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它是当之无愧的开年黑马片

subtitle
新周刊

2022-01-16 14:05

关注

没想到这么快就收到电影送来的2022年的第一份“礼物”。

当时刚从影院走出来,我就兴冲冲地和无数人安利了这部“2022最佳国产电影”,虽然现在冷静下来,也许对它的评价过高了,但它依然是不可多得的一个惊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观影完的那个夜晚,我久违地在社交平台发了推文,对它的形容是:能在不上不下的周三夜晚为它走进影院,这就叫我的“自救”行动。

这部电影是《一江春水》。

在主流视野里,它或许只是又一部叫好不叫座的国产独立文艺片。但在电影界,它是备受瞩目的一颗新星——它拿下了2021年第15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演员,并提名了最佳影片。

饰演女主角蓉姐的李妍锡,用饭圈术语来说,她就是演技和魅力成正比的“85花”。

我单纯冲着这点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待看片单,没想到半年过去,当它在2022年1月院线上映时,它的宣传导向有了很大的转变。

如果现在搜索《一江春水》,你大概能得到以下信息:2022开年国产黑马、开年首部国产女性犯罪电影、近年最深刻的女性电影、为了爱拼命地活着……

而打开豆瓣看看电影底下的评论,也有不少被“女性电影”这个标签吸引而打下差评的愤怒观众。

《一江春水》最常见的一版宣传海报。

虽然我觉得双方都没错,但我觉得最恰当的评价来自公众号虹膜:这些绞尽脑汁提炼出的标题和电影本身的关联其实微乎其微,因为它不是一部“女性电影”,而是一部“给女性观看”的电影。

导演高启盛说最初电影的名字是《蓉姐》,也就是女主角的名字。

在时长104分钟的电影里,前面近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讲述蓉姐在小县城里平静到无聊的日常生活。一名三十好几的“洗脚妹”,在异乡独自打拼艰难养活自己和弟弟,相依为命的弟弟无心学业终日和女友厮混。

我个人觉得,与其争吵电影有没有谈论“女性意识”,弟弟和女友这条过于悬浮的感情线才是电影最大败笔。

随着弟弟女友意外怀孕的事情曝光,蓉姐的生活随即变得“狗血”:地下恋的渣男老板对她一直的哄骗利用被揭穿、把她当成“媳妇”看待的客户田阿姨的别有所图、好友金花的曲折恋情……直到她决定坦白自己最大的秘密,迎来她给自己的终结或是救赎。

导演高启盛坦率地说,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刻意要拍一部女性电影。“其实我写的所有人物都是我自己,只是这一次我把我的坚强和任性放在了女性角色身上,自私和懦弱放在了男性角色身上,他们都是合理存在的。”

就连《一江春水》这个片名也是得来全无道理:某个春日里他散步时经过一座桥看到溪水,就决定了电影一定得用这个名字。

“春水表面上是很平静的,但是舒缓底下也可能有漩涡,有暗流。”

《一江春水》的背景设定在湖北一座远离都市繁华的小县城里,不仅是主角蓉姐,影片里头的女性几乎都是“不被看见的女性”,那些被高速网络抛在身后的“沉默的大多数”女性群像。

这亦注定了它不会是一部大女主爽片,但它最难能可贵的地方不在于女性意识觉醒,而是“看见她们”。

“巧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我和柱儿不认识我怎能嫁他呀,我的爹在区上已经把亲退呀,这一回我可要自己找婆家呀。”

唱着《刘巧儿》的蓉姐,我们看到她对追求传统爱情的渴望,也要看到她的从心选择:“这一回我可要自己找婆家。”

或许蓉姐的结局依然只是一场被命运捉弄的玩笑悲剧,但别忘了她已付出自身最大努力去追逐自由的意志。

电影最后一个镜头是蓉姐对着篝火默默哭泣,直到片尾字幕播完都一直能听到木柴燃烧的轻微声响,我想这大概也是另一种“燃烧女子的肖像”。

我们凝视着她,这种凝视应该是相互的、平等的,在静默无声的焰火中,看见她的眼泪,触碰她的灵魂。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