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小夫妻生活怕弄出声响来,让隔壁邻居听到, 夏天办事都盖着被子

subtitle
急支糖浆加冰

2022-01-15 18:05

关注

【本文节选自作者:每天读点故事,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严淑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她的微信名就叫幸福小女人。

她在社区做保洁工人,这是社区安排40-50下岗工人的公益性岗位,收入不高,也不体面,一起做的人总是抱怨。淑珍做得乐呵呵,看到熟人她不是躲,而是笑呵呵地老远就打招呼。有人说她是没心没肺地穷开心,也有人说她因为没有孩子,过得无忧无虑。

淑珍的老公老王在物业工作,淑珍下班后,买了菜,等会老王就回家了。有时淑珍做饭,有时老王做饭。他们两个都做了一手好菜。去年邻居节的时候,淑珍做的菜,一抢而光。社区食堂要调她去,她觉得辛苦不想去。旁边的饭店老板要挖她去做大厨,许诺高薪,她不愿去。有人说她傻,人家给一月的工资差不多抵上保洁工资半年,做个一年就赚回来。她笑笑说:“这做惯了,就不想动了,孵生不如孵熟,都要退休的人了,不折腾了。”

小区里的人都说,这方圆几百里,所有的人都可能会变,只有淑珍不会变,一眼看到头。她的生活如同白开水般,简单无味,可是她自得其乐。

做姑娘时候的淑珍家在芙蓉池巷的大墙门里。她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大哥参军去了,二哥去农村插队,妹妹还小。淑珍父母都是在丝绸厂的三班倒工人,家务活都交给淑珍,买菜烧饭洗衣,管妹妹,里里外外一把抓。好在她是勤快的人,手脚麻利,也做的井井有条。

巷子里的人都说,淑珍这孩子命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淑珍不觉得苦,妈妈把一周的菜钱零用钱都交给她,她俨然就是家里的财政大臣。口袋里有几块钱,她除了偶尔给妹妹买支彩色笔,买点爆米花外,从来不乱花钱。妹妹比她小六岁,读书比她好。

淑珍读初中的时候,她的二哥从农村回来,家里的房子不够住了。淑珍爸就想办法,在吃饭间搭了阁楼,阁楼很矮,直不起腰。二哥不愿住阁楼,淑珍和她妹妹只好在阁楼上打地铺。每次,她妹妹都是在餐桌上做完作业,才上阁楼,这时候的淑珍早已经呼呼大睡了。

淑珍初中毕业后,抵职进了妈妈的丝绸厂,做起了三班倒的纺织工。三班倒很辛苦,可她觉得自己很幸运一毕业就进了工厂上班。

她第一次拿到工资就给妈妈交饭钱,给自己留了5块钱。后来,她把5块钱也交了,因为妈妈说,要给她准备嫁妆。她有夜班津贴好拿,花费也不多。

淑珍20岁就谈恋爱了,恋爱对象就是当班的机修工小王。小王1.75的身高,长的端正。纺织厂女工多,个个都泼辣。他一当班,那些女工机器特别容易坏,有事没事地都找他修。那时候的淑珍就像灰姑娘一样不起眼,小王和淑珍谈对象,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淑珍恋爱了,最高兴的不是她妈妈,而是她的二哥。二哥已经谈了对象,就是家里没房子,女友一直不满意。淑珍嫁出去,小妹要上大学,家里的大房间就可以给他做新房。

淑珍刚过了晚婚年龄,就匆匆地嫁过去了。妈妈当初说给她的嫁妆,只给她备了四床被子,冰箱等大件,都是淑珍省吃俭用的的钱买的。不过她已经很开心了,妈妈给了她四床被子,其中一床是丝绵被子,这让她在婆家很有光彩。

淑珍结婚后,在厂里的负责人表示自己晚婚还要晚育,3年内不要孩子。

3年内,淑珍果然没要孩子,厂子里奖励他们晚婚晚育,分了一间筒子楼给他们。淑珍很高兴,虽然只是一间15平方的房子,公用厨房和公用卫生间。她一结婚就和公婆还有小王的哥嫂住在一起。两对小夫妻,晚上房间里有啥动静,隔壁都能听到。淑珍连夏天都盖着被子,怕弄出声响来。

淑珍搬出后不久,小王的嫂子就怀孕了,一年后,生了个胖儿子。婆婆有了孙子,也不再过问淑珍的肚子。

转眼淑珍快30了,小王也被叫做老王了。别人都催她,淑珍,你的指标都保留好多年了,差不多可以生了。妈妈也劝过她好几次,是不是去检查一下。

淑珍终于下决心去检查,她一切都好。她让老王也去检查,老王起初不愿意,后来被她强拉去医院,可这一检查,却让她感觉天塌了。检查结果是,老王的精子成活率不高,很难受孕,也就是说不育症。只有两个办法,治疗或者试管婴儿。老王选择了治疗。

结婚十年不孕,丈夫不愿检查,强拉他去趟医院我感觉天塌了。

就这样西医中医,民间偏方,吃了不少药,还是不见好转。婆家总是以为淑珍的问题,拿着各种民间偏方,推荐给淑珍,淑珍也吃了不少苦苦的药。

几年治疗下来,钱也花了不少,没有起色。淑珍下定决心做试管婴儿,就在那年,淑珍下岗了。

一年后,淑珍找到工作,试管婴儿几次失败,他们就死心了,盘算着要不领养个小孩。淑珍和老王去福利院看孩子。福利院的婴儿,又瘦又小,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们。他们突然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养这小的孩子,领养的事情再也不提起。那年,芙蓉池巷拆迁,他们花钱扩面,分到了现在的二居室房子,两个人住,够宽敞了。

转眼两人风风雨雨地过了20多年,刚庆祝了银婚。老王在物业做维修工,技术好,人缘也好,淑珍做保洁员,也是热心人。虽然收入不高,因为没有孩子的负担,生活还是过得安逸。两人是小区里有名的模范夫妻,年年都是五好家庭。

2、

淑珍接到初中同学莉莉的电话,邀请她参加同学会。她是又惊讶又欢喜。毕业后,她再也没有和初中同学来往过。他们班的同学大多都直升高中,除了偶尔几个没读高中,淑珍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唯一的女生。她的语文老师还很惋惜,曾经找过家长。淑珍妈妈说,为了淑珍进单位,她办了提前退休手续了。

莉莉是他们班的班花,直升高中,上了大学,进了财税局。这次是同学会的主办者之一。莉莉对淑珍说:"这次同学会,你得参加,钱航也要过来,他现在在深圳,这次是他提议的,还特地提到了你,说一定要见见你。“

莉莉一提起钱航,淑珍的脸微微红了,那是少女般含羞的表情。幸亏只是电话,莉莉看不到的。读书的时候,钱航是班里唯一和她聊得来的人。

那时候,她和钱航都是鲁迅文学社的人,钱航喜欢诗,淑珍作文写得好,经常被当做范文,钱航写过许多朦胧诗,总是找淑珍修改。他们在一起聊普希金,聊徐志摩,聊舒婷,聊北岛。本来还想成立个诗社,叫樱花诗社,就为了校园里那一排非常有名的樱花树,据说那是鲁迅先生在学校教书的时候种下的。

春天来的时候,粉红的樱花树下,常常有少年少女们,在树下朗读诗篇。钱航还为之写过一首小诗叫樱花树下,只给淑珍一个人看,这首诗,淑珍到现在都记得,诗中写道:”一个姑娘站在樱花树下,春日的阳光照在她身上,她那粉红的小脸映着朝霞,她比樱花更鲜艳。”

淑珍还没来得及问,这个姑娘是谁,她就进厂工作了。

淑珍在工厂的时候,有时常常会去学校去看看,买点小零食,去等莉莉放学,其实是想见见钱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见到钱航。时间一长,她也就不去了。

莉莉的一番电话,让淑珍彻夜难眠。老王很奇怪,这个以前挨着枕头就睡着的人今天怎么了。第二天起床,淑珍的眼圈黑黑的。老王问她怎么了?她吞吞吐吐地说:“初中同学莉莉让她参加同学会。”

“那就去嘛?我上周也参加过同学会,30多年了,都像孩子一样。”老王喝了一口豆浆说。

“可是,30年不见,我怕走不出去,你知道莉莉她们都穿着名牌,我这样子。”淑珍犹豫着说。

“没事,让莉莉带你去杭州大厦买套衣服,你啊,就是平时太节俭自己了。我们没孩子,得对自己好点。”老王怜爱地说。

淑珍觉得,老王真是个好人,家里的经济权虽然是老王掌握,但是老王对她花钱从来不说二话。钱卡都放在抽屉里,想用就用。淑珍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

她找莉莉去杭州大厦买了衣服,买包包的时候,她有点犹豫,最后买了3000多元的包。

同学会在一个私人农庄举行,莉莉和班长组织得很好,包车接送。淑珍第一次去这种私家农庄,大开眼界,她以前和社区的人玩的都是农家乐。

淑珍见到了钱航,有点失望,以前个儿小小的钱航,算得上秀气,现在的钱航,个儿没长高,倒横长了,矮矮胖胖,成了油腻的中年男,头发都有点秃了。钱航虽然在深圳,这次回杭州是来为儿子读书的事情。他结婚迟,儿子还在上初中,想找一个比较好的民办中学借读。他一直在和几个据说有点关系的同学聊天。

班里的几个女同学,30年没见,个个都发福了,华丽的衣服也掩盖不住她们的憔悴。她们抱怨着自己的儿女,然后对着淑珍说:“还是你想得通,不要孩子,现在还是姑娘家的身段。你看我们。”说的淑珍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只能哂笑着。

倒是班长,怕淑珍冷落,和她聊得很多,还加了她微信。

同学会非常热闹,一天过去了,吃完晚饭,大家还意犹未尽。有些人就在农庄住下,钱航当然也在农庄住下。淑珍也想在农庄住下,但是想想,自己从来没有单独在外面过夜,就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钱航才找她聊天,说起以前她那么爱读书,她写得作文,他每篇都要抄下来当范文。钱航认真地说:“你现在还写文吗,自媒体很火,我弄了个公号,你有公号吗,我关注你”

淑珍害羞地摇摇头,钱航打开手机,说:“那你扫码关注我的公号。”

3、

淑珍同学会后,好像变了人一样。她以前在小区做保洁,穿着家居服都会出门。现在,她给自己弄了套运动装做工作服,每次出门还得把自己收拾整齐。拿她的话说:“即使做个保洁工作,也要让自己体面。”休息的时候,她不再去看邻居搓麻将打牌聊八卦,而是拿本书,找个角落里坐下。更大的变化在于,她在家里也不看肥皂剧,晚上就坐在电脑前打字写文。

她开了公号,公号的名字叫:樱花树下。第一个关注的就是钱航。她好久没打字了,比较慢,旁边还放着一本字典,写不出的字还得翻字典。老王讽刺她:“你这是要考状元去了。”她笑笑不语。老王把电视机开得很响,她过去轻轻地调轻。老王又开响,她就戴上耳塞。

更让老王不满的是,她现在做菜也心不在焉,有时做着菜,会去拿起手机看下,菜会烧焦或者烧糊,也不管,她以前可是烧得一手好菜。再后来,把手机拿到厨房,一面做菜,一面还要瞄两眼手机。

这一切变化都是在同学会后,老王找到莉莉说:“我家淑珍同学会后,好像不开心,是不是在同学会上被冷落了。”

“没有啊。”莉莉心直口快:“同学会上,她挺开心的,连班长都夸她,他们聊得很热乎呢。”

“哦,班长,是不是在大学当老师的那个。”老王偶尔听淑珍说起过,他们班的班长成绩很好,后来考上了名牌大学。

“不是,不是,在房地产公司做经理做的,就前面的大厦里。”莉莉说着,打开手机,给老王看同学会的照片,淑珍笑得很开心。

几天后,老王到了房地产公司,找到了班长。他介绍了自己,然后就说:“淑珍从同学会后,变得心神不定,班长能告诉我原因吗?”

班长非常惊讶,他是老狐狸,马上猜到老王的意思,他严肃地说:“我在同学会上只和淑珍说了三句话,加微信,是在班级群里,只有淑珍没加微信,后来再也没有联系过。”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给老王看,果真没有联系过。

然后他拍拍老王的肩说:“这个年龄的女人啊,你也知道,虽然你们没有孩子,女人吗,说老就老,哄着就好了。”然后他不落声色地一笑,老王再笨,也读懂了他的轻蔑:“都更年期的女人,我会看上她,还兴师动众地来,只有你当宝贝。”

班长客气地把他送出门,出门时还不忘带他去参观他新开楼盘的沙盘,介绍下。老王从经理那儿出来,回到家,淑珍已经回来了,没有做饭,而是坐在电脑前。

老王憋了一肚子的火,终于发作了。他一把关了电脑,大声吼到:“真当自己大作家了,真当自己会成网红了,神经病一样的人。”

淑珍愤怒地看着老王,气得急急巴巴地说:“你你你,我辛苦写了半天,还没保存,你赔我。”

她双手抓着老王的衣服,扯打着。

老王厌恶地推开淑珍,淑珍不提防,一下跌倒在地,“你打我。”她哭着喊。

“打你又怎样。”老王真的打了淑珍一个巴掌。这是老王第一次打淑珍,而且任淑珍哭着而不去哄她。淑珍卷了铺盖到小房间里,这是他们第一次分房睡。

4、

淑珍是从莉莉那儿知道老王去找班长的事情。班长还含沙射影地发到了班级群里去了。虽然大家不知道班长说的是谁,但是淑珍就觉得所有人都在笑话她。普通的一句话,她都觉得在影色她,她想退出群,又怕过于明显,只能屏蔽群。

她和老王做了一次诚恳的谈话。这是他们结婚来,她说的最多的一次。她说:“我从小就喜欢看书。这么多年来,因为家务和工作,一直没有好好读书。现在,生活好点,我又有空闲时间,就想好好读书,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是我唯一的爱好。就如有人喜欢打麻将,有人喜欢跳广场舞,我就喜欢看书写字。我们没有孩子,这个就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喜欢。”淑珍说的很诚恳,动情处,她都有点哽咽了。

她想象着,老王会抱着她,或者拍拍她的肩,感动地说:“小姑娘,这有啥大不了的事情,你喜欢写,就写吗,你思路来的时候,我来做饭。”

她一定会感动地说:“我刚开始学,所以要多点时间,等熟练了,就好了。我保证,每天只要一个小时,给我一个小时,另外又和往常一样。对了,我们可以出去旅游,世界这么大,真要去看看。”

可是,老王没有。老王冷笑了两声说:“大作家,原来我们家里要出个大作家,好吗,这个陋室怎么能委屈了大作家,还有你做保洁,原来是为了体验生活。”他停顿了一会,加重语气一字一字地说:“是书看多了,真会看傻的,还真把自己当宝了,你那个班长,早就把你拉黑了。你还当自己是才女,班里的男生都仰慕你,哈哈哈,他们都当你神经病看。”

老王说得兴奋,舒畅,他没料到,淑珍的脸色突变,那是一种冷峻而陌生的脸。她没哭骂,甚至于没有愤怒,老王,在她面前是那么陌生,她怎么可能对陌生人生气呢。

淑珍请了半个月的假,她本来想,如果不同意她就辞职。没想到,保洁主管爽快地答应了。出行的第一站是丽江,钱航说过,丽江是个好地方。她请了半个月的假,钱航的朋友在那儿开了民宿。淑珍从来没有出过门,第一次出门,钱航帮她安排好了,让朋友去接她。

淑珍在那儿住了几天,四方城走走,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新奇,她去了雪山,去茶马古道,去电视剧里看过的大理古城。她在民宿一住就半月。

那天,她去市场买了点新鲜菜,在厨房做了晚饭,请老板娘一起吃饭。老板娘吃了后,赞不绝口。非得让她留下来不可。

她想了想说,假期满了,她得回去了。她出来后,老王除了第一天,给她打了电话,问她到了没有,然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她也赌着气,不打电话。但是,她的朋友圈每天更新,老王从来不点赞,也不回复,她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不禁有点寒心。

她回到家,给老王,妈妈和哥嫂等亲友都带了礼物。她做了饭菜,吃饭的时候,她热情地讲着外面的见闻,外面的风景,她说得开心,没注意到老王阴沉着脸。

淑珍兴冲冲地说:“老王,不出去走走,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各地的风景有多壮观,这种直观是看电视体会不到的。”

老王冷冰冰地说:“你有钱了,心就野了。这么多年来,我辛苦工作,以前是贴补你娘家,现在是让你浪。”

淑珍正说得兴奋,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她就闭上嘴,匆匆地吃完饭。

她给老板娘回信说,自己把事情处理好后,就回丽江。

淑珍,第二天就去社区辞职。然后,自己办好了社保。又去看望了妈妈后,踏上了回丽江的路。

半年后,一个叫《樱花树下》的公号突然火了,公号是以旅游美食为主,作者名为幸福小女人,自称为以打工换取旅游,一路风景,一路美食。

晚上,淑珍习惯性地打开公号,突然看到有人给她打赏520,网名叫汪汪,签名是汪汪找妈,头像是可爱的小狗。淑珍很喜欢小动物,一直想养,老王不同意,她也就没提起。在这以后,只要淑珍更新推文,就有打赏520,淑珍不推文的时候,汪汪就会留言,新菜的做法,写得很详细,淑珍照做了,确实很受欢迎。

淑珍抿嘴一笑,好吗,你有钱,我就日更。反正你的钱都得到我口袋,我还没玩够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