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关机、不接电话、拒绝隔离……这些都被疾控人逐一破解——上海疫情防控的“全链条”模式 丨疫情防控,基层在行动

subtitle
周到上海

2022-01-16 11:45

关注

自2020年1月20日上海出现首例新冠确诊患者之日起,金山区疾控中心就开启了全天候的疫情防控模式。疾控中心应急值班室里,24小时都有流调人员在岗值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样的节奏,还差几天就快两年了。在这接近两年的时间内,金山疾控共排查管理密接2000余人,次密接600余人,高风险筛查人员300余人。

本轮上海本土疫情反复主要发生在中心区域,涉及金山区的次密接和高筛人员虽然三位数,但金山疾控工作人员的紧张谨慎之弦,未敢有丝毫放松。

金山区疾控中心传染病防制科科长宋灿磊在接受新闻晨报采访时称,在近两年的工作中,无论是流调组在对相关人员进行筛查的过程中,还是密接组在通知相关人员遇到问题时,公安部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居委会都适时适当地做了很多补位的工作。“可以说,我们的疫情防控是一种‘全链条’状态。

流调组的精准排查

2020年2月13日,上海市公安局金山分局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对故意隐瞒真实行程的新冠肺炎患者李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是疫情以来上海第一起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案件。

上海市公安局在通报中指出,李某在就诊过程中始终隐瞒从重点地区返沪的事实,还多次出入公共场所,导致55名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造成严重后果。“1人隐瞒致55人隔离”成为当年的热点新闻,而负责找出那55名密接者的,正是宋灿磊所在的金山疾控流调小组。

经过近两年的工作实践,金山疾控流调小组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饶是如此,宋灿磊和同事们依然会遇到不少困难情况。

其中之一,就是对密闭小场所比如小吃店的人员进行排查。小店内同一时间段的人员来往频繁,监控往往又不完善,店内人员有没有佩戴口罩,虽然佩戴了口罩但有没有不规范的行为,到底是近距离还是远距离接触,这些都需要一一排查清楚。“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借助公安系统的力量,来拿到小店的交易记录;有时还需要获得小店周边的监控视频,以帮助我们做出精确的排查。”

此外,对电梯乘客的排查也是一个难题。“如果电梯里有个密接,那满满一电梯的人都要通过排查识别,包括在不同楼层进出的乘客。这也存在一定难度。”

密接组的“疑难杂症”

在流调组排查出密接、次密接和高筛人员之后,这些信息第一时间被转到密接组手上,密接组需要一一进行电话核实。

因为流调组前期细致的工作,接到疾控中心电话的普通市民发现跟自己的活动轨迹确实吻合,大多数都会遵从工作人员的指示。但由于多数排摸发生在深夜,密接组也经常会遇到对方关机、不接电话、被误认为是诈骗电话、提出疑议、甚至抗拒隔离和转运的情况,也常常有被隔离人员反复电话询问,甚至投诉。这时,工作人员需要付出极大的耐心。

对于比较常见的不接或者挂掉电话的情况,密接组会通过短信告知对方,简单说明相关排查情况、疫情防控的重要性以及可能产生的后果。“对方看到密接组提供的排查情况跟自己的行程对得上号,他自己也会紧张,也会主动联系密接组。”

根据沪7版防控方案要求,发现密切接触者、密接的密接,应当于12小时内转运至集中隔离场所,进行集中隔离观察。无法尽快联系上这些人,是最令密接组感到头疼的事情。“这时,密接组会告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联合居委会直接上门核实。虽然这是极少数,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居委会、属地派出所,都曾经大半夜收到过我们密接组同事的电话。”

在金山疾控,密接组需要负责核实、转运、采样、隔离、信息报送等等流程的工作。他们同时对接、及时回复若干个信息报送群;遇到疫情紧张的时候,他们每小时更新若干个共享文档,哪怕数据没有变化,也要每隔一小时报告一次“没有变化”。

由于工作任务繁重,金山疾控的密接组工作人员,从最初的4人扩增到了9人。

来源:周到上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