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重庆四家房企裁员的真实故事:你被“优化”了吗?

subtitle
白衣海盗

2022-01-15 21:01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先特别声明,我们这里说“四家重庆房企”,并不是特指“重庆本土房企”。很多房企的重庆公司,也包括在这个范围。

也就是说,有点敏感,你不晓得我们具体说的是哪一家。

02.

第一家。

重庆又一家房企一批员工被裁。失去工作的他们,将孩子早早接回了家,已无法再读4500元每月的大竹林才儿坊幼儿园。

如此一来,孩子的教育何以为继?他们又将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第二家。

几乎与此同时,重庆某知名房企投拓副总监被裁,请求领导把他调任置业顾问,因为有两套房需要还贷款。

通常情况下,收入稳定,支出也固定,而失去收入,生活必然倾翻。

这家房企的被裁人员将何去何从?

第三家。

无独有偶,这家房企传出裁员20%。投资转岗、合并优化,你能想到的裁员故事,一个都没少!

第四家。

2022年元旦后上班第一天,某知名渝派房企重庆公司传出大裁员35%。

突如其来,太多打工人宛若瞬间跌入冰渊。

事实上,这家房企去年底便传出已裁员20%。

这是真实发生在重庆,你我身边的生活。

我们只是选了其中四家而已,其实在房企下行的环境下,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这只是众多地产人被裁下的一个缩影。

03.

我们再讲述一个其它城市的地产被裁员故事。

刚入行的应届生骆繁,尚属运气较好。

2021年10月末,骆繁路过宿舍楼,见一男生坐门口大哭。另一人探头大喊:“吵死了!能不能不要哭了!”彼时,公司裁员传闻如风过隙,不绝于耳。

数天后骆繁接到经理通知:公司资金周转不过来,很遗憾要裁员。限时一周内离职。

年初通过校招进入某房企旗下乐园做实习生的骆繁,计划毕业后转正。不料,正式工作刚满一个月便告吹。

30多岁的地产人李雪,工作12年一朝被裁!

就职某TOP20房企的李雪,去年12月14日接到被裁通知。而她8岁的女儿和年迈母亲,都只靠她一个人。

李雪从事地产行业12年,毕业时每月工资5000元,2017年月薪过万。在达到专业岗位最高级,即将跻身管理级时,被裁员。

我们了解到,2020年底,其公司拿到新地块,彼时李雪赶报建不舍昼夜,并兼任项目交付,工作强度和压力可想而知。年后,前任总监离职,接着区域合并,工作重新分配,李雪便被边缘化。

事实上,11月其公司就开始了首批裁员,有部分同事接到裁员通知。李雪是第二批,第三批很快到来。

李雪最后说,身边一些40多岁的房企区域总经理,十余年在江西、贵州等地的四线城市,从项目销售经理到项目营销总监,再到片区营销负责人。步伐坚定,成长明晰,可集团不拿地,他们还能做什么?

地产人被裁的无奈与艰辛可见一斑。

04.

地产人到底如何被裁?

方式真可谓五花八门。

江湖人称“地产裁员十八式”。

具体包括:单选式、“一锅端”式、体测式、转岗式、合并式、关店式、断食法、放长假、攻心式、打“扁”式、边裁边招式、持久战式、“连坐”式、故意拖薪式、末位淘汰式、釜底抽薪式、架空式和“自裁”式。

其中,最令我们惊奇的是体能测试和攻心式。

前者,测试项目含耐力跑(男子1000米,女子800米);立定跳远;仰卧起坐;俯卧撑。

后者,谈判过程不准携带任何电子设备。一般会找一位暴雷已久的某房企前副总裁“资深前辈”,说明公司当前状况;若不愿降薪,可考虑主动离职;若服从降薪,则需签署主动降薪申请书。

不得不说,其将老祖宗的智慧发挥得淋漓尽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05.

被裁员的地产人,不仅限于小房企、民营房企,知名房企、地产国企央企同样难以幸免。

业内统计,近年中小房企裁员超50%,大部分房企裁员超30%。

其实,房企高管频繁变更已达4年之久。2018年,101位A股上市房企高管离职。2019年,超150家房企高管变动超400人,其中辞职、退任、退休的高管近200人。2020年,房企高管变动约665人。

2021年,300余名房企高管发生职位变动。步入12月,17家房企董事会和高管层发生变动,如盈大地产执董许汉卿、天房发展独立董事李清、领地集团助理总裁兼品牌总经理姚科、三巽控股财务总监兼公司秘书张世泽等辞职。

06.

最震撼的消息来自今年1月5日。一周前,中国地产界最著名的职业经理人之一朱荣斌离职。

这位清华神童,曾在前东家任职三年实现了销售额1000亿到3000亿。后入现东家,销售额破1000亿,再破2000亿。

可最后媒体一算发现,朱荣斌任职4年多居然还要倒贴4000万!

这四年,朱荣斌薪酬约2700万,但花1.36亿买股票,几次套现亏损加持股浮亏,成为妥妥的地产圈“年度最惨打工人”。

时代一粒灰,落到谁头上,都是一座山。

07.

2021年12月31日,某大型房企在内部陆续发出数十个通知,大幅调整下辖的106个区域公司,近40%区域被合并,缩减至65个。

其区域的调整适度规模约为80亿-100亿,经济发达地区区域公司不作调整。

此举大多牵涉强区周边区域的合并,显然也涉及部分人员调整,而背后有着几百上千个家庭。

据了解,2018年底,该房企便开始裁员,导致其员工简历飞散珠三角上空。之前有12万员工,后来仅剩9万余人。

大山于前,谁又能喘得出气?

08.

2022年,中国房地产青铜时代元年。

中小房企生存窘迫。

知名房企问题频发。

地产国企央企成为主流。

各路房企之王属地化。

裁员虽剧痛艰苦,但属短痛,仍不失为解脱,而降薪则是得过且过,沦为“鱼肉”。

连全市公务员都降薪15%以上,定额差旅费、年终奖等暂缓发放之时,黎明前夕心怀希望,天色苍茫。

09.

交不起孩子学费,还不上房子按揭的地产人,今宵酒醒何处?

由奢入俭难,生活更难,活着更难。

时代的灰于你我是一座山,但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你我的山于时代是一粒灰,但灰有罅隙,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