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荒郊野外,她亲眼目睹,前夫褪下了闺蜜的衣服

subtitle
横竖是个王

2022-01-16 11:51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三人同行,回到所在的小城去找林晓的前夫姜大宝。

打听了好久,才在一家会所堵住他,此时的他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林晓推门进去看见他的样子,鄙视地摇摇头:“姜大宝,你真是死性不改。”

“呦,原来是我那冰清玉洁,雷厉风行,翻脸无情的前妻啊,咱们已经离婚,我干什么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没有,你认识江源吗?”

“不认识,你撒谎,江源说找到你一切都会真相大白,你才是害我的幕后操纵者,江源是你找来骗我的对吧,不然他不会对我的爱好了如指掌。”

“大姐,我现在吃得好,睡得香,有必要去管你的闲事吗?快滚吧,别影响我快活。”

他又看了看林晓身后的宋文娜:“宋大美女,你不是对林晓关照有加吗,麻烦你把她弄走,以后你们都别在我的面前出现,我非常讨厌你们。”

三人在他的嘴里听不到有用的信息,只得先行回去。

他们刚走,江源就从包厢外面的卫生间走了出来:“姜哥,林晓和宋文娜我都已经搞到手,她们感情也走到尽头,怎么样,答应给我的钱该兑现了吧。”

“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我供出来,让他们怀疑我,所以钱只能给你一半。”

“呵呵,姜哥,人可不能言而无信。”

“她们现在开始怀疑我了,如果让老板娘知道,会剥了我的皮。”

江源接过姜大宝递过来一半的钱,看了一眼他,愤恨地走掉了。

02

姜大宝搂着旁边的女子,心情无比愉悦,留下这一半的钱又可以潇洒一段时间了,有钱的日子赛神仙,无钱的日子如地狱,他姜大宝再也不会被别人欺负了,当个舔狗又如何,只要有手段,舔狗也把主人耍得团团转。

此时,会所外面,宋文娜和林晓已经回去,而郑军则在半路折回,等在车里,会所里的一个服务员偷偷摸摸出来,递给他一个U盘,又指了指江源离去的方向。

他开车紧随而去,江源似乎发现了后面有人跟踪,把车开得飞快,郑军的车技不错,江源没有甩掉他,此时一辆大货车突然从斜刺里冲了出来,江源的车被撞飞。

大货车上有人下来,郑军熄火躲在一旁,看到有人打开车门,江源血肉模糊,人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他闭上眼骂了一句:“报应。”

他追江源,并没有想让他死的想法,只是想狠狠揍他一顿,给妻子和林晓出气,如果有可能再从他身上要回林晓的钱。

可是没想到天不留他,这也是人作恶,天在看吧。

倒车,回到自己的住所,把U盘插入电脑,刚才郑军和江源交谈的画面重现。

“老板娘,这个老板娘又是谁,她为什么要害林晓。”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林晓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需要别人煞费苦心来对付,又是美男计,又是离间计的。

他决定找到林晓问个明白。

第二天,他给林晓打电话,发微信,突然根本联系不上她,林晓似乎凭空消失了。

他又给宋文娜打电话,宋文娜回复说自从在会所分手后,就再也没有和林晓联系过。

姜大宝,一定是姜大宝,他绑架了林晓吗?

他又到那个会所去找姜大宝,那里又有他的人影,他和姜大宝不熟悉,只能硬着头皮去找宋文娜。

03

宋文娜一脸黑线:“郑军,我不知道你和林晓什么关系,但是那天你也看到了,她说过和我恩断义绝,我没有帮她的必要。”

“宋文娜,要不是因为你查江源不得力,她不会陷进江源的圈套,看在你们曾经一起哭一起笑过的份上,你告诉我到哪里能找到姜大宝。”

宋文娜沉思了一会告诉他,姜大宝这个人最喜欢吃喝嫖赌,当初林晓和他离婚就是因为他在林晓怀孕的时候,把足浴店的女子带到家里来,把林晓气到流产。

离婚大战的时候,他各种手段齐上,甜言蜜语,威胁恐吓,甚至给林晓在老家的父母寄刀片,宋文娜骨子里还是有一些侠女的风骨,所以找了自己认识的大哥替林晓摆平。

结果因为她的打抱不平,让姜大宝抓住把柄,逼得林晓净身出户,她认为自己没有帮好林晓,在她开店的时候,押上自己的房产给林晓贷款,店里生意不好的时候,她当托给林晓拉顾客,店里来了闹事的人,她拿把水果刀割破自己的小手指,吓退客人。

说完这些,宋文娜也流泪了:“郑军,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越来越嫉妒她,怎么她变得更好我反而会害她呢。”

郑军读过一些心理学的知识,知道这个是人性的一部分,你不好的时候我可以帮你护你,但是你就是不能比我强,宋文娜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她大概也是缺爱的孩子吧。

宋文娜告诉郑军,要想找到姜大宝,多去会所,足浴店,棋牌室还有KTV,肯定能够找到他。

两人如同无头苍蝇般找了两天,可是林晓和姜大宝如同人间消失一般,没有讯息。

晚上,两人都成了霜打的茄子,宋文娜对郑军说咱们报警吧。

郑军点点头,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去往警局的路上,宋文娜的收到了陌生手机号码的一条信息:“娜娜,救我,城外轩辕机械厂。”

两人顾不得去警局,直接去了轩辕机械厂。

04

到了城外,下起了下雨,找到轩辕机械厂,他们俩发现这就是一个废弃的厂房,铁门斑驳,东倒西歪,厂区内长满了野草,两人慢慢靠近厂房。

趴在一个没有玻璃的窗户下面,探头往里面看。

林晓被绑在一个大铁柱上面,她的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姜大宝,一个是不认识的女人。

女人指使姜大宝扇林晓的耳光:“还敢逃跑,狠狠扇她,不要脸的女人,害人精。”

姜大宝迟疑着上前,女人在后面狠狠叫嚣:“你心疼了吗,扇她一下给你五百怎么样?”

姜大宝的巴掌落在了林晓的脸上,响亮的声音深深刺痛了郑军的心。

这些天,他看到了林晓的善良,看到了林晓的坚强,对她起了深深的好感,他从窗户跳了进去:“住手,你们做什么?”

姜大宝吓了一跳,从旁边抄起一根木棍就向郑军的身上砸去,郑军躲开后扑向他的身子,把他摁倒在地,噼里啪啦一顿揍:“再怎么说,她也是和你一个被窝睡过的女人,你居然为了钱打她。”

姜大宝被打,嘴里还不闲着:“她就是一个臭女人,当初找人打我,把我打个半死,她有什么感情,我投资失败,不计较她和我离婚,想求她给我点资金,她居然把我贬得一文不值,就给我一百元钱,说只要我不饿死就行,别想什么大饼,她打我,侮辱我,老子恨死她了,要不是梅姐救我,现在我就已经是一缕孤魂。”

正说着话间,那边被姜大宝叫做梅姐的女人,从地上捡起一块大大的砖头,砸在了郑军的头上,郑军额头有血流出来,他看了一眼林晓,倒了下去。

宋文娜也从窗户翻了进来,看见这一幕,吓得惊叫起来。

梅姐和姜大宝把她也绑了起来。

05

姜大宝揉了揉身上:“妈的,敢打老子。”

他踢了地上的郑军一下,然后走向宋文娜:“听说当初是你找人打我,这口气老子一直出不来,今天定要爽个痛快。”

他猛地拽下宋文娜的上衣,宋文娜惊叫:“你要做什么?”

他不说话,继续去褪宋文娜的裤子,旁边的林晓骂道:“姜大宝,你是畜牲,我要杀了你。”

宋文娜绝望地闭上眼,裤子已经被他褪至脚底,如今只剩一个黑色内裤。

旁边的女人冷眼旁观这一切,不动手,不说话。

此时外面响起了警车的声音,瞬间十几个警察冲了进来,他们都被救了。

被姜大宝叫做梅姐的女人,此刻突然哈哈大笑,然后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手舞足蹈起来,被警察扑倒在地后,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所有的人都看呆了,不知这是哪一出。

在警局,林晓说出了他们分开后自己的遭遇。

她刚到家,收到姜大宝的信息,刚才在会所,是骗他们的,他知道江源的藏身地,但是只能林晓一个人去找她。

林晓到达了他的住所,他要求和林晓发生关系,说很想她,林晓自然拒绝,让他说出江源的下落。

他哈哈笑着告诉林晓,江源只不过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他才是幕后主使者,他就是不甘心林晓比他过得好,他要让林晓身败名裂,还拿出了她和江源在一起的视频,笑话林晓在男人身下像条狗。

林晓被他激怒,发疯般冲向他,却被他一拳打倒在地,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到了这个轩辕机械厂,同时旁边还有一个女人。

06

女人像看猎物一样看着她,和姜大宝商量要杀了她。

姜大宝不同意,只同意教训一下林晓,杀人是死罪,他还不想丢掉小命,两人起了争执,到外面去争论了。

很久两人也没有进来,林晓顺着自己的手在裤兜里摸出一把修眉刀,割开了绳子,跑到了大路上,可这里是荒郊野外,她也没有手机,她在道路上用修眉刀刻下了宋文娜的手机号,因为这些年,她唯一能记下的号码,只有宋文娜的,并写下了几句话,求好心人帮忙转发,她只能祈求上天让路人看见。

姜大宝和梅姐发现她不见,把她追了回去,又绑了起来,然后梅姐就让姜大宝狠狠扇她。

唯一庆幸的就是真有人替她转发了那条信息。

可是这个梅姐是谁,林晓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她是谁,和她有何冤仇。

警方在姜大宝的身上找到了谜底,因为那个梅姐已经疯掉,嘴里一直念叨一个名字。

姜大宝说梅姐名叫赵晨梅,是赵晨光的弟弟。

林晓的心腾地被点亮,赵晨光,那个被她拒绝的男孩子,是赵晨梅的弟弟,可她为什么要害自己。

姜大宝说,赵晨光和赵晨梅感情很好,自从赵晨光追求林晓被拒绝后,情绪一直很低落,后来还得了抑郁症,越来越严重,最后居然割腕自杀了。

赵晨梅一直给一个富豪当小三,可是被原配发现后,把她赶了出来,幸好那个富豪还算有良心,给了她足够的生活费,还给了她几间店面。

她已经把感情抛诸一旁,一心一意想把弟弟培养出来,而且积极给弟弟治病,因为他们的家族都有遗传性精神病,她本来是想把弟弟送到国外去治疗的,没想到弟弟认识林晓后,很快发病,并且自杀。

07

她虽然还没有发病,但是知道这也是早晚的事情,弟弟的死是她难以承受的心痛,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林晓的绝情,发誓要搞死她。

但是又不想太便宜她,也想让林晓体验一把弟弟那种心痛的感觉,正好她认识了姜大宝,姜大宝看中了她的钱,她看中了姜大宝对林晓的了解。

所以姜大宝找来了江源,一个阅女人无数的海王,接近林晓,征服她的人和心,拿走她的钱财,然后再抛弃她。

谁知江源太多情,又搞了宋文娜,还被郑军追杀,更不靠谱的是还把姜大宝给供了出来,让林晓猜到了姜大宝是幕后主使。

而且此时赵晨梅看到郑军对林晓的呵护,更是气愤,她绝不能让害死自己弟弟的女人再和别的男人有牵扯,她必须到地下去陪弟弟,以慰弟弟的在天之灵。

所以安排了这场绑架。

只是宋文娜在跳进窗户前,动了心眼,先行给警察发送了报警信息,才让他们的计划没有得逞。

更没有想到赵晨梅会在这个时候发病。

“姜大宝,所以你早就偷看过她的病历,和她好,听她的话,都是为了等她发病后好吞掉她的财产。”

姜大宝看看林晓,低下了头。

赵晨梅因为犯病,没有被起诉,只是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姜大宝被判了刑。

出了警局后,宋文娜拉住林晓的手:“晓,我还有一些钱,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做些事情,我保证我不会再背叛你,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好朋友。”

林晓抽出自己的手:“宋文娜,我很感谢你曾经对我的付出,包括这次,可人的心被伤过一次后是很难复原的,以后的路我不想再和任何人同行,包括友情爱情。”

三天后,郑军约林晓在护城河边见面:“林晓,我是真的喜欢你,那天你对宋文娜说不再相信爱情,看在我这些天和你同生共死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林晓摇摇头:“郑军,感谢你对我做的一切,我已经决定离开这座城市,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城市去,和这里的一切都说再见,包括你。”

再见,郑军,再见,曾经的一切,重新开始需要勇气,但林晓愿意去尝试。

历尽千帆,心灵蒙灰,可她依然愿意相信这世间有爱,未知不仅仅是可怕的,也是充满希望的,只有活着,一切才皆有可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