杀掉女婿一家;也没有人知道,他如今是否真心悔过。

但可以肯定的是,是他亲手毁掉了女儿一生的幸福,也毁掉了三个原本美满的家庭。

其实,有些事是可以避免的,所有的矛盾也没有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但因为张志军夫妻的偏见与干涉,使得女儿开始变得偏执,女儿女婿的婚姻关系也一步步走向破裂,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得从一场错误的结合开始。

被害人邹朔是东北人,家在吉林省公主岭市的一个村子。

他从小便性子温和,平时话不多,却有着自己的主见。

2007年,邹朔考上了河北承德石油高等专科学校。

大二时,他与同班同学张瑜相爱,两人感情一直如胶似漆。

毕业后,邹朔被分配到武汉工作,而张瑜则在家人的关照下,成为中石油四川分公司的一名员工。

异地恋,对任何情侣来说都是一场考验。许多恋人都无法忍受相思之苦。

但邹朔却不愿轻易放弃这份感情,为了和张瑜在一起,他辞去了在武汉的工作,甘愿来到张瑜所在的城市,当一名普通的巡线员。

为此,张瑜深受感动,两个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

然而,邹朔第一次去张家,便遭到了张瑜父亲张志军的冷嘲热讽。

张志军嫌弃邹朔是农村出身,父母也只是普通教师,无权无势,他们希望女儿能嫁给更有钱有权的家庭,以此飞黄腾达。

其实,父母希望孩子幸福本没有错,可一味追求物质利益而忽略感情,只会让孩子之后的感情一波三折。

此时张瑜对两人的感情异常坚定,甚至从家中偷出了户口本,偷偷与邹朔领了结婚证。

看着张瑜手中的户口本,邹朔感动异常,发誓今后一定要好好爱她。

见米已成炊,张志军夫妻也不得不接受了这场婚姻,但二人心中依旧看不起邹朔。

相比之下,邹朔的父母却对这个儿媳妇十分满意。他们知道亲家看不起自己一家人,于是便想尽办法倾其所有去帮儿子,希望可以改变张家对邹朔的态度。

两位老人掏出了毕生的积蓄,帮儿子在四川买车买房,还借给张瑜弟弟5万元钱,另作他用。

邹朔二人婚后的生活,起初也十分甜蜜。

邹朔每月工资全部交给妻子掌管,除了必要开销,他从不会乱花一分钱。

只是每个月邹朔都会出差,独留妻子在家,这让他心中异常愧疚。

可这时的张瑜也十分体贴丈夫,知道他是为家庭奔波,所以每次邹朔出差回来,她都十分照顾丈夫。

但很快,张瑜怀孕了,邹朔不放心妻子一个人在家,便想让岳父岳母来陪陪妻子。

他知道岳父岳母看不起自己,但为了妻子平安快乐,自己受点委屈又何妨。

可谁想,岳父岳母的到来,虽然缓解了妻子的孤单,却也让自己的婚姻走向了破裂。

邹朔孩子的出生,让整个家庭关系变得天翻地覆。

生孩子之前,张瑜每天的日子单调而轻松,但是生了孩子之后,她既要上班又要回家带娃,脾气变得十分易怒,渐渐对不在家的丈夫,有了怨言。

其实,若是正常家庭的父母,此时便会陪在女儿身边,安抚女儿的情绪,让她知道丈夫的不容易,帮助她熬过这段时间。

可张瑜的父母本就看不起邹朔,此时便借机,挑拨二人的关系,说邹朔就是没有担当,故意找借口出差,逃避责任。

张瑜一开始还不以为意,可时间久了,张瑜对邹朔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经常与他吵架。

邹朔发现了妻子对他态度的转变,知道是岳父母背后说他坏话,便想与张瑜商量,让岳父岳母回老家,把自己父母接来照顾妻子。

可张瑜却觉得是邹朔厌恶自己父母,于是与他大吵一架,夫妻的关系也从此刻开始走向了下坡路。

之后不久,张瑜不但取走了二人的共同财产,还让自己的弟弟打了邹朔。

可即便如此,邹朔还是忍了下来,他不愿放弃这段婚姻,也不肯相信妻子会如此绝情。

然而,邹朔的退让,却让张家人得寸进尺。

一次吵架后,邹朔被张家人赶出家门,邹朔的衣物、随身物品、毕业证等都被张家人扔出门外,为了防止邹朔回家,他们还偷偷换了门锁。

邹朔无奈,只好在外面找了间屋子暂住。

可即便如此,张家人依旧没有放手,张志军甚至威胁女儿,说如果不离婚,就跟她断绝关系。

同月,张瑜与邹朔协议离婚,条件是邹朔净身出户。

邹朔自然不愿就此结束,邹朔希望张瑜为了女儿不要离婚,但张瑜态度异常坚决,并向法院提起离婚申请,但因为孩子还没满周岁,最后法院没有受理。

邹朔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曾经深爱自己的女人,如今却如此绝情,自己真心的付出,却抵不过他人的挑唆利用。

在外独自居住的一年,让邹朔想明白了很多,只要有张家的干涉,自己的婚姻就不会像之前一样幸福。

于是,邹朔忍痛,主动向法院提起离婚,请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并要求张瑜弟弟归还邹家之前的5万元借款,考虑到孩子年幼,抚养权归张瑜,邹朔承担相应的抚养费。

这一举动,却激怒了张瑜的父亲张志军,他觉得如今家中的所有,都应该是对张家的赔偿,邹朔的请求,就是对自己的挑衅。

于是在法院判决的那段时间,他购买了一把20cm长的剔骨尖刀,藏在了家中的衣柜中。

那段时间正值寒假,邹朔的父母因为想念孙女和担心儿子,乘坐火车来到四川,想要了解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并陪着儿子过年。

可谁也没找到,邹朔带着父母去看望女儿的行为,却让张志军走向了极端。

从邹朔进门的短短5分钟内,张志军手拿剔骨尖刀,将三人一一杀害。

后经法医鉴定,邹朔身中4刀,母亲3刀,父亲1刀,刀刀致命,而整个过程,没有厮打的痕迹,行凶者张志军身上也没有任何伤痕。

案发时,现场除了张志军,还有邹朔的岳母和他一岁大的女儿。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情绪失控,激情杀人都是伪装,当着孩子的面,还能下如此毒手,这样的人只能用心如毒蝎来形容。

当天,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张志军便被刑事拘留,随后,成都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张志军提起公诉。

案件照常进入一审程序,张志军也被判处了死刑。

面对宣判结果,邹家亲属都很欣慰,原以为事情到此,便告一段落。

可一年后,他们却得知了另一个真相。

早在张志军被捕时,张瑜便一直联系邹家亲属,想要让他们为父亲出谅解书。

对于丈夫的死,她惶恐大于悔恨,她只是想谋财,却从没想过害命,可如今,事已至此,她能做的就是保下父亲的一条命。

可邹家亲属却看出了她楚楚可怜的外表下,并没有丝毫忏悔与道歉。

他们对张瑜说:“你没有跟邹朔离婚,还是邹家的儿媳,我们认。孩子身上也有邹家的血,我们也认,但是张志军,我们是不可能原谅的。”

邹家亲属始终不肯出具谅解书,见目的无法达成,张瑜收起了楚楚可怜的模样,头也不回就走了。

一审结束后,张志军以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

在我们国家,实行的是二审终审制,一般来说,在一审程序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二审不予改判。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二审时,张志军因为被害人家属出了谅解书,被改判为死缓,而所谓的被害人家属正是邹朔的妻子,张志军的女儿张瑜。

面对审判结果,邹家人茫然无措。此时,由于全国疫情的爆发,所有人都限制了出行。

最终,一筹莫展的亲属们决定上网求助,看能否有所突破。

随着舆论的发酵,越来越多的网友和爱心人士加入其中,寻找突破口,探求最后的真相。

而随着“二审”细节的爆出,民众开始质疑这场审判。

对此,四川高院重启调查,并随后对张志军量刑不当,依法予以纠正。

2021年12月31日,张志军被四川高院判处死刑。

在现场参与再审宣判的邹家亲属听到这个结果,并没有露出太过高兴的表情。

他们无奈道:“这是期待很久的结果,虽然凶手被绳之以法,但我们却高兴不起来,那些逝去的亲人,再也回不来了。”

斯人已逝,往事已矣。

正义最终没有缺席,可这迟到的背后,却留下了满地狼藉。

从邹朔一家被灭门到再审终判,已经过去了1086天。

在这一千多天里,是案件的一波三折,是受害人家属无数次的失望与伤心欲绝的挣扎。

所幸,善恶到头终有报,寒冬终会过去,黑暗也会迎来光明。

可是,黎明驱散了夜晚的黑暗,却照亮不了人心的深渊。

回想整个案件,所有悲剧的源头,便在于张家的贪婪。

父母想要子女嫁得好,过得幸福,这本无可厚非,但只看重钱财,只注重权势,那所有的感情、幸福,都会被欲望所吞没。

张志军从一开始便瞧不起女婿,这种鄙夷早已根深蒂固,既然婚前打不散这对鸳鸯,那婚后便要从中谋得更多的钱财。

这份贪婪,驱使着他要操纵女儿的婚姻;这份霸道,也让他一步步走向罪恶深渊。

这场案件中,真正让邹朔亲属痛恨的,不仅仅是张志军的贪婪与残忍,还有张瑜的冷酷与薄情。

直到审判结束为止,邹朔与其父母,依旧没有入土为安。

邹朔与张瑜的婚姻关系仍然存续,所有的安葬手续都需要张瑜的配合,可自从邹家拒绝出具谅解书后,张瑜一次都没有来过。

而邹朔所有的财产,却会被张瑜和孩子一同继承。

似乎张志军所有的谋划都已实现,张瑜得到了所有,可她也失去了所有。

人们常说:“深渊有底,人心难测。”

虽说人性都是趋利的,可一旦利益凌驾于感情之上,那结果必定会让人心寒。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再让张瑜做一次选择的话,利益与感情,她可能会选择后者。

毕竟,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都值得尊重,每一个身边的人都值得珍惜。

-END-
作者:琳小柒
编辑:柳叶叨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