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吴湖帆死后,连双袜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就被拉去火化了,骨灰无存

subtitle
无忧浅谈娱乐

2022-01-14 20:04

关注

《画人传》~第450篇

吴湖帆死后,连双袜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就被拉去火化了,骨灰无存

文/卢秀辉

吴湖帆,(1894年农历七月初二—1968年7月7日)。初名翼燕,字遹骏,后更名万,字东庄,又名倩,别署丑簃,号倩庵,书画署名湖帆。江苏苏州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湖帆的嗣祖父吴大澂,官至湖南巡抚,是著名学者、金石学家、书画家。善画山水、花卉,精于篆书,得力于金石鉴赏修养,极富收藏,著有《愙斋诗文集》、《说文古籀补》、《字说》、《愙斋集古录》等十数种,影响很大。

吴湖帆的外祖父是沈树镛,藏书家、金石学家,官至内阁中书。生平收藏秘籍、书画、金石、碑帖极其丰富,俞樾称,“沈家收藏金石之富,甲于江南”。家中尤多董其昌书画,吴湖帆舅舅沈毓庆见外甥喜欢董其昌,悉数相赠。沈树镛著述有《汉石经丛刻目录》、《汉石经室跋尾》、《书画心赏日录》,与赵之谦合撰《补寰宇访碑录》等。

吴湖帆的姑父一为袁世凯长子袁克定,一为柳亚子表舅费树蔚。

吴湖帆的生父吴本善,是吴大澂的侄子,因吴大澂无子,将侄孙吴湖帆列为孙。吴本善为苏州草桥学舍的创办人,善诗文,行草书冠绝乡里。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出》120卷手稿,流失二百多年,为吴本善购得,并慨然相赠给昆山文人,由他们迎回昆山。这件事,被认为是书林了不得的大事,轰动一时。

吴湖帆的岳父是潘祖年,潘祖年是潘祖荫的亲弟,潘祖荫收藏极丰,潘家数代收藏归于潘祖荫,著名藏品如西周康王时代礼器大盂鼎、大克鼎,青铜、甲骨、龟板等,扬名海内外。潘祖荫死后,因为无后,收藏全归潘祖年,潘祖年仅从北京运回苏州的文物,就装了四大船。运回苏州的仅字画一项,一大屋都没有堆得下。

吴湖帆在苏州的住宅,为明代藏书大家金俊明的“春草闲房”。吴湖帆出生不久,吴大澂战败于海城,湘军尽覆。吴湖帆为吴大根与吴大澂两房兼祧子,兄弟同一孙,共嗣。吴湖帆九岁时,祖父吴大澂才去世,因此,吴湖帆受到了吴大澂的亲自传授。

吴湖帆的绘画是从祖父吴大澂的幕僚陆廉夫学的,陆廉夫是苏州名画家。那年,吴湖帆才六岁,也正是那年开始启蒙读书的。他八岁时,在与二姐吴惠菁合影的相片背面,题上:“二姐十岁我八岁。”有人拿给中风卧床的吴大澂看,吴大澂叹道:“此子他日当有所成。”当即决定,将家产一分为二,将平生所藏字画彝鼎尽数直接给了八岁的吴湖帆,余下得给了两个女儿。

吴大澂每日于床前,亲授吴湖帆家藏文物的名目及来龙去脉。每教一遍,隔若干日问之,对答如流,使垂暮之年的吴大澂大感欣慰,所托得人。吴大澂知道自己来日无往,他尽自己的力量为吴湖帆安排日后的成长道路。吴府多文士,这些人各有自己的三招两式,也尽数教给吴湖帆。吴湖帆九岁时,吴大澂去世了。十二岁时,根据祖父吴大澂生前安排,去上海中国公学读书。

中国公学因故迁徙,吴湖帆回到了苏州,有同学邀请他东渡日本留学。他在日本入棋道馆学习围棋,无意中得到吴大澄、邓世昌的肖像画,吴湖帆一生将此两幅画保存在梅景书屋,丢失于“丙午之劫”。吴湖帆在日本逗留了近三个月后,又回到了苏州,开始学习山水画,并进入苏州草桥学社读书。草桥学舍教师中,高手颇多,昆山人胡石予善画墨梅,崇明人罗树敏授国画课,胡、罗皆一时丹青高手,吴湖帆得二人传授,画兴日浓。

吴湖帆二十二岁时娶苏州大姓潘祖年之女潘静淑为妻,一时轰动江南,“富潘”嫁给了“贵吴”,富贵联姻,能不轰动?潘静淑过门时,嫁资中文物无算,仅宋拓欧阳询字帖就有三本:《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加上吴大澂旧藏《虞恭公碑》,集欧阳询宋拓四本名帖于一室,举国上下,仅此一家而已。吴湖帆遂将厅堂命名为“四欧堂”。名其长子为孟欧、次子为述欧、长女为思欧、次女为惠欧,以应符“四欧”。

潘静淑三十岁时,潘祖年将宋景定刻本《梅花喜神谱》,送给女儿作生日礼物。吴湖帆又额其寓所为“梅景书屋”,“梅景”从此名扬天下。潘静淑奁中又有先世御赐之物“玉华砚”,洁如堆雪,润若凝脂,夫妇两爱同生命,即命其室为“玉华仙馆”。从“四欧堂”到“梅景书屋”到“玉华仙馆”,“贵吴”被“富潘”笼罩了,潘祖年仅存一女,潘家收藏成就了吴湖帆。1933年,潘家女婿顾廷龙在《吴县潘氏攀古楼吴氏愙斋两家藏器目叙》中统计,潘家铜器约有600余件,在中国,仅次于故宫收藏。

1924年,江苏军阀齐燮元与浙江军阀卢永祥开战,苏州陷于战火,吴湖帆带着家人离开苏州来到了上海。吴湖帆的好友、画家冯超然为他代为租赁了嵩山路88号的一栋三层小楼,冯超然一家居住在相邻的86号。从此,吴湖帆定居上海,“梅景书屋”迁到了上海。1927年,吴湖帆在上海徐氏寒木春华馆见《隋美人董氏墓志》原拓本,他购得《董美人墓志铭》碑帖后,非常珍爱,特另辟一屋珍藏于其中,取名“宝董室”。平时更是将此碑帖随身携带,须臾不离,甚至睡觉也挟册入衾,并曰“与美人同梦”。

戏曲理论家、教育家、诗词曲作家吴梅先生在上海光华大学教书时,。潘静淑随吴梅学词,吴湖帆益向吴梅请教,逐渐入倚声门径。吴梅有很多学生,如朱自清、田汉、郑振铎、齐燕铭、梅兰芳、俞振飞等。张大壮为章太炎外甥,素为吴湖帆认可,吴湖帆知道张大壮为减病痛,开始吸食鸦片,颇为担心。张大壮为收藏家庞济元“虚斋”管理过书画,因身体原因离开虚斋时,吴湖帆慕其才,多次邀请他到梅景书屋,可他为人傲气,此时迫于生计,开始鬻画自给,吴湖帆在患难中不断直接或间接地给予他经济上的帮助,托孙伯渊以重金收购张大壮画作。

1938年,上海汲古阁主人曹友卿携刚购买的一张破旧的《剩山图》请吴湖帆鉴定。吴湖帆在鉴定界有外号“一只眼”,他一看便知此画来历不凡,他和曹友卿反复谈判,用家中珍藏的商彝周敦古铜器换下了残卷。后来,他与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富春山居图》影印本一对照,竟然是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前段。还没等他从收藏《剩山图》的快乐中解脱出来,吴湖帆四十六岁时,四十八的潘静淑去世了。吴湖帆很是伤心,夫人不漂亮,但是确实是难得的知己。竟因为怕别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身体,而拒绝阑尾炎手术,活活疼死了。吴湖帆印了《梅景书屋词集》,收录吴湖帆《佞宋集》二十八首、潘静淑《绿草集》一十三首、附集句三首,以慰潘静淑的琴瑟之情。

潘静淑去世后,吴湖帆的生活一直由使女阿宝照顾,阿宝的贴心安慰将他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俩人日久生情,由吴湖帆的二姐吴蕙菁正式向亲友宣布将“阿宝”收房为续弦。吴湖帆49虚岁,阿宝27虚岁,两人相差22岁。阿宝从原配夫姓,名顾宝珍,是从夫家出走到上海吴湖帆家做女佣。与吴湖帆结婚后,吴湖帆给阿宝取了个新名,叫“抱真”,吴湖帆的许多画家“穷朋友”她都出手帮助过。她常在这些穷画家的画展上,贴上“吴湖帆订购”红条纸,她很得人缘。

抗战胜利后,吴湖帆被汤恩伯幽禁在锦江饭店里。潘静淑去世后,吴湖帆曾向汪精卫徵词,故有与汪精卫有交往的罪名。好在经多方打点,转危为安。1949年,吴湖帆的好朋友张大千从香港致信给他,让他到香港暂居,看看风头再决定行止。黄炎培来上海,和吴湖帆谈了话,吴湖帆接受了黄炎培的主张,决定留在国内。

1950年 吴湖帆五十七岁,担任了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委员、上海文物鉴定收购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文史馆馆员、苏州市文物保管委员会顾问。1953年,吴湖帆六十岁,根据他所收藏的《剩山图》 和清宫中《无用师卷》 的印刷件合璧绘制而成《富春山居图》的火后版。而《富春山居图》火前版,沈周画的时候也是六十岁。还设宴“万寿山”,饮“千岁酒”,制纪念章,章有图文“千里马”,午年属马,极具巧思。

1953年,《佞宋词痕》问世,吴湖帆委托叶恭绰送给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各一本。不久,收到毛泽东主席派人送来的诗词手稿影印本。就在这一年,草桥中学的老师袁俶畬去北京面谒毛主席,托吴湖帆作扇面一帧作为礼物。毛主席向袁俶畬询问了吴湖帆的情况,当即请来人带回“一口钟”大衣,回赠给吴湖帆。继而毛主席又派人送来五百元作为润格。沙孟海觉得,黄公望《富春山居残卷》不宜在私人手中保存,应该由浙江博物馆保存最为妥当。数次去上海找吴湖帆洽谈,吴湖帆都没有首肯 。沙孟海又委托谢稚柳从中做工作,吴湖帆被沙孟海执着为国家所感动,最终同意卖给浙江博物馆。

1957年,在反“右”斗争中,吴湖帆因为阶级出身、《佞宋词痕》、与张大千通信等问题,还被扣以“敲毛主席竹杠”,受到了审查。后经美术界平衡,其子吴述欧代父写检查,划成了“右派”。上海中国画院成立时,本定好院长的吴湖帆换成了丰子恺出任,他仅为普通画师。1961年,小中风;1962年,中风,住华东医院。七十岁时,张大千从巴黎创作贺其七十寿诞《荷花图》。病稍起,刻“湖帆七十后所作”一印。“丙午之劫”中遭受迫害,家藏文物被席卷一空,几个家族数代人的心血,一个永远不会再有的收藏之家毁于一旦。1968年再度中风,7月7日,吴湖帆在家中自然死亡,终年七十五岁。

吴湖帆去世后,上海中国画院派他的学生陆一飞去吴家料理后事,陆一飞在证明信中写道“吴老师的遗体睡在小床上,身上穿的是一套白短衫衣裤,赤着光脚,食道上还插着一根通流汁的管子,我们见此情况,首先找家属,吴老师住在二楼,楼下是许家,三楼是他的儿子吴述欧家,大概为了划清界限,都闭门不出。”因管子要归还华东医院,保姆凤仙拔去了管子。陆一飞为吴湖帆扣好上衣两粒纽扣,替他系好裤带,又想为他穿上放在床边的一双灰色长袜,结果运尸的人不耐烦而未成,遗体被白布一裹运走了。第二天火化,骨灰无存。

吴湖帆以其雅腴灵秀、清韵缜丽的画风自开面目,称誉画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吴湖帆更以其出神入化、游刃有余的笔下功夫,成为海上画坛的一代宗主。他的“梅景书屋”则为江浙一带影响最大的艺术沙龙,几乎当时著名的书画、词曲、博古、棋弈的时贤雅士都曾出入其中。他的青绿山水画,设色堪称一绝,不但清而厚,而且色彩极为丰富,其线条飘逸洒脱,正所谓含刚健于婀娜之中。因而吴湖帆开拓了前人未有之境,成为中国绘画史旷古惊世的绝唱。

吴湖帆的书法,融米芾与宋徽宗赵佶的“瘦金体”于一炉,得宋徽宗之雅逸、取米芾之俊朗,结合自己的意趣,取神弃形,自造新格,写的润朗健举,不同俗流。与他的画作一结合,更显得清新明朗,相得益彰,如臻化境。在现代画家中,他的书法称得上是写帖第一人。

卢秀辉有《为吴万湖帆歌》一诗,诗曰:

人为贵潢尊,诸艺入境玄。

笔下新界开,诗向毫翰传。

气豪雄才洁,闾亲闻佳鲜,

伉俪不弱彼,富潘贵吴联。

鸳鸯孰可拟,比肩争雅妍。

坐对新画静,度曲含情怜。

雅清斥粗俗,幼妇题黄绢。

三十小度日,梅景妙造全。

平生坎坷累,细雨过轩前。

一心专书画,赋质烦丹铅。

人去怜不得,破袜值文钱。

追风随时逐,破浪总宜悬。

至今思此人,痛为垂泪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