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爷爷去世前的灵异故事 南渝先生分享

我和爷爷关系一直很好,从小到大。当我16岁开始出远门,每次过年回老家,第一件事就是回老屋看爷爷,陪爷爷钓鱼,一起坐坐。去年过年,我让爷爷和我一起去广东,跟我住一段时间,爷爷说,以后天气好点再说吧,事实上我已经听了这样的答复无数次了。当时我心想,你还有多少岁月?说不定明天就挂了,但是我只是心想,对着自己最尊敬的爷爷,我肯定不会说出那样的话。结果几个月后,大概在5月,爷爷一个人独自住在老屋,话说某天又摔了一跤。我原以为会和上次一样,住一下医院就会康复。但是没想到医院说,爷爷偏瘫了,爷爷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两个奶奶早已过世几十年,下辈子很是清闲和清苦,大孙子在部队,那是回不来的,话说我哥请假回来看爷爷,领导说∶国家重要,还是爷爷重要?

二孙就是我,在广东自己做生意。那会父母孩子我都接到广东一起住的。熬了几年也没赚到什么钱,老婆也只能处理基本的工作,如果我走了,很多事情也不会顺利,而且那段时间,处于生意刚见眉目的时段,爷爷偏瘫了,儿女没人站出来,说自己照顾,而是大家轮流照看,同时照看的人是有工资的,我能说我对此感觉很丢人么?这么大一个家族。我哥让我回去,但是因为生意和穷的缘故,我一拖再拖,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合适,大概在6月,是幺爸在照看,那正是夏天的时候,热得厉害。那段时间,因为亲戚没有照看好的缘故,导致爷爷偏瘫的一侧,脚生蛆了。

据说可以看到骨头,那段时间,其实我很挂念爷爷。初期偶尔我会打电话给爷爷,爷爷只是偏瘫,电话还能接,后期已经不能言语了,电话拨通了,我一个人在电话这头说话,心想爷爷听到我的声音也会高兴的。但是后来我只能独自在电话这头流泪,因为我已经找不到任何话,来安慰这位老人了,有大概10天半个月的时候,因为生意挺好,我似乎遗忘了这位可怜的老人,有一天晚上,我梦到爷爷,在我们老家长镇的街上,一个三岔路口的棺材店铺里,店铺是七八十年代那种,早上开门需要一块块木板拆下来。而爷爷就躺在一张棺材板上,然而我却躺在爷爷左侧,我心想爷爷身上已经生蛆了,我心里不想靠近爷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爷爷对我说∶我好冷,于是我说,好吧。那我抱着你,早上就醒了,我记忆很清晰。我感觉很诧异。于是去洗脸刷牙,楼主是近视眼,看着镜子里,头发上面有白色的东西。当时就吓尿了,不敢动。大声的呼唤老婆和老妈,然后让妈妈看是什么东西,结果老妈看了以后,帮我把白色的拿下来,证实是∶一条蛆!然后我让母亲检查厕所梳妆台和头顶的地漏,还有床,结果什么也没发现,没有蛆,没有腐烂的东西,楼上的地漏什么也没有。

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爷爷还没挂。爷爷最终在去年的7月1日走了,对于我来讲,来得太突然,当我将这个事情讲给幺爸,大爷听。他们都不当回事情,但是我总觉得,太奇怪了,难道我可以一夜穿越2000多公里?爷爷小时候家里穷,他爸爸养活不了那么多人,于是把他过继给了他爸爸的弟弟,爷爷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大爷爷家住在村头,爷爷家住在村尾。大姑婆和爷爷家距离不是很远,走路十多分钟就到了。据说爷爷小时候吃了很多苦,长大一点就到镇上一家中医药店那里去学习中医,算是学一门技术,学成以后,也能混顿温饱。

以前爷爷常常给我讲他小时候学医的故事,在药店里做学徒,每天都得背汤头,大概是医药书吧,背不出来,师傅就会直接拿长长的旱烟杆敲头,我小时候爷爷也有一只旱烟杆,我经常找出来玩,有大人的手臂长,顶部是金属做的,用来放叶子烟。然后每天早上起床先给师傅师娘准备好洗脸水,师傅经常只给一个干饼子的钱,然后让他一个人走路去成都,购买药材。然后又一个人走路背着药材回镇上,记得那会连鞋子都没有。多少公里我不知道,不过开车去成都需要两个小时。

爷爷最终学成了医生,很多时候家人生病了,都是第一时间找爷爷,然后爷爷会开出一张中药方,自己拿着药方去药房拿药就行了。至于爷爷的医术好不好,我不清楚,上小学的时候,爷爷有一段时间应邀在一家药店做抓药的先生,我去看过爷爷一两次,爷爷很高兴的在对面打饼子的老人,那里给我买了一个干饼子,然后告诉我说,你堂哥经常来,然后趴在柜子下面,我问他干嘛呢,爷爷说堂哥在偷吃中药莲米,然后被爷爷轰走了,然后我心想,莲米是什么,有那么好吃?

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爷爷四十多岁,已经没有去工作了,在家靠着儿女们养活,不用种地,也不用工作。仅靠着少许的生活费,省着花过日子。爷爷喜欢喝酒,经常都会去村头的小卖部打二两酒,再花一毛钱买一点胡豆豌豆当作下酒菜。上幼儿园的我,总是很自觉的端一把小凳子,放在爷爷身旁坐着,一边吃着爷爷的豌豆,一边往自己兜里揣着,爷爷发现以后就会让我一边玩去,说,下酒菜都被你吃光了,爷爷没法喝酒了。

爷爷告诉我说,在他当医生的那会,家里要养很多人,他一个人是很吃力的,于是在每天忙完工作以后,自己经常拿着火药枪,晚上出去打野兔子,用于改善家庭环境。爷爷这一生,一共娶了2个老婆,第一个老婆生了两男两女,大奶奶在生了我爸以后,没多久就死掉了,我爸小时候就没见过自己亲生母亲。后来爷爷又娶了一个老婆,生了一男一女。据说二奶奶是生病没钱医治.

小时候大姑爷家生日吧,我们都从村里过去祝寿,那天爷爷喝酒喝多了,走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家,记忆中就我和爷爷,还有母亲和大娘,估计男人们都还在大姑爷家,没回来。我听见院子里爷爷很大声的吵着,于是我跑到院子里看,母亲和大娘正拉着爷爷往大娘家里去,爷爷进去以后很生气,吵着要出去,大娘和母亲不同意,大娘双生拦着门,问他出去干嘛?爷爷说,我在外面养了两只羊,一只黑色一只白色,我要去找它们。

大娘和母亲属于惊慌的状态,母亲让我回家去,不许我看了,很多年后,大姑婆告诉我说,爷爷年轻的时候,喝醉了会打老婆,大晚上的喝醉吵架,然后去拿打野兔的火药枪,婆婆害怕了,十二点多一个人在农村的田野里,跑去找大姑婆,大姑婆家记忆中左侧有几座坟,和一些竹林,大姑婆告诉我说,那天她已经睡着了,听见有人哭着在叫她,于是她起床,看见竹林边有一个人,便问是谁,婆婆带着哭腔的说,姐姐,你弟弟拿着枪要打我,姑婆说,别害怕,今晚在我这里住吧,明天我帮你去说说。大姑婆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吓的。

大爷爷家就在村头,在村头那里,集结了全村过世的人们的坟墓,那里就是乱葬岗,以前穷人死后家人没有钱去立石碑,很多都是一座坟挨着一座坟,又小又挤。于是每年清明节,家人们都是靠记忆和猜测,哪一个坟是自己的母亲,当然,我估计曾经也挂错过。前几年,大家的经济没那么紧张了,于是合计着给婆婆们立一块石碑,当时我在外地工作,没有参与其中,但是故事我是知道的。大家找好了石匠,刻好了石碑,中午在大娘家吃饭,爷爷喝了一些酒,下午的时候大家就去立碑,立完碑以后儿女们就都走了,爷爷就一个人回到了老房子里,他感觉有些累,就坐在门口的竹椅上休息。

下午没多久,一个同村的人就找上门来了,他在门口大声的骂着我们家族的人,骂了一会却没人回应,于是走进来看看,看见爷爷躺在竹椅上,但是怎么叫都叫不醒,他一下子就被吓住了,急忙去找同村的大伯,大伯来了赶紧把爷爷送到了医院。事后,爷爷告诉我,那个人过来原来是准备吵架的,因为我们家族把奶奶的石碑,立在了别人家的坟头上,没想到那个人,发现了于是来找爷爷评理,却发现爷爷怎么叫都不醒,结果那人还救了爷爷一命,要是那个人不来吵架,爷爷说不定那会就死去了,毕竟一个人住在村尾,就算死了几天,没人发现,也不足为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