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2年湖南省主席女儿“劫法场”,周总理指示:刀下留人,另行处理

subtitle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2022-01-15 17:19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我叫谭木兰,是湖南省副主席谭余保的女儿!”一位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女子紧紧用自己的身子护住犯人,斩钉截铁地对监斩官说道。

1952年湖南长沙即将对原国民党少将洪宗扬进行处决,就在行刑的前一刻,一位女子跑进了刑场,挡在犯人身前,向监斩官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不准监斩官下令开枪。其父亲谭余保闻讯赶到刑场,喝令立即执行死刑,谭木兰再次声音尖厉地大喊道:

“不能!不能!这是错案,请示周恩来总理再说!”

与父亲从重逢到失散

要说到谭木兰因何勇闯法场,坚持保住国民党少将洪宗扬,就要先从谭木兰的父亲谭余保说起。谭余保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仅仅读了三年书之后,谭余保就不得不辍学回家种地。农闲时谭余保和其他穷苦人家的孩子一起学习舞狮子,并很快成为舞狮班的领头人。

1926年中共地下党员来到谭余保的家乡开展农民运动,不畏权势的谭余保被推举为农民协会筹委会主任。农民运动打击的第一个对象就是谭余保的姑姑,当时谭余保的姑姑自恃侄子是农民协会的主任,因对农民破口大骂被扭送到农民协会。

谭余保的外公和父亲闻讯赶来,要求谭余保放人,很多人都认为谭余保会袒护自己的姑姑,结果谭余保按照农民运动的要求,将自己的姑姑处决,获得了乡亲们的一致称赞。次年谭余保加入中国共产党。

“马日事变”发生之后,谭余保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通缉,不得不隐蔽在山区,随后他跟随毛主席率领的革命军上了井冈山。1928年谭余保回乡开展秘密工作,并担任茶陵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在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谭余保当选为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

1934年湘赣地区的红军奉命突围西征,谭余保等人组成新的省委继续领导湘赣边界的革命斗争,当时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数量是自己的10倍之多,几个月的时间中,大批指战员牺牲在战斗中,还有不少人相继叛变,根据地随时面临崩溃。

此时谭余保通知四散的同志40多人,前往棋盘山集中召开会议,此次会议将湘赣边界仅剩的红军改为游击队,谭余保担任游击支队政委,同时这一次会议也结束了湘赣边界近一年时间的混乱局面,开始逐渐走向发展的道路。

1932年蒋介石对井冈山苏区发动“围剿”,并派飞机进行轰炸。当时谭余保的家乡也遭到国民党飞机的袭击,谭余保家的房子被悉数炸毁,母亲、妻子等家人在轰炸中丧生,父亲被国民党反动派用枪捅死,仅剩下8岁的女儿谭木兰躲进一个水缸才幸免于难。

当谭木兰从瓦砾中爬出,看着眼前亲人的尸体大声痛哭。傍晚逃下山的村民返回村子,一位老人嘱咐谭木兰,到永新县去找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当了共产党的大官,让谭木兰转告父亲,早点打回来解救受苦受难的穷人们。

在亲人的尸体前哭了一夜之后,谭木兰在老人的催促下启程,顺着老人指点的方向朝永新县走去,渴了就沿河找口水喝,饿了就向路边的人家讨碗饭。经过两个月的时间,谭木兰终于来到了永兴县城,开始四处打听父亲的住址。

一天谭木兰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一个身穿军装,带着手枪的大个子,挑着半担光洋从自己的身边走过,谭木兰定睛一看,正是自己的父亲谭余保。她飞快地朝父亲跑去,一边哭一边抱着父亲的腿大喊:

“爸爸,爸爸!”

谭余保放下担子,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小女孩,不正是自己的女儿娇仔(谭木兰的乳名)吗,立刻俯身紧紧将女儿拥入怀中。当得知家乡的亲人都被国民党的飞机炸死时,谭余保大哭起来,跺着脚大骂:

“蒋介石,我和你势不两立!”

从此谭木兰开始和父亲在永兴县城生活,一次谭余保趁着开会的时机,要带她去见见毛主席、朱总司令等人,谭木兰跳跃着对父亲说,快带她去见毛主席。在父亲的带领下,谭木兰来到列宁小学,会议即将开始。

谭余保牵着女儿走上讲台,来到毛主席身边,让她叫人,谭木兰对着毛主席鞠了一躬,叫了一声“毛主席”,然后又对着朱总司令鞠了一躬,叫了一声“朱爷爷”,朱老总高兴地将谭木兰抱在怀里亲了又亲。毛主席看着伶俐的谭木兰对谭余保说:

“你的女儿千里寻父,难得。我的几个孩子都失散了,你的女儿却寻到你身边。你真幸运。娇仔,娇仔,共产党的骄子,天之骄子!”

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之后,红军被迫退出根据地进行长征,谭余保奉命留在苏区打游击。由于叛徒的出卖,游击队遭到敌人的袭击,谭余保领着战士们一边反击一边撤退,警卫员一手牵着谭木兰,一手握枪保护谭余保父女,当走到一条山冲时,警卫员不小心摔了一跤,谭木兰也跌进了深渊。

国共谈判的政治纽带

也许是谭木兰命大,她顺着山槽滚入数丈深的深渊之后昏了过去,落在了芦苇丛中,人毫发未损。等她醒来的时候,父亲谭余保和警卫员早已经走远,敌人也下了山。她奋力爬出芦苇丛,朝山下能看见炊烟的地方爬去。

当时她已经几天没吃东西,在爬到一条水沟边喝了几口水之后,谭木兰没爬几步就再次昏了过去。一位打柴人路过水沟发现谭木兰,将她背回了家,打柴人的妻子给谭木兰喂了些米汤之后,谭木兰终于苏醒了过来

谭木兰谎称自己是“土豪仔(土豪的孩子)”,是被绑票过来的,打柴人夫妇见她可怜,便将她收留下来。没过多久打柴人收留“土豪仔”的事情就传得沸沸扬扬,打柴人不禁有些担心,决定将她交给国民党政府。

在乡公所住了几天之后,时任湘东铲共义勇队总队长洪宗扬来到乡公所。洪宗扬是黄埔二期学员,在校期间加入了共产党,曾经是方维夏的部下,深得方维夏的器重。在土地革命时期洪宗扬因闹革命被捕入狱,在族人将其保释出狱之后,自首脱离革命。湖南军阀何键知道他是黄埔学生,任命其为湘东铲共义勇队总队长。

洪宗扬见到谭木兰之后甚是喜欢,从口袋中拿出一颗糖给她,但谭木兰对他置之不理,此时走来一个身材矮小的人,谭木兰看到之后心中大喜,叫了一声:“许叔叔!”此人名叫许成生,是谭余保手下一个游击支队的副队长,但谭木兰不知道的是,当时许成生已经叛变,成为洪宗扬手下的一名营长。

许成生闻声走到谭木兰面前,端详了一番大叫道:“这哪里是什么‘土豪仔’,这不是谭余保的女儿娇仔吗?”在场的人听到后愕然,眼前这个小女孩竟然是谭余保的女儿,不少人给洪宗扬出主意,让他立即下令杀掉谭木兰。

洪宗扬挥手打断了众人,他的脑子里非常乱,对于谭木兰他心中还是有些喜欢的,不太舍得杀掉这个无辜的孩子,但谭木兰毕竟是谭余保的女儿,如果因为庇护谭木兰而受到上面怪罪,又该如何交代?正在洪宗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的妻子何文秀走了过来,一把将谭木兰抱在怀中:

“这孩子给我做干女儿吧!”

洪宗扬和何文秀结婚多年没有生育,一直想收养一个孩子,如今何文秀的行为正中洪宗扬下怀,他当即宣布将谭木兰收养为义女,并对外称是自己太太所生,然后对众人深施一礼,请大家替他保密。

1937年10月,国共两党为共同抗日达成协议,红军和游击队被改编为新四军,陈毅奉命前往湘赣边界开展改编工作,经过几番寻找,终于在九陇山找到了谭余保。当谭余保从陈毅口中听说国共两党要合作,游击队要改编,立刻火冒三丈,大骂陈毅是叛徒,还派人将陈毅抓了起来。

陈毅耐心地给谭余保解释了我党的政策和方针,谭余保开始有些半信半疑,派人按照陈毅提供的路线,找到新四军通讯处进行核实才相信了陈毅的话。后悔不已的谭余保亲自为陈毅松绑,又用绳子将自己绑起来向陈毅请罪,陈毅安慰他说:

“你警惕性高,斗争坚决,做得对嘛!”

按照中央的指示,谭余保将游击队进行整训,然后赴各地和国民党进行统一战线的谈判。当来到攸县时,谭余保一行人先去到洪宗扬家,和洪宗扬先谈一谈,增加会谈成功的可能性。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谭木兰被洪宗扬所收养。

第二天洪宗扬陪谭余保等人到攸县县政府赴宴会谈,谭余保向大家讲述了中共统一战线的思想,并提出了三点具体要求,洪宗扬对此表示同意,其他人也表示赞成。会谈结束之后,洪宗扬主动执行协议,释放了二十多名共产党人。

后来洪宗扬陪谭余保到攸县师范附小看望谭木兰,谭木兰看到父亲立刻大哭起来,这是父女二人分别后第一次见面。当谭余保提出要带谭木兰到根据地时,谭木兰摇头拒绝,之前的经历让谭木兰不愿再回去过游击队的生活。

谭余保理解女儿的心情,决定继续让谭木兰跟着洪宗扬生活,洪宗扬也爽快答应下来,一定照顾好谭木兰。1938年谭余保在前往延安途中,途经攸县时再次提出带谭木兰到延安去,原本洪宗扬已经同意,在送别宴上,洪宗扬抱着谭木兰哭泣起来,谭木兰也动了情,不肯随父亲去延安。

谭余保再一次依了女儿的想法,但谭木兰晚年时回想起这一段经历还稍有遗憾,正是因为当时自己的“冲动”,让她后来背上了与反革命分子洪宗扬划不清界限的罪名,多次申请入党未能获得批准,直到1975年才解决了问题。

“刀下留人,另行处理”

抗战结束之后,蒋介石挑起内战,谭余保和洪宗扬再一次成为敌对人物,但对于女儿谭木兰,两个人的态度却是一致的,都非常关心爱护。1949年长沙解放之后,谭余保派人回攸县接谭木兰,安排她在“革大”学习,之后进入湖南省公安厅工作。

此时洪宗扬却因为国民党战败,不得不回到老家务农。1952年全国掀起镇压反革命的运动,洪宗扬未能幸免被逮捕入狱,并被判处死刑。就在行刑的当天早上,眼看着时间已到,洪木兰哭喊着冲进刑场,飞快地跑到洪宗扬身边,用身体护住了洪宗扬:

“不能杀,不能杀洪宗扬啊!”

监斩官厉声问她是什么人,洪木兰斩钉截铁地说自己是湖南省副主席谭余保的女儿。监斩官立即打电话给谭余保,谭余保闻讯驱车赶到刑场,见女儿紧紧护在洪宗扬身前,似乎有想把他“劫走”的迹象,大喝一声:

“你无法无天!”

然后狠狠甩了女儿一个耳光,下令立即对洪宗扬执行死刑。谭木兰依旧挡在洪宗扬身前,声音尖厉地说道:“不能!不能!这是错案!请示周恩来总理再说!”这句话顿时将谭余保镇住了,不得不应允女儿先请示周总理,随后洪宗扬被押回监牢。

回到家之后,父女俩再次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谭余保认为洪宗扬是以杀害革命烈士和私藏枪支罪被处死的,为何谭木兰坚持要保他?谭木兰说当年洪宗扬主动释放过革命烈士,还在浙江前给游击队留下了大量的枪支弹药,这些都是她亲眼所见:

“要是没有洪宗扬,我们父女还有相见之日吗?还能团聚吗?”

谭木兰“劫”刑场的事情很快传到的中南海,周总理知道洪宗扬是黄埔学生,对他的情况有所了解,便作出了“刀下留人,另行处理”的指示。后来洪宗扬被改判为监禁,在湖南煤矿劳动服刑。

谭木兰在解放前曾结过一次婚,丈夫是个商人,结婚之后谭木兰才得知,丈夫隐瞒了自己曾是国民党骨干的历史,谭木兰当即和他离了婚。1954年谭木兰和中学教师陈福汉结婚,谭余保对女儿的决定表示支持,洪宗扬在狱中听说谭木兰再婚的消息,也托人给女儿和女婿捎去几尺布表示自己的祝福。

谭木兰一直惦记着狱中的洪宗扬,每年都会千里迢迢去看望洪宗扬一两次,给他送些吃的穿的。1975年洪宗扬被释放出狱,刚一出狱他就直奔长沙,得知谭木兰正在烈士公园游览时,洪宗扬急奔烈士公园,告诉女儿出狱的好消息:

“是谭余保救了我,是周总理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也是你这个女儿救了我。”

不久之后谭木兰调到茶陵县民政局工作,谭木兰将洪宗扬一起带到茶陵居住。1986年洪宗扬开始担任攸县政协委员,并被选为湖南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为统一战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1993年洪宗扬去世,谭木兰请示有关方面之后,将洪宗扬的骨灰安葬在湖南省革命公墓。

按照父亲生前的遗愿,谭木兰在退休之后回到故乡居住,当年被蒋介石飞机炸毁的谭余保旧居已经修复完成,院子中的一棵柿子树,还是当年谭余保亲手种下的。在谭家神龛上高挂着谭余保的遗像,曾经有人问起谭木兰,是否有保存洪宗扬的照片时,谭木兰满怀深情地回答说:

“有,藏在箱子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